元宇宙,什么鬼?

3 评论 6400 浏览 5 收藏 25 分钟

编辑导语:近期,一则与“元宇宙”相关的新闻,震惊了行业。不禁引人发问:什么是元宇宙?本文作者通过与多位元宇宙赛道的从业者、投资人、分析师交流,试图解释元宇宙相关问题,未来元宇宙的发展如何,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又一则与“元宇宙”有关的新闻,震惊了行业。

8月12日,美国智能芯片巨头英伟达(NVIDIA)自曝,在其4月举行的发布会上,CEO黄仁勋的演讲中有14秒由数字合成的“假人”代为出镜。虚拟的黄仁勋足够以假乱真,并在长达四个月时间里,骗过了所有人。

来源 / 英伟达官方纪录片

有评论感叹,原来这就是元宇宙。但随即,多位元宇宙赛道的从业者告诉深燃,这是AI以及影像技术上的突破,“离元宇宙还远着呢”。

什么都往“元宇宙”上靠,倒也不奇怪,因为2021年,元宇宙的概念实在太火了。

想象一下,在一个游戏里,你像电影《速度与激情》主人公一样开着赛车疾驰,身后《侏罗纪公园》里的霸王龙和《金刚》里的大猩猩正追赶你,你绞尽脑汁通关成功,还遇到了一个喜欢的女孩,她触摸你,虽然是在游戏里,但穿着体感服的你,真实感受到了一股悸动的电流。

这是电影《头号玩家》里的世界,被视为“元宇宙”该有的样子。不过多位从业者告诉深燃,这离实现还很遥远,也不是现阶段该讨论的事儿。

我们还是从近处说起。

3月,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在纽交所上市,首日股价大涨54%,市值达383亿美元,一年暴涨近10倍。它写进招股书里的“元宇宙”概念,自此“大杀四方”:资本在投,互联网大厂在做,社交媒体上在热议。

一家公司上市,捧红一个概念,更罕见的是,元宇宙火到人人都可以聊一嘴,但不同人口中的“元宇宙”并不完全相同。

在招股书里,Roblox给出的定义,包含八大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要素众多,每个要素背后,还有一连串的解释。总之,一句话说不清楚,这也恰恰说明这一概念的模糊性。

制图 / 深燃 信息来源 / 公开信息

深燃通过与多位元宇宙赛道的从业者、投资人、分析师交流,试图回答以下几个关键问题:什么是元宇宙?带火元宇宙的Roblox是什么?各大资本正在怎么做元宇宙?元宇宙真的能实现吗?

一、期待中的元宇宙,和已实现的元宇宙

尽管数字合成的“黄仁勋”,与元宇宙直接关联不大,不过在国内被视为最接近元宇宙概念的某游戏公司相关业务负责人刘冬看来,这一新闻能如此轰动,是人们出自对科技进步的震撼。“科技的进步会让大家更靠近元宇宙”,他表示。

具体怎么靠近?

元宇宙(Metaverse)一词,诞生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小说描绘了一个庞大的虚拟现实世界,在这里,人们用数字化身来控制,并相互竞争以提高自己的地位,到现在看来,描述的还是超前的未来世界。

元宇宙赛道的资深创业者王涛告诉深燃,其实所谓的元宇宙,人类社会历来就有。“除了现实生活之外,人类通过思想构建出了另一个空间,思想跟思想的交流传承,就形成了传统和文化”,在他看来,每个时代都需要先进的传达方式,比如在内容载体上,以前人们获取信息,主要是通过图文,现在习惯了短视频。在传播载体上,以前人们获取信息是在电视屏幕上,后来诞生了VR技术,后者更具有沉浸感。

信息传播载体的技术演进图来源 / 国信证券 报告来源 / CVSource投中数据

从文字、语言、文学、电影到短视频,“它们都是承载的载体,随着时代不断进步,载体在往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是更快速的表达信息,一个是更沉浸化的表达具体场景”,王涛表示。

而越能更快速的表达信息,更具沉浸感,就与元宇宙的成熟形态越接近。所以,当下在内容载体上,除了短视频,更形象的数字模拟技术正备受关注。而在传播载体上,更具沉浸感的VR、AR、全息技术等,都在突飞猛进发展。

这是以宏观角度来解释元宇宙,范围广泛。元宇宙第一次出现在资本市场,则是在Roblox的招股书里。这是眼下看得见摸得着,最接近元宇宙概念的产品。

根据公开资料,这是一家游戏UGC(用户生产内容)创作平台。在这里,玩家可以开发自己的游戏,也可以玩别人开发的游戏,并使用虚拟货币“Robux”消费,比如购买特定游戏的准入权,购买虚拟角色等。

Roblox平台的付费生态模式:创造者开发内容,越丰富好玩,变现能力越强,虚拟社交的活跃则增加了用户粘性来源 / 天风证券 报告来源 / CVSource投中数据

打开Roblox,画风和之前风靡世界的《我的世界》有几分相似。《我的世界》为微软旗下公司开发的开放世界游戏(一种游戏类型,玩家可自由地在一个虚拟世界中漫游,自由选择完成游戏任务的时间点和方式)。

Roblox中国版界面展示来源 / 游戏截图

之前有一位《三体》小说爱好者,采用《我的世界》的引擎,把《三体》故事改编成了游戏动画《我的三体》,在国内风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还在《我的世界》里举行了虚拟的毕业典礼,包含了现实流程中的校长致辞、学位授予、抛礼帽等。

《我的三体》 来源 / B站截图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我的世界》里的毕业典礼来源 / 国信证券

这类例子一定程度上能解释这类开放世界游戏的魅力,也有不少人将Roblox与《我的世界》等开放世界游戏相类比。

但是,这两类游戏“其实很不一样”,王涛告诉深燃。

“《我的世界》是单款游戏内容,玩家在里面开发东西,做的只是一个模型和场景,不具备分享给其他用户、让他们来玩的能力,而Roblox是一个平台,创作者创作的游戏能对其他用户有吸引力,并且让他们愿意花钱”,他表示。

拿Roblox上最火的游戏《Adopt Me!》(收养我)为例,这是由UGC玩家创造的一款模拟经营的游戏,其他玩家可以扮演养父母,照顾宠物,以获得虚拟货币“Robux”,虚拟货币可以用来给宠物购买衣服,为家庭购买家具。

据王涛介绍,在Roblox上,玩家通过他们创作的游戏,让其他玩家消耗时间,适度付费,而作为平台方,Roblox从交易中抽成即可(26%的“平台成本”及24.5%的抽成)。这样的模式里,游戏自身形成了经济系统,这是相比于其他开放世界游戏最大的不同,也是Roblox能提到“宇宙”的底气。

这就像是“以数字模拟技术,作为内容承载交流手段的B站”,王涛进一步解释,这里的创作者就像是B站上的UP主,只不过创作出的不是视频,而是游戏,让用户消费。

那么这款游戏的前景如何?

截至2020年底,活跃在Roblox上的内容开发者有800万,有2000万个游戏体验场景,平均每名日活用户每天游玩2.6个小时。2021年5月,其DAU达4300 万人,用户数和日活粘性都不差。而在变现方面,约有127万开发者在Roblox上赚到了钱,其中有1287人在2020年的虚拟货币收入至少1万美元,也侧面显示了其经济系统内循环的能力。

不过根据财报来看,2004年就已经成立的Roblox还处于高增长高亏损的状态,2019年营收4.88亿美元,净亏损7100万美元,到了2020年,营收9.24亿美元,净亏损增长至2.53亿美元。

二、大厂、资本怎样押注元宇宙?

“虽然有了元宇宙的概念,但基本上处于铺路阶段,还谈不上应用”,火凤资本创始人陈悦天表示。在他看来,现在的元宇宙像一个框,什么都往里装。

一切都还很初级,但不影响资本和互联网大厂对元宇宙的热情。

当下,它们主要从内容、社交、硬件三个方面切入元宇宙赛道。这是当下互联网大厂具备优势,且在元宇宙八大要素里重要性高、有探索空间的三大部分。

内容方面,即关注与Roblox 相似的产品,开放世界游戏。

《迷你世界》游戏界面 来源 / 游戏截图

其中,腾讯出手积极,早在2020年2月,在Roblox高达1.5亿美元的G轮融资中,腾讯就位列投资方名单,还拿下了Roblox的国内代理。

除此之外,腾讯拥有虚幻引擎开发商Epic Games40%的股份,旗下免费游戏创作工具和在线市场Core,也是一款游戏平台,让人们可以打造并销售自己的游戏。与《我的世界》相似的国内开放世界游戏《迷你世界》,其背后开发公司迷你玩的投资方也有腾讯的身影。

来源 / 国信证券

除了投资还不够,一位腾讯游戏业务员工告诉深燃,“腾讯正在从各种角度做元宇宙,你能想到的各种角度”,这其中就包括自研开放世界游戏。

其余大厂里,字节跳动以1亿元战略投资了“中国版Roblox”代码乾坤。另据媒体报道,游戏公司莉莉丝内部正研发对标Roblox的UGC创作平台达芬奇。

国内沙盒平台(类似开放世界游戏平台)研发商MetaApp也宣布完成C轮融资,数额达到1亿美元,由SIG海纳亚洲资本领投,创世伙伴CCV、云九资本跟投。

其次是社交方面。基于元宇宙对于社交的需要,有社交资源的公司,在思考着怎么和游戏、技术绑定,做游戏的,则琢磨的是怎么和社交牵线。

Facebook公开表示,要在5年内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型成一家元宇宙公司,此前就收购了一系列VR游戏工作室,收购了Oculus VR头盔等硬件,还致力于开发AR眼镜和腕带技术。

Soul在招股书里自称“社交元宇宙”,这种只搭上了八大元素中的“社交”,就想打元宇宙概念的行为被不少业内人士诟病,不过其凭借拥有的年轻人用户和社交资源优势,在2021年6月,获得了游戏公司米哈游近6亿元人民币的投资。

腾讯在社交方面的优势不必多说,网易也投资了社交平台IMVU的母公司,IMVU被称为全球最大的虚拟角色社交平台。

最后,硬件上的投资就更多了。据VRPinea数据统计,6月VR、AR、AI领域就有27笔融资并购。大厂也在行动,比如腾讯投资了VR企业元象唯思,字节跳动一直对VR、人工智能的布局不懈怠,今年6月其旗下火山引擎就与亮亮视野共同打造了一款AR透明光波导眼镜。

作为投资人,陈悦天今年参与了AI娱乐交互科技公司rct AI的A2轮融资,也被视为元宇宙投资案例。他觉得,对于基础设施和硬件的投资,不仅是为了元宇宙,也是游戏行业向前,本身就需要进行的提前布局。

“每一代硬件迭代,都是因为游戏行业在向前不断探索,游戏产品能引领本地计算的硬件革命”,他表示。也就是说,这是大厂和资本无论如何都要布局的,“一种新的架构如果能够解决游戏行业的需求,也就可以解决本地计算的很多其他需求,比如游戏可以云化,其他软件产品也都可以”。

这也能解释大厂对硬件投资狂热的原因。而其他业务的投资和布局,更像是原有大厂在相应优势业务基础上进行的拓展,因为有了元宇宙概念,而获得的想象空间。

三、元宇宙到底什么时候来?

不止一位从业者表达了元宇宙还很遥远的观点。“游戏创作这件事,虽然工序的优化和提升会带来生产效率的提升,这个速度不会有大家想象的翻天覆地的这么快。”陈悦天表示。

在他看来,一个词会诞生,是方便大家沟通,但“概念归概念,道阻且长,想要一下跳到应用端,甚至内容端,其实很多环节都没有准备好”。

观察ACG领域的易观分析互娱分析师马阿鑫觉得,要想实现元宇宙,得走完技术门槛,再迈内容门槛。当下,技术是第一要义。

首先是软件技术。以打造Roblox这类产品为例,王涛告诉深燃,作为可以提供给玩家创作的游戏平台,做到开放式的网络同步的物理引擎,能大幅降低玩家的创作难度。

他举例,在游戏里,一扇门打开了,在传统游戏里,开发者只需要给门设置两个状态,“打开”和“关上”,玩家触发后就发生改变。但是在Roblox这类物理引擎里,“门就是门,开发的时候要具备门应有的材质、密度、摩擦,现实生活里,门受到力,会产生物理形状,那游戏里也得是这样”,他表示。

Roblox游戏截图

这样的好处是,“会更接近现实,能让玩家不需要很专业的游戏能力,就用普通生活常识去制作游戏”,他表示,这能降低游戏创作的难度,但对于开发者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更高的底层技术。这也是这类游戏,还停留在原始的像素画风的原因。

其次是硬件技术。“渲染、显示、区块链、云、AI,都是比较重要的基础设施,需要做好准备,这个行业发展起来可能需要十年。”陈悦天甚至觉得,现在讨论技术问题还有点远,“Roblox不是今天刚诞生的产品,如果技术基本面没有发生变化,即便是Roblox上市了,发展也不会发生改变。”

比如在黄仁勋那场发布会里,模拟技术已经能以假乱真,一位技术从业者告诉深燃,技术的确很厉害,但“很多这类实例,说是自动化、捕捉、智能,其实是编排好的,更别谈落地普及了,工作量大,设计和技术的专业能力门槛高”,英伟达费尽心力合成的“假人”也只呈现了14秒。

来源 / 国信证券

硬件方面,一位微软工程师在一篇当下社会距离《头号玩家》世界有多远的文章里提到,需要VR眼镜、体感手套、运动检测、体验服等实现沉浸感所用到的硬件,很多现实都有,只是不成熟,以及不能低价格量产。

以大众最熟悉的VR眼镜为例,一位关注过VR的某游戏公司高管告诉深燃,除了外界吐槽的价格贵之外,“VR眼镜的重量、续航、清晰度、视野、眼脑不协调导致的生理不适等一系列问题,已经做得不错了,但还没有达到成为生活必需品的地步,这让VR一直像是个玩具。”

除此之外,要达到高保真的场景渲染、无缝加载的地图、大规模的多人互动,“我们需要更强的计算能力,更先进的网络架构(5G需要普及),更高效的渲染算法”,上述微软工程师也告诉深燃,这些技术的重要性是“平行”的。

除了技术,环境因素也极大影响着元宇宙的发展。

当下,打造元宇宙,Roblox是个参考,但国内外情况并不相同。这款游戏,首先要让用户有创作游戏的热情,其次,用户创作的游戏要能吸引玩家来玩并付费,这都不容易。

王涛就提到游戏创作平台社区冷启动的难题。“游戏创作具备一定门槛,可能大家拿抖音就能拍个视频,但是游戏,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来的”,他表示。

在国内,类似Roblox的产品,还要面临更残酷的竞争环境。

在国外,Roblox是游戏+教育的产品,16岁以下的青少年玩家占比高达67%。“国外有青少年游戏禁令,他们很多游戏不能玩,很难想象他们能玩吃鸡,没有产品,自然而然会去玩Roblox”,陈悦天表示,国外青少年游戏是一块流量洼地。

但是国内不同,不论是成年人还是青少年群体,都有非常成熟的商业游戏可玩,UGC创作的像素级的游戏,可能不够精美,难以吸引用户,要实现付费和经济系统就更难了。

一名迷你玩资深员工也向深燃表示,在国内外都已经有头部产品的情况下,需要花很大功夫才能建立自己的UGC生态,《迷你世界》面向的受众也主要是K12学生群体。

如果有一天,元宇宙克服了技术与内容上的难题,下一个要面临的问题恐怕是监管。

由于元宇宙是脱离现实世界的一个虚拟世界,但这个虚拟世界能够对现实世界带来影响,且有独立的经济系统,支撑虚拟世界运行规则的代码应该由谁来设计,信息传递是否足够规范,经济体系内是否会出现洗钱、诈骗等一系列问题,都需要考虑。2018年,《迷你世界》就因为玩家在地图隐蔽处打造的游戏涉黄,而被下架。

不论是小说《雪崩》,还是《头号玩家》《西部世界》《黑客帝国》这类影视作品,在描绘一个虚幻世界的同时,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即将崩溃的现实世界,以及难以避免的伦理问题。

《雪崩》里,主人公是渺小的披萨速递员,但在虚拟空间中,他是首屈一指的黑客、擅使双刀的高手,可以拯救这个世界,也拥有毁灭世界的力量。

更多故事里,游戏的创造者成为了虚拟世界的“神”,侵害虚拟世界即可实现对现实世界的侵害。

不过,在马阿鑫看来,这类担忧还为时尚早。

资本害怕错过下一个Roblox。在他看来,“元宇宙的概念的兴起,应该有给国内游戏市场更多启发”,比如国内手游一直注重社交,在元宇宙概念下,虚拟形象和强互动,就是很好的探索方向。

“根据市面上的情况,两年之内,最起码会出来5款开放世界游戏”,陈悦天表示,但还不能讨论是否会进化成元宇宙,那是更遥远的事。

“不要尝试把整个元宇宙概念套在一个东西上,这样成不了一个商业模式。更有价值的是抓住其中的某一个方面,先进行产品的设计,Roblox也不是在元宇宙概念火了以后才出现的”,马阿鑫也提醒道。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冬、王涛为化名。

 

作者:李秋涵;编辑:魏佳;公众号:深燃(ID:shenrancaijing)

本文由 @深燃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2人打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从其他地方抄来的文章就改了一些就发,还原创,不好意思,你这个文章真不是原创,我看过的

    回复
    1. 你看的就是原创了?

      回复
    2. 你看的就是原创了?你写的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