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一万余字的长文:涉及到区块链的方方面面,不止谈技术

产品小白专属,10周线上特训,测、练、实战,22位导师全程带班,11项求职服务,保障就业!了解详情

这是一场发生在 2017 年 8 月的对话。

对话的两位主角分别是 Blockstack 的创始人 Ryan Shea 和 AngelList 创始人 Naval Ravikant 。

在 Blockstack Summit 2017 会上,由 Ryan 提问采访 Naval。Ryan 提问了一些关键的问题,而 Naval 几乎对每个问题都给出了无比详实的答案。整场对话涉及到区块链的方方面面,不止谈技术,也谈社会、谈哲学、谈科学、谈未来生活方式。总之非常精彩。

对话总时长约为 30 分钟,信息密度很大,夹杂各类金句。因此,我们选择尽量保留整场对话的全部过程,只是将英文音频还原成汉字文本,最终变成了这篇一万余字的长文,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5 分钟。

—— TL; DR:(too long, didn’t read)

  1. 从五万七千年前的人类文明开始,我们到今天终于有了另一种对人类进行组织管理的新方式。借助计算机的方式。
  2. 钱正在把所有人都往区块链里面推。但其实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比我们自身要大多的东西。
  3. 最终钱还是会流向实际的应用场景与应用功效。钱流动的终点是应用,或者应用资源的分配。
  4. 我们很幸运。区块链是这个世界的一次偏差。
  5. 如果你觉得因为你的学历、你的出身、你的人脉、你的家庭,或者是其他某种原因,可以让你一直永远占据着既得利益者的特权位置,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区块链会改变这一切。
  6. 创新发生的速度往往是非常快速的,快到我们所有人都没办法反应过来。
  7. 我们再也不会看到下一个布什、下一个克林顿,从今往后,我们拥有的都只会是川普和伯尼·桑德斯。美国政治已经是一场完全由社交媒体在导演的节目而已。它是去中心化的。
  8. 所有伟大的创新,本质上都是从一小撮年轻人肆无忌惮的打破规则开始的。
  9. 如果你仔细观察现在的区块链团队工作的方式,你就会发现,这已经是一种新的协作方式了。他们大部分是开源项目,团队远程办公,团队成员身处世界各地,通过在线网络协作,很多成员都是匿名的。
  10. 我不认为中国是一个对抗加密货币的国家。我觉得他们正处在一个逐步把国家现代化的过程,转变成一个更开放的社会,加密货币在这个过程中会扮演重要的角色,它的激励机制可以被合理利用。
  11. 目前这个阶段,我感觉有点像从互联网版的tcp/ip,进化到区块链版的tcp/ip。
  12. 贝佐斯的净资产超过了比尔盖茨,互联网这场革命已经完全超越了计算机革命,对吧?到现在已经差不多20年了?可能接下来我们又要花上20年的时间,等中本聪的净资产超越贝佐斯的。

一、区块链世界里面,到底正在发生些什么?

很简单:钱。钱是区块链正在产生的东西。每个人都以为自己能发财,所以每个人都对区块链非常兴奋。这是现在我们看到的、发生的所有一切的原因。

我前阵子遇到过一个团队,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要做什么项目,然后就跑来问我:我该怎么才能ico?我一直劝他不要ico,然后三个月过去了,他们已经着手开始设计token模型了。这是区块链看起来比较糟糕的一面,对吧,一大堆根本不懂比特币和区块链的人,现在都想把自己的项目ico,从中赚一笔横财。这肯定是不work的。那好的方面是什么呢?就是最后那些不管怎样work了的项目。因为区块链就是一种创新,创新肯定会被懂的人利用创造出更有价值的东西。

我认为中本聪解决了一个人类之前无法解决的问题:人的治理。

你怎么去组织一个庞大的人群,怎么管理这些人,让他们彼此能达到最好?

人类简史里面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世间万物都是故事。钱是一个故事、宗教是一个故事、银行是一个故事、国家是一个故事、公司是一个故事等等。如果从明天开始我们都不相信这些故事,那这些东西本身就不会存在。所以,人类本质上就是一只会讲故事的猴子而已。但通过故事,我们可以把所有的人群都组织起来,这一点最终帮助我们成为了地球上最厉害的物种。

我们是地球上唯一可以打破地域限制和血缘限制来联合陌生人进行协作的生物。蚂蚁蜜蜂只能在小圈子里协作起来。但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共同的故事,让5000个人相信我们都是基督教、让5000个人相信我们都是美国人,从而让这5000人拥有相似的行为和动作。这些故事最终让我们可以创造出不同的网络。钱是一个网络、美国是一个网络、社区是一个网络等等。

但问题是,你怎么去运行这些网络?你怎么管理网络,怎么治理网络里的人员,怎么决定这个网络应该由谁来负责?

对于这些问题,历史给出的答案看起来好像都并不完美。其中有一个答案是,让我们选出一个人来当国王当皇帝,赋予这个人至高无上的权力,让他发号施令,告诉剩下所有人应该怎么办;还有一个答案是,让我们找出一群上流的社会精英,让这群社会精英告诉我们应该做点什么。这群精英可能是“美国药物管理协会”、可能是“新闻”、可能是“大学教育系统”、可能是“国会”等等,由精英们负责告诉我们在社会里应该这样生活,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还有一个答案是一人一票的民主方式,它可能是“暴民政治”、是“法国革命”、是“人民大众”。所有这些答案,在某些情况下都可以运行得不错,但最后都会难免发生“公地悲剧”,产生腐败、欺骗、权利勾结等等。

核心的问题是:人类应该怎么组织和管理?你怎么治理网络、怎么为群体做决定?

中本聪想出来的办法是一种开放式的系统,更贴近民主的那套玩法,但这个开放系统同时又是基于按劳分配、任人唯贤的机制,它是根据个人对整个网络的贡献值来进行调整的。

比如,在比特币里,矿工贡献的是算力的大小,这也是矿工获得比特币奖励的最主要的贡献依据。

所以,区块链这套新的方法,解决的是人类非常基础的问题,它是人类基本问题的一次全新的突破。

市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网络,它同时也是根据每个人的贡献值调整奖励大小的系统。中本聪的突破,是把市场的力量和计算机网络结合起来。中本聪在计算机网络里塞进了一个市场。从计算机网络出发,最终我们又会慢慢回归到人类物理世界的网络。所以,这是一种全新的、完全不同的组织人类的基本方式。Again,它解决的是人类社会非常非常基础的问题。

从五万七千年前的人类文明开始,我们到今天终于有了另一种对人类进行组织管理的新方式,借助计算机的方式。所以,我很开心自己身处于这样一个建造新的组织方法的历史节点里。 这是人类的基本问题。

那么,如果解决这个非常基础的问题的前提,是必须让每个人都稍微有点贪念、觉得自己能够从中赚到钱、变得投机一些,好让大家都能上船,那挺好的,我觉得这个代价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让我们直接开始这么干吧!(笑)

钱正在把所有人都往区块链里面推。但其实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比我们自身要大多的东西。当然,也比钱要大得多。

如果从这种角度来看的话,我们说区块链是继互联网之后最伟大的发明、最重要的创新,其实并不是一种狂热的说法?

嗯……我觉得我们可能对 token 代币这部分东西有点过于狂热了。我们可能高估了 token 的部分,但是又低估了去中心化的决策机制的部分。

去中心化是关键。

我希望我们都能回想一下互联网刚开始出现的那个阶段。当然在座的很多人可能当时还没出生。

我记得在90年代,我第一次看到互联网真正开始流行起来的时候,浏览器和各种网站出现,我脑子里的想法是:卧槽,世界要大变!互联网肯定会改变世界上所有的东西!我们将不再拥有任何的中介、中间商,很多事情都不会再有瓶颈和限制。

这些东西都是我当时可以预想到的。

但我完全没想到的是,原来我们在互联网上还会产生另一堆新的“地主”。这群地主是 Google、Facebook、亚马逊、Twitter等等。他们抢占了我们所有的数据。每个地主都为用户建造了一座专属的小监狱。这当然是个很棒的系统(笑)。我说认真的,这套系统肯定是要比之前那套来得好,对吧?

相比纽约新闻、华盛顿日报代表着“信息”的绝对权威和绝对正确,互联网这套系统肯定是进步的。互联网已经更民主了。但你看看Spotify、Soundcloud这样的公司,你会发现,权力集中在这些中介身上后仍然是难以想象的。这些中介拥有的权力实在是太大了。权力集中已经大到,整个结构是非常脆弱的,像一层薄冰。

如果十年前我告诉你,10年后全世界所有的出租车加起来,只会有一家运营公司统一负责管理,你肯定会觉得我脑子坏了。但是今天,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这家公司就是滴滴,或者uber)。这个版本的世界已经在慢慢成型了。

但我觉得我们很幸运。区块链是这个世界的一次偏差。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互联网有点丧失信心,因为这些地主建造一座座监狱、它们围起来的高墙,它们手里的资源和能力垄断了整个市场。但我们希望互联网应该是更平权、更民主的。为什么互联网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