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朋克:用代码建造“乌托邦”的人

产品小白专属,10周线上特训,测、练、实战,22位导师全程带班,11项求职服务,保障就业!了解详情

密码朋克的身影伴随着互联网从诞生到繁荣。其秉着“用加密技术构建网络隐私‘乌托邦’”的理念,捍卫着互联网隐私和通信安全,也推动了相关学科和技术的发展。

提到朋克精神,想必都不会陌生。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朋克作为亚文化开始流行起来。而它的表现形式,常常与音乐、服装、电影甚至文学联系在一起。说起对朋克的第一印象,大多数人可能第一反应是夸张的发型、纹身、靴子,以及画风诡异的死亡金属音乐。

如果一群搞密码学的技术宅自称“朋克”,你会不会觉得他们走错了片场?

毕竟朋克代表自由和抵抗,密码学这么理工科的东西,有必要来凑热闹吗?

还真有。

正是“密码朋克”这个特殊群体的战斗,为互联网铺就了一条通往自由和安全的道路。读懂他们在抵抗什么,又捍卫着什么,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

一、什么是密码朋克?

先解释一下,究竟什么是密码朋克?

“密码朋克”一词的首次出现,是在1993年埃里克·休斯出版发《密码朋克宣言》上。

但实际上,早在20 世纪 80 年代,“密码朋克”就作为一种技术潮流,在旧金山湾区悄然兴起了。

这个群体由一些“天才极客”和IT精英们组成——有来自英特尔的科学家Tim May、维基解密的创始人Tim May、万维网的发明者Tim Berners-Lee、Facebook 的创始人之一Sean Parker,当然还包括比特币之父中本聪……

华丽丽的阵容背后,其实做的只有一件事:使用强加密算法来保护个人信息和隐私免受攻击。

就像《密码朋克宣言》中写的:

不能指望政府、企业等大型组织出于良心,来保护个人的隐私权。我们要自己动手开发软件来保护隐私。

他们也确实做到了。

尽管该联盟管理松散,并没有很正式的领导阶层。

但为了实现同一目标,很多密码朋克都在自己的领域,研究出了不少新的加密技术,给人们更加安全的网络。

比如,著名的互联网加密传输协议SSL,就是密码朋克参与研发的。在浏览器和服务器之间对数据通信进行封装加密,确保在传输过程中不被改变,对网络购物、隐私信息有极大的安全意义。

其他诸如万维网、Facebook、BT下载等重要的网络技术的诞生,背后都有密码朋克的参与。

同时,他们也反对大型中心组织对信息的垄断和干涉。

传奇人物朱利安·阿桑奇,就创立了维基解密,专门公开匿名来源或网上泄露的秘密文件。

比如:美国政府在阿富汗战争造成的平民伤亡统计等。

可以说,密码朋克的身影伴随着互联网产业从诞生到全球化繁荣。

他们的很多理念,比如个人隐私保护、通讯加密等,成为网上冲浪的基本常识。

或许唯有读懂它的历史,才能看清真实的未来。

二、叛逆者or保护者?

密码朋克简史回溯到上世纪80年代,硅谷的科技企业享受着令人眩晕的增长率。

个人电脑和网络的快速普及,宽带网速也惊喜地越来越快。

而在炒作泡沫的过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网络的世界或许缺少了一些重要的组成部分——比如隐私和通信安全。

大企业利用用户在互联网上的行为来形成用户画像,以便更精准地推送广告和商品。美国政府则掌握着用于解密加密数据的密钥,只要FBI需要,就随时可以阅读用户的邮件或者收听语音通话。

显然,当时无论政府还是大企业,都没有动力也未尽力去维护个人用户的网络隐私。

1992年,英特尔的高级科学家Timothy May,就发起了一个加密邮件列表组织。

该邮件列表汇集了来自全球的上千名密码学家、哲学家与数学家,共同讨论那些用于保护网络时代个人隐私权的技术。

1993年,成员之一埃里克·休斯出版了《密码朋克宣言》,“密码朋克”正式登上了网络世界的舞台,进入大众视野。

在密码朋克们的推动下,密码学、互联网通信等相继迎来了技术的大繁荣,出现了不少重要的发明。

简单列举几个:

1. 盲签名

当内容在添加签名之前被修改伪造时,签名就会变成“盲签”。这种技术可以让电子邮件、虚拟ID、网络证书等都无法被追踪到,在网络投票、虚拟交易上有着极强的应用性。

比如:选民可以在电子选票上签名,而不透露选择结果。交易中收付款的时间和金额也无法被第三方探查到。

2. PGP(Pretty Good Privacy)

这是一个基于RSA公匙加密体系的邮件加密软件。

RSA原本是军方独有的技术,在李维斯特等人的努力下,RSA成为第一款公之于众的非对称加密技术。

PGP则在RSA的基础上,与传统加密进行杂合,衍生出新的算法。发送方采用公钥加密,接收方采用私钥揭秘。除此之外没有人知道私钥信息,即便消息被第三方窃取也无法破解,因此可以对邮件保密以防止非授权者阅读。

3. 哈希现金(Hashcash)

与前面充满古早互联网气质的技术名词不同,哈希算法是不是还挺眼熟的?

实际上,该技术是在1997年,出现在了密码朋克邮件小组的列表里。

哈希算法原本用于反垃圾邮件中的身份验证——要求电子邮件的发送者经过计算得到一个哈希现金标记,并添加在电子邮件上。

如果时间信息明显过早,系统就会被认为是被垃圾邮件制造者重复利用了,自动拒收该邮件。

这种单向加密算法随后便被应用在了分布式匿名现金系统中,成为加密货币的基础技术。

E-cash、b-money、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支付系统大规模出现,并在20年后成为了无数人“暴富春梦”。

4.点对点技术(peer-to-peer)

该技术可以将参与者的计算能力和带宽引入数据通讯过程中,增强网络的传输效率。

而最著名的P2P协议——“BT下载”,正是由密码朋克列表成员Bram Cohen在2003年发明的。

不需要资源发布者拥有高性能服务器,就可以轻松把资源传给其他用户。

BT下载共享资源、无需中间实体的理念,正符合密码朋克精神的宗旨。

随着新世纪的到来,产业的成熟伴随着一系列加密技术开始被大规模应用。隐私和安全保护成为网上冲浪的共识和标配,密码朋克们也开始向边缘徘徊。

第一批密码朋克逐渐退出了一线,很多技术项目相继失败了,联盟也于2000年宣布解散。

这近二十年中,尽管密码朋克依然创造了不少为人所熟知的项目,比如维基解密、区块链等,甚至还在近年来伴随着数字货币的泡沫迎来了一波新热度。但它最繁荣的时刻注定停留在了那个个人隐私最岌岌可危的时代,历史的车辙撵过,天才极客也难逃“廉颇老矣”的命运。

无论如何,密码朋克的出现与没落,都伴随着密码学的自然生长。它是技术的必然结果,也是推动网络世界在自由和安全之间找到临界点的执剑者。

唏嘘之余,我们不禁想问,未来的网络世界还需要密码朋克这样的“反骨”吗?

三、偶遇还是重逢:未来还会出现密码朋克吗?

区块链的火爆,让“密码朋克”重新火了一把。但很难预料,这到底是营销大手操作的偶遇,还是宿命的重逢?密码朋克的生命力,是重新被点燃,还是回光返照再次走入沉寂?

就像前文说的那样,密码朋克是为了追求和捍卫网络中的匿名性、隐私权而生的。那么,如果未来我们能生活在一个彻底的分布式网络系统中,密码朋克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和基础了。

在这样的网络中,不再有大型中心体,个人和企业都可以安全地传输信息;交易可以和现金一样在匿名的前提下产生而不被追踪;任何不可信验证都无处藏身。岂不正是,密码朋克追求的“隐私乌托邦”?

但遗憾的是,这个理想世界距离现实还有点遥远。

主要受到三个方面的影响:

1.新加密技术的不成熟

要实现彻底的分布式系统,新兴加密技术——比如区块链,就需要在互联网、智联网、车联网等系统全面铺开。

以现有的算力水平,以全球信息数据的几何式增长速度,区块链的cp大旗想要立起来,显然不可能。

在算力稀缺没有真正解决之前,新技术只能成为超比挖矿的附庸,难逃被投机客“技术污名化”的杯具。

这也是其在短期内无法大规模推广的原因之一。

2.数字智能化的隐私困境

越来越多的智能应用都在要求用户交出更多隐私。

  • “想要更懂你的手机吗,请授权我读取……”
  • “想要一猜一个准的推荐系统吗,交出你的sns账户吧。”
  • “想知道邻居发了什么视频?通讯录借我读一下呗。”
  • “不让读手机就没办法为您推荐健康计划呢。”……

在这种半强迫半诱惑的环境下,用户们希望体验更智慧更个性化的服务,只能喊着“真香”交出自己的信息。

交出隐私所产生的不安全感,在数字智能化时代,注定是一个身体落后于环境的“进化陋习”。

除了克服,别无它法。

3.中心化管理的必然结局

无论是生态化的商业产品,还是强有力的政治意志,都难以避免地模糊着个人与社会之间的边界。

密码朋克想要改变游戏规则,在个人信息和财产周围筑起篱笆,但中心化组织的意志完全可以拆除这些非法围栏。

如今,英国、欧盟、美国等多个国家都收紧了对比特币的监管,提出了必须实名制等要求,以控制虚拟币扩张对法定货币带来的冲击,有些更是直接禁止用虚拟货币匿名交易。

密码朋克最为反对的大型组织对信息的垄断,在今天看来恐怕不可避免。

可以预见到:未来想要彻底保护隐私,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涉及个人福祉和国家安全,让渡信息是必然的结果。我们所能够争取的,无非是信息让渡的程度、方式和边界。在这一点上,恰恰需要密码朋克这样神秘的无政府组织来为之发声。

正如鲁迅所说,“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就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

不妨期待一下,与斗士们的久别重逢。

 

作者:脑极体,微信公众号:脑极体

本文由 @脑极体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源于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家都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