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大资本许洪波:区块链的划时代意义和三大趋势

零基础学产品,BAT产品总监带,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课程,全面掌握优秀产品经理必备技能。了解详情

他认为,区块链2.0阶段,将有两个伟大的发明:一是智能合约,二是推动token的流动。

从2017年底开始,区块链快速风行整个创投圈,大家都陷入到区块链学习、创业的焦虑中,不想简单的被局限于“古典互联网”。作为消费产业媒体,野草君也在积极学习区块链,尤其是对以下几个问题比较关心:区块链给原有商业体系带来的变革意义是什么?它有什么样重要的发展趋势?区块链未来将如何与新消费等产业结合、落地?

近日,野草新消费对创大资本创始人许洪波进行了专访,许洪波在新消费和区块链领域都有深厚的积累,他是全球最早研究加密学的专家,并在领军互联网企业BEA、Sun等担任首席架构师和首席科学家,参与了F5无人便利店,火星兔子、精明购、高木人工智能、点米科技等项目的投资,下面让我们来看看,他是如何解析区块链的行业价值与应用?

一、区块链的变革意义

1、下一代的可信物联网技术

每一次大的变革都是工具带来的变革,包括农业革命、工业革命、信息革命,以及现在的区块链革命。所以,技术在整个世界的进步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但进步也有突进式和改良式的,区块链和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技术革命都不一样,它们都是生产效率提高的问题。区块链不仅是生产效率的改变,而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生产关系的改变,它既是技术上的革命,影响更为深远的是商业革命。

从技术的角度来说,区块链是下一代互联网的技术,也就是可信物联网技术。随着5G网络的到来,随着传感器无处不在,随着人工智能广泛的落地应用,下一代我们会进入物联网时代。

我们设想一个场景,20年以后,街上跑得全是无人驾驶汽车,工厂里都是机器人。在这样的场景下,我们设想如果北京的无人驾驶汽车被某一个邪恶势力劫持了,你会发现人类会变得非常脆弱,你唯一能改变的就是人和机器需要有一个更好的对话机制,而这个对话机制就是机器所做的决定是不可逆、不可创的。

所以,区块链是下一代可信物联网的技术,因为这比可信互联网还要重要。在一个机器时代,机器和人必须有一个智能合约,就是说机器的行为对人类是无害的。

我认为,如果互联网要演绎到下一个地步,进入物联网时代,可信是基础,而可信不应该是以任何中央集权所决定的,而应该是由人和机器达成共识。

2、重构商业信用系统和游戏规则

如果我们把这当成一场技术革命,就把这个事情说小了,因为它改变得是整个商业体系。商业体系的本质是信用体系,比如说过去的信用体系建立很慢,我们交往了很长的时间才决定可以投他,过去只有两类机构可以搞体系:一是国家制度;二是公司。

可以说,信用体系的建立非常昂贵,区块链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技术的手段来建立可信,而这个可信建立的成本是由机器发生的。因为可溯源、不可篡改、全球共识,就意味着即使我们是仇人,我还是必须相信你真实的事情。这就意味着整个信用体系的重塑,而信用体系的重塑直接会改变今天的商业体系。

生产力是工具,所谓的生产关系就是大家在生产过程中的合作关系。在过去,所有企业关注的是微观经济,就是企业本身的利润问题。做企业的都知道一个至理名言:1、给股东创造利益。2、给客户创造价值。

但你会发现,这两个体系通常是相互冲突的。举个例子,如果餐馆要给股东创造最大的利润,菜就要卖得贵。

再比如,就算我在天猫上一天花500万,马云也不会给我万分之一的股权,我也不会成为企业合伙人。但是生产关系的改变,本质就是通过token作为一个流转机制,令你的消费者成为你的股东、投票者、政策的制定者,这是史无前例的。

在其中,消费者权益占比不可篡改,你创造了一个类似于货币的流通体系,而在这个流通体系里,随着你参与的时间越久,你的价值越高。中本聪最早创立的这个结构,虽说从技术上说有很多的bug,但经济基础很坚实。

二、区块链的三大趋势

1、颠覆风投

(1)一个杀手级的应用

区块链的1.0阶段是比特币阶段。它可能用于非法交易,但奠定了一定的技术基础。

在区块链2.0阶段,有两个非常伟大的发明:

  • 一是智能合约,做整个商业流程的自动化。我们知道人做商业最困难的是流程,我们签协议,不管是你欠我钱,还是我欠你钱,要追清是一个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智能合约做到一点,货到付款,用机器的手段实现自动化交易,这是非常具有革命性的。
  • 二是推动token的流动,它解决了一级市场的流动性问题,这是之前股权投资最大的bug。

因为极大的失败率和不可流动性,VC行业一直是一个小圈子里卖老脸的事,你说百倍、千倍的回报,是因为他要避开风险,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造就了极大的不公平,其实是最大的割韭菜。

我们可以通过智能合约,去改变这个现象。比如说最近的一些项目,用智能合约令投资人和大众实现了同股同权。

所以,会有更多新的解决方案涌现出来,然后把公正性和透明性还给市场。从本身来说,它是一个非常大的制度创新。

当然这涉及如何监管,其实有N种手段:

比如美国现在做的事情,每一个居民要报数字货币的拥有量,因为都是财富。如果是证券,你就要做完整的信息披露。

从技术角度来讲,则可以通过智能合约,确定到你分阶段实现了什么,才会变现。

(2)泡沫不可避免

相对来说,做投资还是一个比较专业和长线的事情,我现在和很多海外数字货币的投资基金沟通,大家对如何上交易所其实不是那么关注,如果你真的十年之后要变成一家伟大的公司,一个新生态的缔造者,那你为什么去关注三个月以后割韭菜的事情呢?

所以,在海外这几个月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你会看到主流基金的入场或者大型公司的参与,大家对信息的公开和透明有更高的诉求。比如说我上个月在慕尼黑看到了一个欧洲数字货币基金,管理人不到30岁,用的是全球最大商业银行的钱,我相信,主流基金或者主流工业的参与,会改变今天整个产业的形态。

我当时在朋友圈也说了,区块链如果真的要变成一个主流应用,就要从今天所谓的凌晨三点的黑暗时间变成七、八点的朝阳时间,公司必须承担起对社会应当承担的责任,我认为这个现象正在改变。

现在的区块链就像1997年、1998年的互联网,1993年互联网最早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问,到底在互联网上能干什么?当时还没有浏览器,还是dos系统。

1997年、1998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呢?Netscape在1999年上市,这个做浏览器的公司,只建立了13个月,上市的第一天市值就达到30亿美元,没有任何收入,它的上市带动了整个互联网的泡沫。

这个泡沫大概在2000年末破灭,但之后互联网并没有因为泡沫的破灭而消失,它还在持续地发展,到今天变得人人都知道的主流应用。所以,我认为区块链也会走一样的路径,因为历史总在惊人的重复。

区块链现在也有很大的泡沫,以太坊上就有400多个分布式应用,但是总体估值都达到800亿美金。以太坊的创始人20岁已经超过了扎克·伯格,成为最年轻的首富。我当时在内部说,这是一场伟大的博弈,特别有意思。

其实我们今天的事情在以前都发生过,就像“郁金香事件”造就了纽约成为世界金融之都。泡沫会影响我们的判断,但最基本的要抓住两点:

  • 一是在任何技术革命的时候,都会有泡沫,泡沫本质是贪婪和懒惰,事实上是这些泡沫推动了人类进步。
  • 二是作为大众,如何在这个泡沫中进行有效判断?那我们就要回到传统的商业智慧,比如说到底这个人靠不靠谱?作为专业机构来说,永远不会只读了一个白皮书就决定投一个项目。

(3)需要新的体系去推进 

当然,区块链也需要更好的体系去改进整个过程。比如说现在我们在构建的体系,有三个非常重要的核心部分:

  • 一是全球优质项目的创投社区。这个创投社区本来就是基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今天中心化社区最大的问题是你无法相信,不管是阿里巴巴还是Facebook,只要数据是中心化的,就有很多造假的嫌疑。
  • 二是治理水军。因为灌水的成本几乎为零,我认为在新一代的门户或者社区,你发评论是应该消耗token的,水军的成本就会提高。如果你在这个项目中积累下来的评论是公开、透明、不可逆的,或者给予更多的奖励,这就会变成一个全球共享优质项目的社区。 但是,优质项目从哪里来?我们希望建立起一个覆盖全球区块链竞争力中心的集群。比如说深圳的项目、北京的项目、慕尼黑的项目,应该由本地的天使投资人、孵化器推上来,因为他们做这样的信任背书,会获得更大的意义。
  • 三是区块链上合投、众筹的机制。刚才说得这些韭菜应该是合格的投资人,他们投的不仅是钱,更多是当地的资源,来协同成长。我们需要把这三个结构都打通,才会变得趋于合理,而不是今天各种造富神话和韭菜的盲目入场,造成了大量资金损失。

2、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 

(1)IP证券化 

IT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其实本质是创造力。

那区块链做什么方向好?我认为一定是IP的证券化,就是不能以传统的工资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广义的IP创造力,可能是程序员、音乐家、艺术家、好的足球运动员,这些创造力你没有办法用工资来衡量他的价值,因为差别太大了。

比如说范冰冰刚出道的时候,一个月1000块钱,北漂睡地下室,到今天可能她驻个场都要1000万。

以前的情况是:

  • 在娱乐领域(音乐、美术、体育),明星是锁在经纪人的笼子里。
  • 技术同理,是锁在腐朽、没落的IBM、微软、BAT这些公司里。

我为什么在国外十五年换了七个国家、十一个城市?第一年你是可以忍受的,因为你在创造一个新产品,第二年你就开始打补丁,这里加一个按钮,那里加一个菜单。后来发现,为什么我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我认识Google创始团队的一个成员,他在2012年就开始做区块链,比以太坊还早。他为什么要出来,因为在大公司呆久了就会慢慢失去创造力,他希望把程序员的创造力释放出来,让他们为全世界服务。

区块链最好的就是让杰出的人能快速成长。其实这个世界并不是劳苦大众创造的,有一些人是上帝的信使,比如说牛顿、爱因斯坦、毕加索等,我们应该让这些人为全世界服务,而不应该被腐朽、没落的IBM锁住,也不应该被黑中介锁住。

(2)怎么与产业结合? 

现在大家都很好奇,区块链和产业怎么结合、落地?

拿我们投资的合纵文化来说,合纵文化是亚洲最大的音乐产业娱乐公司,它旗下的品牌有胡桃里,我们投了合纵音乐学院。

合纵系最核心的资源是它的音乐人才,它每年从中国的十大音乐学院选Top5%的学生,培训3-6个月,之后最Top的就可以签给王思聪、滚石、时代华纳,有些做了驻唱歌手,这就解决了年轻艺人的生存问题。

所以,中国最多、最有天分的艺人都在合纵系,今天靠的是合纵给他工资,其实这背后有非常大的证券化价值。

因为再牛逼的明星最早也是从草根出来的,那我们可以通过代币的形式,让艺人和他的粉丝更好地互动。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假如我们去投资刚出道的范冰冰,支持她成长,她从一个月只有1000块会更为快速的变成身价百亿的明星,并享受回报的红利,这样会形成与今天完全不一样的生态。

传统的路径是CCTV,然后是腾讯,我们希望成为第三种势力,在整个音乐文化上,因为你有才能而获得价值,以此创造一个更加公平、开放的平台,让这些艺人有更大的上升空间。除了范冰冰,这样的人有多少呢?但今天这种机制是极度缺失的。

3、新平台的涌现 

(1)超级寡头很难变革 

同时,我们也认为,区块链平台将崛起,现在有非常多头部的消费企业,比如拼多多,是不是区块链化以后,它们还是平台化或者偏头部的企业?区块链平台是否会对一些原有的企业秩序产生革命?

在今天,所有的平台是寡头垄断式的,当然你也可以说,新一代的像拼多多这类的企业可以通过社交网络成为新的挑战者。但什么叫做平台?我觉得最核心的考量是你的受众能不能参与,在平台运营中获益,从这个角度来说,只有区块链可以提供这个机制。

今天的平台,像拼多多融了很多钱,云集融了很多钱,将成为一个超级寡头,但它们的借势成本非常高。

而在整个区块链生态里,讲究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有一个可信的流通机制。举个例子,如果腾讯Q币能代币,腾讯一定会更加牛逼。但超级寡头不需要这样做,因为它已经是既得利益者,于是,我们就会看到很多技术革命都是从边缘地带开始,因为他们光脚不怕穿鞋。

而腾讯做这块会遇到很多问题:

  1. 他不需要,因为他已经是垄断者和超级平台。
  2. 生态的利益和股东的利益是冲突的。比如说你这个代币我不知道财务里面怎么算。

也就是说很多事情超级巨头可以做,但他没有办法在今天的位置上变革。最著名的就是柯达,原来拥有最多的数字相机专利,但它把专利锁在柜子里,说是保护自己的胶卷。

包括今天阿里也是拥有区块链专利最多的公司,其实所谓的区块链专利,是非常违反区块链精神的。专利是在形成一种中心化的保护,当时为什么会有linux,会有开源?就是因为有一批人认为这些东西被微软占住是不公平的,破坏了人类知识的传播。最顶尖的技术人员不应该锁在一个企业里,变成圈养的宠物。

所以说在区块链领域拥有最多的专利,本身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事情,你想想像Elon Musk这样的人,很伟大,他在电动车上有世界最多的专利,如果放出来让世界来用,才能驱动电动汽车更大的发展。

(2)未来会产生更多生态型组织 

区块链在发展历程中,很多东西将被重新定义,未来应该是生态型的组织,而不是某个公司,某个公司没有办法做到你和生态的共享。

所以,面对区块链这件事情,我们需要打破公司思维,一切以最高利润为核心,将股东利益最大化。在这个生态里面,你要懂宏观经济学,比如国家的宏观调控;你要懂货币理论,因为货币政策会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经济的兴衰;你也要懂游戏理论,因为游戏理论关注的是大家参与的动力和利益机制怎么设计。

当然从技术的角度,你说要懂加密学、互联网编程,那都是从战术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其实区块链的技术一点儿也不高,主要是看你怎么用。

最后,我看好的区块链项目有几类:

  1. 利用区块链帮助中国企业全球化,可以大大提高他们的发展进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
  2. 从IP证券化的角度来说,利用区块链去打破传统公司的体制限制,消灭那些不合理的体系。
  3. 技术创新的领域,去解决安全、信任等问题的区块链项目。

 

口述 | 许洪波

整理 | 张晓军

来源:微信公众号“野草新消费(ID:yecaoxxf)”

本文由 @野草新消费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ixabay,基于 CC0 协议

评论
欢迎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