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硅谷实习:我所见的硅谷创业精神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123123213

图1 浙大硅谷创业实验室主任郑刚副教授与暑期创业训练营同学在硅谷Ufrate孵化器合影

从刚进入大学开始我就对创新创业很感兴趣,自己做过一个创业项目,还加入了浙江大学的创新与创业管理强化班。今年五月有幸被硅谷幼发拉底(Ufrate)孵化器和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合作共建的硅谷创业实验室暑期创业训练营项目选中,一放假就迫不及待地飞到加州,开始了神奇的硅谷创业实习。

来硅谷已经三周了,日子过得很充实。这三周我们主要做了三件事情。第一件是在Ufrate孵化器里面做一个创业项目,这个也是我们此次实习的主要任务。在孵化器创始人兼CEO沈赐恩博士(Zion Shen)的指导下,我们五位来自浙大创新创业强化班(ITP)的实习生将要合作创办一家最后会落地中国的智慧健康管理领域的创业公司,回国之后可以继续参与。第二件是参加了很多硅谷大牛的分享会和初创企业的Demo Day活动。第三件是抽空参观了一些硅谷高科技公司或新锐创业公司,包括苹果、谷歌这种大型高科技公司和Uber、Airbnb这种近几年发展迅猛的共享经济的代表性创业公司,此外还参访了以Plug&Play为代表的孵化器。

这些活动带给我的不仅是技能方面的提高,更重要的是思想的改造。近距离地观察硅谷的创业公司和孵化器的运作模式,并亲身参与硅谷创业项目,确实给我很多启发,接下来详细谈一谈。

创办一家新的公司——创业应该是一种普通的职业

本次来硅谷参加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到大公司的暑期实习,而是创业训练营(创业实习),所以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参与实战,一起创办一家源自硅谷的startup。这是一个针对高净值人群的功能性餐饮项目,是跟Ufrate大健康基金下的一个医疗公司配合的项目。因为产品还没有发布,所以也不方便谈太多项目本身的事情,我想讲的是这个创业实践中的收获。

我们五个实习生都是创新与创业管理强化班的学生,接受了两年的创业课程教育,其中三人都有过创业项目(虽然做的一般),所以入手就很快。在来硅谷之前,Zion就跟我们讲过这个项目,所以那个时候开始就在做市场调研,访谈目标人群,也了解目前国内做健康餐饮的一些公司。来到硅谷之后,Zion给我们足够大的自由发挥空间,需要帮助的时候再去请教他。

tupian2

图2 孵化器CEO沈博士与团队成员讨论项目

这个过程中我学到的第一条是想到就做、不要犹豫,不懂的东西可以边做边学。硅谷这边的人(包括一些在校学生)从来不把创办一个公司作为一件难事来看待,大家都是想到就做,遇到问题就想办法解决它。所以我们也不顾虑太多,一来就直接投入工作。

我们主要做了这么几件事情:

  • 做市场调研;
  • 制定发展战略和商业模式;
  • 对比冷链配送和热链配送的成本、距离、用户接受度;
  • 与产品生产公司沟通,一起打磨产品;
  • 寻找优秀的设计团队,做出跟产品定位契合的包装;
  • 寻找媒体合作伙伴,为将来报导做准备;
  • 了解公司注册和产品名称的注意事项;
  • 学习融资知识,尝试着写财务预测表和融资需求表。

最后大家合力写出了一份BP,最近还在反复讨论、修改中。

我学到的第二条是团队要像一个公司而不是一个学生组织那样运营。学生组织做事主要靠热情和自觉,大家往往是一团和气,注重过程不太在意结果。但是创办一家公司应该是结果导向的,要有检验成果的标准和奖惩机制。我们五个人也会根据个人特质和毕业规划分出不同的角色,占有不等的股份和不等的话语权,还有按照时间分期赋予的机制和调整的机制。虽然公司能不能做好还是未知数,但是在一开始就需要明确这些事情,免得以后出现能力和权力不对等的问题。

在硅谷遇到了很多创业者,总体感受是他们敢想敢做,思维开阔,愿意分享。比如前几天遇到一个Facebook前员工离职创业,想要用人工智能来优化招聘体系,他的产品还在雏形阶段,公司也就两个人,但是已经跟一些大公司预约了合作,并且愿意跟投资人、其他创业者分享自己的想法。还见到一个华人创业者,一边组织硅谷的华人分享社群,一边创业,尽管还只是在家里办公。

接触这些创业者让我感受到创业就应该是一种普通的职业,不必抬高也不应该被嘲笑(现在持这两种极端观点的人都挺多的)。如果觉着自己做的事情能够比打工创造更高的价值,或者很喜欢从事某一件事情,那么就去尝试;否则就去大公司工作,没必要纠结现在到底是不是创业最好的时机。这就是目前我对创业的态度。

聆听硅谷大牛分享——明白趋势和陷阱

硅谷的一大特点是分享氛围很浓厚。每周都有创新论坛、孵化器组织的Demo Day、科技大佬的分享会等活动,通过这些活动我见到了一些从前只存在于电视画面和科技媒体上的人物。

我印象比较深的活动有两个,一个是全球创新论坛(硅谷站),另一个是Fouderspace创始人谈创业。在全球创新论坛上见到了《失控》的作者凯文·凯利和《浪潮之巅》的作者吴军。凯文·凯利讲了他看好的未来20年四大趋势(详情见我的另一篇文章《Kevin Kelly在Plug&Play的演讲:未来20年——商业趋势和中国机遇》),吴军主要讲了硅谷为什么能够成为创新创业的沃土,Founderspace的创始人讲解了创业者怎样找到好的方向和带好团队。这些大牛的观点不一定正确,但是能够让我明白当前最被看好的大方向和创业者需要想清楚的问题。做到明白趋势和想清楚自身条件这两点不能保证项目顺利,但是做不到这两点必然会栽跟头。同时,这些人的精神境界也对我有不小的触动,硅谷的很多成功企业家都愿意无偿指导和帮助startups,这是硅谷优秀文化之一。

另外,我个人有个小习惯,就是参加分享会的时候观察台下观众的反应,并抓住机会跟他们交流,这个习惯使得我有一些新的发现。正好赶上两批中国企业家参访硅谷,有幸在斯坦福跟他们一起听了三四次分享,茶歇时间还跟一些人做了交流。这段经历给我的启发有两点:一是国内确实有很多传统行业的企业家在寻求转型。他们有大量的资金,投资传统行业回报少,新兴行业又不太懂,所以跑到硅谷来学习。另一点是大家炒概念的氛围比较浓。一些挂着人工智能、大数据名号的项目“八字还没一撇”就有一堆人感兴趣,他们也知道其中的一部分做不好,但是拿回国还是可以得到政府支持或者被新的投资者接手。虽然硅谷也是人人喊创业、到处是投资人,但是对比下来还是国内拿政府和投资人的钱更容易,而且投资更加扎堆,这一点或许是国内投资圈需要警惕的事情。

tupian3

图3 在全球创新论坛听凯文·凯利演讲

参观湾区名企——每个企业都是独特的存在

硅谷出了一批蜚声全球的企业,有机会自然要拜访一下。我们会提前预约参访的公司,然后抓紧时间完成当天工作,节省下的时间去参观企业。我住在Sunnyvale小镇,距离谷歌、苹果等公司都在20分钟车程之内,我们经常是一次参观一家公司。

我们拜访的公司大致分两类,一类是孵化器,另一类是明星企业,包括Google、Apple这种巨头和Uber、Airbnb、Pinterest、DropBox等新兴创业公司。下面分别介绍。

美国孵化器比中国要多很多,而且孵化器的运作模式多种多样,共同特点是专注投早期,投资金额很少,对被投项目的参与度比较高。YC、TechStars、500 starups等大的孵化器基本上只投资1万——3万美金、占股5%——8%,然后给被投企业资金之外的其他帮助。那些比较有名的孵化器,能够给创业者提供的帮助主要是以下六个方面:导师机制、对接风投、人脉资源、与大企业合作、技术资源和办公场地。

谈一下我熟悉的两家孵化器,一家是我拜访过的Plug&Play,另一家是我实习所在的Ufrate,这两家最近也都入驻杭州了。

P&P起初主要是提供场地,后来主打与大企业的合作关系,也提供一些创业培训。当然,它的核心竞争力一定是广泛的合作网络。刚进入P&P的大楼,就能看到大厅的墙上密密麻麻都是合作公司的logo,几乎我知道的大公司都跟它有合作(包括中国的百度、腾讯这些)。大公司投入一些钱在P&P建立加速器或者投资这些创业公司,通过这种合作方式来发现新的技术和商业项目,等这些项目发展得不错的时候收购下来或者达成合作关系。这个模式非常好,大公司、孵化器、创业公司在这个合作关系中各取所需,形成了一个良性的生态。

Ufrate主投华人创业项目,属于资源整合型,孵化器会帮旗下的创业公司寻找资源,弥补弱点,重要的项目老板会兼任董事长等职务,属于典型的深度孵化。当然,创业公司也需要为此让出较多的股份。

我们主要去了谷歌和苹果两家大公司,关于这两家的信息网上太多了,我只谈一下氛围。硅谷的大公司工作都不太辛苦的,不会出现像国内阿里这种严重加班。谷歌看起来更加自由和开放,而苹果则有一些乔布斯留下来的“清规戒律”,感觉略微呆板。

硅谷的创业公司则各有特点。

Uber发展快速,内部竞争激烈,所以虽然公司不强制大家加班,但是每个人都很忙很努力,大致也是“九九六”的生活。Uber内部的保密机制比较严,不欢迎外人参观办公区,所以我们只能在办公区之外的地方看一下,跟Uber的学长聊一聊对出行市场的看法。

Airbnb跟Uber一样是分享经济的代表,它有七年运营经历和独特的评分体系,爆发增长是源于采用专业摄影师上门拍照的方式来增强房间吸引力。Airbnb只招收有趣的人,还会每月发放一笔旅游补助给每个员工。公司工作氛围非常轻松愉快,从办公室的布置就可以看出来,而且我们去的时候偶遇公司断网,员工们愉快地鼓掌,然后出去玩耍了。正是这群有趣的人才能够深刻理解旅客的需求,让租住在陌生人家里这件事情变得方便而且有意思。

其他公司也各有特点,比如神秘的大数据情报公司Palantir,还有充满极客文化的DropBox公司。跟这些公司的学长们聊天,了解到了在硅谷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还有这些公司都需要怎样的人才,也算是不虚此行。

tupian5

图4 在校友接待下参访旧金山Airbnb总部

tupian6

图5  谷歌园区内游玩

中美互联网发展状况对比——中国市场机会更多

最近几年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发展极快,创业公司和投资机构都一下子涌现出来,火热程度不输硅谷,在此做个简单的对比。

从创业的角度来说,国内的市场更大,竞争也更加激烈,没有什么专利保护可言,所以一旦发现某个不错的方向,立马有一堆公司涌入这个方向。我在硅谷知道了不少沉默多年才爆发的互联网项目,还有一些多年不见起色依然默默坚持的公司,这种情况在中国激烈的竞争市场中是少见的,基本上一两年就可以检验一个项目的成败。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线上线下的结合,中国公司在模式上落后于美国同行(新模式总是先在美国诞生),但是很多情况下,规模上已经超越美国。我把这个现象归因于中国巨大的市场、中国消费者对手机有更强的依赖心理、美国昂贵的人工成本和美国很强的创新保护意识这四个方面。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国内虽然也资本量很大,但是集中在投中后期。最近一两年天使投资增加了不少,但是投早期的机构依然较少。国内的投资也比较扎堆,大家不太敢投没有成功先例验证过的商业模式。我比较认可硅谷的孵化器模式,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孵化器,为创业者提供的帮助很多。今年有一些硅谷的孵化器开始在中国设立分公司,中国多个地方政府也在积极鼓励投资者成立孵化器,不知道能不能取得好的效果,让我们拭目以待。

 

过去的这三周收获满满,希望接下来的实习可以有更多进步。在此感谢Ufrate公司和浙江大学管理学院硅谷创业实验室给我们这个难得的机会。

 

本文由 @支东兴 原创投稿,并经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编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好机会,希望作者在行业内深耕,做出成绩。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