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Horowitz 哥大毕业典礼演讲:你为谁而创业?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硅谷顶级早期投资机构 Adreessen Horowitz 联合创始人 Ben Horowitz 在今年的“致哥伦比亚 2015 毕业生”演讲中讲述了:人为什么需要独立思考、为什么不能简单追寻激情,以及如何看待世界诸多挑战和机遇。我们选了 Ben 最核心思想做了翻译简写。

one_20140307152032876

首先感谢你们的邀请。获邀请那刻,我觉得这是如此伟大的一个荣耀,但很快就觉得压力巨大,因为我马上意识到:这场演讲,某种程度,实际上将指出我人生经历的一些关键“节点”。这种感觉真是超级吓人。

我在哥大获得我这一生可能干点什么的第一个“线索”。当时,我在一个课堂,听到他们讨论一个人,这个人叫阿兰.图灵。那时我第一次听到“一台能干任何事的机器”,这是在 1984 年,而 1984 年时计算机甚至都不能称作是一个东西。

然后,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选择“计算机科学”作为专业。当时,我高兴地把想法告诉朋友们,但他们全认为我蠢。这让我非常沮丧,而后来我遇到的这个挫折,它形成的高度,事实上成为我在哥大学到的最有价值的一课。我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不要听朋友的,而是要听自己的。

关于独立思考

我想独立思考这件事之所以这么难,原因在于:作为人类,我们都希望被人喜欢。这几乎是种可以叫做“人类学”的东西:在野人时期,如果别人不喜欢你,他们就能把你吃掉,所以,你几乎是在“本能性”地希望别人喜欢你。

而要让别人喜欢,最简单方法就是:说别人想听的话。那么,你知道每个人都想听什么吗?

我来告诉你,每个人想听的是:他们已相信是“真实/正确”的东西,所以他们最不想听到的,也就是与他们认知系统相违背的独到观点,先不说仅仅是提供这种独到想法,本身就极其困难。

所有任何其他人已相信的东西,这其中,实际上都没有任何价值可以被创造。商业世界中一切都是如此,这也是为什么我说一个人独立思考是如此重要的原因。

商业世界的独立思考

我几乎每天都能在生意场上看到这种情况。

我的工作是投资,很多人会跑到我身边,和我说:“我有个想法。”这时,通常我最想知道的是:你有从自己角度想过这件事吗?这是个只有你知道、别人都不知道的独特性想法吗?还是人人都知道的东西?

让我来举个例子。假如你找到我:“嘿,我有办法延长电池和手机使用时间。”我会回答:“嗯,这是个好想法,但我是不会投资的,因为每个人都觉得它是个好想法。”

而正因为每个人都认为这是好想法,所以谷歌、苹果和三星,这种拥有成吨资源的公司,就会在这个领域实现,所以这不算是在为新的人创造的新的价值。

而我大约是在五年前,才突然意识到这里的这种对比性的。

五年前,一个叫 Brian Chesky 的年轻人找到我,说他有个在自己公寓把“空气床垫”出租给别人的想法。我当时想:哎呦,真是糟糕透顶,谁会像“连环杀手”一样想在别人公寓租空气床垫啊?

但 Brian 有个秘密,这个秘密是:他已做过实验,有非常多人想租那个空气床垫,而且这些人不是什么“连环杀手”。同时超越这些实验之上,Brain 还学习了连锁酒店发展史,他发现:已成功的连锁酒店,有一些与他想法相关性的新概念。

连锁酒店出现前,人们呆在 Inn(美国一种小旅馆)和 Bed and breadfast(美国为客人提供早餐的一种过夜住宿,由私人房或家庭房提供给商业用途,房间一般不超过 10 个),而这两者,都有一个问题,即:都像一盒巧克力。

这个意思是说:你永远不知盒子里的巧克力是什么,某一天,你可能得到很好的东西,但另一天,你可能会有杏仁蛋白樱桃或什么奇怪东西。

所以 Brian 就想:如果利用互联网,就可以把巧克力放在一个“透明”盒子,然后就能知道你会得到什么。而接下来,就可以将 Bed and Breakfast 和连锁酒店优势,都集中一起。

他 Figure out 了这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如此有趣,因为它不是谁都知道,或者说它是世界上每个人都知道,但却都把它忘了的东西,我们都忘了:我们为什么要有一个旅店。

而现在呢?这个年轻人造出 Airbnb,人们已开始更多地想住在纽约人的家,而不是希尔顿大酒店,但五年前,这还仅仅是个只建立在 Brain 个人信念上的东西,别人都不信。

关于“激情”这件事

Airbnb 是有关独立思考的一个例子,现在来讲一讲个人激情。谈到精神理念,我想在大家毕业典礼上,给出一些非传统性思想,我将其称之为:“不要盲从你的激情,世界没有陷入地狱,也没什么人要求你们这些 2015 毕业生去拯救世界。”

我告诉你们的这个东西可能不会成为常规,但是真的,不要去盲从激情。

你可能认为我蠢,因为如果给 1000 个成功人士做民意测验,几乎所有人都会说:喜欢自己做的事。这样一来,这个结论就成了:如果你做自己喜欢的事,你就会成功。但这个结论也可能是这样的:如果你很成功,你就会喜欢自己做的事,你只是喜欢成功本身,然后每个人都喜欢你。

所以,这里到底哪个结论是正确的呢?我觉得要弄清这点,你们必须回到过去,必须在成功时回到现在你们作为 2015 届毕业生毕业站在这里的这个时间。

我觉得有关激情的第一个真正棘手地方在于:我们其实很难把它们进行优先排序。到底最关键的是哪种热情呢?你是对数学还是工程学更有热情?是对历史还是文学更有热情?是对电子游戏还是 K-pop 更有热情?

这些都非常难选择。你怎么知道呢?而另一方面,你擅长什么?你更擅长数学,还是写作?这或许更容易弄清。

第二件棘手事是:如果遵从激情并向前迈进,你会发现:你在 21 岁时很有热情干的事,也许不是你 40 岁时还有热情干的。这个道理,男朋友和职业选择都适用。

而第三个棘手事:你有热情干的事,可能不是你擅长的。有人看过“美国偶像”吗?你们知道我在说啥,你热爱唱歌,但这不意味你能成为一个职业歌手。

关于激情,最后也是最重要一点:遵从激情,其实也是件非常“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观。而当你经历一生,你会发现:历经时间,你从世间得到的所有东西,无论钱、车子、物质或是赞美,都远远没有你馈赠给这个世界的东西重要。

所以有关个人“激情”,我的建议是:找到你所擅长,然后将其赠与世界,馈赠他人,帮世界变得更好,这才是你应该遵从的激情。

挑战和机遇

既然说到世界,现在我来说一说我通常在毕业演讲会说到的点。现在到处都是这样的说法:“2015 毕业生将面临史无前例的挑战:ISIS、全球变暖。这些让人恶心的东西!”所有这些挑战的确存在,但对于我,从历史的角度看,现今世界更值得注意的,并不是史无前例的挑战,而是史无前例的机遇。

我来快速说说世界现状:

世界上极其贫困人口为历史最低,仅为 1900 年时的 1/5;童工大幅减少,2000-2012 年间下降 1/3;与 19 世纪后期比,每人必须工作小时数大幅降至一半;从 1960 年起,食物支出占收入的比例下降至一半;1990-2012 年,平均寿命上涨 6 年;从 1990 年起儿童死亡率降至一半;人们变得更高,身高是一种度量营养方式(说明营养摄入更充分)。过去 100 年,人类成长比之前 2000 年都多;

说到 ISIS,从 40 年代开始,世界范围内战争死亡数下降 20 倍;从 70 年代后期开始,美国谋杀率降至一半,暴力犯罪是 1976 年的 1/3;1990 年始,全球范围内核武器供应下降 5 倍,2014 年是 40 年来第一次碳排放量持平“没有增长”的一年。

所以,情况还不算太坏。

但有关最大机遇,却是我们现在才开始去测量和解释,我愿把时光倒回到你们父母,和我上大学这段时间,来向你们重申这种机遇。

我们上大学时是没互联网的,你们父母可能告诉过你,而你已经被吓到。是,那时没互联网,所以如果当时我们有个像 Brian Chesky 这样的想法,然后想查点什么,我们甚至都没办法谷歌。

当时的搜索引擎是种叫“图书馆”的东西,它不能在寝室用,甚至是个物理存在,不存在于网络空间,你必须得走过去,还得带着你的信息材料,否则他们不让你进。而且,你都无法退出用户界面。

与此同时,查找东西的过程还让人非常不爽,因为你无法在几秒内就能查到,通常你得化花几小时。对吧?即使你有个像 Butler 一样的好图书馆,你还是得花几小时来查。

Brian Chesky 如果在那时也许会说:“算了,我不想再搞清连锁旅店是怎么来的了。”但想一想:这还是一个哥大学生情况。事实上,对一个没去过哥伦比亚大学,也没好图书馆的学生,情况可能更糟,可能图书馆里压根都没那本书。甚至更糟的情况,想象一下:如果你是在孟加拉或苏丹长大,你有很多很多好想法,但你根本就没途径或搜索引擎,你根本无法将自己独特观点贡献给这个世界。

然后……我们很快地被推进到了:每个人都有一个智能手机,而且很快,手机会变成世上每个人口袋里的美国国会图书馆。这就意味:现在在孟加拉长大的女孩,她拥有的图书馆,比二十年前哥伦比亚或哈佛大学学生所有的还要更好。

那么她可能会有什么想法?可能会贡献什么呢?

这个答案,我觉得很一大部分将完全取决于你们,因为世界依旧不是“平”的,还有很多问题:能源问题、水资源问题、粮食问题、平等权利问题等等。而如果你对世界有所贡献,如果你独立思考,那么我相信:你们会是最棒的一代,因为如果我们回首过去的 50 年、100 年、500 年,你们将是(唯一)人类潜力客观上没有被做任何限制的一代。

感谢邀请,并祝贺所有 2015 哥伦布亚毕业生!

 

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发布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