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快的程维:时代不同了,跟Uber的打法也会不一样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编者注:本文由滴滴快的 CEO 程维在「2015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上的演讲整理而成,在此次演讲中,程维分享了他对目前的专车市场以及国际化竞争的想法。我们将其中的要点整理出来,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合并后的滴滴快的想要做的事情。

d5d2042b4635f276701110cc07a030e0

互联网 2.0 是补贴时代

我们第一个产品其实是互联网跟出行的结合,解决的是原来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原来用户不知道车在哪里,要等很久,车也不知道人在哪里,所以以前必须扫街,工作效率低,污染拥堵。把信息对称起来,大家有了更高效的工作平台,所以滴滴打车、快的打车能快速发展。

一开始我们创业的时候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我在阿里巴巴工作了 8 年,后两年在支付宝,负责B2C,电商还有团购,我们看到了那么血腥的竞争,我们觉得做一个打车软件会轻松一点,没想到远远超过电商竞争的残酷,超过千团大战的辛苦。滴滴快的联手教育了中国80%的司机,迅速让他们拥有了智能手机,迅速让这个行业进入了互联网时代。

很多人讲补贴大战,在我看来 1.0 的互联网是免费经济,淘宝 360 用免费颠覆了付费企业,今天也是一样,只是竞争更充分了,免费已经不管用了。2.0 是补贴时代,更低门槛获取用户,更快教育用户,所以整个行业在两年多时间里完成了高速的发展、竞争和整合。

滴滴快的的合并虽然只谈了一天,外面说是 21 天,后面 20 天更多是办「结婚手续」,真正只谈了一天。

在我们联手教育了 80% 的司机都使用打车软件的时候,我们依然发现不起作用,我们发现原来的激励机制和市场体制里面有很多问题,供应跟不上需求,供应是计划经济的,是最早定了一个数字就是这个数字。

价格不反映供需,服务好的司机不能获得更好的鼓励,而那些投奸耍滑的司机却挣到了更多的钱,没有好的激励机制就不能引导好整个行业。所以我们做了滴滴专车,专车推出来之后获得了高速发展,但也经历了很多挑战。

没有专车的法律法规,仍然对未来有信心

这个行业里面我们应该是可以很方便破冰的,实际上我们碰到了很多困难。仅是北京上半年我们的专车就被当成黑车抓了1500辆,在北京一个城市我们就被罚了 2000 多万,我们在很多城市被宣布为非法,被约谈。

我们有一个同事被多个部门联合约,谈回来之后我问他怎么样。他苦笑着说还不错,我问为什么?他说现场非常的严厉,说我们违反了出租车管理条例,现在又没有专车的法律法规,所以只能当出租车管理,那我们这样做就是违法违规,非常严厉。但是拿到文件,现场记录谈话文件需要签字的时候,他就发现那里面严厉的内容都没有记上去,大部分还是鼓励我们的内容。他说那个工作人员记录的时候在无声的支持我们,他能感受到温暖,所以这是让他坚信未来再苦再难也是有未来的。

打车软件第一天也是违法的,在很多城市我们都被各种各样的限制,但是 2014 年交通部不但宣布了打车软件合法,而且鼓励各地使用打车软件,我们也看到了像上海这样开明的地方,像义乌很多地方愿意跟我们一起发展这个业务,我们对未来还是有信心的,冒着炮火向前进。

滴滴和快的只是亚洲区的小组赛,还有全球化的竞争

在滴滴快的合并之后,我们主要的竞争对手 Uber 找到了我们,在我们办公室里跟我们谈判,其实就是给我们两条路。

第一条路是接受他们投资 40%,第二条路就是打败我们,当时他们征服了美国,征服了欧洲,都是他们绝对控制的地方,他们有500 亿美金的估值规模,手上拿了几十亿美金,那时候滴滴快的还是游击队,刚刚合并到一起,他看我们的眼神就像是我们看四川本土的一个打车软件一样,他们说他们必然会在中国投入超过 10 亿美元的现金,把中国打得鸡犬不宁,要不然接受收编,要不然就被打败。

原来我们以为滴滴快的之间的竞争就是总决赛了,我们合并之后就可以好好建设家园了,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只是亚洲区的小组赛。

说狠话逞英雄很容易,真正打起来还是有很多的挑战,我们的对手在第二季度在中国烧了 4 亿多美金,他们的 CEO 在中国待了50天。我们在研究到底中国和美国的企业有什么样的差异化,到底怎么样竞争在本土打败它,甚至在全球竞争,我们在学习也在研究。我们发现其实美国企业的打法,跟美军的打法是一样的,因为它都不是在本土作战,他必须要覆盖全球,所以他很注重空军力量。他首先是资本战,舆论战,营销战,地面部队并不强,因为不在本土,地面部队全都是海军陆战队,强调跟空军的协同,强调单兵作战的能力,一模一样的打法。

怎么去打?我请教了三位前辈企业家,我问了一下柳传志柳总,我觉得柳总是打过最漂亮战役的,柳总说必须要发挥本土的优势,游击战,拖住他。我去问了腾讯的 Pony 马总,他说正面拉开架势,歼灭他。我去问了阿里的马云马总,我说怎么办他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你拖他两年他自己会出问题的。所以我就迷茫了,到底是正面 PK 还是游击战还是放开他?我觉得这个时代不一样了,打法是不一样的。

首先我觉得我们很好的地面的运营优势还是控制住了局面,我们派了几拨人到硅谷学习一线互联网公司,他们是怎么做得是怎么打得,好几拨人在过去半年时间去了解他的组织体系、组织结构,他的思考思路是什么样的,他的人才,我们从游击队慢慢变成了开始有些正规化的武装,开始在营销上不输给对手,开始在资本上不输给对手,我们刚刚融了二三十亿美金,即使冬天来了我们也会比较从容。

我们发现最大的优势是人才和思路的区别,人才是最大的瓶颈,中国没有那么多的大数据和机器算法的科学家,我们居然发现硅谷一线的互联网企业,像 Uber,像 Facebook 里面20%的工程师是华人,我们派了 CTO 和一个代表团在硅谷把他们请到一起跟他们交流。

我们说中国最早派人出去学习留洋是北洋时期,东洋去日本,西洋去欧洲,唯一的目的是师夷长技以制夷,学成能够回来建设祖国,没想到大家就近加入了太平洋舰队。我们告诉他们中国发生的事情,有很多的美国这样一线的工程师,一线的学者,他们如果回来创业没有信心,不了解市场,加入 BAT 觉得一个萝卜一个坑很难有作为,那滴滴快的就是一个很好的落脚点,我们就这样带回来了十几个人才,他们还在不断的辐射。

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控制住了局面,在第二季度获得了80%的专车份额,我们依然会像前几代的中国科技互联网企业一样,能首先守住本土,未来看有没有机会能走出国门。

编辑:Lydiaxin

来源:极客公园

原文地址:http://www.geekpark.net/topics/213318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帅呆了!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