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种问题要了创客的命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9月初的一个雨夜,我打了一辆专车回家。开车的年轻人,穿着专车司机标志性的白衬衣,看起来像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青涩,但不羞涩。车后座上放着几本册子,拿起来一翻,原来是本商业计划书,叫“未来的土地”。这是他故意留在后座上的,他曾在一个屋顶防水工程公司,受到启发,想做楼顶绿化。看我发现这本计划书,他在反光镜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笑。他希望融到500万元,因为自己没有人脉,就专门在北京投资人聚集的地方拉活,希望能有一天幸福来敲门。

chuanke

这真是创业大时代最好的注脚。那份计划书粗糙到连非专业投资者也难以打动,但谁知道呢,也许他的热情能打动专业投资者,特别是,在2015年的北京。

创业已经不是一个专业话题,而是大众话题。一个毒舌的讽刺是,创投无非是骗子与傻子的游戏,现在骗子太多,傻子都不够用了。不过随着资本市场变化以及几个创业明星公司迅速陨落,对热潮反思的声音也逐渐增多。

“下半年死亡潮必将出现。过去几年出现的创业项目太多了,很多企业都急需下一轮融资来输血,但接盘侠越来越少,很多项目会因为融不到下一轮而死掉。”联想之星执行董事王明耀对《中国企业家》说。

清科集团董事长倪正东在最近一次活动上直言,未来一年(到2016年年底),2014年融资成功的公司将有50%消失。

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中国股市还好比烈火烹油,但6月下旬以来却急转直下。8月下旬,美欧股市亦未能幸免,相继大跌。

资本市场气温骤降,让部分并不强壮的创业公司遭遇风暴之痛。

在倪正东看来,上市公司的市值因二级市场行情变化平均蒸发掉50%-70%,很多上市公司此前是VC/h3E的LP,因股市暴跌带来的资产缩水,也迅速让一级市场的投资热度冷却下来。根据投中集团数据,2015年第二季度,互联网行业VC/h3E融资规模为37.89亿美元,环比下降50.36%;融资案例222起,环比下降10.84%。

有人想到2000年的美国互联网泡沫。2000年纳斯达克股市指数一度达到4000点高位,资本陷入狂热状态。但2001年春节前后,纳斯达克指数开始下跌,一直跌到2000点。股票市场溃败,直接危及到硅谷很多创业公司。

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认为,大部分年轻创业者缺乏寒冬生存技能。“他们生而觉得资本市场比较火热,觉得融资好像很容易,资本给的钱少就怎么怎么着似的。”王啸说。

对创业者而言,钱确实不那么好拿了。此前,创投圈流传“C轮死”魔咒,也在向B轮迁移。从IT桔子监控的数据看,2015年第二季度共发生投资事件588起,早期投资(种子天使到A轮)占到69%,B轮占比13%,C轮和D轮仅占4%和2%。能进入上升通道的公司本来就在少数。

不仅如此,A轮、天使轮也将受到影响。本刊调查发现,从天使到A轮的融资门槛在抬高,融资额度却在降低,甚至腰斩。投资人普遍变得冷静、谨慎,融资周期明显拉长,以前可能每天100单就会有投资者买单,现在可能得1000单。

成熟的投资人会将降温视为价值回归,而不会畏手畏脚。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认为,这次不会是一个大起大落的时期,市场经历了过热阶段,总是要回归理性,不会产生什么系统性问题。

好项目仍大有市场。受访者无一例外地表示,遇到好项目一定会投。有时,市场低迷对好项目未必是坏事。回过头看,百度、腾讯这样的巨头都崛起于2000年前后。现在,精明的投资者已准备狩猎,试图在市场下行时,以更低成本获取更多好项目。

幸运者要能够保证花钱的效率,不犯大手大脚的错误,有时要为融资在估值上做些许让步。毕竟先要活下去,才有活得更好的可能。

对创业者来说,永远没有最好的时代,也没有最坏的时代,总有人倒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我们调研了163家创业公司,22位投资人,从创业动机、创始团队、公司治理、融资、产品等多个层面总结了导致梦想夭折的18种原因。正如创投导师本·霍洛维茨在《创业维艰》一书中所言,创业是要完成比难更难的事。

写死法,实际是在写活法。真正的死法可能超过180种,真正的活法只有一种,就是冲过这一个个陷阱。即使手中有最完美的攻略,你也必须向死而生。我们希望本文所提到的每一种死法都能成为一盏明灯,照亮创业者崎岖前行的路。

死法一:公司的控制权旁落

提起一年前的纷争,俞昊然仍唏嘘不已。

当时的媒体口径是,去年7月,IT在线教育网站“泡面吧”因团队内讧,在获得A轮融资,只差签署最终协议之际,三个创始人一夜分家。

俞昊然告诉《中国企业家》,A轮融资并未受到影响,只是延后2个月。

泡面吧原本是俞昊然在美国读书时的一个项目,他起初确乎按照项目方式来运营,对公司管理、股权等问题并没太多概念。由于长期在美国学习,俞昊然主要远程操控泡面吧,联合创始人王冲、严霁月成立公司并逐渐成为实际控制人。据俞昊然所言,公司注册资本、股权结构等问题他一直未被告知,直到回国后才知晓一切。

回国后,俞昊然与王冲在很多重大问题上出现分歧,最终闹掰。之后泡面吧又陷入项目代码、商标等纠纷,风波不断。王、严二人离开后,俞昊然在原有团队基础上,成立了新公司计蒜客。

泡面吧已成为过去,但它暴露出年轻创业者的一个共性问题——创始团队过于年轻,公司治理经验欠缺,在处理控制权问题上严重失当。

死法二:核心成员股权未处理好

“西少爷”闹分家,一直没有消停。今年3月,创始人孟兵和罗高景将宋鑫告上法庭,要求宋鑫以12万元的价格转让估值近2400万元的股权。戏剧性的是,分家尚未定论的时候,又宣布获得今日资本数千万元融资。

但大多数公司没有西少爷这种运气。因股权纷争而散伙的创业团队,在创投圈屡见不鲜,尤其核心成员的股权问题如果没处理好,带来的震荡往往呈摧枯拉朽之势让一家创业公司迅速陨落。

以太资本CEO周子敬此前接触过一家B2B公司,其联合创始人兼CTO在战略、技术上发挥很大作用,但仅持有10%的股份。这位CTO心理不平衡就不停地要股份,CEO让出一部分,但CTO觉得不合理,两人越闹越凶,最终分道扬镳。当时项目已获天使投资,CTO出走导致产品死在襁褓中。

死法三:高富帅创业病

离开大公司的高管,人脉广,融资能力强,创业成功率就一定高吗?未必。

联想之星执行董事王明耀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有两种大公司出来的人,创业基本没戏:一种是虽然在大公司有不错的职务,但能力片面,不接地气。尤其是之前纯做技术的人,商务能力弱,也不会带队伍。第二种是大公司做派,对创业没有正确认知,在办公室运筹帷幄,不愿深入一线。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本刊,有大公司出来的人成本意识差,花钱大手大脚,办公室、家具都是大公司规格,不到一年关门大吉。

“一般大公司的高管,都在职能部门,很少做过全业务线的东西,出来做个小公司在方向选择上不一定比草根出来的感觉更好。即使有钱,也不意味着成功率一定高多少。”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说。

死法四:不了解竞争环境

有一类创业者,确立创业方向时,行业里已经有巨头存在,但他不以为然,坚持进入,只能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以太资本CEO周子敬见过不少这样的创业者。“有的觉得别人公司的产品做得不够好,自己能做出更好的,实际上,他并不知道别人正在快速迭代。或者既有公司已经完成B轮,只是没有在媒体曝光,新进入者从天使轮起步,无疑螳臂当车。”

死法五:产品逻辑混乱

在创投圈浸淫多年,联想之星执行董事王明耀的一个体会是,很多时候,创业者刚开始就没把商业逻辑理清楚。

他曾碰到过一个哭笑不得的案例。创始人要做一款英语口语练习的APP,按照王的设想,通过经典电影培养学生兴趣,并通过帮他们带入角色进行练习。此前,一些知名外语学习机构已经在做类似产品。

但那个创业者执意走另外一条路:自己投钱拍视频放上去。耗时耗力不说,用户也不买账。王搞不懂,网上有那么多免费的好电影,他为什么非要花那么多钱拍一些谁也不愿意看的视频?

如果违背基本的商业逻辑,再努力也是枉然。那位仁兄的下场可想而知。

死法六:2VC,在劫难逃

“我碰到不少创业者,问我最近感兴趣什么,一听到我感兴趣的东西,就回家写个BP(商业计划书)发给我。但是我作为投资人是根据你的兴趣来投资的。”红杉中国合伙人刘星有些无奈。

这是继2B、2C之后,创投圈诞生的一种新模式——2VC。这类公司在设计商业模式时不是从自身实力和市场需求出发,而是琢磨怎么用好的概念和包装来打动投资人。

2VC的公司,拿到融资后往往四处铺广告、刷单,跑流量拼数据,以此俘获投资人的新一轮注资。一旦烧完投资人的钱,后续资金跟不上,公司也就走到尽头。

经济形势好时,它们或许能谋得一席之地。市场下行时,往往成为最先被挤出的泡沫。

死法七:不聚焦,摊子铺得太大

“我二次创业最大的失误就是不聚焦。作为创业公司,没有把有限的资源完全集中在一件事情上。如果刚开始只做91外教,我觉得还是有机会的。”卖掉91外教那天,龚海燕黯然反思。

2012年12月,龚海燕辞去世纪佳缘CEO,随即进军在线教育,创办英语培训网站91外教。很快,她将目光瞄向更广阔的K12市场,极力打造聚集教师、家长、孩子的庞大教育平台——梯子网(2013年11月上线),声称三年砸4.5亿。“梯子”还没搭好,2014年6月龚海燕又推出中小学直播互动线上教育平台——那好网。

令人意外的是,3个月后,梯子网、那好网相继倒闭,龚海燕回归91外教,但资金已难以为继。2015年1月,91外教被51Talk全资收购。至此,龚海燕轰轰烈烈的二次创业,全线溃败。

死法八:贸然进入新领域

在投资人眼中,跨行业创业向来被视在投资人眼中,跨行业创业向来被视为死亡高发区。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智勇在一次受访时列出六种不能投的创业者,“创始人跨行业”是其中之一。为死亡高发区。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智勇在一次受访时列出六种不能投的创业者,“创始人跨行业”是其中之一。

他接触很多实际案例发现,往往跨行业创业很难成功。比如一个人虽然在互联网领域很牛,如果进入别的行业,可能连那个行业最基本的生态、产业链、人脉都不了解,导致推进很慢。

三年前,互联网教育台风刮起时,龚海燕从婚恋领域转战在线教育,结果铩羽而归。事后她反思当初没有经过充分的研究调查,就仓促进入教育行业。她害怕晚了赶不上这拨在线教育风口。或许,对于一个“局外人”来说,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风口。

死法九:挡在巨头路上

互联网改变了出行,却也让打车大战硝烟弥漫。过去一年,滴滴、快的背靠腾讯、阿里两大巨头,一年烧掉24亿人民币,撂倒一大批打车软件。今年年初两家合并成为出行业独角兽,战火也蔓延到了拼车、代驾等细分领域。

在滴滴出行、Uber两大巨头疯狂补贴下,现金流枯竭的爱拼车弃子认负,6月5日宣布死亡。此前,爱拼车创始人杨洋接连见了200多位投资人,却没募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谁会在两家百亿美金的巨头混战时,再去投资一家小公司?

即便上半年融到一笔钱,又能坚持多久?杨洋决定,以后纯靠钱决定胜负的游戏,他绝对不玩了。

除了爱拼车之外,还有一长串尚未浮出水面就已阵亡的创业者名单。9月9日,滴滴快的宣布完成新一轮总计30亿美元的融资,滴滴打车更名滴滴出行。出行领域的独角兽正在酝酿接下来的新攻势。

死法十:风口已过,转型不及时

互联网时代,慢一步成千古恨。

当年风头无两的电商先行者当当,由于没有其它企业转型及时,已跌出电商第一阵营,目前市值远低于京东、唯品会、聚美优品等后来者。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创业公司成长和陨落的速度更快。去年上半年阵亡的“易修哥”对此感同身受。这家起步于山东的公司,想搭建一个对接车主和线下维修店的线上平台。与一家知名投资机构接触后,对方告诉它“多布点”。易修哥便走马圈地,把山东市场圈了个遍,浑然不觉环境变化。这时,以卡拉丁、博湃、e保养、摩卡爱车为代表的上门模式,已悄然取代线上导流平台,成为资本下注的新赛道,易修哥无奈出局。

与“易修哥”模式相似的“一修哥”,后来虽然等到一笔500万的融资,但公司业务早已停摆。

死法十一:做得太早,死在天亮前

有一种痛叫起得太早,让后浪拍倒在沙滩上。

百度内部创业项目爱乐活,就因为做得太早,死在黎明前。爱乐活是一家做城市生活分享与消费服务的网站。2010年启动,2011年正式上线。彼时,移动互联网大潮还没有到来,大家的关注点仍在PC端。CEO蔡虎决定2012年下半年再将重心转到手机端,结果还是早了。项目一直没有什么起色。

到了2013年年中,O2O的风口来了。但2013年初的时候百度已决定把爱乐活的业务和团队重新整合到百度,支持百度地图的发展。

做得太早,虽然方向对,但点没踩对。爱乐活还是没活下去。

死法十二:门槛太高

施凯文是个音乐发烧友,先后创办在线音乐网站Saylikes和Jing.fm。起初都很顺利,用户数很快跑到200万和500万,但一次又一次倒在版权问题上。两次创业失败后,他终于明白,点播类音乐播放平台门槛太高,版权属于重资产,高昂的成本并不适合草根创业。

他把Jing.fm卖给多米音乐,随后变换跑道,创立社交产品Blink。相比边际成本较高的音乐类产品,社交产品边际成本趋于零,而且估值更高。2014年10月Blink获得红杉领投的1600万美元A轮融资,估值超过1亿美元。

死法十三:诚信有大瑕疵

85后屌丝逆袭、红杉资本疯抢、日交易额突破3亿元,从哪个角度看,一亩田都像颗冉冉升起的创业新星。

但关于一亩田交易数据造假的质疑,让它迅速从云端跌落谷底。一亩田一位负责对接山东供应商的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公司要求三个月完成18单,只有5单是他靠关系找到的真实客源,大部分都靠刷单。员工为完成业绩刷单,管理层为了多挣钱也刷单。

一亩田海南门店一位被裁员工则爆料,一亩田真正合作的客户少,但上级要求的业绩太高,为了第三轮融资的成功,刷单被默许。

9月初,一亩田以销售违规忽然裁员近2000人,最终这家一度辉煌的创业公司还是倒在了自己挖的坑里。这家农业B2B领域的昔日明星公司,目前已是风雨飘摇。

死法十四:扩张太快

起步于上海的社区O2O平台叮咚小区,2014年3月上线以来,势头迅猛,很快走出上海,进军北京市场,大肆做地推、广告。戏剧化的是,半年不到,它却迅速撤出北京,同时身陷资金链断裂传闻。虽然公司予以否认,声称进行业务调整,但已经很久没听到叮咚小区的消息了。

死法十五:扩张过慢

美业O2O是这波死亡潮的重灾区。嘟嘟美甲算是运气好的。

刚开始进行城市扩张的时候,嘟嘟美甲团队内部并不情愿,“觉得一个城市还没拿下来呢”。

创始人王彪告诉本刊,嘟嘟美甲有七个创始人,但没有一个人有跨城市管理经验。在一些论坛上听其他创业者讨论创业的各种“坑”时,大家都觉得跨城市管理是个大难题,“当时就怵了”。看起来,当时的嘟嘟美甲跟全国范围内随处可见的美业O2O没什么区别。

但天使投资人李一男根据团购大战的经验,坚持认为当时嘟嘟美甲应该进行城市扩张,否则就没机会了。后来美业O2O的集体沉没,证明了李一男的判断。

死法十六:曝光过多

还记得那些红极一时的90后创业者吗?有的已经转型,有的默默无闻,有的陷入争议漩涡。至于他们中很多人的第一个创业项目,已经淡出人们视线。

“过多曝光不是一个好的方式,他们在处理这个问题上,还处在不太成熟的阶段。其实有几个很好的90后项目,很少曝光。”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对《中国企业家》说。他此前在IDG时就一直关注90后创业。

原百度内部创业项目爱乐活CEO蔡虎更为直接,“90后曝光太多,从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悲剧,他们自觉不自觉把自己变成一个产品,心思已不在做满足用户的产品。他个人是努力的,但对这个公司除了吸引眼球之外,没有特别大的好处。”

死法十七:资金节奏没把握好

几乎所有公司失败,最终都可以归结为资金链断裂。

龚海燕折戟,某种程度上也跟花钱太快有关。由于战线拉得很长,以至于几个月就把投资人的钱花光,只好用自己的资金支持公司运转。梯子网倒下前,她曾向俞敏洪求助,但被俞拒绝。

“很多创业者缺乏忧患意识,一开始融资时就没有做好资金规划,导致成本高于预期。钱很快就稀里哗啦花掉了。花了以后,如果没有及时启动融资,很可能导致资金链断裂。一般很少有投资人会对一个资金链断裂的项目继续追加投资,除非它特别好。”志成资本创始合伙人邓海韬对《中国企业家》说。

联创策源合伙人元野把因烧钱而死的创业公司分为两种:一种是盲目烧钱,把自己拖垮了;另一种是在烧钱大战中有明确目标,但是还没有等到拖垮对手,自己就因资金链断裂先阵亡了。

死法十八:创始人不配位

创始人资源和能力是否匹配,决定了一家公司能走多远。

联创策源合伙人元野曾经遇见一个创业者,技术很强,但找人找钱能力很弱,也不懂商业运营。但他偏偏胸怀CEO梦想,非要自己创业当CEO,最后把自己逼到一个很窄的领域。

“你会发现,五个特别适合做CEO、CTO、COO、CMO、CFO的人,分别开了五家公司,如果他们合在一起开一家公司有可能成为携程或大众点评这样的大公司,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最后大家都没能做成特别成功的公司。这是十分遗憾的事情。”元野感叹。

不想当元帅的兵不是好兵,但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元帅。

 

作者:陈曦

来源: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5f9344e2ae3690522b46bcc.html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