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创业就像泡妞(读懂此文,更懂创业、用户与市场)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hulianwangchuangye

产品也许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消费者在情绪被卷入后,却愿意无条件地维护产品的口碑。正如每个玉米心中都有一个李宇春,他们会把自己想象中任何的优点加诸于偶像,并且屏蔽偶像本来存在的一切缺点。

某江商学院的土豪,运用用户迭代产品、右脑思维、极客思维、大数据分析等专业分析工具,在强手如林的土豪班上,最终俘获了白富美班花芳心。看完本文,相信您更懂创业、更懂用户、更懂市场了。

与其讨论“互联网思维是什么”,不如讨论“互联网思维下的产品究竟是什么”。思维太飘,商业模式太虚,还是产品被消费者真真切切地感受到。

大俗即大雅,且待我以一个土豪老板朋友傻根(看官们切勿对号入座)追求美女的大俗之事谈谈高大上的“互联网产品思维”。

QQ20151201114657

本文虚拟角色男一号:傻根

传统思维里,美女是产品,土豪是消费者。但事实上,土豪追求美女的过程即是打造自己、推销自己的过程。从这个角度说,他们自己才是产品,而美女却是消费者。

当我们把美女看作消费者时,你会觉得这个比喻真的很绝妙:傻根没发迹时,有个村里的相好叫翠花,面容姣好,需求简单,好比线下小市场的消费者;傻根挖煤暴富后,混到嘉陵江商学院学习,认识了一个超级美女,叫Rose,官二代,容貌气质出众,需求多维,好比线上大市场的消费者。

lengyanmm

本文虚拟角色女一号:Rose

第一重——完美终端

工业经济时代的玩法是,企业凭经验、凭感觉做产品也能生存。因为,这种消费者需求太过基础,根本不需要你去分析。但互联网经济时代,消费者在基础需求之上产生了多维的高端需求,细分出无数长尾利基市场,这就需要一种“定制化产品体验”。

拿傻根的经历来说事。

在村里,傻根曾憨憨地说:翠花,俺也没啥好的,这几年挖煤赚了点钱。你要觉得成,咱俩就一块过,俺给你盖大房子!翠花扯着自己的衣角,低头红着脸说:傻根哥,俺就喜欢你这人实在!

在嘉陵江商学院,傻根明白,虽然都是“花”,Rose作为超级美女的需求可不止如此。傻根很土豪,但在全班的云云土豪里,既不高,也不帅,根本就不打眼,几次课程之后,Rose甚至根本没有记住傻根的名字。

傻根很挫败,也知道注意力就是影响力的道理。他发现,Rose与班上的四个闺蜜感情最好,被合称为“五朵金花”。于是,傻根开始走“闺蜜路线”,试图将自己植入这些能够向Rose发布信息的“终端”。

这点上,傻根是成功的,拿出去政府跑批件的劲头,死缠烂打,一口一个姐,银弹开路,疏财仗义,招之则来,办事妥妥,很快,就赢得了这四朵金花的认可。

于是,金花们开始发挥信息推送的功能,几个“广告位”强势发力。

今天,金花闺蜜A突然给Rose说,知道那个傻根吗?傻乎乎的,讲话还挺有意思的。

明天,金花闺蜜B突然感叹,傻根还挺大方,这次班级活动,费用都是他出的。

后天,金花闺蜜C八卦到,知道那个给山区小孩送书包的慈善活动吗?那是傻根匿名办的……一来二往,Rose总算记住了傻根。

傻根乘胜追击,开始约Rose,会所吃饭、酒庄品酒、卡地亚、悦榕庄……傻根把进城后新学来的“套路”悉数上阵,似乎一气呵成。但是,一番折腾后,Rose不置可否。更要命的是,Rose没有什么耐心,一次无趣的约会后,人家很快开始接受其他追求者的邀请。

初战有得有失。“得”是傻根利用了正确的端口,推送了自己的信息,引起了目标消费者的注意。“失”则是他错误判断了人家的偏好,努力也是白搭。对追求者挑剔、对诉求执着、没有耐心是Rose这类超级美女的特点,正如线上大市场的消费者们看尽产品繁华,轻点鼠标就可以离开。

土豪的“套路”更像是传统工业经济时代的思路,此时,生产力尚未发展,产品稀缺,企业习惯了自我中心,“顾客就是上帝”仅仅是一种高大全的道德标榜和虚伪承诺。

在互联网经济时代,生产力高度发展,产品丰饶导致消费者力量的崛起,企业必须基于其长尾需求进行定制,并且还要一击即中,直接提供核心价值,因为没人给你第二次机会。

所以,互联网思维下谈产品才会出现此类的关键词——客户体验、右脑思维、设计美学、极简主义、小白适用……傻根没有认识到这些,不考虑Rose的需求,埋头玩套路,炫技巧,费时费力,却没有打到人家的“心头好”,自然是失败。

傻根聪明,两次碰壁之后,开始拿出开矿抢地盘的气势,读遍Rose的微博、微信(主动采集),更向四朵闺蜜金花打探Rose的喜好(从其他端口采集),收集一切可以收集的消息。

他发现,Rose家庭条件优越,过惯了上流生活,对于物质没有太多诉求,但喜欢男人有一定的品味,且最讨厌男人在她面前“作品味”。但是,她本性善良,特别欣赏自强不息的创业人士。

傻根恍然大悟,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原来,自己颈上霸王金链,腰间LV,脚上黑鞋白袜,包里全是现钞,在会所里对waiter颐指气使的“土豪样”居然被人家认为是“作品味”,是人家最讨厌的。

傻根对症下药。一方面,他开始根据Rose要求的品味,找专人对自己的形象进行全面包装:造型团队扔掉了他所有的衣服,给他定做西装、衬衣;餐饮团队教他用西餐、中餐,品红酒;运动团队教他打高尔夫、网球和保龄球;文学团队教他唐诗宋词,给他讲顾城和徐志摩。

另一方面,他开始根据Rose偏好的励志,找来专人撰写文案:将自己的发家史美化一番,编撰了几段痛苦过去和励志故事……一番折腾,傻根把自己打造成善良不俗的“新土豪”,终于得到美女的初步认可——“这个土豪还不错”。

互联网思维下,产品的生产和营销都基于“大数据”实现“定制化”:消费者的每项消费痕迹都通过各类数据终端进入“云平台”,企业通过云计算对大数据进行处理之后找出消费习惯。甚至,在不能直接接触到消费者时,还需要通过其他的端口购买数据。而后,企业方能再进行定制化的简约、极致、人性化产品的生产和推送。

傻根之前不起眼,根本无法和Rose嬉戏,也接触不到关于她的太多信息。但他想到了两个办法:

一是利用Web3.0时代的特点,到线上搜集大数据,这个东西很妙,只要你使用了SNS的社交方式(且不潜水),你是hold不住自己的。

二是利用其它端口搜集信息,也就是最能接近Rose,和她嬉戏的闺蜜。闺蜜们充当了“余则成”,逛街时Rose对于衣服、首饰的品位;谈到一些事情时,Rose的思考方式;谈到一些人时,Rose的爱恨;甚至Rose和她们交往时表现出来的风格……全都是她的“消费痕迹”!这些数据能够最大程度为傻根还原出Rose的真实偏好。

有了这些信息,傻根知道了应该“做什么”,但他缺乏知识,不知道应该“如何做”。于是,他根据Rose的偏好做C2B,确定了要打造“励志新土豪”。在这个概念设计(concept-design)下,傻根放弃了价值链一体化的不靠谱设想,打造了一张社会化协作的模块化价值网。

具体来说,他筛选了Rose最看重的几个方面(Rose所谓“品位”的组成),把自己的外形设计、餐饮仪态辅导、运动技能辅导、文案撰写等工作切分成小模块外包出去,由最有能力的外包商来承接,大家一同发力,但互不干扰。

试想,没有社会化协作,没有模块化价值网的产品结构和组织结构,傻根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转型?又怎么可能满足Rose的超高要求?傻根是用互联网思维打造出了“完美终端”!现在,他终于有机会和Rose嬉戏了!

第二重——云端服务

某种程度上说,产品只是个端口,“极简主义”和“小白适用”有可能使这个端口变得简单,甚至同质化。所以,在消费者使用端口后,能否在后续使用中得到“增值型产品体验”才至关重要!如何才能增值?当然要借助于互联网的云平台。

仍然说说我的土豪朋友傻根。

Rose虽然初步点头,但傻根却发现一劳永逸只是妄想。Rose给了他一个舞台,能不能留下来,还得看表现!于是,傻根使出了浑身解数,无数次的侦查敌情和无数昼夜的苦思冥想,设计了上天入地的“节目”,今天陪她看世间繁华,明天又陪她坐旋转木马……

最初,傻根拼的是脑细胞,但是,随着恋爱的深入,面对Rose的“高标准、严要求”,傻根越来越觉得自己脑细胞不够用。此时,嘉陵江商学院的“狐朋狗友”就必不可少。于是,小伙伴们齐聚一堂帮傻根分析,俨然是EMBA课堂上做案例讨论的感觉。

基于傻根导入的关于Rose的数据,小伙伴们各显其能。朋友山鸡说,大哥呀,你要这样分析呀,Rose是官二代,从小养尊处优,见过世面,你送卡地亚太俗,东西一定要小众,梵克雅宝吧!朋友旺财说,大哥呀,我上次搞定一个超级美女的时候在机场弄了个广告牌,效果很好,你干脆就原版套用吧。

傻根一个人不一定斗得过见多识广的Rose,但他集中了嘉陵江商学院全体专业恋爱高手的智慧,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拿着那些精挑细选的方案,傻根感觉“世界就在我脚下,Rose就在我手心”!几次浪漫的安排后,Rose果然被逗得芳心暗许,感叹到“这人还挺有意思的……”

狐朋狗友们的忙不会白帮,他们帮助傻根赢得了Rose的芳心,很大程度上是看重了Rose家的权势。而通过傻根这个“端口”,几次的聚会上,他们也对Rose“嫂子、嫂子”地叫上了,颇为亲热。

他们当然没法和Rose恋爱,但他们有他们的利益。一方面,是通过帮傻根做案例分析,他们了解了大量关于Rose的喜好和其家族的势力;另一方面,是直接在傻根主持的聚会中听到Rose释放的各种商机。

这不,听到了Rose谈到在她爸爸管辖区域内的一个商机,山鸡眼放绿光,马上约Rose和傻根第二天喝下午茶。喝茶时,山鸡一口一个“嫂子”,把一块百达翡丽的限量款女表递了过来,再憨憨地提出想做那个项目。

手表是Rose找了好久没买到的,在傻根面前抱怨,被傻根告诉了山鸡。而山鸡本人作为傻根的兄弟,也获得了Rose更多的信任。于是,Rose几乎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了下来,而山鸡也很快赚得盆满钵满。

事后,Rose对山鸡的办事风格也挺满意,也小小地表扬了傻根的朋友靠谱。山鸡也确实很仗义,不仅给傻根扔过来100万,以后还在傻根和Rose聚会的时候跑过来买了好几次单!于是,三方一片和谐!

放到产品上,傻根通过与Rose嬉戏获得大数据后,他可以有两种选择:要么是自己处理数据、做产品;要么是把自己打造为平台,引入第三方来做产品。

傻根先是把吸来的数据自己用。这样的优点是可以保证利益不外流。正如傻根自己根据Rose的喜好设计出的那些“上天入地”的节目,换来的都是Rose对他的好感。自己投入得越多,换来的好感也就越多。这里的支付结构是很简单的,并没有涉及到“跨界”。

现实中,这样操作的企业也不少,因为互联网云端对于数据的吸纳和处理都能实现规模效应,轻松实现产品复杂的增值功能,使得企业能够利用这些数据来产生价值。我们可以看看两个例子。

Nike本来是卖运动服饰的企业,但其推出的“Nike+”却让人叫绝。Nike+是一款运动传感器,通过植入运动设备(如运动鞋)或直接穿戴成为了数据输入终端。设备使用者将其与iPod等电子设备联通后,可以储存并显示自己的运动日期、时间、距离、消耗热量、路线等数据。

有了这些数据,Nike能做什么?健身计划、健康管理……它似乎转型为一家服务提供商。你比比,同样是做运动服饰,运动健将出身的李宁在做什么?

约翰迪尔(John Deere)是一家提供传统农业设备的企业,但其提出的“精确农作(Precision Farming)”却改变了这一切。他们出售的农业设备上加载了GPS、土壤探测、环境探测等装置,一旦使用这些设备进行农作,土地的产出、土壤成分、周边环境等信息传输到专门的数据云平台,数据处理程序则会提供关于播种、肥料、杀虫剂等方面的全面解决方案。你比比,同样是做大型设备,又红又专的梁稳根童鞋在做什么?

傻根的另一种玩法是把数据拿出来让第三方一起玩。傻根作为煤老板,毕竟鲜有浪漫基因,不是专业人士,所以,他才会觉得脑细胞不够用。于是,引入第三方成为了更好的选择。山鸡和旺财都是第三方,山鸡是应用提供商,旺财是内容提供商。前者是基于大数据提供算法,即提供处理这些数据的方法;后者则是提供一些并非基于大数据的信息。

第三方的目标是端口企业的客户,正如山鸡和旺财与傻根这个“端口”称兄道弟,都是为了亲近到Rose和她的官场影响。傻根这个“端口”也的确发挥了作用,一方面是在聚会中将山鸡和旺财推送到Rose面前,充当了“广告位”;另一方面,是把Rose的大数据进行了分享(尽管是为了获得第三方的解决方案),充当了“余则成”。

另外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傻根还是一个很好的“信托中介”。

相对于Nike和约翰迪尔自己处理数据,某些企业如转型后的傻根一样,把自己打造为“平台”,分享消费者数据,引入小伙伴们各显其能,保证了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和内容,确保产品端口是个实时更新、更加鲜活的存在。

智能手机的例子最好说明问题,一个小小的端口,之所以能够实现各类功能,是因为它成为了一个平台,无数的应用开发商上传APP,无数的内容提供商上传内容。你比比,同样是做平板,苹果和三星是打群架,汉王是孤胆英雄,谁的胜算大?

有时,这种玩法甚至都让你怀疑,他们卖硬件只是个诱饵,根本不期待通过这个赚钱,只是发给你一个数据捕捉器,后面的才是大戏。否则,你当IBM傻呀,把PC卖给联想,人家早已看懂趋势,决定转型!

傻根分享数据,引来山鸡和旺财作为第三方提供增值服务,第三方通过提供恋爱方案作为“无偿增值服务”强化傻根这个终端的性能,并在这一过程中获得Rose的偏好数据。而后,第三方山鸡再提供商业合作机会作为“有偿增值服务”来获得真正的高溢价收益。

由于山鸡已经在提供恋爱方案的过程中充分获得了Rose的大数据,他非常清楚Rose的诉求,她喜欢什么东西,她喜欢哪种人,她喜欢那种分成方式……而Rose这种心底的想法是不可能拿出来“招标”的,即使“招标”也会浪费很多的成本,刚好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表现得如此得体,干嘛不把机会给他呢?

于是,山鸡的增值服务有人买单,而Rose也买到了一个变现商机的代理人。傻根呢?他作为平台怎么会没有好处?山鸡扔过来的100万和几次活动的买单就是中介费,也就是平台使用费。这种雁过拔毛的模式稳赚不赔!

互联网经济中,这种玩法也比较常见。智能手机的应用市场上,应用开发商提供免费的游戏,吸引用户,但用户一旦被吸引来,并被获得了偏好数据之后,立即就会有相应的收费增值产品被推送过来。

当然,这些交易必须是通过平台完成的。到最后,是一个三赢——平台获得中介费,应用开发商获得产品对价,用户获得自己想要的个性产品。

我们再想远一点,傻根要是心黑一点,和山鸡、旺财搞联营,他还有可能再赚一笔钱。但是,这样的风险就是他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有可能失去中立性,两边不讨好,失去Rose这个用户。

因为,到那个时候,他就不是Rose的男朋友,而是如山鸡、旺财一样的合作伙伴,没有了情感的区别,他就失去了和Rose嬉戏的优先权!所以,除非Rose让傻根参与来制衡山鸡,否则,他绝不介入他们的生意,这是相当聪明的行为。

我们想得更远一点,有没有可能在山鸡通过傻根接触到了Rose的数据后,对症下药,直接挖了傻根的“墙角”?《北京爱情故事》中,程峰不正是通过石小猛接触到沈冰后挖了兄弟的墙角?

所以,傻根要做的,是严格地做好数据保护的工作,可以向第三方释放Rose特定需求的数据,让他们帮着做“案例分析”,但绝不释放整体需求的数据,让他们知道如何和Rose恋爱。情场如战场,商场如战场!要想平台屹立不倒,必须要保护数据!

第三重——价值群落

虽然产品为消费者提供了增值型体验,但这仍然是一种理性的交易关系。如果能够让产品“有爱”,让消费者有情感上的投入,人家才会为产品疯狂。所以,下一步就该提供一种“社交化产品体验”,进一步说,甚至是要打造一个有共同价值观的“价值群落”,让消费者在和产品的社交中获得归属感。

我们再看看伟大的傻根。

一天一天爱恋,傻根发现,增值型服务也不是套牢Rose的长久之计。审时度势,他决定要进入Rose的内心。但是,Rose这种超级美女又怎么会轻易地为谁疯狂?反复分析后,傻根想通了:如果谁都能理解Rose的情感诉求,那么,自己就肯定不够特别,依然是站在窗口排队的人,只不过排的位置稍微靠前罢了。

但是,如果能够理解到Rose那些独特的情感诉求,自己就能够在一个只有Rose个人的利基市场内完成精准打击。傻根思来想去,决定要制造和Rose共同的回忆,成为她生活的主题。他的想法很简单,日久生情嘛!

Rose喜欢看世界美景,傻根大手一挥:Darling,你来规划路线、采购装备吧,到哪里我都陪你。Rose喜欢吟诗作对,傻根戴上眼镜,背好台词装原创: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送给你。Rose热心公益事业,傻根无限慈爱:乖乖,我决定捐献一座希望小学,用你我的名字来命名,就叫Rosegen,它代表我们爱情的希望。

总之一句话,就是要把Rose框进去,让她和自己通过互动产生有些分不开的情愫。这些情愫很妙,妙就妙在能排他,别人没给过,而一旦第二个来给,也绝对大大贬值,被认为是山寨,甚至只能勾起Rose对傻根的回忆,变成一钱不值的替代品或备胎。

Rose表面高傲,实则充满浪漫情怀,也很善良。当看到傻根卖力地表现,浓情蜜意地说上暖心的话,最开始的高傲也被融化了,这个外人开来不起眼的土豪,好像还是懂自己的。

于是,最初抱着“接触接触试试”的想法的Rose也开始动了真感情。有时,其他四朵金花给傻根多说说话,她居然还会吃醋。当四朵金花作为闺蜜指点下傻根的不是时,Rose居然还会激动地说出脑残粉一样的话——“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

严格意义上说,完美终端和云端服务都不是不可替代或模仿的,消费者向来不排斥新产品,当面临更多的选择,他们极有可能再进行一次比较,并根据结果进行选择。

这种新的尝试通常不会有什么成本,而且,即使有成本,新产品的商家也愿意承担。但是,当消费者爱上一个产品,变成其脑残粉时,其会自动放弃很多比较的机会。因为,对于完美终端和云端服务,他们是在购买,而对于喜欢的产品,他们是在恋爱。爱是排他的,恋爱中的人都是盲目的,对方就是自己的全部世界。

傻根拥有Rose的大数据,但“交心”这个事情和打造完美终端、提供云端服务完全是两个概念。放到产品上,这里面有三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社交”。不少产品都是埋头生产,不仅仅是没有了解消费者的诉求,即使在有了解后生产出产品,也不愿意与消费者多交流。正如有的男士,埋头干活,以为自己给自己心爱姑娘的都是最好的,装酷不愿表达。

其实,当企业在产品生产上诚意投入后,产品功能会相对趋同(即使不同,消费者也不一定能够感知到),正如傻根能够做到的,其实很多嘉陵江商学院的男士同学们都能够做到(有财力,低技术含量)。

此时,“三分做,七分说”,消费者需要的是一种与消费者交朋友的“态度”,消费者需要的是尊重。正如很多服务投诉发生时,只要企业出现一个能够代表企业的人进行真诚对话,结果一般都是好的。消费者是在用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投诉)来寻求沟通。

难怪,有人开玩笑,服务是一门语言艺术!对话不仅是为了发现消费者的需求,还是为了告诉消费者,你在竭力满足他们的诉求。事实上,傻根并非恋爱高手,他的那些花招有些是试错试出来的,有些是狐朋狗友们贡献的,但是,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不懈地做这些?有多少人又在做了这些后能够保持沟通?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单次博弈中,精心伪装绝对可以让爱人高兴,但在多次的博弈中,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就会暴露什么样的本性!傻根有多爱Rose就会投入多少的精力,这是装不出来的,Rose也不是傻子。傻根实际上是用时间换出了恋爱的空间,他的真诚的态度让Rose心动!

第二个关键词是“价值观”。产品提供一种与消费者社交的体验只是初级阶段。这个阶段,有对话的数量,但不一定有对话的质量。有对话的,不一定是朋友,有朋友的对话的,不一定是灵魂的伴侣。都是社交,但不同的社交深度代表不同的关系。

要让消费者进入一种深度的社交,必须要有共同的价值观。实际上,在产品与消费者进行社交的过程中,其价值观一直在释放。企业应该做到的,是让消费者认可产品能够代表他们的价值取向,说简单点,就是让他们认为生产产品的这些人和他们是一类人。

价值观太深层次了,但行为却可以甄别大家是不是一类人。所以,傻根不断地投其所好,附和Rose的爱好。所以,你可以看到,为何陈年、雷军等互联网大叔会和苍井空嬉戏。他们也许并不喜欢苍老师的作品,但他们需要表现的,是为这种反抗性压抑的价值观点赞!再说得更简单点,他们相当于一群想混入说唱音乐圈的人,和圈内人打招呼时用hip-hop的方式,再哼上两句“药药药,切克闹!”

第三个关键词是傻根的故事里没有展示的,即“群落”。群落是一个小圈子,一些有着共同符号的人的聚集地。产品的价值观是一个筛选器,将同样的人拉进了这个聚集地。

一方面,这些人在这个地方讨论着同样的话题,抒发这同样的态度,并且互为强化,更加认定他们的价值观是正确的。直白点说,这个地方让大家感觉到“找到了组织”。

另一方面,这也更方便了偶像与粉丝(产品与消费者)的交流,偶像通过不断的信息发布和互动,可以逐渐引导粉丝的价值观,增加这个组织的凝聚力,强化粘性。

许多产品都比傻根还明智,他们把这三个关键词用的炉火纯青。

小米手机打造了互联网营销的奇迹,大家都以为是雷军造噱头的结果,其实不然。小米最厉害的,是一直秉持一种和消费者开放对话的态度。他们宣称小米是“为发烧友而生”,其成功关键是让那些“发烧友”们在社交中动起来!在产品的设计上,他们打破行业忌讳,开放MIUI的Root权限方便用户刷机;鼓励用户自行更改MIUI主题,目前MIUI有1000多套主题,有上万种搭配,简单倒腾就能千变万化……

在产品的感知上,小米建立了一个社交化的环境,利用论坛、微博、微信、线下活动,强化粉丝和公司、粉丝之间的社交互动。他们曾在微博上做过一个活动,让大家晒自己用过的手机,引发了100万人参与。每年,有超过300场“米粉”自己组织的粉丝见面会,每年的4月9日(最早只是公司发布会)更被定为“米粉节”。

再看看Nike,他们鼓励用户通过Nike+导出数据,并将数据上传到社区,使用户们产生话题,进行互动。谁跑出了亮眼数据,就会成为大家的焦点;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会在社区里立志悔过,接受别人的鼓励或鄙视;谁找到了一条新的路线,也会引来大家的侧目……

除了让用户之间互动,Nike也会主导一些有意思的官方活动,增强品牌的亲和力。例如,由于能够记录用户的跑步路线,耐克目前会在Nike+社区上推荐热门跑点,为运动爱好者提供引导。再如,2012年的广州和上海马拉松比赛之前,只要消费者使用Nike+Running的App累计完成10公里的跑步里程,就可以到耐克当地的旗舰店里兑换一件T恤。

产品也许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消费者在情绪被卷入后,却愿意无条件地维护产品的口碑。正如每个玉米心中都有一个李宇春,他们会把自己想象中任何的优点加诸于偶像,并且屏蔽偶像本来存在的一切缺点。看见没有?他们自己在为产品增值,增加的是产品在他们心中的感知价值,他们甚至愿意为这种虚拟的价值付出忠诚、支付溢价!

正如,当大家看到傻根一番经营,Rose居然对他爱得死去活来之后,忍不住会骂一句:MD,真不开眼,鲜花插到了牛粪上!

 

作者:穆胜

本文由 @首席品牌官(微信公众号:pinpaimima)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4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真心不错啊

    回复
  2. 这小说写的,淋漓尽致,入木三分,仿佛看到了一个土豪的发家史。用户对运营的要求和产品的要求是永无止境的,可惜人无完人,各种客观因素和主观因素导致我们做不到那么完美。不过比起其他各种教程一样的文章,这种文章明显让人读的欲罢不能,脑内被一上来那张美女图搞得各种YY,实在刺激人。一边批斗作者让我们催精上脑,另一边删掉美女图部分,我默默地保存到为知笔记里。。。

    回复
  3. 别YY了,其实rose是觉得傻根的钱太少了 :mrgreen:

    回复
  4. 写的真不错 :roll: :roll: :roll: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