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只会投“一人主导”型团队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自从上篇文章《合伙创业,首先必须要有老大》发布后,陆续有朋友找我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些年团队总是磕磕绊绊;但也有朋友问,必须要这样吗?

touzhi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投资人只会投“一人主导”型团队。原因很简单: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

这个道理人人都懂,但在实际生活中这样的现象却依然前赴后继,大有绵延不绝之势。为什么呢?要回答这问题,我 们先看两个心理学现象。

一、“锚定”现象

人类有一个微妙的天性,就是认知理念往往以先入为主,一个事物在人的头脑中的最先记忆起了船锚的作用,如同抛下锚,船就漂不远一样,心理 学称之为“锚定心理”。

初创团队合作,一开始的联合创始人,基本都是同学、同事、同乡、同族、同好组成。大家有信任基础,沟通门槛低,也相互对等。所以创业一开始, 基本没有明确主次责任主体的平等结构,这个“锚”就是定在“平等权责”的位置,潜意识里就是平等责任。但创业是艰难的,过程中有大量事件是需要在未知情况做出判断、决策、执行。这些动作又要求把责任主体必须落到具体一位合伙人身上,这就会引起责任主体和心理“锚 定”的冲突。这就是创业团队平等股权结构,最不稳定的根本原因。

我们来看看“西少爷肉夹馍”的历程。

  • 2014年4月7日,一篇《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开始在微信上转发 ;
  • 2014年4月8日,西少爷第一家店开张 ;
  • 2014年4月15日, 《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在微信转得很疯了;
  • 2014年5月,孟兵提议为了公司日后赴境外上市搭建VIE结构,同时提出自己的投票权是其他两位创始人的三倍,该方案遭到了宋鑫的拒绝;
  • 2014年6月15日宋鑫离开公司,后面纷争不断;

“西少爷”从文章的发布,第一家店的开业,到红遍整个网络,不到一个月时间。“西少爷”在互联网的策划和营销做得非常漂亮,短短2个月公司估值达数千万,并受到雷军等大咖的青睐,可谓前途光明。 然而,孟兵提议为了公司日后赴境外上市搭建VIE结构,同时提出自己的投票权是其他两位创始人的三倍时,该方案遭到了宋鑫的拒绝,最终显性爆发。

西少爷创始人孟兵、罗高景、宋鑫,是西安交大校友,都在知名企业上班,是不错的白领阶层。因怀揣梦想, 2013年4月他们共同组建了奇点兄弟公司,持股比例为4:3:3,并由孟兵担任CEO。从2013年4月到2014年4月,这期间有整整一年,公司在不断试错中前行。我们无法得知孟兵、罗高景、宋鑫这一年是如果过来的,但一定会有痛苦、失眠、折磨、放弃等煎熬,也一定有十字路口的分歧、无助、彷徨,团队间也少不了妥协、隐忍。创业难,创业初期更难,不仅事事要亲力亲为,还得人、事、物、财、发展全抓,没有黑白周末之分,劳心、劳力、劳神,这就是“劳”板!这过程,是初创团队最容易产生“积小隙”。

当公司稍微好转,孟兵提出“搭建VIE结构,同时提出自己的投票权是其他两位创始人的三倍”,孟兵深谋远虑、提前布局。但站在宋鑫的角度,兄弟一起同甘共苦,为什么你的投票权是我们的三倍,认为不公平。创业之初,他们一开始约定4:3:3股份比例,实际是“锚定”了一个平等的心里定位。现在VIE投票权差异重重的冲击了这锚定心理,叠加上之前的“积小隙”,再加业务好转利益可预期,这最后的稻草冲击了人性的自动保护层,对人性是极大的挑战!

创业朋友都知道,在发展过程一定会遇到很多棘手问题,这些问题会引起团队认知差异,而这些问题又必须决策执行,必然就会有决策冲击;要命的是决策实施的结果不一定好,又会形成决策反冲击。冲击和反冲击的效用,最终都会作用到个体心中,因此团队中经常有句话“我没说没错吧!“。初创团队,在“锚定”平行关系的基础上,在创业过程中不断的决策冲击和反冲击下,会造成各方人性自我保护的不断累积,好比弹簧不断的积压,最后一个很小的事件直接击破最后承受力,最终发自内心的完全否定,也就是散伙之时!

二、责任扩散效应

1964年美国纽约发生了著名的“吉诺维斯案件”。

一位叫基蒂.吉诺维斯的姑娘在她经营的曼哈顿酒吧营业结束后返回她位于皇后大街的一个安静的中产阶层居住区内的公寓。当她下车朝公寓方向走去的时候,她遭到了一个持刀男人的恶意袭击。案发的30分钟内有38个邻居听到被害者的呼救声,许多人还走到窗前看了很长时间,但没有一个人去救援,甚至没人打电话报警。致使一件本不该发生的惨剧成为现实。

这件事引起纽约社会的巨大轰动,大家一度认为美国人道德日益沦丧,人与人之间冷漠无情。同时,这个案件也引起了社会心理学工作者的高度重视和广泛思考 。

心理学家把这种众多的旁观者见死不救的现象称为“责任扩散”。即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感到自己应对一起事件负唯一的责任,都在观察他人的举动 ,希望是别人首先站出来。如果这件事是属于某一个人,他会尽他所能去完成,做不好他会自责。一旦有别的人来插手这件事,他就不再觉得是他个人的事。如果事情没做好,他会认为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错。这种责任扩散效应是普遍存在的心理现象。

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有思维,人普遍也都怕吃亏,不患寡而患不均!合伙创业,团队一般都是由不同能力结构的人组成,每个人的能力、长处、资源不一样,在公司发展过程中贡献也不一样,在短期内不会有太多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平行股权结构情况下,慢慢人的心理就会变化。

我们看看三个和尚是怎么没水喝的。

当只有一个和尚的时候,要么自己弄水喝要么没水喝。一切只有自己干,干和不干都是自己的事,责任无法扩散到任何人,更没有任何可埋怨对象。这就是一个人创业,往往背水一战反而容易成功。

两个和尚时,刚才开始和尚A挑一天,和尚B挑一天,大家都有水喝。和尚A能力比较强,和尚B动作慢偶尔要耽搁。和尚A负责时喝水没问题,和尚B负责的时候偶有小状况发生,甚至有时候没水喝,A、B间就会有不间断的沟通。随着时间发展,没水喝情况会时有出现,A、B反复沟通但无法杜绝。A会想“该我做的我都做了,为什么我老是干得多,你干得少?”,B也会想“你的能力强,这你擅长你多干点,何必斤斤计较”。因两人的存在,A自然会把责任向B扩散,B也会把责任向A扩散,都会认为对方该负责。在平行的结构下面,A会觉得不公平,B也会觉得A斤斤计较,都会调动人性的自动保护意识,互相埋怨。最后为了公平,两个和尚协商抬水吃。合伙创业的小伙伴,你们没有过这样类似的心理历程?!在团队中,能长期坚持无私付出的人,是真正伟大的人!

三个和尚时,相信刚开始都是每人轮流挑水。因各自能力差异,和尚C因这样那样的情况,没达到要求。和尚A、B就会找C谈心,你应该怎样怎样。过阵子,和尚B遇到些客观因素也没做好。又过一阵子,和尚C又有状况造成缺水,B也出现些状况。A分别和B、C沟通,结果都不是很理想。B、C也会找些原因,认为对方或A应该多担待些。这时A的心理会变化,都是一样的,为什么我应该多担水,觉得不公平。团队内会出现,A会把挑水责任扩散B/C,B也会把挑水责任扩散到A/C,C也会把挑水责任扩散到A/B, 都认为其他人应该负起这个责任。一旦形成责任扩散后,个体都会轻自己而重他人,这时会讨论多效果差,最终没人挑水没水可喝。责任扩散到他人身上后,人往往忽视了自己应该做什么,这样的现象在合伙创业团队中很普遍。这就是“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最本质人性所在。

初创合伙团队,在没有主次股权结构和约束规则下,很容易撞上这样的“责任扩散效应”。责任扩散后,常见就是开会多、落地难、执行力差,没人对结果负责。这也是团队中,事情没有唯一责任人,集体负责就等于没人负责。初创团队经常需要的快速决策、快速执行,往往只能是一种理想的状态。

初创团队有明确主导人,实际是确认责任最终主体,在心理就 “锚定”关系和规则,让老大做决策也变得正常。同时,明确了老大和梯队责任,也最大化的避免“责任扩散效应”的发生。

从人性和心理学,平行结构的创业团队最不稳定,也容易没人负责!这,就是投资人只会投“一人主导”型团队的根本原因。

 

黄德全(公众号:niurenbang001)“牛人邦”平台创始人,连续创业者,从事互联网行业超过17年。人才IPO、资源IPO倡导者,专注“股权设计、落地众筹”。

本文由 @黄德全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我关注你好久了
    :!:

    回复
  2. :grin: :grin: :grin: :grin: 感谢大家的关注!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