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周记:我的项目失败了,创业——向死而生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hucahugnadgasddyeshifb

创业生生死死,把我正在经历的那些血泪史整理下,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2016年1月9日,星期六,三九第一天

前一天的股东会决议被推翻,尽管我们各项指标良好,各项盈利途径论述充分,但还是徒劳。撤资、资金链断裂,下午开会,当天解散。

下午我主持了公司解散会议,很没品的哭了,大家也跟着哭了,述说几年的心血就此断送,向大家道歉,顿觉人生悲苦。

11年正式创立这个食材供应链系统,也是几经生死才成为今天,而现在突然死亡,感受自然不同。

散伙饭,喝了酒,气氛诡异的沉闷和祝福并存。

晚上,很久无法入睡…

2016年1月10日,星期日,三九第二天

一个做猎头的哥们老赵知道我这里突变,急邀会面。

顶着寒风跑了很远的路去喝茶,并力劝我东山再起,张罗资金,联系投资人等等。浇灭的湿柴上又有了烟气,朋友是最冷时那一丝的热流!从队伍、到盈利方式,从资金到重启的步骤,反复论证,我从麻木中渐渐开始苏醒。

晚上,公司市场部的群里在相互问候着,不甘着,讨论着,热血沸腾要重建公司。每个人都对我们的价值信心满满,说愿为公司出钱尽力,让公司再走下去。我看着,没说话,心里感动。

员工们约定明天到公司找我继续讨论。

2016年1月11日,星期一,三九第三天

公司总共20名员工,陆陆续续的来了一些员工,大家在一起说着,交流着,相互鼓励着,每个人都对未来即忐忑又充满希望。

到了14人,开始开会。

大家先说,东一下,西一下,乱糟糟。我来说,公司重组要做几件事:

  1. 启动资金从哪来?
  2. 初期的运营费用从哪来?
  3. 怎样处理同原资方的关系?
  4. 是否需要重新注册公司?
  5. 现在已经断掉的业务怎么接?
  6. 都有谁愿意出钱入股把公司承接下来?
  7. 先赚钱!做哪些业务?怎么做?

……

当即就有几个人表态会帮忙联系资金,也有人表示可以自己入股,最后大概定了个资金方向和入股的意向原则,我告诉大家要考虑清楚,可能要付出很多,吃很多苦,也可能没有收获。建了群,每个人都带着沉思和希翼而去……

我把困难和希望告诉大家,但这个时候,我需要的是能站起来担当的人,不是跟着一时热血的,否则麻烦可能很多。这是重建团队的关键时期。

2016年1月12日,星期二,三九第四天

今天开始发工资,先发基层员工的,后发高层的,如果谁觉得薪水不对或有问题,马上回来找。

出来找钱。老赵介绍了一个投资人,见了面,对我们深表同情,但对我们这领域过于陌生,明显十分谨慎,无果。

小牛找了他姐夫,曾一直看好我们的项目,犹豫中。联系了我们的一个客户,另一个老赵,表示过愿意帮助我们,约了明天见面,可能有希望,寒风凛冽呀。一个同学知道了这件事,谈了很久,愿意借点钱兜底,不超过30万,春节前会到。

回来,电话约人,最需要的,第二天一个一个谈。

2016年1月13日,星期三,三九第四天

约谈的人一个一个回来,告诉大家我们要把公司接起来,我们要最短的时间实现盈亏平衡,我 们要放弃一些业务,要努力开拓另一些业务。我在小心的计算每一个人的成本,我没打算降低大家的薪酬,因为原本大家的薪酬就不高。也有人主动打电话来约我 谈,我无法拒绝,均邀请第二天上班。我说,从今后,我们就是狼了,每个人除了本职工作还都是业务员,薪酬对应着业绩,拿回业绩就活,没业绩就死!

中午约了对我们感兴趣的客户吃饭,客户对产品很赞赏,也确实从中得到实惠了,看到我们的境地,当即表示愿意鼎力相助入股,共度难关。心中暖暖的,感谢我们的产品呀。

晚上,约了CTO伟强吃饭,他要供房,刚离婚,还有两位老人和一个小孩要养,轻松可拿4 万的薪水,在我这里只拿2万,简直是天使降临一样,但现在我连1.5万都付不起。伟强说,我可以入点股,没什么存款了,兼职帮忙干干,可以不要钱。心中感 动和愧疚翻滚着,无言以对,想着总有一天我要风风光光把他请回来,再做蓝图。

2016年1月14日,星期四,三九第五天

7个兄弟回来上班了。先说怎么做,一切步骤精简到极致。先把数据衔接上,突然断掉的客户去安抚,找各种理由解释。退了钱的客户先免费使用。积存下几天的问题一下爆发了,赵丽(原市场总监)像个斗架的公鸡样,这屋跳到那屋,自己联系供应商去了。

尽管只停了四天,损失是无比巨大的,但看到这些兄弟的眼神,我想,我们可能又活过来了。

房东来电,房子26日到期,还有12天,需要续交下季度房租,一个月九千,三个月两万七。靠,为什么不是刚交完房租才解散!那样还有几个月的房子可用呀。说别的没用,只能换房子,我们人少可以再挤挤。关键是钱呀!

下午,小牛去拜访他姐夫去了,希望能有好结果。

我们留下的人建了个群叫多省汇一路一起,希望大家能一路一起把事情做起来。我在群里鼓励 大家说:我们没有资金、没有大腿、没有关系,我们只有困难。但我们就是他妈的打不死,这谁能怎么样。我们有供应商支持,有客户支持,甚至愿意投钱给我们, 有这么多的兄弟愿意站出来拖起公司,我们就是蒸不烂、煮不熟、锤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那粒铜豌豆。

天气预报说要明天还要降温,我们得熬过这个冬天。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三九第六天

早上,小牛回来得挺晚,我没问结果。后来他告诉我说,应该还有希望。我知道可能没希望了。我安排他找房子,别找贵的,尽力离此处不远,5千以下的民房,允许我们办公的,不要中介,否则付不起。尽管北京很大,完成这任务可不容易,小牛沉默中搜寻。钱只能是我先垫上。

今天杨敏约我,想谈谈能否把产品分割出一部份,这样就不需要地区数据支持可以全国招代理商。我们探讨了很久,直到他说他哥在广东做生意,对代理有意愿。我当即拍板,没问题,先谈,可做。

数据更新得比较完整了,客户需要回访。供应商进入免费模式,服务能力不足,为了挽留仅存的供应商,免费。

大家入股的事是重头戏。项目前期总计投入了300多万,尽管投资人撤资,但已投的还是要 算作股份,因为我们是在现有的基础上来做的。每股3万,估值300万,只有一年前估值的1/5,只有半年前估值的1/30,大家沉默中。我说,愿意入股我 欢迎,暂时紧张不能入的也送股。我心里也想,能入个10%,公司撑上半年就应该盈利了。但看到这么多年轻的面孔,要么月月光,要么准备结婚、动钱还是个大问题。

天气果然变冷了,风大。

2016年1月16日,星期六,三九第七天

今天,又有两个人加入了我们。我们的队伍九个人了。一早上,我对所有人发了狠话:尽管我们没有公司,也没有工资,但我们是一群创业的人。想干,谁也不准拖拉,耽误着大家,要不就滚蛋。

有两个人找了我,说希望股份能便宜点,我决定员工每股5千,可入两股。并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并再次重申,不买的也会送一些。

找了做数据的小闵谈,希望她留下来。小闵是考清华不愿调剂的才女。半年前加入我们的,工 作极为认真,而且有很多奇思妙想。本来知道她今年还要考研,并且春节后会离职。但还是找了她,跟她聊了两次,希望她留下来跟我们共同奋斗。她说年前会帮忙 没问题,年后需要考虑下。有空再沟通下,好事业,好团队,她那么聪明应该会来。

原公司的伙伴们商量着要放松一下,下午去唱歌。我说不去了,其实心里有些愧对大家。下午唱歌很活跃,以前很宅、很闷的都疯狂释放了。我在群里看着大家分享的图片,希望大家都能快乐起来。

小牛去看房子,当机立断定了个4800的,压一付三。发了图片过来,我觉得也还不错。明天签了合同,就可以准备搬家了,没想到这么顺利,应该是小牛为此花了很多力气。

我们的客户,另一个老赵来信说,店里遇到些事,投资的事可能要缓一缓了。我回信感谢老赵的支持,希望可以有机会继续合作。

晚上告诉大家,暂时公司没什么急活了,明天休息一下。但我知道摆在我面前的是10个人的费用问题。公司刚转型,盈利大概需要半年左右,市场规律是不容轻慢的。我要找到能让这些人运转半年的钱,要么就得再缩减。但我们毕竟又能喘气了。

小牛、赵丽、一凡、伟强、小闵、小梅、铭轩、云飞、庆胜、杨敏,似乎都是很普通的名字,这些或天真、或朝气、或浪漫的年轻人遭逢这样的逆境,一肩承担起来,我知道,他们终有一天会成长到伟岸的。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亿欧网,作者@李云鹏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从头看到尾也不知道是哪家公司,可以告知吗?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