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生也能行:非技术背景的人如何创立科技公司?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chuangye0

马克 ·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 11 岁的时候就已经拥有自己的编程导师;比尔 · 盖茨(Bill Gates)在 13 岁的时候就获得了数学课的豁免,以便他可以专心编写程序。而我本人,则是在大学毕业以后才学习和「HTML」相关的知识。

身为一名有抱负的企业家,我时常会因为自己专业技能上的欠缺而感到不安,我认为这是一个固有缺陷。在 15 个月前,我和一位朋友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但由于我们两个人都不知道应该如何编程,我不禁对这个念头感到恐惧。

但如今,我们的销售额已经突破了六位数,公司的平台也运作良好,我们甚至还找到了一位技术合伙人。我们并没有让技术能力上的缺乏成为创业道路上的障碍,相反,我们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除了销售,一切都是浮云

我们首先会通过观察家庭成员所遇到的问题来决定自己的产品应该解决什么问题,因为小型企业往往缺乏在线上进行调研的时间和专业知识。在刚推出「Compass」产品的时候,我们尚没有一个清晰的想法,只是希望打造一个可以让拥有专业市场技能的自由职业者和企业所有者联系起来的平台。

我们不具备将 Compass 打造成类似于「Upwork」或者「Visual.ly」的市场平台,我们只能将自己的时间消耗在一件事情上:销售。

在接下来五周内我们打了许多通电话,最终有 3 位顾客同意购买我们的网页设计服务。就这样我们迎来了第一笔业务,当时我们的网页设计人员只有 2 名,但我们还是毅然开办了这个网页设计平台。

对潜在客户进行访问非常重要,你可以从中获取早期的反馈。但我们的野心却不仅如此:我们在成立的第一天就开展了销售工作,这种节奏可以让我们更快找出困扰着人们的一些具体问题,以便更好地迎合客户的需求。我们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公司,而且非常清楚让公司成长的最佳方法就是继续销售。

搭建产品的原型以提升存活的几率

在接下来 6 个月中,我们只销售了 40 个网页设计产品,公司一度面临夭折的命运。

在我努力跑销售的时候,我的合作伙伴每天都需要消耗 12 个小时对项目进行管理,这种模式让我们险遭失败。随着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我们的神经也逐渐紧绷了起来,脾气也越来越差。服务过程中的手工作业确实容易让人感到精疲力尽。

「创业教父」保罗 · 格雷厄姆(Paul Graham)一直鼓励创业公司去做一些不容易被规模化生产的事情,这正是我们所做的。问题在于,网页设计服务确实不容易规模化生产的产品,但我们所使用的确实规模化的销售模式。

即使我们不具备打造自动化平台的能力,但我们还是需要做一些动作。尽管自身技术有限,但通过对一系列现有工具进行摸索,自行搭建了一个工作平台的模型以便于后续的销售和运营工作。

我们将 Google Sheets、Streak、Typeform 和 Zapier 这几个工具结合到了一起,以方便客户提供和设计相关内容,进而更精确地将客户和设计师进行配对。我们的模拟平台甚至还有反馈环功能。我们所模拟的原型或许并不美观,但至少它具备了我们想要的绝大部分功能。在这个模拟平台的支撑下,我的合作伙伴可以同时对 40 个网页设计项目进行管理。

运营平台的原型搭建让我们的公司成功存活了下来。随着业务的逐渐壮大,我们越发察觉到了现有平台的不足。由于技术上的匮乏,我们慢慢步入了瓶颈阶段。为了继续成长,我们需要寻求更加强大的软件支撑。

以业务的高速发展作为卖点,引入一位技术合伙人

在我身边有一位好友,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开发者。在成立 Compass 的几个月前,我们曾经邀请他一块参与另一个创业项目。面对尚无任何用户或者收入的我们,他礼貌地拒绝了我们的邀请。尽管这难免让我们感到沮丧,但结果并不意外。

在 iOS 开发者瑞安 · 瓦格纳尔(Ryan Waggoner)的博客上我们不难发现自由职业的开发人员往往愿意通过兼职的方式为创业公司工作,尽管后者所提供的报酬并不客观。

但 Compass 所面临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现有客户对我们的服务非常满意,而且平台也已经具备了一定数量的设计人员。由于我们的产品可以很好地满足客户的需求,目前销售数量已经过万,因此我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平台行得通。

因此,我的这位好友终于对我们敞开了怀抱,因为他看到了公司的前景。他的加盟可以让我们的公司从单纯的精益服务商变成一家科技公司。在之前,我们的公司就想是一台由人力驱动的自行车,不论我们蹬得多么用力,它的行驶速度终究是有限的。但现在,这位好友的加盟就像是给这台自行车装上了上乘的发动机。在我们眼中,说服开发者加盟最关键的并不是在游说时的天花乱坠或者是对公司前景的无限放大,公司的实质业绩就是最有力的谈资。

把马车放到马前面

随着技术合伙人的加盟,我们的团队架构已经完成。我们对于终于能够打造属于自己的科技企业感到非常兴奋。本着趁热打铁的心,我们立马着手搭建平台。

四个星期以后,我们的平台终于完成了。在那一刻,我们简直激动得语无伦次——我们终于拥有自己的产品了!我们迫不及待地邀请客户对新平台进行尝试,因为在我们眼中,这个平台简直是无懈可击。

很不幸,事实证明我们确实有点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新平台的测试结果并不理想,客户在使用时的表现比以往更加困惑,许多客户甚至拒绝使用我们的新平台。

我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我不能直接给你们发送邮件吗?

我对你们的新平台感到非常困惑,因此我直接建立来一个 Word 文档,这样可以吗?

不论是从拓展客户还是从打造产品的角度分析,这次开发工作都是一次彻底的失败。这是一次由于过分得意所造成的失败,我们还因此而损失了整整四周的开发时间。

让人措手不及的是,事情还有可能往更糟糕的一面演进。

如果使用外包方式的话,开发我们目前所使用的平台需要花费 14.4 万美元的资金以及整整四个月的时间。即便我们愿意付出足够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我们仍然需要在后续的使用中不断地对这个昂贵的平台进行调整,以便更好地贴近客户的需求。

科技的放大效应非常显著,我们打造了一款错误的产品,为此而付出的代价也非常惨重。我们作出了非常棒的假设,但我们却对自己掉以轻心,没有经过充足的测试就将自己的想法转化成为平台。

在技术匮乏的阶段,我们会很自然地会将有限的工程资源投放到自己理解的问题之中。讽刺的是,这种方式往往是最为保险的方式。

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并从中寻求解决方案

现在我们已经具备了开发产品的能力,但我们却面临出师不利的局面。我们所采取的流程如下:

  1. 我尽可能多地招揽客户上门。
  2. 我们的项目经理会对所有项目进行管控,并通过手工实验的方式寻求效率更高的管控机制。
  3. 我的合伙人会通过现有工具寻求更佳的解决方案,并使项目经理的工作更加流程化。
  4. 我们会对合伙人的解决方案进行评估,并从客户和设计师中收集反馈信息,以便通过迭代的方式获得进步。
  5. 一旦我们成功找到高效、可行的运营机制,技术合伙人会将其打造成一个可用平台。

我们之所以能够作出较佳的决策,是因为我们没有选择将自己的产品完全建立在自己的想法之上。在打造产品的时候,我们更重视的是客户、设计师以及企业商业运作的需求。作为一位可用资源匮乏的创业者,更少的猜测意味着我们将会犯下更少的错误,这样我们成功的几率将大幅提升。

现在我们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技术合伙人,但技术匮乏阶段的思维方式依然是我们企业非常重要的 DNA。因此,当你认为自己只有找到技术合伙人才能开办企业时,你不妨问一下自己:技术真的是你在创业过程中的最大阻碍吗?

 

文章来源:Medium,由 TECH2IPO / 创见 阮嘉俊 编译,首发于 TECH2IPO / 创见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