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脸萌和今天的Faceu:创始人郭列来讲了讲两款爆红App的产品经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guolie

郭列在华中科技大学就读期间开始创业,毕业后他不安于在腾讯公司上班,离职做了风靡一时的社交 App 脸萌。不过,脸萌爆红带给他的荣耀和脸萌成为流星带给他的低谷同样深刻。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前,郭列带着新的社交产品 Faceu 归来。这一次,他想超越脸萌的辉煌,把 Faceu 做成像 Snapchat 一样伟大的产品。

以下来自郭列的自述。

把“萌”做成一门生意

昨天的脸萌和今天的Faceu:创始人郭列来讲了讲两款爆红App的产品经

(只看脸,告诉我谁颜值高?)

Faceu 是我新做的社交产品,用户可以用 Faceu 拍摄短视频和照片,并实时在人脸上叠加具有动态效果的贴图和道具。这个春节很多人玩 Faceu,你在朋友圈看到的那些顶着兔耳朵、留着猫须、抹着腮红、头上长草,口吐彩虹的自拍卖萌照和自导自演小视频,就是用 Faceu 做的。

在我看来,Faceu 和脸萌这两个产品都是切中人的 “萌” 的需求。在亚洲国家,包括中国,萌的需求很旺盛。

但是,这两个产品的成长轨迹是不一样的,脸萌更像一个游戏,你不用露脸,而 Faceu 的使用门槛更高,它需要用户把脸露出来,正因为这个,Faceu 更好玩。如果 Faceu 能基于人脸产生非常优质的内容,是可以做社交的。举个例子,2004 年扎克伯格黑了哈佛大学的网站,利用学生的花名册和登记照,让其他学生在线对照片打分,以选出学校里人气最高的男生和女生。因而,我认为做社交,脸的信息很重要,特别是没有修饰的脸。Faceu 不能选相册,实时拍照还不能修图,也不能缓存,它能产生跟脸有关的实时拍摄的优质内容,因而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

Faceu 的目标不是做相机。我们从相机工具切入,再做 IM(Instant Messaging),最后做 SNS(Social Networking Sites)。选择先从相机切入,是因为我觉得在中国做图片和视频社交的核心,是要把工具做好,不然大家都不愿意用,这是个很怪的事情。在美国,摄影排行榜上第一名到第五名很少有修图工具,但是在中国,第一名到第五名都是修图工具。因此,如果你要做图片和视频社交,一定要把工具做好,让用户有意愿在上面产生内容。从视频和图片切入做社交,如果工具做不好,社交更加不用谈,这是一个很大的坑。

封存脸萌,复盘反思

昨天的脸萌和今天的Faceu:创始人郭列来讲了讲两款爆红App的产品经

(郭列的手机里还有脸萌 App,他还打趣把公司地址说成“脸萌宇宙总部”。)

脸萌目前的日新增用户超过两万,主要新增来自海外。有很多人想在脸萌里加广告,也有人让我把脸萌卖了,我都不愿意。我很珍惜脸萌这个作品,就让它一直封存在那里,毕竟它是我创业做的第一款比较成功的产品。它实现了我的一个理想——带团队做一个 App Store 排行榜第一的产品

我们做脸萌的时候只是想说做一个大家都会用的产品,没太去考虑它的持续性。很快,我看到了脸萌的天花板。因为我们参考了 imadeface,这个产品火了一阵就不火了。脸萌可以说是萌系的 imadeface,如果它没有更多功能,成长轨迹肯定和 imadeface 一样。意识到脸萌可能无法持续的时候,还蛮难过的。特别是当外界也这么说的时候,我非常想要去证明给他们看,说我们其实可以做好。

我们做了很多事:重新绘制头像素材,增加写实表情,允许用户用脸萌和朋友合影,开发周边产品,等等。但现在我觉得当时挺傻的。不要因为外界的评论或者舆论去引导你做不同的决策。我现在甚至不怎么看外界评论了,因为大多是纸上谈兵。更何况创业者肯定会遇到很多质疑,如果不想要被质疑不想失败,可以乖乖上班,或者干脆什么都不做。

大概在 2014 年九十月份,脸萌做到海外第一后,我们就没有再花大力气做脸萌,而是马不停蹄地转向一个新项目,当时我们找了很多解决方案,想要做一个有弹幕的朋友圈,但这个做了一半就没再做了。主要原因是我当时太浮躁了,到处出差参加活动,产品做得很烂,团队也很散漫。

脸萌的热度下来以后,很快我经历了一个低潮。真的是当你火的时候大家都来找你,当你不好的时候大家都不来找你。社会对年轻人失败的宽容度不高,从脸萌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出来。

于是我得出一个最终结论,你不要理会大家怎么来看你,无论你好还是不好。当你不在意外界的看法后,你的心态起伏不会太大,反而更能独立思考,做出更好地决策,这是走向成熟的标志。

这次做 Faceu,我比之前更系统地开始思考:产品到底解决什么痛点,生命周期有多长,最大能做到多大,天花板在哪里。

我现在的心态是,成功都是阶段性的。脸萌是一个时期的产品,我下次再做成一个产品也是阶段性的。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不要看脸萌这一个产品,也不要看未来某个产品,所有这些产品都是用来练手的。如果我能在 40 岁的时候做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和产品,我就很满意了。

微信变得臃肿,社交创业机会来了

昨天的脸萌和今天的Faceu:创始人郭列来讲了讲两款爆红App的产品经

(这位同学玩 high 了)

脸萌和 Faceu 都是社交产品,我一直做社交创业,一方面是我喜欢,另一方面是我觉得自己有一点天赋。我曾经参与很多其他方向的创业项目。比如,我从腾讯离职后,跟一个在腾讯的技术老大做过 O2O,我们当时想做一个提供两三小时内送货上门服务的微信便利店。但是,我兜了一圈,发现还是喜欢社交工具和社交产品。此外,社交产品的持续性很好,做好了是一件非常大的事。

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社交创业的失败率非常大,比电商等其他领域的失败率要大太多。很有可能只有一两家公司能成,有可能出来一两家好公司后好几年都不会出新的了。本质上来讲,我觉得社交创业首先要找这个阶段内的痛点。而且,做社交有几个时间点,一个可能跟设备和技术相关,另一个机会点是当关系臃肿到一个极值的时候。

在移动互联网发展早期,当大部分人还都在用 Facebook 的时候,年轻人觉得 Facebook 上的社交不自由,或者社交内容很无聊,他们流向 Instagram 和 Snapchat。

在中国的情况是,从 2014 年底开始,大家开始明显地感觉到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不自由。这体现在两方面:你的时候要分分组,总想着给谁看不给谁看;内容质量在变低,比如鸡汤太多,你总想着屏蔽谁。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我觉得这个趋势会越来越严重。微信社交让年轻人不自由,恰恰是 Faceu 等新产品的机会。

如果 Faceu 在中国有一天可以成为像 Snapchat 在美国那么流行的产品,我是最开心的。但我们未必能做得像 Snapchat 那么好,除去文化差异,Snapchat 赶上了两个很好的时间点:它出来时是 2011 年,移动互联网浪潮刚开始;其次,当时 Facebook 的关系链开始变得臃肿庞杂。Faceu 赶上了微信关系链庞杂的时间点,但是移动互联网发展这么多年,已经成熟了,该建立的用户使用习惯已经建立。所以,现在我们做这件事难度还挺高的。

马不停蹄,到底为什么坚持?

昨天的脸萌和今天的Faceu:创始人郭列来讲了讲两款爆红App的产品经

(创业是冷暖自知的事儿)

2016 年一月中旬,有一次我两个通宵没睡觉,第三天又忙到凌晨一点半,头晕得不行,我担心自己会猝死,还打车去了医院。那几天 Faceu 正好在 App Store 榜首,我心想能多做一点就多做一点。但那天我加班加到快要出事的时候也会想,我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到底为什么坚持?

答案很明确。我希望在中国创立一家伟大的、能打开全世界市场的公司。我希望四五十岁的时候能实现这个理想,在没实现之前,我还是得继续努力。

创业一路走来,我觉得从 0 到 1 蛮难的。虽然脸萌和 Faceu 都火了,但是我顶多只能算执行力比较好。因为不管怎么说,脸萌参考了 imadeface,做 faceu 时我也研究过 snapchat 和 snow。所以,未来我们团队的创新能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和要学习的地方。

做 CEO 是非常好的学习过程,一边做一边思考提升会很快,因为你一直在遇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幸运的是,在互联网上有很多优秀的创业者分享干货。比如,雷军的招人方法对我影响很大。他说,如果你要找一个人,至少要找 40个、50 个,甚至 100 个人。这让我非常震惊,因为我之前一般都只找两三个,招人你花的时间不够是不行的。猎豹移动的 CEO 傅盛也常常写文章讲公司 CEO 最应该做什么事。乔布斯的很多分享也给我很多启发,比如他会讲怎么对待优秀的人。

这两年 90 后概念被炒得很热,资本市场也比较支持,年轻创业者站在了很好的时间点。不过,大家刚出来创业都缺乏经验,可能都会犯错误,但是我们把这个时间放长远一点,五年、十年以后,今天这群年轻创业者一定更有经验,更能做成事情。比较好的状态是,大家淡忘年龄,更多地关注自己在做的事情和自己需要吸取的经验。

以下来自郭列回答FREES的提问,选取部分语录并做了不改变原意的整理:

1、(2014 年的六一儿童节,微信朋友圈是属于脸萌的。 2016 年的春节,微信朋友圈是属于 Faceu 的)这次创业,我其实有一点历史包袱。毕竟脸萌曾经那么火,我也拿过不少奖,外界会有期待。第一个产品那么火,第二个做不好,大家就会骂垃圾。有些投资人也会着急,说,“你赶紧出啊,别一个产品做一年”,但是我不想让不够好的产品上线。我希望一款产品出来,不论受不受欢迎,至少质量很高。

2、曾经我说过,“我和小伙伴有个梦想,就是承包全世界的 App 排行榜,我出来创业的目标就是打造 App Number 1(排名第1的应用)。”Faceu 登榜我还是很开心,但我现在不像当年那么关注排行榜,毕竟谁也不可能永远待在榜上,我更关注的是产品是否解决了我想要解决的问题。

3、如果我能一直创业创到老,我觉得蛮好的。在公司上班我比较不适应,创业我蛮开心的。

 

注:本文是峰瑞资本(Frees)寻找“寒冬”里最坚实创业者的《跋涉之路》系列文章之一,是连续创业者告别上一个创业项目后沉淀下来的反思与对同行的劝告;商业大佬谈自己的转变与思考。原标题为:《封存脸萌,郭列携Faceu卷土重来》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雷锋网,作者@峰瑞资本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这哥们做产品是玩儿的!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