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三 | Uber中国创业史: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时尚Party,活色生香,与时尚圈亲密接触,在老外圈里深耕营销,Uber获取了第一批种子用户。

uberchuangyeshi

第一个吃螃蟹的供应商找到了,那么,谁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用户呢? 向用户推广共享经济,可不是从“共享经济”这么高大上的概念开始的。道理很简单,用户不会是因为你是共享经济的领军人物而用你的产品,用户只在乎你给我带来什么价值。用户可以被你的概念感动,但是掏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Uber的第一批用户是从老外和时尚界人士开始的。共享车子和出租车最大的区别就车况好、更舒适,这恰好是对生活品质更有要求的老外和时尚界人士来说。而且,老外和时尚圈的人对前沿潮流更加关注,他们几乎都听说过Uber,并且认同这是个更酷的东西,再加上这个人群自带KOL属性,便于传播。于是,这两个人群就成为了我们当之无愧的市场切入点。

到哪里去找这两类人群?Party。

江湖上有传言,Uber是一个Party School。此话有一定道理。Uber最初的一批员工,投资银行家和时尚界人士占了大半壁江山,这两类人群的party基因,绝对是顶尖的,work hard play harder的工作/生活方式,在Uber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加入Uber的第一个周末,就得到了这辈子第一次和时尚界的亲密接触:作为活动协办方之一参加了上海时装周。一排排clicquot香槟,一排排Godiva的巧克力,一个个在衣着时尚的俊男美女,在印刷着时尚品牌logo和Uber logo的背景墙前拍照,各种pose,各种角度,各种单人双人多人照,当晚的微信,甚至某些公众号,应该就是被这样生产出来的照片刷屏了。颇具摩登意味的T台,带着点爵士意味的节奏音乐,鱼贯而出的模特,长枪短炮的媒体。这是我从未接触的场合,但之后成为我的日常。

秀开始的很快,结束的也很快,坐上回家的Uber车,我的脑袋在香槟的作用下有一点晕乎乎的,节奏猛烈的音乐还在耳边回响,让血管里残留的酒精还在跳动着热度,眼前飘过的梧桐树影,在昏黄的路灯下些许的模糊,车窗外飘过一个个蒙太奇:棉袜凉鞋的洛丽塔,丝裙绿棉袄的御姐,吸血鬼爵士的卷发,大烟熏的士兵,挥舞着大红花的青蛙,还有石库门的冷静和疯狂。

跟着不一样的人,你会认识不一样的城市。至今我依然认为,认识一个城市最好的方式,就是跟随Uber最早的一批市场经理,无论是上海,还是我希望重新认识的北京,还是我因着Uber而熟悉的成都、台北、首尔、旧金山、阿姆斯特丹,每一个城市,因为有了Uber小伙伴的带领,而变得魅力无穷。

Uber的市场经理,永远是这个城市最时尚的达人,他们往往成长于这个城市,但有着丰富的国际经历,和在最尖端潮流圈子的广泛触角。上海的第一个市场经理Cindy曾经混迹纽约和上海的时尚圈,她总能把我们带到城中最潮的派对里、最新的吃喝玩乐地。我跟着Cindy的眼睛开始认识这座城市,沪上最潮的创意市集、外滩顶楼俯瞰整座城市的夜店、黄浦江转角处可以一眼拥抱外滩和陆家嘴盛景的餐厅,法租界里静谧的阳光brunch、VogueFashion’s Night Out等,居然全是老外的川菜馆,以及夏夜疾驰的橘黄色捷豹跑车。我曾经无数次到访这座传说中生活和享受气息浓郁的城市,但直到遇见了Uber,我才真正遇见了这座城市。

这里是上海,这里是Uber,这里是纸醉金迷,这里是浪潮的尖端。那一刻我明白,我一脚踏进的,注定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相关阅读

连载一 | Uber中国创业史:初见,失眠

连载二 | Uber中国创业史:当年如何拉拢第一批用户

 

作者:谈婧Maggie,Uber中国第八位员工、上海铁三角之一、中国战略运营主管。曾在瑞士银行投资银行部搬砖香港资本市场,后为回家吃饭联合创始人、COO。本系列每日微信公众号“十一维客栈“原创连载,欢迎加新浪微博“谈婧Maggie”交流。

原文地址:http://auto.iyiou.com/p/29865/fs/1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亿欧网,作者@谈婧Maggie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