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创业的“咽喉”为何?它的“亚特兰蒂斯”又在哪?

专为互联网人打造的365天成长计划,500门视频课程随便看,构建你的产品、运营知识体系。查看详情

互联网创业就是探索“价值观”这一本质的载体。创业初期就像做科研:既不需要解决任何具体的问题,也不确定哪些问题可以解决;但要致力于探索未知领域。而创始人就类似研究员,大多数人发现不了什么伟大的东西,但有些人恰恰就发现了相对论。

红杉木种子与豌豆苗所截然不同的命运

在这里必须要辨识的一点是,怎样的公司能被真正界定为互联网创业公司?

一方面,并不是每一家新生企业都可称之为创业公司。在互联网塑造的巨大爬行框架下,界定创业公司之本质,并决定其快速发展机制主要有二,必须能制造出社会上多数人所需要的产品;并且这一(类)产品能利用多样性渠道迅速抵达至相适配的人群,为他们而服务。

举例,可以将滴滴快的、饿了么这类企业划定为创业公司,但对于大多数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理发店、汽配修理店等)“原生态”业种,很少有人会用“创业”一词为其冠名。因为,谁也不愿意花费数小时周折,跑数十公里去剪发或修车。

如猎豹移动CEO傅盛说的:“创业公司在本质上就有所不同。就像在相同的环境下,一粒红衫木种子与一颗豌豆苗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

另一方面,需要在意识层面正视的一点,互联网的开放性,看似为更多草根阶层在社会公平公开市场竞争中的创富翻身、突出重围,提供了更多机会,然而创业佼佼者乃至新贵的结党或抱团,既得利益群体对存量财富的固有垄断,却使这一缕成功的泡沫幻化为灰烬。

互联网创业,是一个以用户为中心的创业,产品体验将直接影响用户的去留。大势上的风口确实能让创业走得更顺风顺水,但如何在“时不我待”的变革风潮中将人、产品、市场达成融洽关联?“全民创业”时代,新入兵马该实握的“咽喉”——创业本质为何?弄清这些就好比一股活水从地中海流入大西洋,一颗种子由矮苗长成杉树,眼观的境界不同,企业所处的高度也随之不同。

对于一种世界性体制,海域则必不可少

简单来说,创业的本质,即实现利润增长最重要且唯一的出口。

企业初创期,只有一个问题起到80%的作用——是否找到了Product-Market Fit(PMF)。所谓的PMF,大意是指,任何一家创业公司,最关键的是尽快找到产品和市场匹配的地方,并且以此为根基而发展。将Product/Market Fit拆开来看,不过就是企业对行业痛点的感知、企业产品所具有的实际价值、用户对产品价值的理解和用户的实际痛点这一框架下的博弈关系。

曾经在“精益创业”领域有一招被初创企业奉为“真经”的必杀技,即通过一款极简的,却可满足核心需求的原型产品,来测试市场的反应,并依据有价值的用户反馈对产品进行迭代优化,以期适应市场需求。这个原型产品,就被称为最小化可行性产品(MVP),MVP背后的核心原则是减少时间及经济成本。

所以在此基础上的结论是,酷炫≠好,标新立异≠适合。

创业的本质是发现市场的深层次需求,并构想一款产品或打造一类服务来满足这种需求。单方面的酷炫和标新立异只是徒劳,贴合市场才会产生化学效应。因此提及团队、产品和市场三项因素的轻重比例,Product-Market Fit证明了“在一个有可观前景的市场中,市场本身会引导公司做出产品。这个市场需要被满足也终将被满足,而它只待第一个可行的产品出现。”

当然,在物质贫乏的经济体制中,产品是否适应市场并没那么重要,只要人类基本生存需求被满足。一旦市场得到充分激活,同类竞争者如林,创业者就必须考虑如何更好地平衡团队、产品和市场间的关系,从而用最低成本、最高效率夺取存量市场中的增量一隅。

好比,“对于一种地域性体制来说,陆地是足够的,而对于世界性体制来说,海域就成为不可缺少的”(马克思语)。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团队、产品和市场实际是有机的一体。

请抬头仰望原本圣洁伟岸的 “亚特兰蒂斯”

于是,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获得这类“世界体制”般的眼光?或者说,在创业过程中,决定产品是否适应市场,团队前进路径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在写这篇文章时,正逢媒体热炒“神奇百货惨遭滑铁卢”一事,这是这位曾获国内顶级风投机构赏识的95后CEO王凯歆,第二次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王凯歆:神奇百货成立的一年里,我几乎经历了创业所有该遇到的坑》一文中,她为自己总结的失败原因包括了四条:1战略上轻易涉足电商供应链;2人事上盲目扩招;3业务上未从用户真正需求出发;4公关上盲目暴露。

尽管这只是互联网创业大环境中不起眼的案例,但从上述四个观点来看,“盲目”一词成为众矢之的。95年的王凯歆深刻明白,管理主导权的缺失,将直接导致创业的原始思路最终陷入泥浆,于是,在这份关于“王凯歆是怎样跌落‘神坛’”的“忏悔录”中,她意识到该诚恳的为创业正一次名:“回归商业本质,回归创业初心,不复杂,真正踏踏实实地做业务。”

当然,在巨大的互联网温室中,大批初创公司在刚开始也跟“神奇百货”一般打了鸡血。但孰不知,以为自己看到“新大陆”者,在狂热的资本和人员扩张背后,却最终歇斯底里地滑向失控的深渊;盲目跟风者,却在过度“暴晒”的温室中遭到快速洗牌下。

找到PMF并非一朝一夕,有时候,“非理性”繁荣的背后或许有几条重要推动力,一是决定框架,越专注越好;二是决定方向,越专一越好。精准的渠道和精准的目标用户共生共存,都是创业者起步时的生命线。被资本或产业光芒冲昏头脑,可能恰是不理智者失败的根源。

好比史前人类文明阶段,对大海有着强烈崇拜并以海洋之神子民自居的亚特兰蒂斯王国,却最终湮灭于巨浪滔天的洪水中。在柏拉图《对话录》的记载里,这座高度文明发展的古老城邦曾是如此雄壮浩伟、坚不可摧。但随着国势富强,逐渐腐化,却发动征服世界的战争,这种背弃上帝眷顾的行为,致使天神震怒,因而唤起大自然之力量。

这里要谈的不是唯心主义天命观,如果用亚特兰蒂斯种族比喻互联网创业者群体的话,盲目、冲动、贪欲是使创业者陷入自我欺骗式狂欢,并摧毁创业者基本信仰的“万恶之源”。

毕竟谁都希望,站在互联网风口下的每一支有梦想的创业群体,最终得到顺势之风的推波助澜,而非被不受控的狂风巨浪所“吞噬”。抬头仰望原本圣洁伟岸的那片“亚特兰蒂斯”王国,保持初心,或许才能更脚踏实地。

最后一点,PMF看似跟团队无关吗?

团队不在多,而在精。如果给已经延迟的项目增加人手,项目就会延迟更久,如果开会的人增加,会议时间也会相应增加。布鲁克定律可以解释此道理。(n²-n) ÷ 2,意思为参与人数的平方减去人数,再除以2。如果设定8人的会议,依次则需要28次连接的沟通。这意味着为了达成会议的宗旨和目的,每个身在其中的人,都应该保持高度专注。而创业公司里,注意力就是一种稀缺资源。

有同样价值观的团队才能称之为“精”,才有基础做出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套用徐小平的一句话:“融资只是个手段,只是一瞬间的数字,并不能给你带来最后的成功,最重要的是要不忘初心。创业者拿到了钱,要想在市场上活下去,就要把心思放在做产品上。中国不缺创新的人,也不缺钱,但中国能不能成为美国硅谷那样全世界真正的创新中心?我觉得外在条件都具备,唯一缺的是价值观”。

说的更直接点,或许互联网创业就是探索“价值观”这一本质的载体。创业初期就像做科研:既不需要解决任何具体的问题,也不确定哪些问题可以解决;但要致力于探索未知领域。而创始人就类似研究员,大多数人发现不了什么伟大的东西,但有些人恰恰就发现了相对论。

 

作者:析文

来源:互联网周刊

版权:人人都是产品经理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若标注有误,请联系主编QQ:419297645

祝给予赞赏的伙伴,2017年发大财!
3人打赏

评论( 1

写下你的想法
  1. 唯美食和音乐不可辜负,恋物癖。

    【互联网的开放性,看似为更多草根阶层在社会公平公开市场竞争中的创富翻身、突出重围,提供了更多机会,然而创业佼佼者乃至新贵的结党或抱团,既得利益群体对存量财富的固有垄断,却使这一缕成功的泡沫幻化为灰烬。】
    【市场指引了公司做出产品,同时需要被可行产品满足也终将被满足】

    回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