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昌水木投资唐彬森:基数概率决定企业终局

专为互联网人打造的365天成长计划,500门视频课程随便看,构建你的产品、运营知识体系。查看详情

当我们做一个事情的时候,如果老是没结果,或许就要想想驱动自己做的这些经验,是否是错误的;当你真正找到规律后,产品会出现一个惊人的变化。

唐彬森先生在研究生期间就开始创业,2008年,将开心农场游戏推广到20多个国家,影响海外5亿人口;2015年,自研游戏《列王的纷争》突破发达国家市场,成为中国游戏国际化历史流水最高的游戏。

如今,他所创办的智明星通已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国际化过程的一家标杆企业,但能取得今天的成绩,他为此也交过几笔昂贵的学费。

孝昌水木投资创始人、智明星通CEO 唐彬森先生

这一期,捕Sir就与你分享一篇唐彬森先生的文章,文中他真诚地讲述了自己在创业过程中犯过的错与得出的经验总结,或许他的分享能启发你少走一些弯路。

基数概率

一个帅哥在大学期间找到美女概率和他帅不帅关系不大,如果他在北航再帅也没用,因为男女生比例就是 7 :1。有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曾提醒我们,看待任何事都不要忘了基数概率

我为什么讲这个?是因为我们曾因忽视基数概率而交了一笔学费。2004 年的时候,我们去国外参加程序设计比赛,一上去,就击败很多大公司和世界一流大学,当时就赚了25万,自认为很厉害。这样一个厉害团队做了一个心理测试项目,肯定能赚钱啊。与之对应的是,能力也不好,学历也不高的一帮销售,做了SP(服务提供商)行业。你觉得这两个团队哪个将会更有钱?

我相信很多人心里已经有答案了,肯定是做SP的这帮人。当时2008年最挣钱的就是SP,所以一定要搞清楚一件事:你再厉害,你做的行业不好,你基数概率不行,你的终局就不会太好

我们在一个大趋势下,只能顺着趋势走,谁都不能改变这个趋势。你要思考一件事,是形势比人强,还是人比形势强?什么叫形势?这个行业到底好不好?如果说这个行业之前没人挣到钱,或者就连最厉害的公司也只是挣很少的钱,你跳进来想改造这个行业,我认为这非常难。

我们当时做心理测试的时候,就有好多人给我们建议,让我们转做游戏,我们不敢做。为什么?我想心理测试这个行业再烂,我也是全国第一名,全国网站都用我们的服务,而游戏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行业竞争激烈且残酷,可能没有什么机会留给我们了。

在我们做心理测试穷得快不行的时候,还是去做游戏试了一下,发现实际情况跟想象完全不一样。2008年,我们成功将开心农场游戏推广到全球20多个国家,影响了海外5亿人口。从此我知道:好行业跟差行业是不一样的,好行业里,无论你做一百名、二十名还是第十名,都比一个烂行业里做第一名要强

我还记得,当初在我们还做心理测试项目的时候,就有一个投资人要投我们1000万,因为他觉得我们这帮年轻人很有激情,做这个行业可以。现在,我想想多亏他没投,如果投了,可能让中国少赚十亿美金外汇,我们毁在心理测试行业,他的钱也没了。所以我觉得:投资人有时不投一个项目,往往比投这个项目,更能让团队看清楚自己的问题

酒店模式与赌场模式

由于我们是转型到游戏行业的,这当中也交了不少学费。比如,当我们将开心农场做到一千万用户时,我们发现自己的收入却很少,也就三四百万美金。而我看到德州扑克那时也就十几万日活跃量,收入居然能做到和我们一样多。我之前一直天真地以为我们用户是不具备付费能力的,德州扑克的用户就是喜欢付费的。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看到一个新闻,说澳门三家赌场收入又创造新高,三家赌场的收入规模、利润规模等于阿里加腾讯,等于中国整个酒店行业的收入规模。我突然明白了,原来我们以前开心农场做的模式是酒店的模式,不是赌场的模式。

什么意思呢?

酒店这个模式最大的特点是按时间收费,按服务收费。你为什么选酒店,因为酒店的服务好。大家去赌场买筹码花5-10万块钱,去澳门的人最少也得花上千块。但我们花这些钱不会觉得钱是交给赌场的,也不会觉得这些钱最后是输掉的,就像股民把钱投到股市里,他觉得他是来挣钱的,其他人都不要拦着他买股票,这种一夜暴富的欲望是拦不住的。

如果一个买卖是靠服务挣钱,赚的就是人在理性当中的钱,比如你去选酒店时还需要比价,这个酒店便宜一点,就选它了。你去澳门的时候会比价吗?不会,你考虑的是充一万好,还是充五千好?肯定是充一万,因为你认为自己是去挣钱的。

我们游戏行业挣钱的公司靠的就是人性,通过将人性当中仇恨、炫耀、竞争在游戏的设计中都调动起来。所以我经常问团队,你这个游戏是什么模式,是酒店模式还是KTV模式,还是赌场模式。KTV模式是比酒店好一点,但比赌场要差一点。

互联网幂定律

如今,有很多创业者都会面临大公司的挑战,我们后来在海外做YAC杀毒软件时,其实一直在与大公司竞争。后来,我们发现大公司的最大问题是决策,大公司高管考虑问题,和CEO考虑的是不一样的,高管考虑更多的是自己的KPI,CEO考虑更多的是公司战略

此外,大公司的高管解决问题时,往往想的是利用公司资源,而不是产品。很多大公司的高管,他们做的很多事情都趋于短线价值的,从公司要资源,给领导做 PPT,不考虑长期价值。

我以前去过以色列,这个国家很有意思,国土面积不大,但比周围那些有资源、有石油的国家都更挣钱。后来,我查到在经济学领域有个术语叫「资源诅咒」。

这个术语专指有资源的国家,往往高科技产业发展就不好,像俄罗斯、巴西、阿拉伯,他们挣钱太容易。这很像一个大公司的高管,比如遇到要提高产品流量的问题,他们通常是申请一笔预算,然后去投百度,不愿意苦哈哈地做产品。

所以我当时和团队讲,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我就只给你们十万块钱去做,钱少反而能刺激团队创造力的爆发。一个团队或一个人,只有在资源紧缺时,才能迸发出创造力,如果你的资源太多,大家想的事情都是如何花钱办事。雷军当时和林斌做小米的时候,他和林斌说小米要做营销但没预算,这就是一个创业公司的文化。

创业需要单点突破,尤其是在初创期的时候,这也是符合互联网幂定律的。比如,一个人有三亿的资产,但他的日资产增值系数只有1.1,还有一个人是十万块钱资产,但是他的日资产增值系数是1.2,最后还是那个1.2的人最厉害。我们应该庆幸我们生在这样的时代,如果你把日增值系数做好,别看我们短期很慢,长期来讲我们一定是能超过前面公司的。我们创业就是白手起家的,我也经常和团队说,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因为没钱做起来,最后都是败于有钱。

在做这个系数的过程中,你要坚持单点突破:

  1. 你要相信这个点背后的价值很大,背后能延伸出来很多东西;
  2. 你敢于在这个点上坚决投,这时候你会遇到很多东西,你能不能放弃其它的,就只在这点上坚持投入;
  3. 你知道这个点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挖的,可以继续做深的。

为什么单点突破的意义比你做好多个业务有价值?其实,我们在做完开心农场后,还做了很多新游戏。当我们抽掉一些人做新游戏,新游戏的一年收入加在一起,还抵不上我把这些人放在这个游戏做一个活动带来的价值大。

互联网这个行业是符合幂定律的,你把系数提升一点点,比拆出来再做一个系数带来变化要大,这就是单点突破。你做很多东西,很多业务堆在一起,还不如把这些业务的能力放在一个点上,专门提升这一点。

不犯经验主义的错误

分享两个故事:

故事一:有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写了一本很好的书,书名叫《思考,快与慢》,书中描述当初德国炸英国的场景,有些地方炸得很密集,有些没炸,你是不是觉得没被炸的地方可能有德国间谍?

故事二:以色列有十个飞行大队经常去轰炸埃及,炸完后只有一个飞行大队幸存,你觉得幸存的这个飞行大队有没什么成功经验?还有个故事更直观,如果你在妇产科医院门口看到,这家医院上周生了十个男一个女,你会不会觉得这家医院生男孩的多?

这其实都是概率问题,但如果你花很多时间在这些事情上研究,就犯了经验错误。很多事情发生可能就是没有规律的,不要一遇到事情就想总结规律。人类在认知上有个毛病,喜欢动不动就总结,因为我们总想把事情简单化。其实,很多事情的发生就是概率使然。

当初,我们做产品也犯过很多错误。举个例子,一个产品的排版,我们当初也会为此纠结很久,因为每个团队,每个人过去都有各自经历,这个经历会让他有经验主义,非要按照某个总结出来的规律做,这是最可怕的。

我们一定要搞清楚,哪些东西是基本规律,什么叫规律?规律就是你执行后一定会浮现出来的东西,就像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如果你真正找到了规律,能发现产品会迎来一个指数级的增长。

我记得,当年我们做心理测试网站时,为了证明产品是不错的,就找了很多数据来证明自己有增长,这就是自欺欺人。你真正按照规律去办事的话,最后收获到的会是一个快速增长的结果;当你来回折腾,看不到明显变化时,你要想是不是自己的方法有问题,是不是过去的经验导致自己陷入到了一个坑里。

我们最早做杀毒软件时,曾自认为用户在乎云端引擎、云查杀、速度快。直到有一次,我让用户来对比两个杀毒软件,他试用了一下选出了一个杀毒软件,我就问他为什么觉得这个杀毒软件好?他说,这个扫完后再扫一下,又发现有新病毒,这就是好杀毒软件,这不是我们能想到的。

所以,当我们做一个事情的时候,如果老是没结果,或许就要想想驱动自己做的这些经验,是否是错误的;当你真正找到规律后,产品会出现一个惊人的变化。

 

本文素材来源创新工场

作者:唐彬森,孝昌水木投资创始人、智明星通CEO

整编:John潘

本文由 @捕手志(ID:ibushouzhi) 整编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打赏也是一种认可
5人打赏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
  1. 说得很在理,之前只明白要专注在一项工作中。现在越做路越狭窄,才觉悟到不仅没了热情,是整个行业里的人都在浮躁。
    目前正在寻找新的方向,再努力专注一把。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