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御基金卫哲:创业者如何成为1%的幸存者?

产品经理就业特训营,专门为大学生和准备转型做产品的人量身定制,60天线下培训,包就业!了解详情

本文为嘉御基金董事长卫哲的演讲实录,卫哲借助阿里巴巴成长中的故事,以投资人的视角为创业者做方法论指导,希望能给创业者们带来思考与启发。

近日,在第六届东沙湖杯“千人计划”创业大赛闭幕会上,揭晓大赛结果前,嘉御基金董事长卫哲发表以“创业者如何成为1%的幸存者”为主题的演讲。

以下为会议实录:

各位创业家好,各位投资人好。“千人计划”创业大赛我们连续办了六、七届,园区每年把创业者请过来,还活着的企业可能第一次来到第七次是几何级数下降的,90%的死亡率还是说低了,可能会更高。最后一个项目是给盲人指路,我觉得创业者经常两眼一黑,他们更需要指路。

我今天分享三个方面的内容,创业人最重要的是找人、找钱、找方向,在这里经常会犯三个错误,让你成为99%的死亡者,作为投资人如何判断创业者找人、找钱、找方向的问题,投资人又如何帮助创业者在这三个方面避免犯错。

先说找人,找人又分三个方面:质量、数量和方法。我结合阿里巴巴的三个不同的案例来分享。

首先是找人的质量,说实话创业之初,一些创业者更迷信加入者的经历,而不谈经验。甚至很多创业者叫我帮找阿里巴巴的,做电商。只顾公司名气和经历,却不考量人才是否与公司相匹配,我认为这是不可取的。

其次,阿里为何能够活下来?马云发誓说这辈子都不会搞懂财务,所以团队需要找财务方面的高手。2000年第二个很关键的人欲加入阿里巴巴,年纪比马云大50%,他来的时候说是有组织、有公司。今天阿里最重要的使命、愿景、价值观,这么高的执行力的都是在2000年的时候。 2000年的时候,第二个很关键的人欲加入阿里巴巴,年纪比马云大50%,他来的时候说是有组织、有大公司背景。而今天阿里最重要的使命、愿景、价值观,这么高的执行力都是在2000年的时候要做的事。

所以质量我想说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要清楚的知道缺什么,创始人缺什么?团队缺什么?马云知道自己缺什么,他也知道团队缺什么,年纪轻轻就当上CEO,其实只是挂了一个名字叫CEO而已。同样,谷歌两个创始人也是,请有经验的管理者,几年以后这个公司才更有发展前景。

第二个是数量,我们看过太多的创业团队拿到钱后,选取轻资产的项目越来越多,但我觉得人给组织带来冲击,还真的不是成本,而是管理的混乱和低效。一定要问自己你对团队数量是怎么规划的,有了资金后,缺人就扩充。

很多创业者在初期的时候,认为管理靠吼就行,到几百人的时候,创业团队人数每扩大一批,就会死一批,什么叫隔代死?创始人直接带第一批团队的时候,绝对没问题,形成第一级中间干部的时候,有些问题还可控。

为什么可控?就像爷爷和孙子的感觉,中间隔了爸爸,爸爸带儿子,但是爷爷还能看着。当大量创业企业走向高风险的时候,叫隔两级,创始人和第一线员工中间产生的团队所谓两层干部。大约在100-2000人,靠一级干部管不过来的时候,会出现两级干部,这部分员工将是公司在管理上的最大问题,公司的执行力也往往在这个时候出现问题。

第三是方法,特别是拿到融资的创业者,起初公司请不起人力资源总监的时候,创始人会亲自招人。拿到钱后,创始人会组建团队,人力资源总监上岗,公司招人的事请人力资源总监负责,从而开始出现了新问题。

我再大和大家分享一个事,马云亲自面试一直到500人的团队规模,他当时面试过的前台接待现在是阿里的合伙人、高级副总裁,做过菜鸟的董事长。马云招的前台有可能成为副总裁,所以你在创业规模并不大的时候,不要轻易下放招聘权。太多的人在公司规模几十人之后就开始对外面试招人,问他为什么不面试,他说忙啊,忙着做各种业务的事。我说:你为什么会业务呢?你这是降级做他们本来该做的事,这是一种恶性循环。

以上是我与大家分享的三件事,找人的质量、数量、方法。

第二找钱,中国投资机构很多,好的项目不用找,钱会来找你,投资人是很敏感的。这里面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你找什么样的钱,找多少钱?

刚才媒体采访问我对创业环境的看法,我从投资这个角度看是三个字,从创始人角度看是这三个词倒过来读。投资人的角度叫“人傻钱多速来”,人傻倒不是说投资人智商低,主要是有很多没有经验的外行业人士冲了进来,当然我们和元禾都不傻。

第二个是钱多,外资、民资都涌进来,然后“速来”,资本对一个项目的判断周期变得越来越快。

创业者角度把这三个字倒过来念,叫“速来钱多人少”。创业者多追究速度和规模,很少有创业者跟我们谈他在不同规模状态下的效率。我曾经说过一句话,没有效率的增长不是慢性自杀而是加速自杀,太多投资人的钱都是被低效率吃掉了。

那么找钱找多少钱?我再举个阿里巴巴的例子。2007年阿里巴巴第一块业务在香港上市,17亿美元放在今天也不是小数额,在2007年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上市回来的第二天,马云说叫负责人把13亿美金找个地方存起来,别让他看到,我们还没有能力花好这17亿美金,我们的能力只能花个三、四亿美金,就当阿里没有融到17亿美金,只融到三、四亿美金。

如今很多创始团队、管理团队可能半年前拿了500万用的挺好,半年后就拿到了5000万,没有一个团队的花钱能力是在半年、一年内能够成长10倍。如果各位有孩子,你给孩子零花钱,初一给50元,初二给5000元,好孩子也变坏了。

人的挣钱能力和花钱能力是逐步提高的,我们经常建议很多创业企业,当拿到融资后不如把一部分钱隔开,就当没有,今天隔开的钱,很大一部分是资本泡沫,按常理根据企业的规模与现状是融不到这么多钱。

各位创始人不如比较一下马云在2007年的能力,这样能力的团队,都不敢去动用17亿美金,都不敢说按照17亿美金做未来发展规划,也只敢拿四亿美金,存下剩下的13亿。

第二个叫找钱,绝大部分的创业企业,不是饿死的是被撑死的,被太多的钱而撑死。被撑死的原因是大多是创始人和团队还不具备花好这么多钱的能力。

第三,是找方向。我有幸看过2001年马云写的商业计划书,除了那一句话“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没有变,其他的都变了,生意模式、业务战略全变了。为什么找方向?创业既然找了方向为什么还要再找?“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大方向没有变,但是怎么实施小方向是经常要变,甚至是肯定要变的。

阿里的第一个赚钱产品到如今已有17年的时间,在这个之前,马云试过23个不同的方向,直到第24个,让阿里巴巴活了下来。那句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象征着诗和远方将一直都在,但你需要整天想20几次苟且活下来的方法。

为什么马云有24次机会尝试?很多企业可能试两次就结束了,我们再回到前面的找人内容。很多创始人在山穷水尽的时候再转型,而阿里当时是阳光灿烂的修屋顶,不要等到没有钱被动转型,要主动转型。

其次,我要说的是与名声相关,说实话每次尝试失败对创始人和创业团队肯定有打击,但打击的时候要靠强有力的价值观做支撑,打造一支富有生命感的团队。有很多企业转型时团队的人心却转不成,所以找方向的时候我们希望创始人第一次都能做对。

找方向的第二件事,很多企业不清楚业务模式需不需要迅速在全国甚至是全球扩张。阿里巴巴在2007年上市的时候,有75%的收入和85%的利润来自浙江和广东两省,这支撑当时一个250亿美金的公司。

这里与各位创业者分享创业四个字,“广深高速”。做广度,深度一定做不好,业务模式上到底是先在深度还是先广度,这也是方向的问题。发展战略是“广深高速”,用户体验是“多快好省”,但同样“多快好省”起步的时候要面面俱到也很难做到,也很难活下来。

京东如何做的?京东第一个提出三日达、次日达、当日到的理念。“多快好省”你把一个字做到极致,是不败;做到两个字,是赢;若做到三个字,是快死了;四个字想一步到位,是死定了。

找人、找钱、找方向,次序不变,找人永远是第一位。找人、找钱、找方向,创始人当仁不让,必须持续去做。建议:找钱的时候不要忘记找人,找人的时候不要忘记找钱,我必须说创业很难,创业的成功率也很低。

今天借阿里成长的一些故事,借找人、找钱、找方向的体会给大家做分享。我们很难改变全世界99%以上的死亡率,但我们希望参与元禾活动的创业者的存活率远远高于1%,让我们成为难得的成功者,一起有机会享受诗和远方,谢谢大家。

 

作者:卫哲

来源:http://www.iyiou.com/p/57267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亿欧网,作者@卫哲

题图来自PEXELS,基于CC0协议

打赏也是一种认可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