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狂人 · 梁明:一辈子我只做这件事

产品经理就业特训营,专门为大学生和准备转型做产品的人量身定制,60天线下培训,包就业!了解详情

持续努力最好的一点就是,当风来的时候,你能飞起来。

梁明,奇幻森林创始人,85后创业者,一个处女座魔术狂热爱好者。创业,没人愿意赌冷门,但是梁明却在乏人问津的魔术领域投入了自己的全部热情。

「我爱好魔术,我要做的事就是让中国的魔术发展起来,无论赚不赚钱,无论最后怎样,我这辈子就干这个事儿了。」

初见梁明,他的决绝与笃定令人印象深刻。对他而言,走上魔术这条路,绝对不是偶然,而是命中注定。

作为一门在西方有着两百多年历史的艺术形式,魔术在欧美有着普遍的群众基础,在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魔术秀每天演出超过十几场,赌博和魔术秀几乎撑起了90年代整座城市的GDP。经典作品《BELIEVE》2016年票房就超过7000万美元。

而在中国,魔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的发展都显得寂寂无声。直到2009年,刘谦带着他的8分钟近景魔术《魔手神彩》登上了春晚舞台,魔术才算是走进了全民的视野。之后的两年,魔术师一度成为全民偶像,各种魔术类综艺节目也赚足了人们的眼球,然后热潮很快褪去,如今真正花钱消费魔术的仍然只是小众人群。而梁明要做的事,就是让这门艺术真正的走进大众生活。

大学里的魔术狂热分子

十几年前,还在读高三的梁明,偶然在香港街头看到一场魔术表演,表演的魔术师是冯德伦,他被人群围在中央,旁边就是他的魔术店。这是梁明第一次近距离观看魔术表演,那种亲眼见证神奇的美妙感让他痴迷,他当即买了一张魔术教学DVD带回家悉心专研。

到了大学,梁明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魔术发烧友。2007年,梁明在舍友的支持下,在首师大的一间宿舍里创办了大学生魔术主题社区「高校魔术网」,同年他发起了「中国高校魔术联盟」,当时有接近30个社团参与。后来,他又建了BBS,人气最高的时候,会员一度超过四万人。在这里,他和一群志同道合的魔术爱好者切磋、讨论,他们甚至一起承接了商业魔术节、世界魔术大会等大型活动的执行工作。两年多的时间,宿舍成为他们的办公室,在这里,他和7位舍友不知熬了多少个通宵。周末还要去别的高校做免费的魔术教学,串场三四个地方。累并快乐着!

当时梁明的状态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不疯魔不成活」,他也立下志向,要以魔术为一生的事业。但是,这一决定却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他的母亲甚至说:「这不就是骗人的东西吗?」这让梁明感到有点委屈,也有点吃惊。

「魔术是见证奇迹的艺术,它在全世界积累两百年了,而且每年都有很多新的魔术诞生,这么好的文化,中国人都还没有消费过,如果我把人们没有见过的国外魔术带到中国来,肯定是个大机遇!」梁明固执的坚持自己的追求,也可能是由于付出太多,无法割舍,不顾家人的反对,他还是走上了魔术创业的道路。

毕业前夕,梁明创立了奇幻森林,保住了他的团队。彼时已经到了2008年,距离刘谦上春晚,只差一年。

创业10年,前5年都在摸索

为了生存,为了养团队,奇幻森林最初「什么活都接,什么赚钱干什么」。梁明自己也是,「什么都得做」。他上过孙悦的演唱会,他参与过电视节目的策划,他自己设计、制作道具,并把道具买到国外去,把国外的道具引进来汉化,自己翻译、研究。他卖过魔术培训,教小朋友变魔术,甚至挨家挨户发传单销售课程。他也曾上央视表演还得过金奖、做过魔术师的经纪去推销演出……用他自己的话讲,他把这一行该趟的水、该探的路全部都趟过、探过一遍了。

他的第一桶金来自给「给魔术师做培训」,当时,北京的一个高中想为魔术兴趣班招老师,面试时梁明在每个道具上轻松地增加了5种玩法,就这样,他成了校长钦点的魔术课程编写者。普通老师70元一节课,他则是一个魔术300块钱,很多高校都找过来购买这份教材。

魔术的表演效果非常依赖道具,比如,「杯中术」中杯子的手感、材质、做工因素都直接影响着魔术最终效果。一个杯子的价格,从300块钱到1万块钱不等,其中不乏滥竽充数者。奇幻森林依托「高校魔术网」的宣发优势,以推荐质优价廉的进口道具品牌的方式,迅速打开了魔术道具市场。

创业10年,前5年梁明都在摸索,走过很多弯路,但是他并不后悔,「其实这些都是特别好的累积,因为这些累积让我对魔术极其地敏感。现在整个魔术行业就像留在我血液里的血一样,我清楚每一个环节。每一件事我都自己做过,我知道它的点在哪?应该怎么做?怎么做得好?观众喜欢什么?坦白的说,这几年的试错成本加起来超过1000万了。」

金钱的投入与经验的累积让梁明逐渐找到了最佳盈利点,那就是商业演出。彼时,消费升级推动了娱乐文创产业大爆发,演出市场迅速繁荣起来。

公开数据表明,2013-2015年中国专业剧场(话剧、音乐剧、曲艺杂技等)演出市场实现了13%的增长。从话剧、脱口秀,再到大型的音乐节、实景演出,人们对于演艺的消费呈现井喷态势,剧场演出票房持续性增长。

持续努力最好的一点就是,当风来的时候,你能飞起来。2013年,梁明经营的第一个演出产品是个7分钟的魔术表演,普通魔术师变花、变鸽子,但奇幻森林的联合创始人袁波可以「空手变真实的食物」,这在中国魔术市场还从没有人见过,这样独特的表演带来了巨大的商机,这也让奇幻森林的团队更深刻地意识到,唯有创造独特的、具有差异化的产品,才能够在市场上取得突破。

此后,梁明和他的团队创作了全新概念的商业魔术秀,将魔术和音乐、戏剧、脱口秀、高科技等艺术形式相融合,推出了《惊天秀》、《传奇战队》、《大魔术师》、《至尊魔幻》等魔术秀。其中,《惊天秀》历时2年创作,全国巡演3年,演出场次超过200次,创造了近2000万的营收,并获得了有魔术界奥斯卡之称的「梅林奖」。

对于演出梁明有着超过同行的要求,「商业的本质是一样的,一个人在看一场现场娱乐表演的时候,其本质是希望能够在这得到娱乐。魔术也如此,魔术核心价值是神奇、是不可思议、也是观众普遍都有的那种对神秘事物的好奇心。所以,你在电视上见过的魔术我们不做,我们要做创新的、别人没见过的魔术。而且我们提供更丰富的娱乐形式。」

用户思维,不断迭代

梁明一再强调用户思维,「我们在魔术上的成功是因为我们对市场足够理解和了解,我们非常清楚观众怎么想。我们做演出,我们非常在乎每一个观众怎么想,我们会一直等观众到离场,听他怎么说,他觉得哪个魔术好,哪个魔术不好,哪个最神奇,哪个不神奇。然后不断去打磨,去迭代我们的秀。只有把握观众需求,才能创作出人们喜欢的魔术秀。」

一路摸索,一路总结,一晃十年,奇幻森林如今成为一家覆盖B端商演、C端小剧场演出,同时提供魔术培训、道具生产全链条服务的魔术综合服务平台。

除了剧目制作和商业演出外,奇幻森林还做艺人经纪业务。目前公司已经独家签约及代理了刘世杰、王禹、张瑞宁、孙峥、毛镇凯、LIPAN、Rocco·Silano等大批国内外一线明星魔术师。

不仅如此,奇幻森林还在北京亦庄买下了一整栋办公楼,建立了自己的魔术大本营,公司的研发制作、演出排练、培训等全部汇聚于此。

让魔术从业者活得幸福而有尊严

谈及成功的要素,梁明第一个就提到的就是人才。这也是他创业解决的第一个痛点。 在他看来,魔术在中国发展起来的前提条件是中国要有一大堆优秀的、头部的魔术师。因为只有这些人创造出好作品,观众才能看到好魔术。那么,首先要解决的就是魔术师收入的问题。「我见过很多艺术家,生活的很苦,创作一辈子,仍然过不上富足、体面的生活。」

因此,梁明大胆地提出了收入倍增计划,只要是跟奇幻森林签约的魔术师都能实现收入翻倍,「跟我们合作的所有魔术师,我们用商业化的操作手段,帮他做好运营,你以前收入20万,你到这40万,在这你的收入是以前的一倍,我们对我们的商业运营能力有这个信心。」

2011年,奇幻森林签下了魔术师傅琰东,傅琰东曾经8次登上春晚的舞台,通过团队化商业运营奇幻森林为其创造了十倍的演出收入。收入的吸引只是一方面,更多的魔术师选择奇幻森林是因为认同他们发展理念。

「我一开始就说,我们要给所有魔术师,通过创造商业价值的方式,提升魔术发展。后来我们说要让魔术师活的幸福有尊严。」在梁明内心,所谓尊严,就是要让魔术师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即收入达到一定水平;而所谓幸福,是精神层次上的,就是有足够的空间和足够多的帮助来让艺术变现。

如今,奇幻森林的使命是「再造产业生态,重新定义魔术」。梁明解释说:「单靠我自己,单靠一个魔术师创造,是没有办法重新定义魔术,创造出更高维度魔术的,它需要融合。一个魔术师想要呈现他的魔术,他有非常多环节,从设计、策划再到编排、流程设计、台词、剧本,再到道具制作,哪个环节差了都不行,这需要社会分工,所以,我们要再造产业生态,让产业生态变好,你好、我好、大家好,只有这个产业生态变好,我们才可能重新定义魔术。」

拥抱资本,获得数千万融资

创业10年,奇幻森林汇聚了国内大部分的头部魔术师,这些魔术师的经验都在10年以上。人才方面的高壁垒,成为奇幻森林被资本选中的重要原因。

2017年8月,奇幻森林完成3000万A轮融资,由左驭资本领投。这笔融资,主要用来做奇幻森林剧目制作,包括发展奇幻森林在C端的产品,此外,还将用于团队扩建和品牌升级。

以往,奇幻森林的收入主要来源于B端商演,但是梁明并没有放弃C端市场,2013年,奇幻森林推出了面向C端的原创IP小剧场魔术秀《魔术旅程》系列剧。这是他们在C端商演的一种尝试,其中系列剧《我是谁》在2013年创造了「全年零空座」的票房奇迹,在网络平台中,观众自发好评率100%。《我是谁》在2016年巡演城市20座,累计演出达到60场,2017年将超过100场次。「希望今后奇幻森林能在C端小剧场也有所成就。」

对于融资这件事,梁明最初是抵触的,「因为在我心理,我觉得投资人和资本都是比较冷血,比较野蛮的。但是接触下来,我觉得左驭这个团队挺友善,也挺热情的,不那么冷冰冰,甚至有时候还有点激情。他们不怎么干涉我们做事,信任不控制,帮忙不添乱吧!」

主导此次投资的左驭执行董事韩泽表示,「梁明是个有性格、很坚持自己的人,他有自己的价值观,有自己的体系,不太会被别人左右,不会因为外边的风吹草动而改变自己。魔术这件事,也许别人做没戏,他做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韩泽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看奇幻森林演出时的感受:「第一次看他们的秀我非常震撼!没想到他们能在一个故事中整合那么多艺术形式,而且有那么好的互动!回来以后,我用A4纸写了四页建议,直接用手机拍照发给梁明。我觉得他做这个事很靠谱,我提这些建议并不要求他一定听,我只是建议,但我是非常认真的去提这些建议。」

另一方面,韩泽也经常建议梁明去观看行业对标企业的演出,如说开心麻花,包括一些小剧场演出,甚至像嘻哈包袱铺这样演出。「我建议他去了解对方怎么去落地,当然每一个品类这些差异非常大,但是看了人家怎么拓市场,是怎么去推进的,肯定是有好处的,我们也是希望奇幻森林稳健2C端。」

对于这些建议,梁明和他的整个团队都跟海绵一样,有非常强的吸纳能力。他特别赞同韩泽对做C端市场的一些建议。

「我觉得左驭有一点让我挺欣赏的,就是他们只做自己能力圈内的事情,这一点我挺认可的,作为投资方,他们在文创领域一直有布局,但是他们从没有高高在上的指手画脚,他们是很平等的姿态来帮助我,他们给我的是他们对行业理解和经验,以及跳脱出来的视角。」

梁明感到很幸运,遇到了真正理解和支持自己的投资方。

采访最后,梁明再次谈到了商业模式,他表示,奇幻森林未来要想走得更远,还要将商业模式打造的更有生命力、更持久。「因为,你的模式如果不是时间的朋友,你是留不住人才的,人们会赚一笔快钱就走,艺术的核心是人!」

 

本文由 @投资人说(ID:touzirenshuo) 整编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ixabay,基于 CC0 协议

欢迎打赏支持原创
4人打赏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