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永福:创业者要有保守主义,即对于风险的判断和管理

零基础学产品,BAT产品总监带,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课程,全面掌握优秀产品经理必备技能。了解详情

创业者应是乐观的保守主义者,因为如果你面对问题的时候没有乐观的精神,你天天想这事太难了,愁就把你愁死了。而乐观的精神让你看到的更多是机会,而不是挑战。

创业者和投资人就像司机和副驾,都要抬头看路,但也各有分工。前几天,阿里巴巴宣布成立eWTP投资工作小组,并由俞永福先生担任组长。这一下司机又坐回了副驾驶。我们暂时不知道重新回到投资人身份的俞永福先生感觉如何,但捕Sir整理了一篇他的文章,关于他如何从投资人转变为创业者,又是如何享受创业过程,并从中总结出自己的一套经验,希望你看过后也能有所启发。

一、步入投资

2001年,我在深圳的一家小公司工作了三年,一直想去个大点的公司,看一看规模企业的发展路径,所以我就给联想投了简历。联想当时还没有成立投资公司,那是很保密的项目,他们看我也有金融工作的经历,所以就把我招到了联想。

进入联想的第一年,让我做了很多的会议纪要,我从心里来讲是有点烦的,你看我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也算是专业人士。后来我理解了,会议纪要是对三会:会听,会想,会说,最基本的训练过程

在那里,我看到的创业企业不下500家,六年的投资过程,像喝了六年的浓缩液,那些CEO把对一个产业、一个企业的经营管理,可能是五年、十年的积累,在两个小时之内和你做分享,如果要我从头摸索,自己去积累这些经验,可能一辈子都积累不下来。所以那几年对我的帮助是极大的。

2005年的时候,我已经在联想投资(捕手志注:后更名为君联资本)工作了五年,马上就到30岁了。从25岁时进入风险投资,我成为联想投资最年轻的副总裁(27岁升到了副总裁),也创造了很多纪录。到了这个阶段,我就在想我的下一个十年,我的职业生涯、发展方向是什么。

当时我有几个判断。第一,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整个信息产业保持着差不多十年一次的「产业断代」机会。比如硬件的十年,全球王者是IBM;第二个十年是Software,王者是微软,带来了个人计算机时代;2000年开始经历第三个十年,关键词是Internet,美国成就了Google等等,中国成就了BAT。

我在联想的那个投资组是投互联网的,我当时总结第四个十年是无线。一直站在岸上了,看着水里游的人很热闹,也觉得痒痒,总想跳进去自己游。当时从投资到实业的成功案例就俩人,一个是沈南鹏,一个是蔡崇信。对我来说,岸上看过了,还是想到水里体会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我觉得第四个十年如果不抓住的话,会很遗憾。

另外,我看到未来的中国不缺投资人。中国的经济发展越来越快,越来越多外国人的钱进入中国,大家觉得做实业很辛苦,都去做投资人了。我看到中国未来缺两种人:创业家和企业家。这个社会要进步,最重要的推动力是企业,企业强则国家强,所以我希望去创业

二、加入UC

在我的内心,UC是什么?其实UC是我们事业的称谓,是刻骨铭心的,如果用一个关键词的话,我会用「初恋」这个词。

我和何小鹏、梁捷第一次见面在2006年初的时候,我还在联想,经过一个朋友的介绍,我从北京专门飞到广州。当时他们递给我的名片,到今天也作为我的珍藏和纪念。这两张名片上两个人都是副总经理,我想投资这件事情肯定是老大谈,就问总经理是谁,他们的回答让我对这个团队有很深的看法。

第一段话,他们说有时候遇到一些客户比较难谈,有不太方便立即回答的问题时,就说我们回去跟老大商量商量。这很聪明,如果你印的名片是CEO,那客户就说你是老大,你得表个态。

第二段话,说我们两位是产品技术研发,在企业经营管理、市场运作等方面并不擅长,未来我们需要再找一个合作伙伴。可以想一想,我们中国的同事天生有一个特点,大家都有官瘾,当自己能力不足的时候,反应是以后找一个能力强的副总就行了,没人会想给自己找个老大。这很现实。

所以他们这叫有大智慧,而且公司只有十一二个人,这么小的公司就能有这样的想法,我觉得真不容易。技术型创业团队在发展的时候,明显会有天花板,公司发展到一两百人,收入发展到一两千万,公司再也做不大了。为什么?创业者本身成为了企业经营管理的瓶颈,突破不了

我最早是帮助UC的两位创始人争取投资的,但在投资决策会上少了一票。我告诉他们时,他们说,永福,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一起干?这是个非常偶然的机会,能创业,我就毫不犹豫跳下去了。

答应加入UC之后,2007年的第一天,我拖着一个行李箱从北京就到了广州。当时我们的办公室在一个很老式的、七八层住宅楼改建的一个园区,办公室在六楼没有电梯。我扛着行李箱就上去了,小鹏和梁捷出来接我,我挥挥手说,等会,让我喘口气。我原来的工作环境在甲级写字楼,现在到了一个老住宅楼,那天晚上我就写了一篇日记,创业从爬楼开始。我保存了很久。

我们开了第一次的全体会,有十五个人,算是宣告了UC的第二次创业。我没有那天开会的照片,但是有当天那十五个人一起的照片,一眼看上去,那种青涩,像学生。

从2007年到2010年,我们的目标是把UC发展壮大。在2010年,我们看到了在移动互联网上有一个全球化的机遇,但我们内心里知道这其实是很大的挑战:第一,没有一家中国公司曾经成功地走出中国,更多的是失败案例;第二,UC本身还是创业公司,不知道有没有能力同时打两仗——中国和海外。最终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就是一个词:勇气。创业的时候你看到了机会,也一定有相当多的挑战,这时候能够左右我们前进的,回到原点看看,还有没有坚持当初梦想的勇气

我后来在每一次重大决策时,都会问一个问题:如果今天回到了创业的时候,无产阶级的时候,如果面对同样的问题,选择是什么。而今天某种角度来讲,我们是有产阶级,所以做决定时,有更多顾虑,这是现实的。所以我们做这些决定时,要更有勇气。

创业者应是乐观的保守主义者,因为如果你面对问题的时候没有乐观的精神,你天天想这事太难了,愁就把你愁死了。而乐观的精神让你看到的更多是机会,而不是挑战。但你实质上还应该是个保守主义,创业路上最大的责任是你带着一票兄弟,你不光是飙车,你车上还坐着人呢,你把这个车撞了,不光是你出事,你一票兄弟也跟着出事。所以,从整个企业经营的角度来讲,还是需要你有保守主义,就是对于风险的判断和管理。

三、企业管理

UC从2004年刚创立的时候就非常清楚自己不会做一个软件公司,所以从来没有一天考虑自己的浏览器向用户怎么收费,但我们也不是雷锋,我们也得活着,所以UC在这儿有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创新,就是用了云计算架构去做了手机浏览器。

当年我们还不知道什么叫云计算,我们给这个架构起了个名字叫做服务器客户端混合计算技术,用第二个架构做浏览器,这一点让我很骄傲。中国的互联网一直说Copy to China,很多东西我们都是从美国抄来的。但是这件事情是中国的团队发明的,我们看到2005年的Opera,2010年Kindle fire的设备,包括IE引入云计算也都是用了类似的技术架构,这一点作为中国的技术团队,我们应该有自信,一定会有自己的技术创新。

传统的互联网的创业,其实是某一群人创业的机会,你可以讲是学计算机的,是学IT的,你可以说他是创客、精英做的一件事情。但是现在来,所有行业的人都能参与创业的大潮,我觉得这个真正能够做到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但是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有敬畏之心。

每个人的内心很多时候其实都处于挣扎和自问的状态,为什么?要什么?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点,你是希望和一伙人在一起,还是一个人?

我们家兄弟三个,我最小,跟兄弟们在一起是一种很快乐的感觉。后来在UC,在阿里,实际上还是有一堆人一起玩,一起赢,一起Happy,这是特别好的感觉。如果一个人,我觉得会很孤独。2007年我就说,志同道合、分享成功。到了山顶,你的兄弟还在和你一起Happy,我把这视作班长永福成功的标志。如果爬到山顶,发现四下无人,我会觉得自己当老大很失败。我很在乎这点。

在一个创业企业里,保持创业文化是很重要的一点。大家都讲创新,创新的土壤是什么?同事们叫我永福,叫我班长,都行。原因很简单,创新的土壤是平等,当我们能够没有等级的时候,就不会压抑创新。当年为什么在公司里禁止叫总呢?我说我也别装,大家别给我构成压力。叫「俞总」,那就不能犯错误,「俞总」说的每句话都要对,但其实我每天都在犯错误,创业如果怕犯错误就很难做决定了

在这种平等的文化里,你是不是一个合伙的氛围,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决策文化。决策文化要避免两种倾向,一种叫「Nobody Can Say No」,「一言堂」,所有事他说了算,其他人的意见都等于Nothing,这在早期可以,但是越复杂风险越高。要不然你就搏,十件事押对了八件,但有两件事做不好,可能这个公司就挂了。

第二种是「Everybody Can Say No,Nobody Can Say Yes」,讲民主,大企业病,坐一圈桌子,人人都有不同意见,但「Nobody Can Say Yes」。这是最大的挑战,因为创业公司面对变化必须要做出决定,不做出决定就是在等死。今天让你当Leader,你就得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在UC的时候,决策文化叫一号位的文化,是「Everybody Can Say No,Someone Can Say Yes」,每个人都可以说No,但一定要有人说Yes,这个人是那个业务方向上的一号位。两个原因:第一,一号位的同学花了最长的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他的信息量也是最全面的,所以应该由他做决定;第二,每次犯错就是在交学费,即使交学费,也给一号位的同学交,因为你不可能代理他的位置

在很多产品上,我提一二三,他Say No了。我唯一需要一件事,反馈。你只要给我反馈,你的决定是什么能快速告诉我,你的决定跟我不一样的情况下,你思考的一二三是什么,你做决定。集权不是问题,问题在官僚,导致信息传递损失了很多,决策的效率大幅度降低

我把我创业的经验浓缩成四点。

第一,志同道合,你有志同道合的兄弟,会觉得创业的路上是非常非常幸福的事。创业面临最大的风险是什么?不是你的事情选择有问题,你可以调整;不是你有没有钱,有钱没钱可以找资源;创业第一大挑战是团队不和。2006年我创业的时候,我的朋友和我分享的第一个,永福你面临最大的挑战,在未来如何让大家能够同心。

第二,分享成功,你如果想让你的创业的所有人跟着你走,一定要和大家分享创业的成功。另外,业务要不停上升,这个比你说很多都管用。再有人格魅力,说再多,你的创业兄弟其实是极明白的,业务往上走,咱们的奔头在哪儿。

第三,不管是对团队,对董事会,对合作伙伴,说到做到

第四,选对一个正确的方向特别重要,这个方向一定要顺势而为。中国聪明的人很多,努力的人很多,最终成功其实还是要有福气,这个福气的背后是什么?顺势而为,选对一个方向。

四、驾驶和副驾

我曾开玩笑地讲一段话:一个人成功之后,你放个屁都是真理;失败了,你说的是真理,别人听起来都像放屁。这是一段俗话,但我特别想和大家分享的是,不同企业成功的原因百分之八十以上是不一样的,如果照样画葫芦,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是不会成功的。所以当你真正想成功,必须走出一条不寻常的路,而不是沿着那些所谓成功企业、成功人士的路走一遍

反过来,那些失败的企业或者它们遇到的问题,百分之八十又是相似的。包括企业在经营、成长遇到的各种困惑,当你能够突破这些问题和陷阱,可能就离成功就更近一步了。

创业就像爬山,从0到1,1到10,10到100,100到500。当你突然站在1万米的高空去看整个产业,思考的角度和以前是非常不同的。创业时候会看未来两年、三年的机会,站在一万米高空的时候开始思考产业终局,我们在其中有什么影响或改变。如果没有影响和改变,这事完全可以不做

我觉得我的名字起得好,永福还是很幸运的一个人。

如果没有做VC的六年,创业会很不一样。当你看过500家创业公司的生与死,一定会有很多悟道。所以当我自己创业的时候就想,把自己摔死的事情千万别发生。

如果没有经历企业的成长过程,我对于管理的感悟也很难达到一定的高度。在每一个阶段,你有一定体感的时候,对悟道、修术、塑形、取势的感受会更深

我有两个角色的感受,投资人和创业者,这两个身份像什么,像司机和副驾驶。他们共同点是什么?是要抬头看路,看企业的发展,看环境,看产业的发展。但他们也有很大的不同,创业者会比较忙碌,一脚离合器,一脚油门,一手挂档,一手方向盘。投资人很悠闲,坐在副驾驶,有空和你聊一聊,没空看看风景

投资人的好处是有权利选择那辆车,到底是坐奥迪还是奥拓。但创业者只有一辆车,如果你的那辆是奥拓,那也是你唯一的车,你要想办法把一辆奥拓开起来像奥迪。其实副驾驶也有他的劣势,我感觉,投资人在投资之前像甲方,一旦投了就像乙方。大家说风险投资,投资给了别人,风险留给了自己,才叫风险投资

压力在哪儿呢?坐在副驾驶的时候,经常要想,这个车是不是开得太快了,是不是有点危险,会不会撞车,这时候会不自觉的紧张。但紧张又能怎样?难道去抢方向盘吗?抢方向盘估计就车毁人亡了。方向盘关键还得在创业者手里。

 

素材来源:俞永福UC博客、伯克利演讲

作者:俞永福,阿里巴巴集团eWTP投资小组组长

本文由 @捕手志 整编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打赏也是一种认可
5人打赏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