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控们,刷手机是种病态,英美有了“数字戒瘾诊所”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小白叨一叨:如今,微博和智能手机让很多人全天候都挂在网上,不是更新微博,就是去社交网站看朋友们的动态,要不就是看看自己所在的小组最近有什么活动可以参加。如果有一两天没有上网看这些,很多人可能都会觉得很不适应,生怕自己错过了些什么活动或者有意思的新闻。这就是FOMO“社交控”。这是一种病,得治啊!!!社交控们,敢不敢放下手机、立地成佛?

140808982574-560x337

不用反驳,我说的就是你——每隔6分钟就要看下手机,一天翻看150次,短信、微信、微博、脸书、电邮、谷歌,少看一个都不行,不看心里痒痒,看了心里空空。真相只有一个,你暴露了,你就是“FOMO社交控”(fear of missing out忙于眼前事的时候,总是害怕会错过更有趣或者更好的人和事。)

好吧,我承认,在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我的微信震动让我摸了手机不止两下。然后发现是闺蜜在群里讨论明天带什么零食的芝麻豆小事,于是我立马把手机扔的远远的,发誓写完文章再去取。

其实这是一种瘾,一种病态的瘾,一种虽不致命但会让你人生质量下降的瘾。那一个小小手机,那一方小小网络竟然不知不觉就控制了你,比感情还让人难以挣脱,你根本无力反抗,因为你从未意识到它的险恶。我们都需要去瘾,所以有人快人一步想到了“数字戒瘾诊所(Digital detoxes)”,现已大热。

什么是“数字戒瘾诊所”?在英国雷肯比肯斯山脉一个偏远的小屋中,一群形形色色的年轻人围坐成一圈,一个一个交出自己的iPhone,放进一个黑色的箱子中。这意味着整个周末他们都将与心心念念的各种社交网络天各一方,主动掏钱买票过来,请人们为他们戒手机瘾。

数字戒瘾诊所一年前在美国大热,现在突然蔓延到了英国。诊所专治各种上网成瘾、社交成控的疑难杂症,深受手机扰的英国年轻人一下子趋之若鹜。

上周,英国通信管理局发布最新数据:英国人平均每天泡在网上8小时以上,比2010年上涨了2小时。有些人甚至同时使用两种社交每天,比如一边浏览推特网一边看视频,极大的上网需求让智能手机商乐得合不拢嘴。

手机早已成为必需品,但是我们在消费手机的时候也被手机消费了。有多少人每天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查邮件、入睡前最后一眼献给手机屏幕、梦里做梦都是自己的手机铃音?和朋友聚会,埋头看手机;开会不想发言,埋头看手机;遇到尴尬不知怎么接话,埋头看手机;仿佛手机是救星,可是手机早把你看清,电子设备嘲笑人类的无能、无知和无法自控。

于是, 名为“Unplugged Weekend”(直译“不插电周末”) 的公司作为最新、最热的数字戒瘾诊所,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和热捧。“Unplugged Weekend”面向患有手机控的各类人群,为忙忙碌碌的都市人提供可以沉思、冥想的周末时光——关键是远离手机和各种社交网络——重新思索手机的真正价值。这样的一个周末,除了没有手机,各类食物、休闲活动和住宿一应俱全,让你在雷肯比肯斯的群山与清风中体验不被手机折磨和奴役的日子。当然,做生意是要赚钱的,一张票200英镑。

“Unplugged Weekend”的一个周末,一群自发而来的年轻人聚在了一起,他们中有新闻媒体工作者、牙医、学生、实习律师、驾校教练,还有几个暑期漫漫、无所事事的老师。这个周末会发生什么?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一个周末的活动安排的满满的,但大多都与训练专注力(mindfulness)有关——这也是为了让参加者在日后与手机斗争时学会自救。所有人早上7点起床开始做瑜伽和静坐,从下犬式姿势到盘腿坐在铺满印度地毯、点满蜡烛的舒适小屋,尽是没有手机打扰的世界。

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当然会不适应。长时间为手机喜为手机忧,早已“六根不净”,专注并非易事。人们因为失去手机而忧虑就像焦急的父母在超市弄丢了自己的孩子。就像有人因为突然没有了需要时刻查看的手机而忧心忡忡,习惯了老板要求的每天24小时每周7天待命,突然解禁了真不适应;有人习惯了iPhone的语音助手,玩到乐时大喊一声“自拍“才发现手机早已不在手上;有人怀念手机上的手电筒照明在布满荆棘的山间小路上跌跌撞撞……

“Unplugged Weekend”的创始者是26岁的Lucy Pearson和28岁的 Vikki Bates。她们当初创立这个公司也是机缘巧合。两人今年初在撒哈拉沙漠偶然相遇,因为当地没有信号她们一起过上了没有手机的日子,但却发现从此迎来了真正的自由与解放。于是回家后,她们辞掉了工作,不到一周就开始谋划她们的新事业,如今的“Unplugged Weekend”。

“没有了手机,仿佛再也没有人们追着我们做这做那”Bates说,“当你每天为生活和工作所迫时,你整天忙碌,却忘记了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你过得是否开心,你的人生究竟想怎么过。”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还不习惯直接从脸谱等社交网络中抽离,因为网络使他们的一个消遣。所以我们想重新我们在撒哈拉中的生活状态,给人们一个喘息的机会与尝试。”有些父母已经想要带着孩子来参加“Unplugged Weekend”的周末。其中,一位爸爸说自己特别恼怒10岁的女儿每天粘在iPad上,但是女儿的朋友都有iPad他也无可奈何。

一个周末下来,人们渐渐适应了没有手机的清静世界。他们不再想着手机,开始互相交谈,渐渐无所不聊——他们发现了手机曾经带来的交流障碍。没有了手机,人们似乎有了更多的时间与感情诉诸。

周末结束时,甚至有人不想拿回自己的手机。学会了冷静面对没有手机的世界,再想想打开手机的刹那要处理的各种积压信息和邮件,真让人新生惧意。

度完周末回家的路上,特别想知道自己有没有错过什么花边新闻或多了新的好友。突然大家意识到,因为当时没有手机,好像都忘记了交换电话、在脸书和推特上互粉,这就意味着以后大家应该再也不会再见了。

回到家,手机重新充上电,各种社交网络重新回来,想着回来的地铁上所有人都在低头玩手机,不禁觉得自己是最清醒的那一个,也算不虚此行。然后,男朋友回来了,正色告诉他:“不要再玩手机了,你知道你一天平均翻手机160下吗?而且都是无用功!”

男朋友答:“哦,你周末前就跟我说过了。晚上吃什么,要不要打电话叫外卖?”

“打什么电话啊?!我知道一个很好的手机软件……又快又方便”手指不知觉开始在手机上滑动。

呵呵,社交控们,敢不敢放下手机、立地成佛?

附:英国人的数字生活调查:
英国成年人平均每天花在媒体设备上的时间为521分钟。
我们每天平均翻看手机150次。
16-24岁的年轻人中,99%的人使用互联网。
成年人中83%的人使用互联网。
使用网络的成年人,66%使用社交网站。
60%的父母担心自己的孩子每天粘在小屏电子设备上的时间太长。
手机使用者中,55%的人用手机收发电子邮件。
51%的家庭主妇拥有平板电脑。
44%的网民赞同下面这句话:“我在网络上拥有言论和行动自由”。
42%的英国成年人使用电子设备玩游戏。
40%的人曾用手机上传照片或视频到YouTube之类的网站上
38%的手机使用者用手机进行即时通信。
34%的成年人用手机管理银行账户。
33%的手机使用者如今用手机进行支付购物。
30%的手机使用者在手机上使用Skype或FaceTime等软件。
25%的父母限制孩子玩手机。
每个智能手机上平均安装23个应用软件
20%的汽车司机承认曾在驾驶中使用社交网站。
20%的人在嘿咻中查看手机。
45-54岁年龄段的人中,18%在网上玩游戏。
孩子们平均在11岁时会拥有人生第一部手机。
10%的孩子在5岁前就拥有了人生第一部手机。
7%的孩子拥有自己的平板电脑。
3%的父母将孩子手机的数据功能禁用。

本文作者:@英国范儿;转载自:钛媒体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手机病的人有救了

    回复
    1. 回复

      不要放弃治疗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