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过载时代,淘金的三种方法

产品经理就业班,12周特训,测、练、实战,22位导师全程带班,200+名企内推,保障就业!了解详情

编者按:信息爆炸式的增长,虽然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知识,但也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它可能会引发信息灾变,也可能会构建出信息乌托邦。这取决于你对信息的利用与挖掘。日前,畅销书作家迈克尔·西蒙斯(Michael Simmons)撰写了一篇文章,结合自己对世界上许多顶级企业家和领导人的观察,提出了在信息过载时代淘金的三种方法。

“我们消费的信息和我们摄入的食物一样重要。它影响着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行为,我们如何理解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以及我们如何理解他人。”

——埃文·威廉斯(Evan Williams),Twitter和Medium的联合创始人

现在,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有一个段落、一个章节或者一本书,如果你读了它,它会永远改变你的生活。我把这种信息称为“突破性知识”,在信息过载的时代,找到突破性知识的能力,是我们需要掌握的最重要的技能之一。

我们都有过突破性的经历。可能是父母、导师或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一直影响着我们,改变我们的一切。也可能是一本的书,震撼了我们的内心。(下文简称这种书为“地震书”)。

例如,沃伦·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的“地震书”是《聪明的投资者》,他19岁时就读过这本书。这本书构建了巴菲特的投资哲学的核心。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地震书”是《银河系漫游指南》,他说这本书帮助他提出了更大的问题,从而思考如何解决世界上更大的问题。我最近的“地震书”是《穷查理宝典》,作者是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这是第一本让我接触到心理模型的书。学习和运用心理模型非常有效,推动我开始了最新的事业。

“地震书”很罕见,但一本“地震书”的价值堪比一千本好书。一次突破性的知识体验可能只持续几分钟,但它的影响可以持续一辈子。它是学习杠杆的最终形式。

现在,想象一下,每年都会有一次突破性的知识体验,而不是十年有一次。或者一个月两次,而不是一年一次,这将会改变一切!这是有可能实现的。

鉴于突破性知识的力量和找到它的难度,我们都需要问自己的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们如何利用有限的时间,在分心的海洋中,找到突破性的知识?

我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作为一个读过数千本跨学科书籍的人,多年来我一直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我的书架、亚马逊购物车、Kindle图书馆和 Audible 愿望列表中散落着数百本书,我很想读,但没有时间去读。因此,就形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无限播放列表”。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发了一种独特的方法来处理信息过载,这是基于我自己的经验,并观察了世界上许多顶级企业家和领导人(包括埃隆·马斯克)学到的。但在我们开始采用这种方法之前,我们首先需要理解这个问题。正如发明家查尔斯·凯特琳(Charles Kettering)曾经说过的,“提出了一个好问题,问题就已经解决了一半。”

引发信息灾变的四大问题

虽然信息过载是一个大问题,但它实际上是由四个问题组成的,每个问题都在以指数级的速度恶化,它们加在一起就会导致一场大危机。这场危机有可能使我们集体变得更愚蠢,而不是更聪明,使我们分裂,而不是团结在一起。这场危机会有许多名称,但我认为最贴切的是信息灾变(Info-Apocalypse)。

引发信息灾变的四大问题是:

  1. 内容冲击
  2. 回声室
  3. 持续分心
  4. 害怕错过(FOMO)

信息灾变问题一:内容冲击

“大量的信息造成了注意力的贫乏……”

——赫伯特·西蒙(Herbert A. Simon)

信息过载的时代,成功者都是如何淘金的?

随着在线出版和社交媒体的出现,我们所能获得的知识量正在迅速增长,我们没有人能够跟得上这个速度。 与此同时,每天,每隔一秒钟都会有更多的内容被添加进来。人类集体知识与我们消费它的时间之间的差距,每秒都在扩大。

问题在于:我们怎么从中获得很多新信息,学习很多新技能?它们埋藏得太深了,我们甚至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信息灾变问题二:回声室

信息过载的时代,成功者都是如何淘金的?

随着群体规模的扩大,它就会变得不稳定,更加多样化,最终分裂成各种子群体。这种现象最明显的例子之一是宗教。犹太教一直在发展,直到它分裂成几个不同的教派,其中一个分裂成基督教。基督教发展,然后分裂成天主教和新教。新教发展,然后分裂成浸信会,卫理公会,路德会,等等。

这发生在每一个成长的领域。 每一个新的群体都会发展出自己的语言和文化。虽然这提高了团队内部的沟通效率,但知识的进和出都会变得更加困难,因为它必须先通过语言和文化的翻译。

每一个群体,都会根据与其他群体的不同或者更好的特征发展出一种身份。这些群体之间的概念墙,会导致两极分化和偏见。在宗教和政治中很容易看到这种情况,但它发生在所有领域:过于商业化的艺术家被认为是“背叛者”。企业高管往往认为学者太过理论化,不切实际。许多从事硬科学的人,甚至不认为社会科学是真正的科学。写畅销书的学者,也被认为是不那么严肃的研究人员。

问题在于:每个群体都生活在自己的回声室中,他们认为这就是“真实”的世界,他们通过妖魔化其他群体来维护这种信念。在这个社交媒体和有针对性的个性化内容的时代,这些回声室变得更加孤立,因为我们在自己选择的群体之外,接触到的信息越来越少。

信息灾变问题三:持续分心

大约五年前,我采访了Meetup的创始人。不知怎么的,我们开始讨论社交媒体的News Feed,他说了一些让我感到非常困惑的话:“如果你认为这会让人上瘾,就等五年后再说吧。”

好吧,五年过去了,我与移动设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关系发生了可怕的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变得非常警惕,删除了我手机中所有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并为App Store设定了一个只有我妻子知道的密码,这样我就无法下载新的应用程序了。但我仍然觉得自己在输掉这场战斗。

我可以像我想的那样,尽可能地放弃Facebook、Twitter或YouTube,但每一个都是我建立业务的地方。我管理着Facebook上拥有近5万名成员的群组。我购买Facebook和谷歌的广告,并在Facebook上推广新文章。

我试过屏蔽 YouTube,但那里有很多很有价值的教育视频,所以我决定重新打开它。虽然我在家工作,但当我打开电脑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在一个繁忙的集市中间开了一家店。

市场营销人员、软件开发人员和黑客正在获得前所未有的人类行为数据。他们利用这些信息,来捕捉人们的注意力,并使他们沉迷于产品。在这个目的上,每年都会投入数十亿美元。他们开发了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或传播虚假信息的方式,以最少的努力获得最大点击次数。

更复杂的是,在不远的将来,很大一部分人可能通过增强的虚拟现实眼镜或隐形眼镜来观察生活,这将使问题变得更糟。

问题在于:我们的现实和虚拟环境被越来越多的内容所包围——无论是经过编辑挑选的内容、广告还是假新闻。这些内容都是专门针对我们自己的喜好生产的,这是一种强大的干扰,让我们持续分心,可以阻止我们追求更有用的信息,或我们自己的目标。

信息灾变问题四:FOMO

今天,与十年前相比,有很多比之前更有趣的、让你想读或看的内容。但有更多的选择并不一定是件好事。事实上,它很快就变得让人不堪负重。

使人不堪负重不是选择的数量,而是好的选择的数量。放弃好的选择对人类来说是痛苦的,这就是所谓的损失厌恶。

此外,如此多的好选择,意味着我们常常不得不做出一些没有明确赢家的决定。我们是否应该读一本关于数据科学或人工智能的书,来完善我们的职业生涯?我们是否应该提高我们的沟通技巧,以便成为一个更好的领导者?或者我们是否应该阅读最新的关于健身研究、节食或育儿指南,把我们的个人生活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所有的这些方面都很重要,比较它们就像是比较苹果、橘子和杏仁一样。

我们发现,做出这类决定在心理上极具挑战性。

问题在于:太多的好的选择,加上没有足够的预测知识,导致我们总是在质疑自己的选择。

结果: 垃圾食品成了我们的日常饮食

这四个挑战(内容冲击、回声室、持续分心和FOMO ),使得不经过深思熟虑的普通人更加倾向于消费“垃圾食品”。他们会专注于所呈现的内容,点击那些让他们“分心”的内容,当有好的选择时,永远不会确定哪一个是最好的。在卫生政策中,“食物沙漠”是一个没有健康食物的地理区域。对于那些不深思熟虑的人来说,互联网看起来越来越像一个信息沙漠:充斥着大量的垃圾信息。更糟糕的是,许多以“垃圾食品”为食的人认为,当相反的情况发生时,他们会变得更加知情和聪明。

(译者注:一些偏远的地区及农村由于远离大型百货公司、超市、购物中心,不容易以合理的价格买到新鲜的食物,而称为“食物沙漠”。)

这就是问题所在,解决办法是什么?

虽然信息灾变描绘了一幅潜在的黯淡景象,但另一方面,突破性的知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现在,来自世界顶级专家的更多样化的知识,越来越容易得到,其中大部分都是免费的或负担得起的。九年后,人类将把人类迄今为止创造的科学知识增加一倍。

比如说我想学摄像。20年前,我不得不找一个当地的培训班或者读一本书。今天,我可以在YouTube上浏览27.7万个结果中的一个视频。或者,我可以注册一个180美元的 Masterclass 全程通行证,向罗恩·霍华德(Ron Howard )学习导演,向阿伦·索尔金(Aaron Sorkin)学习编剧,向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学习电影制作。在这个层面上,如果我们仔细选择我们消费的东西,我们实际上是生活在一个信息乌托邦中。

正如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双城记》中写道的: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面前无所不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

学会快速获取突破性知识,同时最大限度地降低噪音的人,与其他人相比更有优势。这些人生活在一个名副其实的信息聚宝盆里,有很多“美味的水果”。这是被低估的技能。

要把这种潜在的信息灾变的世界变成乌托邦,唯一的方法就是改变我们对媒体的态度,从被动转变为主动。我们不能被动地相信我们的News Feed、默认设置和通知来引导我们。控制这些内容的公司并没有考虑到我们的最大利益,他们已经破坏了公众的信任。这些Feed的目的只有一个:在短期和长期内尽可能地吸引你的注意力,让你持续地参与其中。这种商业模式,从根本上与我们自己的目标相冲突。

那么我们如何在噪声中找到信号呢?大海捞针?在FOMO的海洋中获得突破性的知识?我们如何生活在信息乌托邦,而不是信息灾变的世界中?

在接下来的部分,我提出三个解决方法:

  • 问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可以帮助你从渐进性知识中筛选出突破性知识
  • 使用具有更高信噪比的新知识格式
  • 学习一项技能,能够帮助你系统地提高找到突破性知识的能力

信息灾变解决方法一:提出问题,从渐进性知识中筛选出突破性知识

在学习如何学习方面,最重要的区别就是区分渐进性知识和突破性知识。一旦你知道你真正要找的是什么,就很容易找到它。

渐进性的知识进一步证实了我们已经知道的事实。突破性的知识挑战我们关于世界如何运作的基本信念,或者引入一个新的视角来观察世界。

识别潜在的突破性知识其实相当容易。在我使用过滤媒介之前,我会问自己一个问题:这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我的生活吗?

这个问题能帮助我避免盲目地消费内容。

在我观看埃隆·马斯克的采访时,我第一次真正理解了这两种知识之间的区别。记者问马斯克对有抱负的创业者最大的建议是什么。令人惊讶的是,马斯克回应道:

积极寻找,并仔细倾听负面反馈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人们倾向于避免的,因为这很痛苦。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常见的错误。

我记得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的时候,我很惊讶。 这给人的感觉是,太简单了。但后来,我意识到马斯克的方法,比我原先想象的更强大、更基础。它体现出了科学方法的力量。

让我给你举一个你应该会知道的例子。数百年前,太阳绕地球运行的想法是显而易见的,而且是一个封闭的例子。尽管早在公元前3世纪,人们就提出了地球围绕太阳运转的观点,但这个想法从未受到过很多关注。

纵观历史,每一天,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太阳从地球的一边升起,从另一边落下。每个人的个人经历似乎都支持这种普遍的信念。

哥白尼只用了几年的研究,就推翻了数千年来数百万次的观测。他使用了一种新的仪器(望远镜)来收集新的数据。这些数据告诉他,事实上地球绕太阳运行。

这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指向一个强有力的观点:相悖的证据,也就是证明你现有想法错误的证据,比证明你现有想法正确的证据更有价值。科学家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科学是靠证伪,而不是靠证实来发展的。

一个证伪的证据价值等同于一百万个证实的证据,就像一本突破性的知识书籍的价值等同于1000本渐进性的知识书籍一样。

信息灾变解决方法二:意识到信息过载是一个古老的问题,有古老的解决方法

值得一提的是,信息过载其实是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信息过载的速度可能在增加,但这个问题并不是新问题。

人类集体知识的增长速度,要快于我们处理它的能力的增长速度。

很久之前,哲学家、思想家和知识分子就对信息过载发表了评论。罗马哲学家塞涅卡(Seneca)说:

如果人们一辈子连书名都读不完,拥有数不清的书籍和图书馆有什么用?学习者不会从中得到指导,而是会承受着大量的负担。

1962年,密西根大学心理健康研究所所长詹姆斯·米勒( James g . Miller )发表了一项名为“信息输入过载”的研究,他告诫说:“人们不能引爆导火索……他们必须进行调整。”

2007年,小说家大卫·福斯特·华莱士( David Foster Wallace )发表了一篇文章,呼吁大家采取行动:

我们的一部分紧急情况是,退缩到狭隘的傲慢、预先形成的立场、僵化的过滤器和不成熟的“道德明晰度”是如此诱人。另一种选择是处理大量的、充满模糊性以及冲突和变化的、高熵的信息量;它会不断发现个人无知和妄想的新领域。

同所有重要的古老问题一样,我们有几代人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大多数这些尝试都失败了,但有些解决办法已经存在了一代又一代。重要的是它们是什么,并能从中获取价值。

一系列的解决方案是具有较高值密度的知识格式:

信息过载的时代,成功者都是如何淘金的?

上面的图表显示了日益浓缩的知识:

  • 社交媒体上发表的帖子,通常展示的是一个作家一天中最好的想法。或者在某些情况下,如果他们发表了一篇长文章,这是他们这个月最好的想法。
  • 一本书更有价值,因为它包含了作者好多年中的最好的想法。它还经过了审查、批准和编辑。
  • 书籍摘要更有价值。书籍摘要是有价值的,因为一本书中,并不是所有的信息都是平等的。摘要中提供了本书的主要思想,故事,实践和关键内容的最简明的描述。在这个类别中,还有作者的演讲(例如,TEDx Talks,Google Talks)和作者的访谈(如播客)。这些都是对一本书经过浓缩的概述。
  • 字段摘要浓缩了整段话。最好的例子是《For Dummies》。成立近30年来,他们已经卖出了近2亿册2500多种书籍,这使得它们成为有史以来最畅销的系列书之一。

但有一种方法,比字段摘要更简洁。这就是所谓的心智模型。

2013年,当我看到内容冲击曲线时,我有一个“holy sh*t”时刻。我想知道,“作为一个社会,我们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开启了一个多年的曲折之旅,最终使我认识到,世界上许多最聪明的企业家的知识结构,与我们其他人不同。他们使用心智模型,而不是将知识归类成不同的学科或领域。

这最终推动我深入研究了心智模型。心智模型是跨时间、跨研究领域、跨生活领域观察到的现象的表征。在我看来,它们提供的知识价值最大,因为:

  • 它们传递的知识比书本摘要,甚至是字段摘要都要浓缩得多。
  • 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的价值不会减少(甚至会增加)。
  • 它们广泛适用于各个领域。

例如,我最喜欢的心智模型就是80 / 20法则:20% 的努力或投入会导致80% 的结果或产出。这个规则适用于商业、创意、人际关系、健康以及其他许多领域。

另一个心智模型的例子是机会成本,即在面临多方案择一决策时,被舍弃的选项中的最高价值。这个模型在你一生中做决定的时候是很有价值的,因为它鼓励你思考一个决定可能的替代方案。它会阻止你做出头脑中的第一选择。

当你学习心智模型时,你会开始看到生活中各个领域的潜在模型,在噪音中发现信号,就变得容易得多。 你可以在《This Is Exactly How You Should Train Yourself To Be Smarter》中读到一些有价值的模型。

一旦我理解了心智模型的力量,我就开始在我的生活中使用它们:

  • 我回顾了以前的许多错误,心想:“天啊!我不敢相信我做了那个决定。如果我只知道XYZ心智模型,我肯定会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 突然,我能够在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上取得突破性的进展,而这些问题是我多年来一直停滞不前的……尤其是与金钱有关的问题。
  • 我开始有许多更大的、违反直觉的想法,而以前我的很多想法都是很传统的。
  • 我开始用不同的方式说话和写作。我把我所有的知识都与心智模型联系起来。每一个新的情况都是一个更大原则的例子。
  • 我能够看到更多学科之间的联系。
  • 我现在几乎每天都会接触到“a-ha”知识。我看到或读到的东西,要么粉碎了我的世界观,要么将我几个月或几年来一直在探索的许多不同的东西联系了起来。

信息灾变解决方法三:学习如何学习

学习如何学习是一系列的技能,将最终帮助我们找到突破性的知识,并将其应用到我们的生活中,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成果。

很少有人意识到,学习如何学习是自己独特的技能。 结果,它们并没有改善。

由于它涉及信息过载,它包括:

  • 了解科学的方法,来识别高质量的信息。
  • 了解各种知识的价值。
  • 理解那些认知偏差(如确认偏差、逆火效应、邓宁-克鲁格效应、光环效应、群体内偏见)。

学习如何学习是一个宏大的话题,这些要点提供了一个起点。

结语: 从信息灾变到信息乌托邦

我还记得,当我还是纽约大学的一名学生时,我曾与20所市中心的高中生谈及创业精神,看到了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不平等。我特别记得哈莱姆区的一所高中,它看起来更像监狱而不是学校。所有的窗户都用木板封住。建筑物外面有涂鸦。要进去的话,我需要通过金属探测器。学校被围墙和废弃的建筑物包围着。

与我自己的经历相比非常明显,我的高中四周是鲜花、运动场和树木。我们毕业班的同学,几乎每个人都上了大学。

当我走进哈莱姆学校时,我感到悲伤。你不可能说机会是平等的。学生上哪所学校的唯一区别,是他们碰巧出生的地方。

这种差距是深刻的。而且,让我害怕的是,网上的差距可能比现实世界的还要大。虽然互联网上的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但并非每个人对如何使用这种机会都有平等的理解。结果,一些人生活在信息灾变的世界中,而另一些人生活在信息乌托邦中。如果我们不自己学习管理网络环境的技能,把这些知识传播给周围的每个人,我担心社会会变得更加两极化。

 

原文地址:https://medium.com/the-mission/while-everyone-is-distracted-by-social-media-successful-people-double-down-on-a-totally-underrated-5a86701e9a27

译者:chiming,由3氪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译文地址:http://36kr.com/p/5133109.html

本文由 @郝鹏程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评论
欢迎留言交流
  1. 🍊

    回复
    1. 呵呵呵呵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