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对话周鸿祎:如何才能不被90后颠覆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8月28日,2014年中国互联网大会继续在北京举行。名人堂的制作人路彬彬作为主持人,与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和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就“互联网峥嵘20年”的话题进行了一次精彩对谈。

以下是对谈内容:

路彬彬:大家好,我是名人堂的制作人,我是路彬彬,非常开心在闭幕论坛主持。下面以热烈的掌声有请张朝阳和周鸿祎。

周鸿祎:最近我听说让我愤怒的事,在互联网大会上出现了一个小姑娘找干爹,我看了非常愤怒,为什么不找一个漂亮点的姑娘。我看到已经有了一个朝阳的干女儿坐在旁边。

张朝阳:被新闻困扰早年习惯了,现在有点不习惯了。

路彬彬:我真的准备了一段视频,我们看看。

周鸿祎:看了这些人年轻的照片,非常的感慨,岁月是一把杀猪刀,我觉得不是,我觉得岁月是一把猪饲料。

路彬彬:所以互联网的老大保持身材是很重要的,互联网的一天是传统行业的不知道多少天,我特别关心互联网人的生存状态,不是说给他们带来什么教条,但是可以把你们历程中的一些感慨状态描述给他们,这个片子是99年对你们的采访。我想问问张朝阳这十几年当中用三个词总结互联网生存的状态是哪三个词?

张朝阳:首先是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焦虑的状态、还有一种感觉兴奋是对做未来事情的憧憬让人们生活发生改变带来的憧憬和兴奋,另外还有一种特别牛的感觉,觉得自己名气比较大,特别自大的感觉。焦虑的话是必然的,互联网的特点你不是在开餐馆也不是干银行,你做的事情根本不知道怎么赚钱,你首先从融资本身,当年风险投资的概念没有,国内没有人知道风险投资,你要到美国融资,融来的钱都是美国人的钱,那时候中国在世界的地位很低,WTO没有加入,奥运会01年才申请到,美国的钱投了以后对你不是特别的信任。这种商业模式这种融资董事会怎么管理怎么建立,怎么掌控局面,以及各种各样包括国内的政策也不明朗,你做任何事情可能都受敌,每天都在三种心情交错,紧张焦虑又觉得自己特别牛,当然还有很兴奋。

路彬彬:非常好!

周鸿祎:你主持节目的风格变了,怎么跟朱军的风格一样了?我从昨天晚上看了一场电视辩论赛,第一要拼命说话,第二要不让别人说话。所以我要剥夺你说话的权利,进入互联网20年来,痛说革命家史可以,但是要尽量的往前看,过去一页翻过去了,如果总是回顾过去是典型的人老了。我想现场观众也不愿意听我们说革命家史,我们要谈未来。过去互联网的印象就是一个字,互联网在15年20年前不被主流认可,大家当时认为互联网是从美国回来的小孩拿着从美国融的来的钱,干着烧钱的事,但是现在互联网在做颠覆传统行业的事。现在所有人都得了一种病“互联网焦虑症”恰恰证明了互联网20年从非主流小孩子们痴人说梦的事变成对中国有非常影响力的产业。

路彬彬:我觉得越来越多年轻人涌入到互联网产业,最重要的不是钱,而是内心里面的信念,我觉得人的信念一旦倒塌,那人这个过程就有问题。你们扛过一关一关的信念是什么?另外你们认为下一波机会在哪里?从你们过去这么多年的积累你们的见地和预测是什么?

张朝阳:我现在只能是走好脚下的路,我看互联网是两个界面,一个是信息资讯,一个是电子商务实物交易,我们搜狐是在资讯这一侧无论是新闻媒体平台,娱乐整个视频的感性形式以及软件层面入口层面,搜狗这方面,我只能从我们正在做的业务的发展来说。创新是每天对产品的改善,形成了一个临界值,到了规模性爆炸的时候,这个创新来自于每天不断的改善。我没有什么大的预测,只是把我们脚下的事做好,把媒体新闻做好,把搜狗做好,这方面竞争很激烈,游戏也要走出新的道路。

路彬彬:一切都不明朗的时候边走边看!

张朝阳:边走边看就是一种方式,你要每天的改善要围绕着为消费者带来价值带来好东西,尤其在移动互联网所有的用户都是等距离的。所有人都在微信上花时间,微信和其他的产品,你拿手机平台第一界面,你可以在微信里面看搜狗新闻也是看新闻,这个东西尤其在移动互联网时候产品特别的重要。产品好的话跟用户的距离,跟另外一个公司跟用户的距离是一样,人们拿着手机把握的深度和时间,时间是更长的。我们拿着手机没有中国孩子从中国教育体制长大的对念书的烦燥心理。你拿着手机没有这样一种烦燥心理,你可以玩各种各样的东西,你拿着手机是玩的心态,这种情况下,产品一定要带来价值一定要好,就不会存在用户不用你的东西。

路彬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跟PC不一样,PC是流量的模式,移动互联网时代是粉丝经济,这是很大的改变。

周鸿祎:因为你说互联网下面的机会,我自己感觉有三个机会:第一个过去互联网跟传统行业的交界更多的是信息的交流,比如说利用搜索可以找到线下的商店,由于手机的出现,手机可以携带可以定位,手机变成人的器官之后,就实现了丁磊15年前广告“网聚人的力量”利用手机产生新的化学反应。手机可以直接贯穿到产品提供和交易的产生,我举一个典型的例子,比如不再需要出租车管理,张朝阳要从A地到B地,张朝阳直接通过手机支付价钱。无线互联网参与交易,让交易信息对称,让人和人充分的交换信息,使交易更有效率,把原有很多的中介的东西消灭了。还有它在消灭快递公司,像现在国际上的把自己的房子床租给陌生人,他们在消灭酒店业,无线互联网使很多传统行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领域是我们老互联网人不熟悉的领域,这是很多年轻的创业者你们所具备的机会。

第二个我看了一个美国的公司,它叫IOT,物联网在中国炒了很多年,但是没有给老百姓生活带来便利,而是把物联网解释程一个传感器。IOT就是所有看到的东西无论是身上穿的用的包括机床发动机都可以在里面内制一个芯片,可以看成一个不像手机的手机。它7×24小时不断的采集数据,比如说中国5亿台电脑,在IOT时代到来,可能有200亿的设备连入到互联网。第三个在云端,所有传统的人工智能一直没有突破,但是大家发现利用大数据的分析可以实现人工智能的工作,人工驾驶汽车可以根据云端服务器给它发各种的指令,在云端的智能会反馈到各个设备,这是一个巨大的方向。对很多生产型中国制造业企业来说,意味着真正的产业转型升级的机会,过去我们说不要重新发明轮子,但是今天你可以在轮子里放一个芯片。你会发现所有的工业化产品经过互联网IOT的技术可以实现大数据化,在体验上可以像互联网体验,它提供一种服务。像MH370就告诉大家飞机它可以时时监控的,它可以通过硬件变成用户和厂商之间的联系,它提供连续的服务。这里面我认为纯互联网的人也干不了,今天弄一个手机容易,连相声演员脱口秀专家都能做手机了。说完这个话我也脸红了,我还没有做出来手机呢!

路彬彬:脸皮不够厚,不是技术不够厚。

周鸿祎:我同意元庆在前几天讲:不能搞水军发帖,那个不代表互联网思维。以后互联网服务互联网思维不是互联网公司的专利,很多传统做灯泡做插座的公司都可以互联网化,这个机会可能比今天谈的互联网机会更大。上一个人讲的非常好,小米确实做的很成功,但是它说了小米很牛,但是你跟着小米学时间就比较晚,一般好人带一部手机,坏人带两部到三部手机。你可以看到张朝阳它带的手机手环都是跟互联网相连,这都是机会!第三个机会这里面蕴含着巨大的机会也带来巨大的风险,东西越智能越可能出现问题。跟网络相连的时候无论是蓝牙、wifi,你有更多的网络接口,你会发现安全问题变得非常的重要。第一个是我们所有用户变得越来越透明,所有用户的数据在云端大数据时代没有个人隐私,这些服务器一旦出现问题意味着用户隐私数据的丢失,如何保护用户隐私数据不仅仅是互联网公司的职责。比如说海尔以后卖彩电,海尔可能变成电商,它有每个人的信用卡记录,安全问题变的非常重要。

路彬彬:现在大家认为新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你们都老了,人家认为是人家的机会到了。

周鸿祎:首先是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结合会颠覆很多的行业,IOT会有很多的机会,我讲的都不是互联网群的机会,都是新兴的机会。第二个问题电脑中毒就是电脑慢一点,手机丢失了,过几天可能就发生了艳照门的事件发生了。IOT时代安全的问题非常的严峻,设想你开着智能汽车满街乱跑,在我看来就是你骑着一个大手机,这个大手机有四个轮子,我问特斯拉总裁,你的汽车会被入侵吗?他说不会。我说如果我在云端入侵你的汽车,控制你的汽车,他说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人干这么无聊的事呢!当所有的东西都智能化以后,一旦出现安全问题这里面有生命的危险和灾难,这时候360就起作用了。第三个问题我决定不讲了,我决定由你们去买我的一本书,在这本书里会有答案。

路彬彬:我们开始抢资金抢商业模式,抢人,您怎么看待抢这件事情?

张朝阳:不要计较一时的得失,互联网的特点就是秩序不断的被颠覆和改变。更多的回归到本质的东西,能够做出最好的产品,给用户带来价值,打造最优秀的组织,这个组织的竞争力很强,任何一个人无论创业还是在某个公司的某个部门,这个部门这个公司都有你组织的基因,你这个基因是否有缺陷要考虑。创新不是一拍脑袋就想出新的想法,而是没有缺陷的组织对产品营销不断追求产生的结果,这个组织的基因要看各个方面都比较强,从软件开发到产品到营销各个方面。

路彬彬:你自己这么多年,闭关过,思考过,研究过技术,你觉得互联网最好的生存状态是什么?最好的节奏是什么?是一直保持跟随,还是一直做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

张朝阳:没有最好的状态,有各种各样的状态,你要关心你的兴奋点在哪里,获取知识的渠道是否让你本人的思考方向缺氧,同时你每天工作的管理带宽发生在什么时候,你是花时间跟技术人员讨论问题还是跟管理人员讨论问题,来决定一两年之后本人的知识结构和打造组织的竞争力,这个组织的竞争力产生才能创新和优势。

我觉得关于大数据这块我还是比较认同,未来基于大数据的个性化,针对每个人都有跟自己相关的活动,这是互联网能做的。当然有了大数据涉及到安全问题,当然很严重。

周鸿祎:我一般不关注观众,都是讲我的。最近确实有很多的传统企业,包括产品经理,还有很多年轻的创业者都有焦虑,我经常被邀请给大家讲点什么葵花宝典之类的。我主要保持一定的体力,还得感谢企鹅先生。后来我发现老去演讲一遍一遍的话重复讲,讲多了自己都变成培训导师了,后来我把演讲稿写了一本书,我把自己做互联网和我看到的公司的一些东西做了一些总结,比如说怎么做产品,怎么颠覆创新?

我总结了四个关健词:用户至上。最重要的是如何跟用户建立长期的联系,让用户每天念到你的名字,建立你的口碑和品牌。第二个关健词就是体验为王,如何从用户的角度出发,从微观的角度让用户感知到它的好,而不是你做了很多功能。比如华为做了很多的功能,但是它就是没有小米卖的好,他们就是不会说,我也替他们着急。第三个就是免费,比如说电视机现在免费,不是价格为0,而是利润为0,卖电视不是一个生意了,每天你琢磨给用户提供什么好节目,免费是非常高深的武功,可以创造新的商业模式。还有互联网不断的出现颠覆和被颠覆,我们每天都在讲颠覆,但是要防备自己不被颠覆,我觉得这是互联网里面朴素的道理。

比如说马云淘宝免费的时候,谁知道今天它能做今天最大的余额宝呢?互联网有非常多的方法让传统行业的人不了解,我希望把这个东西给大家讲出来。有人说我在互联网上用水军,搞搞饥饿营销,我觉得这都是用互联网的术而不是用互联网的道。我希望大家都支持我一下,都要买我的书,如果你是公司老板都要给你的公司员工买一本书,全面的了解互联网思维。但是我准备支持中国抗日远征军的老兵,他们是抗日英雄,我要把这本书所有的收入都捐给他们,希望大家支持,谢谢大家!

路彬彬:互联网人不可能在一直在巅峰。

周鸿祎:昨天潘石屹到我那去了,我们俩蹲在沙发上,我们在那长嘘短叹半天,交流中年老男人的苦,我们觉得今天互联网的主流人群肯定是90后,马上00后也要粉墨登场,他们的品位需求我们真的了解吗?回顾20年前用户想什么我们都知道,但是已经过去了20年,我们这些老头子们还能真的了解用户吗?潘石屹说有一个90美少女马佳佳说90后都不买房子了,那我的房子怎么办?那我们想想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找一个90后女朋友,这方面张朝阳他有很多,她非常了解90后。所以我希望下一届互联网大会不要让我们来讲了,我们可以请很多90后的小朋友小伙伴们来讲,他们想要什么,我们坐下来来听。

路彬彬:很多投资商开始投90后,其实也是想了解90后。张朝阳你同意老周说的吗?怎么了解90后,怎么为90后做产品?

张朝阳:跟生活中接触不接触无所谓,把一个公司的结构变得比较扁平,90后参与最高层的会议,很多想法都可以了解。

路彬彬:这是给90后的员工权利。

张朝阳:中国的互联网为什么这么发达,现在仅次于美国,从用户规模世界第一,从技术发达程度仅次于美国,就是因为它纯粹的竞争。我最喜欢的几个字:公平的竞争,任何一个经济是最主要的,我觉得当年西方发达起来是因为当时尊崇亚当斯密重商主义和基本的市场原理,我们真正学到位的互联网企业就是竞争。为什么互联网产生这么激烈的竞争这么公平的竞争,这是一个数学问题,在指数增长方式选择最优秀的企业。如果整个中国经济要学习互联网,就要学习公平竞争这一点,你看中国哪个行业最落后,那么它一定是竞争不充分的。

路彬彬:我觉得他们都用坚持和勇气把中国互联网往前推进,互联网15年前一毛不拔的感觉到今天中国移动互联网成为全世界相对来说非常先进的一个国家。我觉得要非常感谢这一代走过的路,受过的苦,以及他们对90后不了解的痛苦,我们把掌声送给他们!

来源:腾讯科技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颠覆个毛线啊,要么为他们打工,要么他们投资的,哪来颠覆,共赢局面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