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电影公司如何一年内估值翻3.2倍 高达48亿元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小编导读:各大佬们都开始进入文化产业,2014年中国的电影票房收入预计会达到300亿人民币,加上其相关的产业链,这将是一个上千亿的市场。

9月18日下午,乐视影业作为国内民营电影公司三甲中唯一一家未上市的公司对外宣布完成B轮融资,融资金额为3.4亿人民币,由包括恒泰资本在内的多家投资方参投,公司估值达到48亿,与2013年8月首轮融资时15.5亿元相比翻了3.2倍,不过,算上A轮投资方整体比例还不到20%。

一家O2O平台型的互联网电影公司,为何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如此高估值,乐视影业三年来做了些什么?发布会现场,张昭从商业模式、业绩增长、公司运营等多个角度对此作了详细解构,并表示此轮融资将主要用于产品研发和ip运营。

乐视影业的商业模式一直不是重资本型。张昭表示,自公司2011年成立之初定位就非常明确,即打造一个“电影+互联网”融合领域的O2O平台,以电影用户提供全生态观影+服务为核心战略,以乐视生态为承载平台,延展出乐视影业生态,并通过相互融合打造出一系列电影产品群。“互联网电影公司意味着,我们不太在乎票房,我们关注的是用多少钱能撬动多少人次完成观影和服务,这是我的商业模式”。

在这种定位和模式下,乐视影业三年来创造了哪些业绩?来看 i黑马为大家梳理的一些数据:

1、2013年,乐视影业以10.5亿元票房业绩位列民营电影公司前三甲,占全国电影总票房(217亿元人民币)的4.8%。2014年,截止到第三季度,出品/发行影片9部,票房收入近20亿元人民币,加之第四季度即将推出的《太平轮》、《暴走神探》、《机械纪元》等大制作电影,预计2014年年底,将完成年度30亿元人民币的票房预期,或将实现近200%的票房增长;

2、自2011年来,通过对《敢死队》系列、《小时代》系列、《老男孩猛龙过江》、《归来》等各类IP衍生的数十部影片的互联网化运营,实现了多元化收入增值。乐视影业财务主管吉晓庆表示,乐视影业2014年的净利润是2点多个亿。

3、2014年乐视影业已上映9部影片票房成绩均在5000万以上,其中6部票房过亿,5部影片票房过2亿,2部票房过4亿,1部过5亿。目前,所有影片全部盈利。

乐视影业三年来做了哪些事?

商业模式:不断迭代和转型

2012年4月,乐视影业召开第一次战略发布会,将乐视影业定位为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提出了PGC+O2O的蝴蝶模式;2013年“蝴蝶理论”升级换代为一定三导(定位、导航、导流、导购)市场系统;2014年年初,张昭宣布公司未来三年将完成由电影公司向互联网公司的彻底转型。张昭对乐视影业未来的预期是能够打破传统单一的票房收入模式,加速互联网化转型,开辟五大收入模式,即影院票房收入;线上发行收入;会员收入;衍生品收入;观影+服务收入。于IP/数据为基础的电影产业互联网改造,实现了业绩高速且稳定的成长:

与传统电影公司单片票房偶发超高或超低的现象不同的是,乐视影业规模化的投资运营及其强大的O2O平台型市场系统支撑,使其避免了票房收入“大小年”现象。而基于IP/数据为基础的互联网改造,乐视影业也避免了单片票房偶发超高或超低的现象,经过一年多的实践,2014年乐视影业已上映9部影片票房成绩均在5000万以上,10亿以下,各个项目的票房占比趋向均衡,为资本投入的回报率增加了可预计性。

用户运营:通过乐影客完成观影和服务

为了加速乐视影业的互联网化,张昭曾提出将电影全流程(研/投/制/宣/发/放)互联网化的战略,他认为,未来电影在其产生的各个环节将呈现开放与互动的状态,电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文艺产品,而是真正贴近用户,从用户中来,到用户中去。

过去两年,乐视影业旗下的“乐影客”在“一定三导”的系统中,作为其中承接线上和线下最重要的一环——“导购”而存在。主要为用户提供围绕观影为核心的“观影+”服务。例如用户在“乐影客”上购买到《小时代》提前观影票后,还可以享受与明星见面,获赠郭敬明签名书等更多增值的服务内容。而在2014年初张昭宣布全面向互联网公司转型之后,乐影客升级为O2O观影社群的移动运营和管理平台。张昭透露,未来乐影客的“观影+”服务还将与生鲜、餐饮等综合性用户服务联动起来,更加充分地满足用户去影院观影的“社交性”服务需求。

平台的开放性:双生态协同

乐视影业作为一个垂直生态的互联网公司,与乐视集团的大生态形成独有的互补和共生关系。同时,基于乐视生态下的云视频平台、电商平台、乐视商城、广告平台、大数据平台等逐渐打通和融合,将电影和互联网服务系统整合在一起,成为乐视影业电影生态的营销支撑,并通过乐视生态(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形成紧密协同的运营机制,使得产业链上下游的各节点的效能加倍释放。对于乐视影业的未来,张昭认为,双平台双生态协同下将会是一个三千亿的市场空间。

推进国际化战略:加快与好莱坞的合作步伐

近期,博纳影业的于冬公开表示,未来几年中国电影票房有一半将由好莱坞把控,并建议电影公司加快国际化战略布局,加强与好莱坞的融合。在这一点上,乐视影业实践的比较早,2013年就发布会了中美电影产业合作战略,还设立了北美部,洛杉矶子公司,成立中美合资电影视觉知识产权研发机构,推进中美合拍影片制作,为好莱坞6大影业公司提供中国市场服务。而近期《敢死队3》以三天破亿元的票房佳绩成为乐视影业采用O2O市场模式将好莱坞电影本土化及用户服务化的经典案例,这几年,乐视影业不断加深同狮门、传奇、环球、索尼等海外伙伴的合作,不断推进国际化战略。

在本次融资发布会上,张昭反复强调的观点是:互联网电影公司做的是轻资本运营,而基于IP的用户运营重点在于观影和服务。关于后者的具体阐述和实践,此前i黑马在受邀参与的乐视影业“思享会”时做的采访报道可供大家参考。

以下为大家分享这篇采访报道:《“拆墙者”张昭:“网生代”元年,打造电影产品群的商业逻辑》

“大家把我定义为一个拆墙人,我在电影界把墙都给拆了,否则就等着别人从外面进来,鸡蛋如果从外面被打破的话,它就是盘中餐了。”

当优酷宣布要成立电影公司,百度开始玩电影众筹,在电影岗位已经耕耘了二三十年的张昭表示,传统产业面临互联时代的冲击普遍会“染”上焦虑症。作为乐视影业的CEO,张昭的焦虑则要追溯到2012年4月,他把新创立的乐视影业定义为了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的时候。

乐视影业花三年时间打造了数十款电影产品,用张昭的话说,互联网时代下的电影产品,打造模式化的品牌IP更为重要,每一款IP都有自己的商业模式,作为手握众多IP的平台运营者,最终,乐视影业想做的是电影产品群。

在相继推出了《敢死队》、《熊出没之夺宝雄兵》、《老男孩猛龙过江》、《小时代》系列等影片,并在票房上不断刷新纪录之后,中国电影产业也经历了第五代、第六代的更迭,电影产业与互联网真正开始走向了融合阶段,并催生了 “网生代”电影的新概念。

在乐视影业举办的一场“思享会”上,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学术活动部主任王旭东、电子商务和互联网营销资深研究者、《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吴声与张昭的看法表示一致,他们认为,中国电影产业正处在快速迭代升级的阶段,而2014年,则是“网生代”元年。

乐视张昭认为,中国电影产业和互联网结合以后会形成了一个生态,它能够自己成长,你不能去定义它,或者按照别人定义的方式去做,最终它能生长出什么东西,没人知道,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变成这条食物链上被吃掉的或是吃掉别人的人。

在“思享会”上,乐视影业公布《小时代》三集系列电影的最新票房,截至到2014年8月5日,总票房收入已累计超13个亿。当得知该系列电影刷新了中国系列电影票房新记录时,张昭用了肖央的一句话——今天是个伟大日子!

比起单纯议论票房,张昭更看重投资回报率,这几年他一直追求的目标是10倍票房的投资回报比,《小时代》系列无疑是超额达到了效果。乐视在以“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生态下,一直将“互联网时代电影产品群”作为重要战略方向,其中以《小时代》系列作为代表,是在此战略上收获的最重要的实践成果。“对于《小时代》系列作品而言,华策是内容IP的投资人,项目运营上有专业的操盘高手,我负责跟所有的消费者对接,产生影响力和票房。”张昭说。

《小时代》在票房上,无疑是成功的。这一点当然离不开郭敬明的功劳。按照互联网时代的“产品”思维,张昭认为郭敬明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电影产品经理。那么,成为一名电影产品经理很难吗?为什么他会是第一个?“其他导演也可以成为产品经理,但不是所有的导演都愿意当产品经理,这要求他对将结果和用户体验负责,郭敬明是我所有合作过的导演当中对于观众,或者说他的用户体验最关心的一个,这样的人才能变成产品经理,我们现在也在培养很多新的产品经理,他们的任务是我完善用户体验。我就相当于是一个投资的,然后用这个平台帮他们来帮他们运营。”张昭说。

除了“电影产品经理说”,张昭还提到了几个值得玩味的观点,总结罗列如下:

1、互联网时代的IP是属于网民,是属于用户,没有用户就没有IP;是创造用户,而不是霸占IP;

2、中国电影产业跨入互联网时代,新一波人才更替浪潮很快会出现;

3、互联网时代的营销,不是一个简单点对点的关系,而是所有点都要形成开放的闭环;

4、电影是一个高品牌的附加值的内容,它很容易和其它服务形成增值的关系;

5、互联网世界造成了一个虚拟的世界,一旦你电影市场的增量市场空间,都要通过打通线下来实现。乐视影业很大一部分也是靠线下O2O服务支撑;

2014年开年,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切入电影行业,关于互联网与电影的战略合作、并购、融资纷至沓来,仅今年上半年,涉及的资金规模就已超过200亿元人民币。今年6月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至少有五场论坛讨论内容与互联网相关。

电子商务和互联网营销资深研究者、《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吴声认为:2014年是互联网与各大传统产业超速融合的一年,同样也是移动互联网成为各行业特别是视频内容行业核心关键词的一年。电影作为最具影响力和传播力视频内容的一种,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产生爆发性产业增量。

2013年,当BAT纷纷侵入电影产业,并试图通过并购建立起自身的O2O壁垒时候,乐视影业O2O战略早已进入“试验田”,早在2012年,乐视影业就提出要做电影产业首个“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并提出蝴蝶理论,即为PGC+O2O的模式,开始认识到PGC在产业里的主流模式地位。随后,乐视影业三年开了三场重大的战略发布会,不断将互联网与电影产业创造性融合,新型商业模式逐渐开始引领整个产业的加速变革。作为一家成立时间最晚的民营电影公司,过去两年多时间乐视影业创造了行业增速两倍以上的“超速度”,并在2014年有望实现200%的市场增长,它是如何做利用乐视生态打造自己的电影产品群的?

移动互联网区别于PC互联网时代的生态构建思路

什么叫互联网公司转型?张昭的美好愿景是,未来3-5年乐视影业要在电影院里面创造更多的流量,2015年达到50亿,2016年变成70亿或80亿,可能更多。当达到60亿票房时,要保证有2亿的流量都在线下。但是有流量就是PGC时代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要获取尽可能多的每一个观众的数据,通过大数据方式把整个产业的基础构建在用户上,而不是内容上。

移动内容将以娱乐内容向用户收费为主要盈利模式,而移动应用的各环节将包含在O2O闭环内,广告、电商以及增值服务三大盈利模式均体现其中。张昭认为移动互联网和PC互联网时代的不同点在于:商业模式改朝换代:“流量”经济变身“粉丝”经济;传统行业进入移动互联网生态链,效率大幅提升;增值服务继广告、游戏、电商之后成为第四大盈利模式。

乐视生态下的全产业链布局主打“平台+内容+终端+应用”,是基于视频产业和智能终端领域的生态系统,乐视生态的“内容”既是乐视影业的IP来源,又是电影线上发行的所在,如电视剧《甄嬛传》即将改编成大电影;乐视生态的“终端”与乐视影业形成无缝覆盖,目前已覆盖超级电视TV大屏、PC屏、Pad屏、Phone屏及电影Film五大屏,拥有高达14亿用户;乐视生态的“平台”运营和“平台”大数据成为影业的数据和运营依托;乐视生态的“应用”则与乐视影业的“观影+”服务紧密契合,为用户提供增值服务。

电影产品的O2O服务:地网团队+“乐影客”

电影产业的互联网思维,就是强调观众和市场的重要性,即强调电影产品尊重用户的消费者服务意识。而这种服务意识,本质上也就是电影产业互联网化的集中体现。据张昭介绍,《小时代1》和《小时代2》的成功是粉丝经济与O2O商业模式的融合,而《小时代3》则是互联网IP+粉丝经济+影院社交+O2O营销的成功案例。其中,对O2O的市场闭环的打造是最终牢牢将用户需求锁住,创造一连串闪亮票房数字的关键,在张昭看来,互联网世界造成了一个虚拟的世界,电影产业长久以传统票房主导整个市场,但其增量市场的实现都在线下。在乐视人员的整体配比中,线下占到了50%,线上是25%,其他25%分给投资做产品或管理等方面。张昭向i黑马表示:“我一直觉得线下是非常重要的,线下也是传统产业,这是基础,,乐视影业主要是靠线下支撑,重要的是O2O模式。但要形成O2O,如果你没有很强大的线下团队就触及不到场景。”

乐视影业是如何围绕用户需求来实现O2O(线上+线下)的贴心服务的?基于电影是一个线下的生活行为,乐视建立了一支300个成员组成的地网团队,他们是社交活动的组织者,要完成“用户”的许多落地需求,这些人常年的做这样的社交活动,比如在《熊出没之夺宝雄兵》上映期间,他们在线下组织了5000名志愿者,使得每个电影院都有两个熊和一个“光头强”,毕竟社交需要有人执行,这也是未来会演变成未来的商业模式中移动互联网时代非常重要的一环。现在电影和互联网结合的最热的是卖电影票,大家从事非常简单的互联网服务,你要提供更加复杂的C2B的服务,例如定制化的。

于是,乐视影业旗下出现了一大批 “乐影客”人,他们为“用户”提供优先观看、与偶像同场观影、获赠电影衍生品等超级福利,他们平均年龄在15-25岁,是中国电影产业未来的主力人群。“比如我们在珠海有一个员工,他在地方上用一个公众账号将每一个珠海当地影院的微信用户都聚集在一起,在珠海,用户如果想了解更多的观影社交服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参照这个模式,复制很简单,遍地开花的结果是将形成一个超大的线下社区。一方面,乐视通过线上实现精准定位分析、营销导购,线下则由“乐影客”辅助实现O2O服务。基于这一点,张昭判断,中国电影产业在跨入互联网的进程中很快会出现一波人才更迭的浪潮出现。

五大基于IP的用户运营模式

乐视影业三年做了数十部电影作品,以《小时代》系列、《老男孩》、《熊出没》等产品为代表的IP品牌是怎么出来的?这些票房背后又有怎样的商业逻辑?以下为大家分享五款基于IP的打造细节!《敢死队2》:
社会化媒体 020社交

2012年9月,《敢死队2》是乐视影业的第一个影院社交产品的影片,最终获得了3.5亿票房,创造了中国7天非分帐影片的票房记录,它采用了社会化媒体+线下的社交的商业模式。“当时做了很多《敢死队》的队旗,印了很多贴在女孩子胸口或者是臂膀上的这些刺青的贴纸、方巾,我们用一个社会化的工具,组织了一场名为”英雄主义代代相传”的活动,线下由儿子带着父亲,儿子带着儿子,老婆陪着老公等组合方式,通过这些实物、衍生品和观众达成了社交的体验。

《小时代1》、《小时代2》:粉丝经济+全网O2O营销

从2013年开始的《小时代1》和《小时代2》,乐视影业正式引入粉丝经济模式。“当时选这么一个IP是因为《小时代》的粉丝基础,做了一个非常冒险的决定,用了中国电影的第一个产品经理,就是郭敬明”此外,乐视还采用了全网的营销方式,跟百度、360、腾讯、腾讯QQ,几乎所有的重要的互联网平台都做了O2O的营销,最出名的是《小时代嘉年华》,全国1200亿电影院联动,《小时代》几乎占据了所有新闻的头条。

《熊出没之夺宝奇兵》:互联网数据化+O2O影院社交

《熊出没之夺宝雄兵》是部传统的动画片,当初张昭在拿到这部片子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他在思考能不能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在播放的过程中怎么能够把它转换成一个互联网的IP?最终他决定通过互联网来积累数据、积累用户,形成了一个传统IP向互联网IP的转化,然后再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把整个视频产业,娱乐行业的内容能够互联网化、数据化,整个产业的价值就起来了。因为你知道多少人喜欢这个,多少人喜欢那个。所以这是娱乐视频娱乐产业接下来一个最需要做的巨大的工作,才能让这个产业不是挖坑。重要的是这个产业能够把数据沉淀下来,能够源源不断的获取,创造价值。”对于如何突出电影的社交价值?张昭说:“我们把电影院变成儿童乐园,我们做了几千名志愿者扮熊,很多孩子三次来到电影院,今天妈妈陪他来的,第二次又来,第二次爸爸来,来了以后让他爸看电影,他自己留在娱乐厅里面,可以抢礼物、参加游戏,交朋友。第三次他拖着奶奶又来了,再不说电影好看,而是因为跟谁谁约好了,也许是他在影院里认识的小朋友,约定了要一块再来。”

《老男孩猛龙过江》:全网视频营销+O2O生活化营销

《老男孩猛龙过江》的成功会不会产生大家来抢视频的PGC的热潮?张昭自信完全有可能,对于做产业的人而言,模式可以让很多东西增值,而现在大部分做电影产业的人,仍然是除了导演明星以外,极少人再创造价值。互联网时代电影的产业模式本身可以离开名导演,明星,自己创造新的价值,并且它一定是增值的。《老男孩猛龙过江》就是一个例子,创造IP之后,再挖掘IP的深层用户价值,乐视选择的方式是把电影产业的营销跟视频产业做结合。

“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真的很困难,我也没有完全想清楚,怎么让娱乐媒体能够给我上头条,说肖央怎么能上头条呢,他没有娱乐传播的价值,本来这个影片定在5月1日上映,上不了,是因为宣传量没有到。结果说再赌一把,我们回到视频,我们做了4个MV,第一个先推的是小苹果,没想到《小苹果》突然一下火了,我们在所有的可以放视频的营销上做了《小苹果》的推送,这个影片突然变成了一个知名的IP。

第二,我们在电影院送了好多苹果,当然是借《小苹果》这个事儿,大家在电影院里吃苹果是很好玩的一个事儿,把电影和生活结合在一起,《《老男孩猛龙过江》》是一次成功的尝试。“

《小时代3》:互联网IP+视频营销+跨粉丝经济+O2O影院社交

《小时代3》的整个商业模式依据仍然是基于粉丝经济,乐视跟粉丝沟通的方式是征集粉丝的意见,提取在1、2当中观众的反馈,对服务的不满意之处或是对内容本身的槽点。他们通过这种方式从而深入了解这个群体更加窄的需求。这是他们在粉丝的纵向服务,深度服务所做的进一步探索。张昭始终觉得,未来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非常重要的就是深度服务。深就意味着黏性会更有黏性。

《小时代》是第一个成功的IP,在《小时代3》里有20多个广告植入,这背后的粉丝用户累计达到十几个亿,它是完全基于互联网运营起来的品牌。

《小时代》系列影片的成功也给张昭留下了一些启示和思考空间,比如同性质的产品、同性质的粉丝群体之间怎么实现交互,每一个移动的IP背后的用户怎么实现好的社交体验?

张昭认为,平台的运营方式对IP的内容形成和延伸的路径,以及营销的路子有非常大的影响。《小时代3》一共有4个版本的拷贝,不同的影院拿到的拷贝是不同的,最早的版本MV只有一段,主攻某一位主创的粉丝,到第二段,彩蛋的内容根据粉丝人群的变化也做了改变,到最后一版,再用《时间煮雨》这首歌曲促使郭敬明、吴亦凡、杨幂等多位明星的粉丝形成交互。

不少业内人士对今年中国电影的票房走向做了预估,300亿应该问题不大。对于乐视影业,张昭自信可以做到30亿的票房,占整个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的10%是今年的目标。在许下票房目标的同时,张昭又强调要忘掉票房,30亿的票房对于一个互联网公司来说,其实意味着一个亿的观众容量,通俗来说即观影人次。深谙“用户”思维的他说:“只有这一个亿,我们在线下,在电影院拥有了1亿的观众。”

目前,乐视影业会继续专注在很多IP转换、互动化的营销上(线下的O2O服务)。张昭向i黑马表示:“我是比较注重模式的积累,这才是最重要的资产,当然另外的资产就是你的用户,你积累了很多模式,根据市场做不同的变化,这是运营商业的其中的一个方式。”

本文来自:i黑马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