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社交时代,寻找反Facebook者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随着Facebook的日益强大和人们对个人隐私的关注,社交网络中出现了一股Anti-Facebook的力量,即反对社交网站搜集、利用个人信息进行商业化,比如Ello。网络杂志Slate最近发表科技作家Will Oremus的文章对此进行了探讨。

我们对社交网络的抱怨是多方面的。我们讨厌和我们政见不同者的政治口号;我们讨厌追逐喜好,讨厌自我推销;我们讨厌把我们的想法、对话、照片和浏览习惯托付给一家帮广告商向我们兜售商品的大公司。

寻找Facebook的替代者——一个更好、更有人性化的地方,张贴我们的照片,看一下我们的朋友和家人正在做什么事——已经进行好几年了。然而连谷歌也不能创建一个真正的Facebook对手。

最新的希望是Ello,一个简约主义的社交网络,目标是成为一个更酷和没有广告的Facebook替代者。上月Facebook正因为要求用户实名注册而受到指责,而Ello则允许人们匿名加入,因此备受关注。Facebook的要求冒犯了异装癖人士,他们中的许多人成为Ello的早期用户。尽管只有一个邀请的规定,Ello发展的如此迅速以致其服务器都崩溃了。

Ello已经募集了550万美元,随后它宣布自己是一个公益公司,签署了章程,发誓永远不加广告和不使用个人信息。Ello的举动为它赢得了一轮赞赏的报道。

然而历史表明当谈到Facebook挑战者时,高调和可行性之间的距离可能比看起来的还大。

Ello提出的概念听起来像另一款理想主义的应用Diaspora,该应用在2011年推出,被宣传成Facebook的竞争对手。

受一场关于网络隐私演讲的启发,四名纽约大学学生在一个计算机实验室里萌生了Diaspora的创意,后来他们通过Kickstarter创业孵化器筹集到20万美元。他们的承诺是:一个用开源软件打造的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用户可以拥有自己的服务器,控制他们和朋友分享时的个人信息。

当时这家公司上了新闻头条,在还存在很多漏洞和安全问题时就推出了。当谷歌宣布推出有相似隐私功能的社交网络后,事情对于Diaspora变得更糟了。现在该应用还在被用,但再也不会对Facebook的主导地位产生影响了。

Diaspora失败最大的问题可能是最简单的:无论多少人加入,对比Facebook该应用还是让人感觉像是个“鬼城”。要创建一个比Facebook特色更好的社交网络太难了,尤其是人们很关注的一个功能是他们的朋友要也在其中。

尽管如此,科技作家Dwyer不认为Facebook是毫无破绽的。如果其他创业公司能创建一个映射现存真实世界社交群体的社交网络,他们就还有机会。

但如果“反Facebook”的理念存在致命缺陷该怎么办?这正是社交新闻平台Prismatic创始人Bradford Cross在花几年奋力打造网上社区后逐渐领悟到的。他认为社交媒体公司需要定义他们是什么,而非他们不是什么。“没有人会关心什么不是Facebook,人们只在乎怎么满足他们的需要。Facebook满足了人们与他们关心的人保持联系的深层需求——特别是当用其他方式无法保持联系时。

那些在后Facebook时代能成功的社交类创业公司都是从开拓一个不同领域开始的。产品必须满足用户的新需求,比如能分享时髦手机快照的Instagram,能社交和改进职业的LinkedIn,或者能展示用户在时尚、食品和设计上品味的Pinterest。

如今Facebook的堡垒从正面看起来是无比强大的,它更可能被某些从侧门溜进来、有不同社交模式的人颠覆。

简单说,Diaspora和Ello可能永远成不了他们宣称的Facebook竞争对手。然而这些宣传本身能起作用,不是破坏Facebook,而是让人们关注其缺点,迫使它回应和适应新情况。

Diaspora和Google+促使Facebook采取了更好的隐私选项,Ello的成功也已促使其弱化了实名制。就在Ello宣布融资的当天,Facebook推出一个名叫“Rooms”的应用,让用户可以使用网名并建立聊天论坛。《连线》杂志称其为“互联网匿名社区的未来”。

往昔的Facebook挑战者如Instagram和WhatsApp正作为独立应用在Facebook的庇护下成长壮大。因此如果你讨厌Facebook的话,你还有其他选择,只是其中不少已被Facebook拥有。

来源:钛媒体 http://www.tmtpost.com/164657.html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