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逼格更逼格:Google CEO Larry Page专访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Larry Page
全世界 90% 的人把工作交给机器人会不会更快乐?把房价降到原来的 5% 这个想法是不是很不错?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憧憬能源取之不竭生命健康长寿的明天呢?

比逼格更逼格

在把大部分主营业务的管理职责交给了Sundar Pichai以后,Google 的这位 41 岁的 CEO 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公司的未来,他要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上述只是他的部分想法。

在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Page 展望了未来 100 年人类发展的可能性:

我们有可能解决许多人类自身存在的问题

近年来 Google 因为势力庞大、财富丰厚而遭致愤恨引发抵制(尤其是保守主义盛行的欧洲),在此背景下,其“不作恶”和“让世界更美好”的信条也显得有些怪异,但 Page 称公司的利他主义和雄心壮志仍毫不动摇:

社会目标是我们的首要目标。我们在 Google 总是在提这些目标。我认为我们所取得的成功仍不够所希望的那样好。

相对于 Page 现在的想法,Google 原来广为人知的“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的企业使命已经略显单薄。他现在想的是把从搜索广告业务赚到的钱(超过 620 亿美元的现金流)下注到从生物科技到机器人等一系列未来科技领域。因此,Page 在接受专访中谈到,Google 已经在打算升级企业使命,虽然这句话具体是什么还没想好。

Page 认为,在未来资源供应不足以及技术变革会给社会和商业带来颠覆性影响的背景下,Google 需要弄清楚未来发展趋势,研究好资源利用方式,以及对世界产生更积极的影响。因此,对于 Google 的那些担心近期盈利水平的投资者来说,这家搜索巨头对远景未来的大规模投资才刚刚开始。

过热的硅谷目光短浅

相比之下,Page 认为现在技术中心硅谷显得非常短视。在专访中他没有解释原因,但是硅谷现在研究的东西相对于 Google 的那些未来项目当然是短视的。至于近期业界讨论的投资泡沫问题,Page 认为虽然硅谷现在还没有发生根本性的破坏,但是的确是过热了。不过这些都是周期性的,用 100 年的目光来看的话,大抵是不会去在意这些事情的。

目前及技术界的投资大部分都来自于上一轮消费者互联网繁荣中的轻松赢利。Page 说:

做一家 10 个人的互联网公司就可以收获数 10 亿的用户。投入不多赚钱不少—非常非常多的钱,所以很自然人人都把目光盯住这个领域。

按照 Page 的估计,目前大概只有 50 多家投资者把钱投入到对人类生活产生实质改变的真正突破性的技术上。这就是问题所在。Page 说阻止伟大想法实现的不是缺钱或者难易逾越的技术障碍,而在于人:

此类突破靠的不是根本性的技术进展来推动,而是靠研究这些技术的人,以及他们的抱负来推动的。

而现在却没有足够多的机构,尤其是政府对这些问题进行足够广泛的思考,参与不足。

在被问到由私人公司而不是政府去做这些长远的科学项目合不合适时,Page 的回答很简单:

总得有人去做

Page 是个工程师思维深入骨髓的人,他认为用深入探索、层层剖析的思路任何东西都可以加以改进。而一个真正聪明且具有献身精神的团队用 5000 万美元就能取得许多进展,但是现在这样的突破还不多。现在 Google 正在把资金投入到某些“边缘”领域,如自动汽车和生命科技。比方说 Google 正计划为 Page 妻子所从事的研究领域初创企业Calico投入数亿美元。

要看到未来科技的积极面

不过相对于早期公众对科技创新的欢迎态度,现在日新月异的技术变革开始引发恐惧。对此, Page 认为,这些人看到了技术的颠覆性却没有看到其积极面,没有把它视为是改变人生的东西,其问题在于这些人感觉不到自己参与其中。

不过作为技术乐观主义者的他认为这一情况将会改变。比方说,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将会使得计算机和机器人能承担 90% 的人类工作。对此那些有可能失去原来工作的人的想法可能会消极。但 Page 认为,一旦工作被技术替代之后,再浪费时间去追求这样的工作已经显得毫无意义:

对我来说,每个人都要像奴隶一样低效地工作以便保住工作是毫无意义的。这不可能是正确的答案。

房价崩溃、生活成本大降

此外,Page 认为技术带来的效率还会给人类现在的许多日常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带来积极影响。他认为一波大规模的通缩正在来临:

哪怕人的工作将被颠覆,短期内这也会由我们的需求品成本下降来弥补,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但是却没有人谈到过。

Page 再次祭出他的 10 倍更好定律:新技术将会令商业效率提高 10 倍,而不是 10%。这样的话小康生活的成本也会变得低很多很多。

对于很多人来说,个体经济的这种剧变的看法似乎是天方夜谭,也令人不安。几百万的工作岗位消失、房价坍塌、日用品价格急剧下降,这听起来就像是乌托邦。但是 Page 认为,在资本主义体系里,通过技术消除低效是得出的符合逻辑的结论,这种变化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与乔布斯之争:做得太多还是做得不够?

Google 现在所做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一家搜索公司的范围。对此 Page 和乔布斯曾经有过争执。乔布斯总是认为 Page 公司做的事情太多了。而 Page 反过来则认为乔布斯做得不够:

我们有那么多的钱,如果不投资到令更多的人的生活更美好的事情上是令人不安的。如果我们只是重复过去做过的事情而不去尝试新的东西的话,于我而言这就像犯罪。

但是 Page 同意乔布斯人的精力有限的说法:

乔布斯这一点说得没错—‘Larry 只能管理那么多的事。如果他,还有 Google 想要取得胜利,那就得战胜过去大公司、尤其是技术公司无法摆脱的命运,即少有一代的技术领导人能引领公司在下一代走向新的辉煌。’

所有的大公司在(市值)规模上都是一个量级。我们说要在所有这些重要的事情上占据主导,但此前从未有过先例。

长远愿景需要耐心

为了打破这一看不见的天花板,Page 最近的做法已经有所改变。除了另一位联合创始人 Brin 负责的寻找未来创意的 Google X 实验室以外,Page 开始试验设立一些独立的业务单元,在 Google 的羽翼下由半独立的领导来负责发展新业务。除了生物科技公司 Calico 以外,年初收购的Nest也会发展成一个独立的“智能家居”部门,以及一个包含互联网接入与能源业务的新部门。过去两年,Google 已经迅速发展成为硅谷最大的风投机构。

Page 说,此类公司模式 Google 没有任何先例可循。不过,如果要找出一个具备完成上述任务的诸多特质的人的话,此人非巴菲特莫属。像巴菲特一样:

我们正在做的一件事是提供长期的、有耐心的资本。

他的年龄现在还承担得起目光长远。不过,对于几乎没有界限的抱负而言,耐心似乎该另当别论。

 

原文来自:36氪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此乃鸟人_张子豪 你老了后就长这个样

    回复
  2. 抱着美好的愿望做善意的事情,敬佩。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