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任命了一个“首席探索官”(CXO),看看他是干嘛的?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网大为

已经在腾讯工作14年的网大为(David Wallerstein)最新得了一个身份,是腾讯首席探索官(CXO)。他长期关注美国新兴技术的发展,主导并积极推动公司在新兴技术、创新理念及相关商业领域的参与度。

在11月8日举行的腾讯WE大会上,网大为以CXO的身份发表了题为《透视未来》(the Future in Perspective)的演讲。在演讲中他指出,未来是很难想象的,因为我们想象未来时,往往会过于关注当下。随着人的价值观变迁,人在一件事情成不成功中,发挥了极大作用。眼下人们喜欢信息,看重信息,这才推动了所有相关科技的发展,而未来也会变化的越来越快。

以下为David现场演讲全文,看看他在思考些什么:

大家中午好,我叫网大为,“网络上大有作为”的意思。今天北京这么蓝的天,给我一种非常怀旧的感觉,因为我1994年,也就是20年前第一次来中国时,这个城市就有这么蓝的天。但我听说,现在这么蓝的天还是比较难得的。

 一、中国高新企业会不一样

我2001年加入腾讯,如今已有14年时间。一个外国人在中国企业里工作,现在是“没什么了不起”,在当时还是一件挺难得的事情。但当时我有点犹豫,我是否要在一个中国企业里工作?因为1998年的中国整个互联网大概只有100万活跃用户,完全没有今天的规模;基本上没有什么高新企业,更没有什么品牌;而且腾讯那时也还不怎么赚钱。

但我一直相信,中国的发展会在世界上变成一个大的议题。在这过程当中,中国的高新企业会起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也会有相对普及的国际品牌,能够在海外做为中国的代表之一,就像任天堂、索尼之于日本,三星之于韩国。并且,中国的企业走到这个阶段后,和其他国家的公司还会有所不同。因为中国规模大,基数大,因此企业做大之后,可能会成为另一类型的、大规模的高科技公司。所以我觉得,如果我可以在这种公司工作,会非常有意思。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中国企业里有个老外,应该也会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所以我非常想在腾讯做事情,谢谢今天大家对我的支持。

二、准确预测未来十分艰难

今天要谈的话题是未来,正确认识未来,畅想未来。我们其实经常畅想未来,譬如个人做“三年计划”,或者国家做“五年计划”等。我们一般想的会是,三年后网速会有多快?新的智能机会是什么样的?但如果是10年、甚至20年后的未来,这就是另一回事了。因为我们难以预测这20年里,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这些意料之外的事情会互相作用,互相影响,产生一个完全不同的现实。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我打算把演讲弄得好玩一点,我们不谈三年五年后的未来,我们来谈谈100年后,世界会是什么样?是不是有点荒诞,假如有人问你,50年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你都不知从何说起。这确实很困难,不过100年前的人类,是怎么想象今天的呢。假设有个人生活在1900年,他会怎么想象2000年呢。他在想些什么?用什么工具来预测?准不准确呢?

请大家看这几幅图,创作于1900年的德国,画的是他们想象的2000年的路景。我猜是德国有个人聘了个画家,画了一些主题为畅想未来的系列明信片。大家可以看到,第一幅是一列蒸汽火车拉着一栋新式高楼在铁轨上行进,第二幅是一个人在表演的同时播送影像和声音给远方的人,第三幅是个人飞行器。这些我们有的做到了,有的没有做到。但今天和当时的想象已经大为不同,当时的很多概念已经过时。

所以我想说的是,未来是很难想象的,因为我们想象未来时,往往会过于关注当下。铁路是当时的重量级技术,所以人们会想到火车拉房子;飞行是1900年的“新潮流”,人们便想百年后会有个人飞行器。

但我们往往会过度关注眼前,现实是,新事物的发展,会一次又一次地彼此影响,彼此发生关联,使世界变得更加复杂,更难以预测。这是讨论未来时需要注意的。另外要注意的一点是,是人决定了市场上什么东西珍贵。随着人的价值观变迁,人在一件事情成不成功中,发挥了极大作用。眼下人们喜欢信息,看重信息,这才推动了所有相关科技的发展。而在1900年时,也许人们并不觉得信息重要,人们觉得飞行才重要,全社会或许更看重飞行技术。

所以当我们想象100年后的时候,我们应想想,有哪些因素我们比较少顾及?

我举几个大家较少谈及的例子,比如人口。

1900年,地球上有20亿人,1800年,地球上有10亿人,100年间多了10亿人口。中国的人口情况很有意思,我从网上查到一组数据,1900年中国人口约4亿,1820年有3.81亿,100间中国多了约2000万人口。我们看看再过100年又发生了什么,中国人口从4亿增长到13亿,全球人口则从20亿增至70亿。现在的预测是,再过三五年,全球人口会达到90亿。

但如果这预测落空了呢,如果实际是翻了一番呢?决定人口增长的因素有很多,没有人能够预测,尤其像中国更不好预测。人口增长时,同时会有许多相关的发展,譬如市场变得更大。假如你有一个小产品,人口变多意味着,会有更多喜欢你产品的人,产品成功的几率更大。人口变多也意味着,有好点子的人才会更多,再加上环境、资源、污染等因素相互作用,会产生或好或坏的结果。

我是加州硅谷人,1900年的加州,有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是马路上的马粪,所以当人们想象100年后的加州时,他们想解决的问题便是马粪。1914年的美国,很多女性走上街头,争取投票权。她们想象世界100年后的样子,是未来的女性能获得多少解放和自由。但今天的世界并不仅仅停留在女性的投票权上了,女性获得投票权后,涌现了许多机会。当女性投入劳动力,许多事情因此改变。但这很难预测,不是吗?

三、未来的变化会越来越快

说了这么多难以预测,但未来变化肯定会发生,而且会越来越快。为什么变化会越来越快?我讲三个因素。

一个是社会组织之间合作更加便利。譬如创业,今天的创业与100年前很不同,这要归功于生态系统中的其它的部分,如风险投资人更充分的参与。互联网推动了系统各部分间的沟通,科学发现与创业有了紧密的联系。今天当你有了一项科学发现,你想的可能就是,应该继续研究还是开公司呢,也许从资本市场吸收一笔钱,也许三年后IPO上市。另外,消费者接受技术的速度也很快,我们做软件的,做好了就发,几乎是立即发布。而如果你创业成功,可能就会回馈学术,反哺创业。这是在20年前都还没有的事情,我们在有生之年便目睹了这一变化。

第二个是获取知识的成本更加低廉。知识是不断进化的,总在推陈出新。500年前人类认为地球是平的,现在四岁小孩就可以上网看国际空间站,卫星绕着地球转。他不但知道地球不是平的,还知道是怎么转的,比我知道得早多了。这是他们那一代的起点,曾耗费一个人一生去证明的知识,可能只须他们花几小时的时间去学,这就带来一个重大的技术变化。

第三是不同领域之间的合作更加密切。今天的嘉宾来自不同学科,他们都有一些很不得了的猜想,纳米技术可以与生物技术交汇,人工智能的成果可以为生物技术的策略提供帮助,人工智能又可以促进神经科学。互联网把全世界的专家连接到一起,使他们可以彼此沟通,这些领域会发生如何的交叉,这是未来10年20年里,令人非常激动的事情。

四、用技术改变人的生活

回顾1900年到现在,我们不难感觉到,未来还会有大变化。我想问大家,这是为什么?到底是什么界定了我们,是什么驱动了我们?我有个想法,我觉得我们这些技术人士,真的需要全行业一起努力,深化我们的追求,用技术改善人的生活。

关于这点,我觉得社会上、行业里的讨论都不够。当你说到这类话题时,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脆弱,好像自己是在卖萌耍帅。大家的反应几乎都是,“你真的是很想挣钱”,“你说这故事是想吸引我”,“你最后目标是挣钱”,“你说那么多的大话只是为了钱”。如果我说得没错的话,这真是个大问题。如果在座的技术同行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难道我们就这样了么?

首先,如果要在商业上成功,当个资本家,你就要让人们满意你的服务,就要有对人的深刻关怀。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战略原因,你的竞争对手做不到像你那样的关怀,那他们的服务就达不到你的高度。我在腾讯看到,我们的技术团队是最快乐的,他们很清楚他们的日常工作与用户有什么样的联系。这不是件容易办到的事,因为他们面对着很多压力、竞争、考核、目标等。但我们的团队将他们的工作与最容易快乐的人联系在一起。

其实我们都想生活在这样的社会,我们都希望和做了不起的事业的公司一起共事。我们并不在乎它的决定是否一定正确,犯错是难免的,但当这样的公司犯错时,他们会改正错误,这是推动他们前行的根本动力。我非常想强调这一点,当别人问我,大为,你觉得30年后世界会怎么样?我想,如果我们工作时的原则,是以改善人类生活为根本目的,我觉得那就可以了,因为我们会利用我们的技术和创新,世界终会变得更好。

如果我们能不懈地改善人类生活,我们便能把技术上的事情做对,这应当是我们在座引以共勉的东西。就腾讯而言,我们并不完美,我们曾犯过不少错,但这是一个努力的过程,而我们正取得进步。我们要坚持内省,人们对我们的抱怨是好事,这不断地鞭策着我们。

五、用热情的人文关怀走向国际

最后,我想谈一谈中国的情况。我作为一名国际人士,在一家中国企业工作了十三四年,办公室在美国,天天代表腾讯。中国企业起初在海外知名度不高,在努力赶上世界。大约在2003或2004年时,我感觉中国进入快速资本积累阶段,像我们这样的小公司,快速地壮大。

现在我们在中国的规模已经很大了,我们也看到海外机遇很大。但问题是,人们还不了解中国,不了解我们,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很多人从没来过中国,对中国一无所知。这是个极大的机遇,我们迈向国际时,需要有热情的人文关怀,我们不能害羞而不去分享热情。中国的服务棒极了,中国的产品也棒极了,这归功于我们对用户的热情。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但我想我们已经有了良好的基础。

当我们进军国际市场时,国际用户需要感受到我们的热情,感受到我们的工作方式很有竞争力。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从纯粹的资本积累阶段,过渡到了或许可以称为“对人类有爱、有热情”的阶段。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对中国、世界都有好处,中国将对未来的世界有巨大贡献。谢谢大家。

 

来源:钛媒体

原文地址:http://www.tmtpost.com/168332.html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探索!嗯,我也是一直认为学习不应叫学习,而应叫探索,学习是一个过程嘛,探索更有深意。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