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行业CEO们毕业学校哪家强?学霸or学渣?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144449v1v1jeezguvaj1jg

一流CEO这个群体里,哪种学生最多?名校还是一般大学毕业?学霸还是学渣?

你若看过古龙的《绝代双娇》,那就更好形容一点,是花无缺还是小鱼儿?

我的直觉是,当然是小鱼儿。

峰兄也曾算个学霸。乐山市现场计算机和现场作文比赛双料一等奖,四川省三好学生,人大国际经济系,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全额奖学金。

但作为学霸,心里有个自卑。一直认为,干大事的人,大部分是当学生时成绩差的,成绩好的都是给他们打工的。这个判断,是自小从家长、老师等各个方面不断反馈和暗示的,几乎成了种潜意识。

填鸭式的应试教育,多少会遏制人的创造性、开拓力,培养出来是善于解题的、循规蹈矩的、习惯在现成机制下做改良的好好学生。改革开放初期有句话流行,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那些没条条框框限制、甚至鄙视传统和主流看法的野孩子,没包袱,更可能另辟蹊径、瞅住机会死抱不放、大干快上。

应试教育的环境下,一俊遮百丑。成绩好的孩子被大人和老师哄着,被同学羡慕,日积月累,度过青春期,不免清高自傲,在与人沟通、适应环境上难免欠缺。这在进入社会后会成为劣势。

《绝代双娇》里,喜欢小鱼儿的女生以及前辈,远多过喜欢花无缺的。花无缺一直都有些沉闷、木纳。移花宫天下第一,名校,邀月和怜星宫主的清高、冷、刻板,很像封闭的花园。

小鱼儿一出现,立刻有了新鲜和活力,恶人谷是大染缸,是开放的野蛮丛林,险恶,却现实并极具生机。看过《绝代双娇》,相信绝大多数人记住的,是小鱼儿。

古龙大胆描述的这一个现象。背后有其文化根基,某种程度上是群体潜意识。

但,从互联网一线CEO这个样本来看,上面这套逻辑可能要修正。

为圈定样本,我问经纬张颖,哪些人是新生代创业者里的领军人,他给了一个7人名单,有3个的公司还未上市但都有几十亿美金的估值。再加上比较公认的第一代、中生代领袖,各山头的王,有一个20人名单,大致覆盖所有垂直领域。

把这20人分为三类。不入流大学属A。一般重点大学属B。名校属C。A类,才是传统观念上认为的更容易出大才的一个人群。并且,这个群体人数多很多。B和C数量渐少。

结果是:

A类有5个。

马云,杭州师范学院专科,(土鳖天才的代表,生活就是故事,张口就是鸡汤)。

姚劲波,青岛海洋大学,(具有乡土气息的校名,正好58同城干的是最辛苦最接地气的活儿)。

沈亚,上海铁路学院,(所有CEO里最低调,没有之一,传说讲过这么一句话:懂商,不懂电。有底气)。

傅盛,山东商学院,(胖屌丝北漂,成功减肥变富,居然还闯荡世界)。

唐岩,(学校不明,没搜到,姑且猜测跟前四位一个层次)。

B类有4个。

马化腾,深圳大学,(极好天文,其次才是计算机。据说从长相就能看出是产品天才)。

丁磊,电子科技大学,(宁波人跑到成都上学,少年入川,看美女吃美食,像个务实闷骚的主儿)。

周鸿祎,西安交大,(本科基本没闲着,麻烦不断;保送硕士,但基本没在学校,折腾创业)。

雷军,武汉大学,(这是个学霸,连上周鸿祎,放在C类也说得通)。

C类有11个。

李彦宏,北大,留美,(要命的是还长这么帅,还这么呼唤狼性,齐了)。

张朝阳,清华,MIT博士,(看那张脸,就知道是被青春期的憋屈和苦难教育摧残的)。

梁建章,复旦少年班,留美,(面对面相处过半天,没找到缺点)。

陈天桥,复旦,学生会主席,(面如重枣,字正腔圆,根红苗正,眼神犀利,其思维其气势,佩服)。

刘强东,人大,(读社会学,自爆,考人大是为了当官,真实)。

李学凌,人大,(读哲学。这两个读人大纯文科的同学,都是74年生)。

曹国伟,复旦,留美,(先是读新闻,后来改财务,年少时是个敢冒险、独立的主儿,藏而不露)。

庄辰超,北大,留美,(世界银行干过,文质彬彬,挖人打仗不手软)。

王兴,清华,留美,(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身材棒,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王小川,清华,奥赛冠军,(典型的小四川,上面照片就是他,一看就是聪明伶俐乖娃儿,老师就最喜欢这种)。

陈欧,南洋理工大学全额奖学金,斯坦福,(好像没在国内念大学,一直在创业,荷尔蒙过剩)。

另外还有古永锵,一直在国外受教育,就不归类了。

在这个一线CEO的小样本里,25%是不入流大学,20%是一般重点大学,55%是名校。这跟我之前的印象或者观念大为不同。他们不仅是学霸,也是创霸。

可能,所谓填鸭式的应试教育被看得过重了,天之骄子们不会被局限住,他们有能力把这个因素消化掉,代谢掉。

面对一个规则,一个不喜欢的或者可能有弊端的规则,一部分天才是选择绕开它,不跟它玩,自己另辟天地。A类就是这样做的。我对上课、考试、名次没兴趣,我在大街上、在朋友中、在小说里能吸收充足的营养,健壮的成长。

《绝代双娇》里,小鱼儿比花无缺精彩。邀月和怜星宫主教的东西精深,几大恶人教的东西博大,活,接地气。小鱼儿就是A类天才的缩影。

虽不是名门之后,但一旦在社会里找到个切入点,就能全盘压上,翻江倒海。比如傅盛进了360,摸到了安全软件这股暗流。比如唐岩进了网易,从一个小编辑做到总编辑。更大的背景是,他们全撞上了互联网,一个极为难得的可以野蛮生长的荒原。

重点在于讨论另外一种路数。

当面对一个规则,不论它是否是我所喜欢或者是否有弊端,只要它是定型的,当它成为一个固定的参数,那天才就能利用它而不被其伤害。

可以说应试教育不如素质教育,可以不喜欢课堂和考试,但那毕竟是吸收和检验知识的地方,最有效率的获取通行证和更多资源的地方。一个普通人也许要用上90%的精力才能进名校,脑袋里除了公式就没剩下其它什么。但天才只要花顶多50%的精力就足够应付了,他还有剩下的50%去海阔天空,去发挥创造力,去调皮捣蛋,信马由缰。

成绩最好的学生,也可能是最有性格、缺点也最明显的学生。遵守规则同时也在不违反规则的前提下求得独立发挥、自由展现。循规则而上,跟谋求在规则之外的益处,这对看似矛盾的两面,其实可以在一种人身上统一起来。这也许就是天才的含义。他们在需要沉稳的环境里就沉稳。倔强、开拓、创新、激情,悄悄放在心里,一旦到了该图腾而起的环境和时机,就脱茧而出,完全张扬。

古龙笔下的花无缺,看似为陪衬小鱼儿而设的一个靶子。真实版的花无缺,完全可能有跟小鱼儿一样的灵气和痞气,或者当他也进了恶人谷、碰到小鱼儿后,另一种基因会马上被唤醒,与环境共振。

C类的11人里,大有桀骜不驯。

刘强东和李学凌居然都出自人大,那是素来被认作培养官员的地方。刘强东果决强悍,李学凌从做记者起就是指责派,反对派。他们身上,丝毫没有花无缺的影子。

王兴和王小川这两个清华的理科的乖学生,也许没那么逆反,但其坚韧、灵活,不亚于A类的人。感觉王兴是相对最接近花无缺的人,堂堂雅气。一挫再挫后,就越发有小鱼儿的活。

相信尤其对于天才这个类别,对普通人设置的规则,对他们来说如若无物。利用规则而不被规则所缚,看起来是最有效率的选择。

周鸿祎讲过一个他自己都印象深刻的事。一个也是成绩优异、学业有成的朋友,对当初在学校的经历一直耿耿于怀。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罚他站,就觉得受辱。这是西方学校忌讳的。但周鸿祎全不在乎,他就做鬼脸,逗全班同学哈哈笑,他掌握主动,老师反倒下不来台。

周鸿祎说,它伤不到我,我能搞定它。

好一个“搞定它”。这后面是种心态。游戏的心态。课堂和考试都是玩具,老师和同学是玩伴,你要开心,要斗智斗勇不断通关。邀月和怜星是花无缺高高在上的老师和父母,整天上课。几大恶人都是小鱼儿的玩伴,整天游戏。

包括资质普通的学生,只要心里接受了这种心态,学校的经历和规则就很难缚住他。你可见过被游戏禁锢了的小孩?游戏的本质是,我要利用规则,绕过规则。游戏是放松的,大不了不玩,不玩天也不会塌下来。我从小就被父母威胁,说考不上大学找不到工作没饭吃。于是就恐惧。这是不对的。当民工也有饭吃。

我有个发小,F,不算天才,确是学霸,一个把学校当做游戏的学霸。他的故事非常有趣,都是真实的。能勾起青春回忆。

事一。

一次F上课走神,班主任就故意让他答题,答不上来,就被罚站。F知道班主任故意整他,课后就跑到他背后高喊了一句娘希屁。班主任一把把F抓起来,问,你骂谁。F说,我骂自己。班主任气疯了,打电话叫F爸爸来领人,说:你的孩子得了精神病… 风暴过后,F复盘作战技巧,说,我若说骂的是希特勒,他就不敢说我是神经病了吧…

别以为班主任真跟他斗气。他俩私下好着呢。后来才明白,这一大一小两个顽童,都在照剧本唱戏,比谁唱的投入。

初中毕业那天,班主任把三年收到的检讨书全部发还给学生。F一直是成绩第一,检讨书却是最多,足足一叠,是其它同学之和。

事二。

高三是大部分同学最忙的一年。可F是最轻松的一年。课本都上完了,不需再跟着老师复习。那一年上数理化,基本都在看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系列,看得兴奋还招呼隔壁一起看。课余时间抽空谈了一场短暂而痛苦的初恋。然后越挫越勇,给校花写了几十封情书。一时传为佳话。据他妈说,那时F在家一天照8回镜子。

事三。

F一直帮同学作弊,挣点零花钱打电子游戏附带改善生活。最离谱的一次,F在自己卷子上写哥们的名字,哥们在卷子上写F的名字。结果一个差生考了全班第一。班主任疯了,简直公然挑衅。F当然死硬不认,那哥们却招供了。然后F站在讲台上念检讨书,他一直在忍住笑,一股发自内心的欣喜,哈哈,这回玩出了点新意。

你当他是在目无尊长、搞乱秩序,可他心里,真的就只是在玩耍而已。你越紧绷着神经,就越激发他玩耍的兴致。你在打仗,他在玩,你一定输给他。

事四。

班主任的规矩是迟到一次,罚跑操场3圈,1000米。每周天上晚自习时集中罚跑。有个星期,F迟到5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那晚一堆人在操场跑,F整整走完了15圈,班主任站在旁边陪他耗。走完了,还在班主任眼皮底下张开双臂仰天大喊:“我跑了15圈啊!15圈!”真的有点andy逃离肖申克监狱的意思。

不知道班主任在夜色之下是什么表情。他随后就改了规则:今后迟到不再罚跑操场,而是罚扫教室。然后,F就很少迟到了。

若小时候把学校当做游戏,后来把创业也当做游戏,会不会更容易发挥潜能,别出一格,化不可能为可能。当做游戏不是不努力,做游戏就是要取得胜利。

可能古龙只是开了个玩笑,小鱼儿和花无缺判若两端,其实是一个人的两面,他们能完美融合在一个人身上。

实在有必要写本书,就叫《大佬年少》,把上面20个人都采访一遍,请他们自己讲述成长的故事。这定是本好书。要比商战、趋势之类的文章有价值太多。商业之所以有趣,源头还是人性有趣。一个产业终究会老,但对人的教育千秋万代都在重复。

期望有记者来写这本书,是个机会。若有人写,不妨先告峰兄一声,我还有建议相送。若一年半载都没人写,那峰兄可能就勉为其难写一写。

来源:孕峰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3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青岛海洋大学现名中国海洋大学,全国39所985高校之一,说是不入流大学,合适吗??深圳大学属B类,合适吗??

    回复
  2. 上海铁道学院是同济大学的前身,青岛海洋大学又叫中国海洋大学,那个不是妥妥的名校?!竟然成了不入流。。。
    另外把西交、电子科大和武大与深圳大学相提并论,开玩笑吧。。。
    最后人大也配和清北同列?

    回复
  3. 商业有趣的地方源头确是人性,若是出书,不论价格我预定一本,先。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