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与前员工撕逼的公司不止网易啊?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与前任的纠葛是不少人的心头大患,在互联网行业同样如此,近年来无论是前员工吐槽老东家,还是老东家向前员工发难,前任间的因爱生恨的例子比比皆是。

9e9be4dc80786b76bbd609287e50ca35

前任,恐怕是人们在一生中往往不想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一种关系,前夫/妻,前男/女友,前东家/前员工……无论他们曾经扮演过什么角色本应都该成为已翻过去的一页历史,可事实总是不如人愿,与前任的纠葛往往成为很多朋友心头大患。

在互联网行业同样如此,近年来无论是前员工吐槽老东家,还是老东家向前员工发难,前任间的因爱生恨的例子比比皆是。最近,本应春风得意的陌陌就因此染上了阴霾,倒不是有前员工集体吐槽,而是他们CEO唐岩遭遇了老东家网易的发难。

分手后与前任非友即敌

网易和唐岩的“撕逼”现在已是热议的头条,除了有各路媒体人士发文评头论足之外,小内还注意到同为网易出身的几家业内公司的创始人竟纷纷一致力挺唐岩。网易对唐岩的一则声明似乎引起了他们的公愤,大家齐刷刷地站出来现身说法,将心中对于网易的看法一吐而快。猿题库创始人李勇以当事人的视角,澄清了唐岩“私创陌陌”和利用职权向妻子的广告公司输出利益的真相。同为网易出身的雪球创始人万三文转发了这条长微博,并附言“自己也有幸在这家奇葩公司工作过”。“丁校长”看到门生们都这样“忤逆”,恐怕少不了要N希匹吧。

无独有偶,欢聚时代CEO李学凌也被老东家网易为难过。今年11月,网易通过公告指出欢聚时代自2012年9月起未经授权擅自对网易公司旗下《梦幻西游2》进行游戏直播,并长期在其平台上直播别家游戏,并对平台主播做出不合理限制——以强制扣薪、高额罚款等严厉措施禁止主播参与网易旗下平台直播。李学凌对此表示“网易禁止其他平台直播梦幻西游,相当于退出直播领域,这除了伤害直播平台上的用户外,对梦幻西游的曝光也具有消极的影响。”网易CEO丁磊随后回击称其他平台未经许可是侵权行为,并且他们没有满足网易的服务品质和要求。

在网易的重要业务游戏领域,类似的一幕也有发生,甚至还惊动了警方。

网易游戏事业部的前副总经理魏剑鸿创办的游戏公司擎天柱因为与老东家的竞争关系遭到了打压。他被网易指控不仅在离职时带走了核心团队还私下拷贝了《大话西游》的源代码。他本人随后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坊间传言气急败坏的丁磊亲自上门抓人。虽然此事当时众说纷纭,但如果此事涉及商业机密,那网易报案并协助警方处理毫无任何问题。不过好奇的小内还是去核对了具体情况,发现有两点值得注意:

1、早在2012年警方就曾对于涉嫌抄袭一事进行过调查,但无果而终;

2、腾讯在事发前曾大举入股“擎天柱”。

虽然网易事后竭力澄清,但此次“被带走事件”无疑让网易从中获益——狠狠地狙击了竞争对手一把,腾讯有苦还说不出。

谈到游戏公司与前员工的纷纷扰扰,我们不得不说盛大。

虽然这个娱乐帝国如今已江河日下,但往日的传说依然让人历历在目。去年7月,盛大游戏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向警方举报了由三名前员工创办的“龙之界”,经警方立案取证调查后,三人很快被警方刑拘。令事件再起波澜的是,三人在取保候审后发起了“反诉”,举报盛大涉嫌非法经营、敲诈勒索、逃税等行为。盛大方面回应称三人对盛大携私报复及恶意诬蔑,并将依法采取措施以追究其法律责任。双方你来我往见招拆招,却未能分出胜负。

关于此事,腾讯创始人曾李青在微博上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评论“这标志着盛大开始没落,因为盛大已将主要精力投放到官司而不是产品上面”。

还是在去年,盛大游戏的同门兄弟盛大文学也出手向前员工发难了。5月底,盛大文学旗下起点中文的创始人罗立被警方拘留审查。根据盛大方面的说法,他们发现罗立涉嫌职务侵占等经济犯罪,涉及倒卖公司资产、贱卖版权等,遂向公安机关举报。有业内人士指出,罗立被指控的行为属于行业潜规则,他之所以被盛大拿出来揪住不放是因为2013年起点团队集体离职并以创世中文的形式加盟腾讯的缘故,自身有所瑕疵罗立实际上成了盛大与腾讯争斗的牺牲品。

腾讯为了安抚一同跳槽加盟的起点团队员工,自然不能对罗立的遭遇坐视不理。去年9月一度传出罗立已取保候审,不过其本人直至今年9月才得以公开露面并出任腾讯文学副总裁,这恐怕是腾讯通过与盛大之间进行一些秘密的交易谈判才最终达成的结果。

虽然互联网行业人事变动频繁,员工离职时“友好分手”并且之后能与老东家维持较好的情况还是占多数的,在加入新公司或者创业后双方哪怕算不上彼此友好但至少也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同时,以宽阔胸怀来对待离职员工的企业也比比皆是,前不久阿里巴巴就特地为前员工们召开了一次“校友会”。小内认为,在竞争异常激烈的情况下,一家互联网企业如果不好好经营,却总盯着某些前员工不放,很难有更好的发展。

不准前任比自己过得好

李开复在2005年从微软加盟谷歌,这算是当时互联网界的一笔惊天的跳槽事件。虽然李开复当时在微软贵为全球副总裁,但他只是1/80并且没有进入核心业务领导层。除了没有足够的权力,他对微软的中国生意提出建议也多数被束之高阁。曾经宣称“微软是职业生涯最后一站”的李博士,最终还是打破了诺言,转身加盟微软的竞争对手谷歌出任中国区总裁。震怒之下,微软拿出了两手措施应对:

1、向谷歌方面提出竞业诉讼,以求限制李开复出任谷歌中国总裁的步伐;

2、派遣全球副总裁张亚勤来华主持研发大局,张亚勤是李开复当年创办微软中国研究院全力挖来的核心精英,两人配合默契、知根知底。

受官司的影响李开复的“权限”当时被局限在招聘领域,而张亚勤则被赋予了充足的权力与资金,微软意图用“骏马”来狙击昔日的“伯乐”。

最终的结局,可以说是两败俱伤,谷歌后来黯然退出中国,李开复转战创新工场还顺便带走了不少老部下;而微软中国近年来也未有大突破,还遭遇了政府部门抵制Windows系统的危机,张亚勤则于今年跳槽加盟了百度。

比起微软的两手出击,华为的手腕则更加凌厉得多。

面对李一男的出走,华为不断狙击,直至他不得不双手奉上倾注了心血的港湾网络。有“天才少年”之誉的李一男在23岁硕士毕业后便入职华为,短短4年后就他成为该公司最年轻的副总裁。就在李一男步入而立,事业如日中天的2000年,他选择了离开,华为当时还对其进行了一场欢送。殊不知,李一男随后就自立门户创建港湾网络与老东家展开了竞争。此外,李一男还吸收了众多前同事从陷入困境的华为转投而来,朝气蓬勃的港湾网络当时正朝着上市方向前进。可好景不长,华为在走出困境后从技术、销售等方面全力出击,由于实力的差距港湾一再败退。至2006年,李一男不得不接受了华为的收购,回归华为出任副总裁兼首席电信科学家。令人略感意外的是,随后李一男开始了他的互联网“漂泊生涯”——百度、无限讯奇、金沙江创投,如此频繁的跳槽,并没能最终给他带来多大的收获,往日的天才如今已沦为平庸。华为亲手“灭掉”港湾还“废掉”了李一男,比起微软来说真是不知道水平高到哪里去了。

比华为和李一男的多年纠葛,雅虎与周鸿祎的纷争丝毫不逊色。

雅虎在2003年用1.2亿美元收购了3721,随后其创始人周鸿祎出任雅虎中国总裁。两年后,雅虎将整个雅虎中国卖给了阿里巴巴,同时周鸿祎离职。直至周鸿祎离开,雅虎竟然都没有将1.2亿美元的款项付清,双方的恩怨由此而生。后来周鸿祎重出江湖创立了奇虎360,旗下的安全卫士将雅虎助手列为恶意软件,双方的纠纷就此升级。雅虎表示雅虎助手之所以背上“流氓软件”的骂名,是因为周鸿祎在任期间使用了插件弹出和不可卸载等方式,但在他离职后雅虎助手已经不再采取弹出形式并且允许用户卸载。此外,周鸿祎还从雅虎中国掠夺技术、资源、人才,违反了竞业协议并对于老东家雅虎中国造成了伤害。360对此的反应是起诉雅虎中国侵犯名誉权并索赔360万元。

随后,雅虎中国也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对奇虎公司提起诉讼索赔260万来还以颜色。

法院最终判决雅虎中国胜诉,360需赔偿经济损失并公开道歉。虽然360表示要上诉,随着法院的驳回此事最终告一段落。由此周鸿祎带领着360开始了“百战成钢”的历程:3Q大战、3百大战、3狗大战乃至与前高管傅盛的纷争。回首看来,当年的双虎之争,宛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面貌从此不同了。

在这些高管离职后转投竞争对手的案例中,也并非都是以老东家的大获全胜告终。

原腾讯视频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在去年以个人身体原因离职,随后阿里方面就宣布他的加盟出任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其主管的游戏业务正是腾讯的腹地。坊间传闻马化腾得知该消息后大怒,欲起诉刘春宁,索赔金额高达亿元。当时还有消息称腾讯内部调查出刘春宁任职期间与自己的“影子公司”有业务来往,并在即将离任前签了个2000万的合同。据说腾讯与刘春宁谈过,要求他要么把钱还回来,要么起诉。

不过,巨头间的明争暗斗往往都不露声音,至今为止腾讯、阿里和刘春宁三方一直未就此事做出公开回应。小内估计某些不公开的交易应该早已达成,有着“马首富”的庇护刘春宁只怕根本不怵自己的老东家。赢了文学却输了视频,腾讯去年这一进一出有些得不偿失。

昨天还是同一战壕里的亲密战友,今天就化身为你死我活的竞争对手,面对这样的反差恐怕哪家公司老总都会暴跳如雷。他们往往都会拿出起诉、狙击等招数试图将“逆子”扼杀在摇篮,可这些已自立门户的“孩子”怎可能束手就擒。在一番抗争中,有人败退认输、有人逆袭成功、更多则是两败俱伤。小内不禁为之叹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敏感的前任关系,我们从来都躲不开绕不去。在前东家和前员工之间,哪怕行业竞争激烈也存在着井水不犯河水或者友好往来的可能。俗话说“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少一个“敌人”自然也就少一些烦恼,毕竟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来源:阑夕博客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