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须要知道的苹果HealthKit8件事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152130965022

2014年6月2日,苹果在其年度开发者大会上发布了一款新的移动应用平台,可以收集和分析用户的健康数据,被命名为“HealthKit”。此前,动脉网在虎嗅发表了《苹果HealthKit上的137个APP详情分析》一文,就该平台的现有app情况做了功能、类型、定价等相关描述。近日,美国医疗健康资讯网站MobiHealthNews的文章《从杜克大学和Oschner了解到的关于HealthKit的8件事》,梳理了在2014年移动医疗峰会上,这两家首批加入HealthKit的医院关于移动医疗作出的相关讨论,动脉网对该文章进行了翻译,虎嗅编发如下。‍

杜克大学医院和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Oschner医疗中心是首批加入HealthKit的两家医院。在本周于马里兰举行的2014移动医疗峰会上,来自杜克的Ricky Bloomfield医生和来自Oschner的Richard Milani医生与大家探讨了一系列关于新技术,以及相关的应用和机遇等问题。

病人和医生都对病患数据格外渴求

Bloomfield和Milani都在消除一种印象,那就是他们的医院只是在顺应一个受消费者欢迎的技术潮流。而与之相对的是,HealthKit正好可以帮助他们的员工做一些以前想做但却做不了的事,这也是他们为何如此热衷于加入这个平台的部分原因。

Bloomfield 说:“今年春天早些时候,有一些医生咨询过我,其中一位是心脏专家,另一位则是肿瘤专家,并且他们都对使用远程患者监护和获取病患数据进行了实验性研究。作为移动技术总监,我那时候的回答我自己并不满意:想要在我们的电子病历中加入那些数据并不容易,这个电子病历也仅仅只上线了两个月。未来会出现相关技术帮助我们追踪获取现在还没办法获得的数据,所以当苹果在七月份的世界开发者大会上发布HealthKit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可以解决我们现在的问题。所以我们非常开心能够和苹果公司以及Epic一起合作,实现这个目标。”

自从HealthKit发布特别是杜克和Oschner加入平台以来,两位医生都收到了来自患者的邮件,希望加入到这项试验中。

Epic公司的加入是一个单向管道

Milani强调,为了减轻对于相关法案(HIPAA)以及隐私问题的担忧,杜克和 Oschner正在试验的从患者使用的APP中获取数据的项目还只是把数据上传到个人电子病历中,并不会把数据向外发送。此外,HealthKit为了防止医生们被大量的信息淹没,只会向他们发送他们要求的特定领域的数据。

Milani 说:“并不会像洪水般袭来一些我不需要的数据。如果我见了一个病人,并且想监测他的血压信息,我就可以发送请求,并且可以自由决定我希望收到监测结果的频率。”

Milani还强调,这些数据会保持来自相关APP时候的状况,所以当医院发现某个app或设备存在安全问题时,就可以标记它,并在以后忽视它提供的数据,或要求使用该患者使用其他app或设备。

当前的数据领域仅仅是个开始

目前,苹果可以从追踪设备中读取50—60种数据,但Bloomfield仅把这看作1.0版本的HealthKit。“1.0版本的目的还只是满足目前的市场需求,所以你才会看到像活动追踪,生命周期,血压数据等功能,你也可以看到哮喘病的相关数据,比如一天使用呼吸器的频率等。在市场上已经有设备要求接入HealthKit,随着用户数的增加,苹果最终也添加对这样的产品的支持。”

最后他还推测,随着可穿戴设备越来越先进和普及,可读取的数据将不会是50、60种,而会是5000、6000种。

苹果不能访问患者的数据

Bloomfield说他发现有人对于苹果HealthKit有一种错误的观念,就是苹果公司可能会利用这些数据。但Bloomfield说,苹果官方告诉他,苹果公司根本就看不到这些数据。

“苹果公司通过卖电子产品挣钱,并不通过数据挣钱。所以当他们告诉我,他们根本就没办法使用这些数据的时候,我也相信他们。倒是FBI对苹果不能给他们提供数据接口而感到失望。当FBI都不能获得这些数据的时候,你应该知道苹果说的就是真相。我觉得这样很好,这就是苹果在个人健康记录领域能够成功的原因,谷歌目前都还不能确保这一点。”

HealthKit已经得到了 CMS的补贴

Bloomfield介绍说,截至去年10月,在HealthKit中已经有两个病患生成数据的CPT编码,他们可以从CMS获得每月56美元的补贴。目前,还没有私人付费者跟进,但Milani 和Bloomfield认为,这仅仅是时间和投资回报率的问题而已。

医院并不愿意放弃安卓用户

目前,还只有HealthKit与个人电子健康病历相连,但Bloomfield和Milani也对Google Fit(谷歌健康)十分关注。目前的问题是Google Fit允许开发者建立自己的数据域,这虽然让整个平台更为开放,却难以实现标准化。

Bloomfield说:“我认为谷歌需要做出一些改变来实现HealthKit目前的功能,但我可能很难看到我们可以在IOS设备和Android设备之间随意切换使用的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可以让病人能够如此。我并不在意病人到底使用的是什么设备,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给我们提供相关数据,帮助我们进行诊断和治疗。”

苹果的血糖尴尬并没有动摇医生们的信息

苹果在发布了HealthKit之后很快便把血糖记录功能下架显然是十分尴尬的,但Bloomfield说他们并没有受到此次事件的影响。

他说:“问题确实是存在的,但他们已经承诺修复并在这个过程中保证病人的安全。未来可能还会有问题,因为这些代码都是人写的,难免会出错。我们必须得小心,所以这个阶段我们也仅仅是进行试验。在我们让所有患者使用之前,我们必须确保系统能够正常运行。”

HealthKit对于医学研究具有重大意义

Milani介绍说,目前HealthKit在医院还是主要被用来监测慢性病。但Bloomfield强调对这些领域的数据的搜集未来将会对医学研究有重大意义,因为这增加了对病人数据记录的深度和丰富性。

“我们还不知道我们到底不知道什么。那正是一个学习型的健康系统应有的概念,我们希望从尽可能多的人那里获取数据,以便于我们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我们掌握的数据越多,我们知道得也就越多,也就能够更好的帮助我们进行治疗选择,但目前我们并没有这么多的数据。所以,HealthKit将是打开这扇门的关键一步。”

转载自:动脉网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