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陌陌上市时】再见,LBS 社交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449d0474021e9b93586a5718d2f8aacc

小编推荐:那个夏天经历了疯狂洗白的陌陌,终于上市了,但是他的上市却和LBS没太大关系了,曾经火爆一时的基于地理位置信息的陌生人社交仅孕育出了微信了陌陌两个巨头,LBS社交还剩下多少想像?

12 月 11 日,当陌陌创始人唐岩抓起两岁半的儿子之手敲响了纳斯达克的开市钟时,陌陌从创立到上市不过才只走过了三年。

小城青年、前媒体人创业,三年时间、32 亿美元市值,很难找到比陌陌更贴切的例子来诠释什么叫移动时代的「时势造英雄,平民终逆袭了」。

敲钟当日,唐岩将陌陌的成就归结为他作为早期互联网用户的「运气」,他的确有着另旁人羡慕却难以复制的运势,这让足够多的人有理由为这个传奇而津津乐道。不过,冷静下来,以陌陌的上市为分水岭,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 LBS 社交「发烧时代」远去的背影。

LBS 社交的「发烧时代」

国内的移动创业团队从初步意识到位置的价值到一度集体涌向 LBS 社交,两个大洋彼岸的产品起了重要的催化作用,一个是 Foursquare,另一个则是 Kik Messenger,前者主打定位,后者则是信息的交换,而对彼此位置信息的交换则催生了 LBS 社交。

2008 年 7 月 iPhone 3G 发布时,大多数人只知道用它可以导航,而不想不出这一功能与互联网结合后,会出现哪些创新的玩法。

2009 年,签到应用 Foursquare 顺时而生,立刻点燃了一大群人的热情,Check-in 风靡硅谷,多家投资公司希望获得投资 Foursquare 的机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认为 Foursquare 蕴涵的能量比 Twiter 更加惊人,它直接面对消费者,有朝一日会成为本地广告的中心。

LBS 初露峥嵘,成为移动互联网市场爆发的标志,受到疯狂迷恋和热捧。仅凭这一概念,创始人&CEO 丹尼斯·克劳利很快被《Wired》杂志封为「社交媒体新国王」,有互联网头脑的商铺都在研究怎么在 Foursquare 上发布优惠信息吸引年轻人,纽约市长甚至将 4 月 16 日(4 与 4 的平方)定为纽约市的「Foursquare Day」并希望将它推向全球。

签到热潮也席卷了国内。从 2010 年开始,国内签到 App 层出不穷,街旁、切客、嘀咕、开开、六人行、网易八方、新浪微领地、人人网蜻蜓,一时间,多达二三十个 LBS 签到应用争夺用户注意力。

然而,人们渐渐发现,没有足够丰富的服务,仅仅是签到和定位,很难支撑起一个独立的应用。地图、团购等本地生活服服务类产品,融合了 LBS 元素,有了更丰富的功能。而众多签到产品因为没有一个完整的社交闭环,还要依附各种社交网站进行分享,当社交网站也迅速完成位定位功能这一简单的补充,就使得签到应用极为尴尬,仅凭兴趣,或一杯啤酒进而签到,注定是昙花一现。

如今探路者 Foursquare 早已不再是资本的宠儿,对手纷纷退场,独守着一份寂寞,尝试着将原有的签到玩法进行剥离,拆分到一个新的应用 Swarm 中。国内签到服务大多已死,嘀咕已成为图片分享应用,切客成为一个放着 98 折优惠券无人领取的网站。唯一还在的街旁,还有一小支团队在坚持,有 App 和网站可供怀旧。

曾经被无限看好,转瞬烽烟消散,在这场没有胜者的竞赛进行时,LBS 已彻底被打碎揉散,作为一种基础性服务,成了移动互联网产品的「标配」。

2010 年末,一款基于手机通讯录的移动社交应用 Kik Messenger 在北美蹿红,「杀死短信」的口号让 VC 如获至宝,谁都知道移动社交是个多大的机会,不过在北美成熟多元的运营商生态下,Kik 并未走得太远。

这在东半球却掀起了一股巨浪。出自香港团队的 talkbox,小米旗下的米聊、盛大孵化的 kiki(后改名「有你」)、开心网推出的飞豆、当然还有当时在腾讯广州研究院低调研发的微信,其他出自创业团队的个信、友信、速聊等更是多如牛毛。不过鉴于国内运营商的强势,在初期真正敢去打通讯录主意的团队还并不多,但是不去触碰运营商,围绕智能手机的功能去拓展总是可以的吧。

比如智能手机上有了三轴陀螺仪,就有人做了手机体感游戏和 Sky Map;针对加速度计,出现了「摇一摇」的操作方式;NFC 技术出现后,移动支付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OTG 让信息传输更为便捷;而智能手机成熟的地理定位催生的则是一个关于 LBS 的大机会。

于是在那个阶段,多如牛毛的以地理定位为基础、主打陌生人交友的移动社交软件开始出现在市面上,LBS 社交的创业热潮一时间登峰造极。不过看似同质化的开始,却引向并不相同的结局。

从 LBS 起飞,却无法在这里落脚

2011 年 8 月 3 日,陌陌上线。同一天,微信在 iOS 版增加了「发现附近的人」功能。LBS 不再只是像小狗撒尿一样的去标记定位,当我们和其他人的位置随时变换,在地理图层上处于相同的位置,就成为陌生人之间构成社交的一个新的维度。在蓝牙技术出现时,我们就妄想用手机搭讪身边的人,这个梦想终于在这个时代实现了。

在此之前,微信不过是一个接收离线 QQ 消息和微博私信的奇怪工具,把一部分熟人搬到了一个新的平台上。而那时,2011 年,我们还在「千信大战」的硝烟中观望。这同样是一个没有胜者的游戏。因为规则变了,移动时代新的沟通方式诞生了,LBS 可以肆意和身边的人搭讪了,谁还在乎用什么软件给手机免费发短信?

在陌陌诞生半年后,一个叫 Mike·隋的外国人在 1 人分饰 12 角色的自制视频里,用夸张的动作,一脸坏笑地说起这一产品:「陌陌是什么?陌陌是——约!炮!神!器!」这是人们普遍对陌陌的一种定义,2012 年年底,陌陌宣布用户达到了 2000 万。

LBS 社交吸引了一批好奇的使用者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副作用」。但是现在看来,从「签到」到「IM 聊天」,看似风起云涌的国内 LBS 社交大潮下,只成就了两根独苗:陌陌、微信。而助力这两棵独苗最终走向成功的,恰恰并不是 LBS。

现在的微信,别提 LBS 了,它甚至早已不是熟人的、陌生人之间的聊天工具,而是连接一切的巨大的 I/O 平台,资讯、支付、购物、服务,森罗万象,无所不包。

陌陌享受「约炮神器」带来的人气同时,也想努力摆脱这种糟糕的声誉。如果很多人都是抱着寻找艳情的心态而来,那么这个社交工具的的繁荣是虚伪而脆弱的。陌陌科技的官方微博,对那句火遍全网的「约吗」始终缄默。微博上有个 tag 叫「陌陌的一百种玩法」,讲述各种人使用陌陌的场景。陌陌想要的,是邻居钥匙插在门上都能用陌陌去提醒的零距离,是站在雨中立刻有陌生人来送伞的乌托邦,而千篇一律的「约」让人厌倦。陌陌想要有趣,要新奇,要把陌生人关系稳定下来,才能保持热度,才能有未来,而这些是单一的 LBS 功能做不到的。

2012 年 10 月,陌陌 2.0 版本增加基于地理位置的群组功能,尽管到 2014 年 9 月,陌陌群组数量已达 450 万,但出于一种思想的惰性,大众对其印象仍没有改观。这一年夏天,陌陌下了狠心,在城市里挂满了「那就约点别的」系列广告,写字楼电梯间里全是「就这样活着吧」的广告片。在 5.0 版本中,陌陌破釜沉舟地推出了「个人星级」,用来体现用户在陌陌的社交行为是否良好。如果被举报太多,星级降低,不但用不了留言板,不能在陌陌吧发言,连打招呼每天都只能限制在 5 个。

这招效果怎么样呢?至少在今年夏天,我挂着小动物头像,写着体验产品的签名,仍不敢打开陌陌。在陌陌上市前一天,我在北京东三环,用一个修得美美的头像,一个寂寞女子的签名,并把年龄改到 20 岁。没人对我搭讪。伤心之余,我想,陌陌大概是成功洗白了吧。

继承者们——比高效更高效

陌陌曾经靠 LBS 的魅力积累了大量的用户,但这种成功在现在已不可能复制。当用户厌倦了「附近、看脸、打招呼」,他们越来越明白,当两人之间只有「位置」一个共同点时,并不意味着有社交的可能。在陌生人社交领域坚持做 LBS 社交产品的创业者仍大有人在,他们基本选择了两条道路。

一种是在 LBS 的基础上,给用户做智能化的精准匹配。湖南创业者 Tony 做了一款陌生人随机搭讪的应用「叽叽」,他认为,LBS 的解决方案在移动互联网上只是刚开始,其未来还可继续在垂直、有趣、专业等几个关键环节找到更多新的机会。据极客公园观察,叽叽已经改掉了了不久前标榜的「10 万 90 后理想外貌女生随机搭讪」产品定位,并试图用多种兴趣和目的标签连接用户之间的关系。

深圳创业者钟明禄也认为 LBS 社交仍然有机会,他的名为「随遇」漂流瓶即将上线,这款应用会综合位置、爱好来帮用户迅速找到可能感兴趣的内容和人。

另一种 LBS 继承者更为直接地把目的前置化,将线上的聊天迅速转化为真实接触。如先约会后聊天的「微聚」,找附近游戏同服玩家的「陌游」,迅速拉起陌生人饭局的「约饭」。因为大家都是抱有相同的目的而来的,手气约落,相当高效。

不管继承者们选择了哪一个方向,或者综合两种路径,都意味着要在地理外置之外,寻找更多维度去搭建社交:同一个需求、同一个行业、同一个兴趣等。过去那种 LBS 一招鲜,放在当今的移动互联网世界中,已经不可能再走通了。

叛逆者们——慢下来做社交

比起上述的「激进派」,在陌生人社交领域,也出现了一群 LBS 叛逆者,他们不再一味地追求效率,不再迷信 LBS,而是针对自身产品特点,去寻找最适合的产品形态。

「比邻」是一个陌生人之间随机打电话的 App,创始人&CEO 刘进龙告诉极客公园,比邻的一切使用场景和功能建设,都是围绕「电话」这一独特场景展开的。在电话里认识一个陌生人,比起图片文字等方式,并不高效,因为要问候,要寒暄,但他们的产品定位正是「感情倾诉」,希望未来能成为用户手机里的「第一闺蜜」。而不增加 LBS,正是对用户倾诉欲的一种保护。

比邻已经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社交最后都一定会走向实体化。在它的一部微电影宣传片里,男主角甚至选择卸载了 App,而不是去和对他产生好感的女主角会面。在某些场景里,陌生人带来的安全感是无可替代的,当我们用户不需要实体化的时候,LBS 就会成为一个多余的功能。

而对另一个交友 App「左左」来说,距离只要恰到好处。

「左左」是一个刚刚上线的男同交友 App,它希望净化同志圈内的风气,真诚,纯粹,不以约炮为目的,鼓励用户耐心寻找真爱。用户需要填写翔实的资料和自白才会被推荐,并且没人每天只能浏览不多的几份资料卡片,PASS 掉就不会再重来。

在左左 App 介绍中写道:「在这里,你不可能去看到附近的人,你不能无止境看到新资料,你看似并不那么自由,因为真爱从来不是那么简单。」

创始人张运晨告诉极客公园,目前男同交友 App 都普遍有 LBS 功能,但大家往往不使用真实头像和资料,这很难产生信任。对约炮来说 5km、10km、20km 差别很大,但对想找朋友或男朋友来说,同城可能是一个合适的距离。在接下来的版本中,左左会给同城用户相互推荐,但也仅限于同城范围。

最后

在陌陌上市之际,向简单粗暴的 LBS 社交说声再见吧。

LBS 社交并没有错,只怪我们曾以为它是万能的,而它和过去的签到服务、「千信大战」一样,适时地撬动了我们的生活,只是当互联网进化到一定阶段,我们有了更复杂和高级的需求和解决方式,它就在时代中悄然退场了。

那些有幸在这场野蛮的进化冒险中,得以相知、相爱的人,也祝福你们。当多年以后你们再回顾这段相识的过程,也许就像十几年前傻傻地写电子邮件谈恋爱的那些故事一样,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欣喜与甜蜜。

来源:极客公园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没有用户价值的产品必死,所以简单签到的Foursquare得不到用户
    没有市场推广能力的产品也差不多死光了,陌陌lbs同期学员
    没有能力漂白的产品会死,所以前阵子恶俗炒作的某社交软件直接被干倒
    能创造用户价值,能被用户所知,传播正能量(哈哈)的产品才能活下来
    存在既有价值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