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未来社会变革的方式 ——一则关于未来十年的寓言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21424-10c0e450c4eff164

在风靡全球的政治读本《独裁者手册》中,美国政治学者开篇即感叹:政治真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啊!

在2015年的元旦之际,中国网络上拥有众多粉丝的延参法师则呼吁:“这个时代崭新而宽阔,需要的是活泼与创新。所有的固执与狭隘都会成了和这个世界的距离。”

解构者往往即是先知。对过去已经发生的事件,清理出一个清晰的思绪,从而告知人们隐藏的政治逻辑,《独裁者手册》的伟大,在于使人们了解了光鲜的政治外表下不可告人的、肮脏的利益交换。但是,恰恰的悲哀之处就在于,你即使已经知道了,也无力摆脱小白鼠的命运,因为残酷的现实是,在过去、现在乃至未来,政客们仍将左右你我的命运。

虽其如此,目前仍无法改变的一个趋势是,可以确定,全球的政治强人会越来越站在舞台中央。这些政治强人为什么会越来越硬?其背后,当然离不开经济的动因。在当前这个历史阶段,全球经济仍处于深度而持续的调整之中:地区内部的经济结构调整,区域之间经济秩序的调整,全球经济格局的调整,都仍处于一个破坏、打散之后重新联合、融合的过程当中。这是经济之乱,于是枭雄得以涌现。博取来的金钱,正好可以强化手中的强权。

由此,出世的延参之呼吁则有着与时俱进的入世感。禅的观念是要看清朴素的存在与真理,倡导顺势而为。不过,与其说中国政府在最近这两年所积极推进的改变——注意,不要随便将他们冠之以“改革者”的桂冠——造就了中国经济新的态势,莫若说是底层商业形态的汹涌潮流让官员们不得不适应,在无可奈何的心理之上,以积极倡导、出台政策之名,来进行惯常的应对管制思维之实。

比如,新媒体的出现,始自博客,热络于微博,突变于微信。这些简单到随意可取的网络ID,并不仅仅只是个人的呓语,它通过技术的参与,实现了向声音媒体性质的转变。于是,商机出现,商业也随之出现。但在政府看来,不是这么简单,每一个ID都是一个舆论阵地——与执政相对抗的“假想敌”。如你所知的是,在2014年,中国政府在积极倡导新形态的外表之下,更为积极的推动了“政务”微博、微信公号的一整套行动,事实上,它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比如,那几家新锐的新闻媒体,那些在朋友圈子广为转发的“官微”。

然而,我们不得不说,时代已经发生了深刻的改变。这种改变就在于你我他的每一个人身上。这种改变,将成为一种力量,在未来,改变时代。

研究碎片化的网络个人行为,需要一个长期的观察。但总也能看到一些基本的特征。从线上到线下,从PC端到移动端,从个人到社群,从实质的市场营销到相对虚化的兴趣爱好,可以总结出几点:去中心化,虚拟社区化,信息碎片化、交互智能化、宅生活化、竞争隐形化等。这些新的群体特征,首先带来的是对商业的颠覆与重建。比如,一些传统的商业形式无用武之地,一夜之间失去了效力。比如,一些崭新的商业形式风涌云起,一夜之间应者云集。对于传统的商业人士而言,最可怕的不是竞争对手有多强,而是你根本就不知道对手在哪里。

这些因素在中国的宏观表现,就是激发出了一波创业浪潮。被称作“创业教父”的牛文文相信,中国正在经历的这股创业浪潮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更将深刻地塑造中国社会。它的动力不是来自于政策释放,而是来自技术与资本的驱动。这也是一场未被细心察觉与描述的革命,它早已溢出了商业与经济的范畴,也许将带来一整套价值观的变迁。

那么,问题是,那些未被细心察觉与描述的、早已溢出了商业与经济范畴的是什么呢?在碎片式的观察中,人们发现有两点观察是值得注意的。

一、投票。

人类对公共服务的投票模型已经经历了四个时代:

(1)是近亲投票时代;

(2)是关系投票时代;

(3)是集权投票时代;

(4)是无感举手时代。

而接下来,也是已经开始发芽的是第五个最肉痛的投票时代即将到来——用钞票投票。

分析者认为,这是互联网从万人互联到万物互联之后的历史必然。但是,需要更进一步指出的是,基于国家管理的公共服务将因为“用钞票投票”而直接迈向“权力碎片化”。事实上,在权力的碎片化之前,就已经存在社会政治权力的转移。甚至早在十年前,DIGG模式风行于互联网,就已经具有了此种萌芽。当然,在今日的中国,事实上已经出现一种大胆的声音:即政府的公共服务请通过支付宝向民众恳求买单。因为,那样的话我就有自由的权力给你“差评”。

二、众筹。

有商业观察人士指出,人类必然要经历三个管理时代。

其一信息闭塞的“地方集权时代”

其二信息垄断的“中央集权时代

其三信息互联后的“权力碎片化时代”

与上述内容相对应的,这第三种管理模式也可以称之为“政治众筹时代”。

在当前的商业实践中,“众筹”成为一种创业、融资、推广的新形式。一个创意、一个产品、一家咖啡馆,都可以通过这种形式,与无限广泛的人们达成一种合作关系,来进行对它的赞赏和参与。

更进一步的推导,政治亦将可以“众筹”。商业的实践往往是一种社会政治管理思维的启蒙。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众筹”本身就是一种政治,基于万人互联到万物互联的发展,高度集权将在未来走向碎片化,众筹也就将成为公共管理的核心。

显然,如深度介入互联网的VC所言,这种变革与塑造的动力不是来自于政策释放,而是来自技术与资本的驱动。

当13亿人,人人变成智能终端,这就产生了颠覆性的力量。

从社会学的意义上讲,中国人终于实现了兴趣、价值观、年龄、性别、区域的细分、聚合。中国人过去从来没有这样根据兴趣、爱好和价值观聚合过。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内在多样性的国家。表面上是大一统的国家,内部已经多样化了,这个革命比传统意义上的政治变革具有更大的力量。

牛文文说,在技术革命面前,所有的行政垄断是可笑的。一旦技术革命来临,行政的垄断是没有意义。是的,在技术与资本的驱动之下,商业早已溢出了商业与经济的范畴,它带来的是一整套价值观的变迁。在这种变迁之下,任何现有的政治说教与政治约束都是苍白而徒劳的。

对于此刻浏览到这篇文章的你而言,是幸运的,因为你的点击,正在参与到这场伟大的变革之中,你的力量不可忽视、不可计量。

在未来的一段历史时期中,让我们一起做忠实的互联网信徒,众筹我们自己的未来。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应该就是未来十年。

作者:老伍

来源:简书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写的很好,就是有点假大空

    回复
  2. 不错,过来看看!www.shoushouba.cn,www.51shouke.com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