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佳佳:传统企业家为什么不会好好说话?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6402342

今天的主题是传统企业怎么说人话,那传统企业家为什么不说人话呢?

因为那一代人在成长的过程中,经历过物质匮乏的年代,整个年代的主题就是怎么努力、怎么拼搏、成为一个精英。这是一个社会城市化进程的1.0阶段,就是奉行精英主义、脱离大众、脱离屌丝、脱离“低端”,制造疏离感。我要有文化、我要读书、我要出国、我要买名牌,变得跟我们村里的人不一样,才算是成功。

忽然到了互联网时代,互联网上的这一代人,90、95、00后,童年没有是经历过物质匮乏的,都是在普遍富足的情况下长大的,所以出现一种什么情况呢?

吃过见过,习以为常,整个年轻人的群体对高大上、对那些非常励志、浮华的东西开始出现倦怠。

所以就出现了一种亚文化,希望反叛主流价值观对“成功”的定义。

我觉得大概分为两个流派,

一个叫以喜欢小时代、鹿晗为代表的二次元派

一个以喜欢韩寒、王大锤为代表的屌丝派。

这个结论可能不准确啊,就是个人感觉,90~95之间的,屌丝派多,95以后的,二次元派多。

什么意思呢?

二次元派,喜欢极致的浮华、假脸、各种不靠谱不可能的玛丽苏情节,代表用虚幻对抗现实。

屌丝派,是用失败、小人物反叛“威权”、对抗“成功”。

雕爷也吐槽啊,现在都说得屌丝者得天下,大家今天不以屌丝为耻,反以屌丝为荣,这其中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们互联网上的青年追捧屌丝这件事儿,它是有一个转折的,它并不是说我是以屌丝为荣,而是我觉得我不屌丝,但是我并不想装B,也就是制造一种“我其实比你牛逼,但还没你装逼,那你是不是傻逼?”的感觉。所以宁愿自嘲自己是屌丝,这样就能够嘲讽更多的人。

那天我在一个群里面谈到,亚文化是对主流文化的反叛,背后还是对话语权的争夺。

有两种话语权,

第一,威权。就是李开复那样的人,传统社会定义的威权。

第二,嘲讽权。

最高级别的威权和最低级别的嘲讽权,这两种权都是同时拥有话语权的,大多数人都是在这中间游荡的,所以他们就出现了两种选择,你是不断地努力超越自己去打开味蕾成为李开复,从5楼爬到10楼,还是说你干脆从中间纵身一跃,从5楼跳到地上,在这个时代,恰恰好出现了地上的、和在10楼的一样都非常有话语权的情况。

人都是有惰性的,惰性决定了我从5楼爬到10楼是非常累的,是要不断地折磨我自己,是要不断地控制自己,才能够慢慢往上挪,但是人往下跳是非常容易的,这些屌丝干脆说我不干了,我就是屌丝,我就是盲流子,一下子跳到了地上,他就同时拥有了另外一种话语权——嘲讽权。这就跟王朔的感觉是一样的,我都在地上了,当那个楼要倒的时候,摔得比你们轻。留几手也是,他其实人挺好,但作为一个大喷子,但是总是要把自己放得非常非常Low,因为越Low他能攻击的对象就越多,这是互联网的亚文化里一种很有代表性的心理。

从这种反叛当中,是有一种强烈的幽默感和快感产生的,比如说在互联网的一些现象级节目、现象级人物,就拿庞麦郎来说吧,他的着装和语言风格,都是中国最底层、最城乡结合部、最山寨、土鳖的一些东西,那为什么在互联网上被年轻人追捧呢?大家哪怕是用一种比较恶搞的心态追捧这些人,但不能否认,这些人既能够代表他们,又能成为他们反叛主流社会的武器。

举个例子,我们前几天“宇宙最屌但还没红的女性社区High”的app发布的邀请函特别火。(此处有广告),一开始做了好几版,我就想怎么样才能做得非常装B、非常牛B、非常屌,让人分享的欲望爆棚,我们不断地设计N多版,有一版非常有科技感的,也非常动感的、也非常潮的,后来发现不管怎么弄,这个东西在互联网上还是同质化严重的,你做得有科技感,别人做得比你更有科技感,你做得很宇宙,别人做得比你更宇宙……,不管怎么样往上超越,都到不了真正能够超越人类的认知让人眼前一亮。

后来我就说那干脆放弃了,我们就做最LOW、最屌丝的。我就找了一个团队的小朋友,你给我画个,反正感觉一看就是家政阿姨画的,文案是:邀请你就不错了,没空给你设计。

就这样子破罐子破摔的一个邀请函,里面的人都坑坑洼洼的,字都歪七扭八的,整个都是非常地简单粗糙的风格,这个邀请函反而我们发出去一张,就会有一个人发朋友圈,发朋率一定是120%,并且很多人为了混进这个场子,伪造了邀请函,他自己去手绘,大概伪造出了好几十个版本,在圈内就传说,如果你没有收到这个邀请函,说明你在圈内混得不好了。

这就是一种风潮,人们对往上追的追赶,你不管怎么追大家都吃过见过,很难再超越,你突然有一天往下掉,反而觉得挺新奇的,别人不会觉得你Low,反而觉得很屌、有创意。

还有一点,很多传统企业家,他们会把两种场景弄反了,形成两个极端。

极端一:在面对大众做传播的时候,完全不考虑大众的感受,非常自我,我想干嘛就干嘛,不考虑观众什么感受,只知道说我企业多牛B、我的企业文化怎么样,我们多么高大上,但这些东西和大众有啥关系啊。

极端二:他在真实的人际交往当中,又过份地考虑别人的感受,没有人在说真话。比如说你觉得我讲得非常烂,下面不会有人出来说怎么讲得那么差,大家会说一些佳佳今天表现得不错,真是一股新生力量这种假了吧唧的话。但是这句话不是你心里想的。在真实的人际交往当中,反而过多地考虑你在别人心中的形象,不表达自己的真实反应和情绪。

所以我认为这两件事是应该转过来的。在对大众传播的时候,要更考虑大众和别人,在人际交往当中要稍微更考虑自己,而不是关心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形象。

所以在互联网上说话,要追求一种缺陷美和人格魅力体,人格魅力是怎么来的?是因为你的缺点和优点同样大,立体的形象才会让别人会非常喜欢,如果你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那大家说啊啊挺好的,就走了,这是非常无感的一件事情。一定得给网民留出缝隙、槽点(吐槽的点),你把话都说圆了,滴水不漏,大家就不给你评论、转发了。

所以我觉得企业家要怎么讲人话,就是要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无来由的原发的自信心,而非追求优越感。这种自信心来自于企业本身或者企业家本身,不需要被任何高大上的标签打上去,你就可以回归到你自己。

我去年也做过不少次演讲,有的时候状态非常好,能讲得非常好,有的时候状态不好就语无伦次讲得很烂,我就分析了一下,我在什么情况下讲得很烂?讲得很烂的时候都有一个心理,就是我想讲得非常好。当我希望把自己弄成另外一个样子的时候,状况就出现了,因为在这个时候我的情绪是严谨的,状态是紧张的,我需要去刻意地控制自己和表现自己,这个时候我就变得不会说话了。而我有好几次都讲得非常好,那都是完全没有任何准备,我一上台就说,反正我这一次是要讲烂的,一开始就给自己一个失败的设定,这时我对自己是没有期待的,在这样的场合,其实发挥得会非常自然。

前段时间有人问张瑞敏,你对年轻人了解得多吗?他说不多,那我派那些更了解他们的人,更能够跟他们对话的人去聊天就好了,我觉得是对的,不是每个传统企业你在做营销的时候,都要把自己包装得像唱戏的,像段子狗一样,硬要用那个语言风格把自己往上套,令人想默默走开。

我去年也听过一些人在做营销的培训,他们就说现在互联网做营销的关键词是:

风潮一:卖萌。

风潮二:无节操。

于是,那些四五六十岁的传统企业家朋友疯狂地开始学卖萌和无节操,但根本就学不会,卖萌和无节操的风格让人不忍直视。

比如说我平时说话也挺没节操的,动不动就说这个怎么那么屌,屌爆了,那些40多岁的姐姐企业家也学我说,这个东西怎么那么屌,我就说姐啊你别乱来,这句话我能说,换了你整个气场就崩坏了。

所以我觉得传统企业转型的第一步其实是要学会真诚,这就足够了。第二步你再找到那些真正适合、真正懂的人,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们,不要自己亲自去做一些非常错误和“失控”的事情。

最后,我觉得传统企业不管是要转型还是迎接互联网浪潮,两个点是最核心的(只要抓住这两个点基本上也没什么别的事儿了):

第一,承认人群的细分,学会放弃那些不属于你的用户。

第二,也许在短时间内传统企业学不会像那些段子手一样、那些网络博主那样编段子逗大家笑,先放下那些完美主义的幻想或者太多不得罪人的禁锢,做到真诚,做到这两点已经非常好了。

 

来源:正和岛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6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你确定二次元的定义是这样的么。。。。。鹿晗小时代或许能代表浮夸但是代表不了二次元;韩寒人家一个男人可以有好几个友好相处的女人,是精英公知好嘛,谁跟你代表屌丝?韩寒和王大锤根本不是一个阶层能划拉到一起硬掰出个道理,从这点来看作者还是挺牛的

    回复
  2. #一句话说清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就是C2C=copy 2 china[哈哈][猪头][熊猫]。一句话说清见本质[鼓掌]!说多了都是 泪[泪流满面]!多了就是表象-盲人摸的【象】[群体围观]!有诗为证:【表象】千江有水千江月[微风],【本质】万 里无云万里天[太阳]。大佬要知道答案say8g@sina.com,不免费。

    回复
  3. 其他都挺好,就是再去研究研究二次元

    回复
  4. 支持。

    回复
  5. 马佳佳这货店都开不下去了,你们还找她来炒?

    回复
  6. 佳佳讲得很好,大家多去照顾下她的生意![爱你]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