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与既得利益,三场未见分晓的博弈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东东导读:互联网与想要颠覆旧的体制,前路慢慢长兮。来看看他们博弈的三个经典案例。既得利益集团都有着合法、合规的外衣,有各种牌照可以充当壁垒。而许多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为颠覆而生的。它们无法、也不愿意削足适履,使自己严丝合缝地嵌入旧的体系之中。

093003320165

2014年,互联网企业在租车出行、金融、视频领域攻城略地,极大触动了既得利益集团——如出租汽车公司、银行和广播电视台网。

专车:一边点赞,一边釜底抽薪;前路难探,内部利益出现分化

“专车”,作为车共享领域的一个微创新,其出发点是有效利用社会闲置资源,并解决中高端客户重视服务的出行需求。专车是滴滴、快的大战的自然延续,像跃入出租车行业的鲶鱼,严重威胁到现有的利益分配格局。而政策既要维护现行法规的尊严,又不愿明显表现出扼杀创新的姿态。出租汽车公司或明或暗的告状、举报,司机罢运,加剧了政府的两难处境。

现状:为了便于管理数以万计的出租汽车司机,各地政府普遍倚重出租汽车公司。具体做法是将“运营许可证”颁给出租汽车公司,由后者对司机进行管理。出租汽车公司以保证金、抵押金的名义收取的款项足以支付车辆首付款,司机本质上开着自己花钱买的车,每月还要上交数千元管理费(俗称“份子钱”)。

除了支付购车按揭、交纳社会费用,出租汽车公司可以自由支配的资金相当丰厚。账面利润不见得高,但管理费却居高不下。据业内人士透露,北京、上海等地的一些出租车公司,管理人员与出租车司机比例竟然是1∶1!出租车公司成了空手套白狼的“寡头”,司机开着用自己的钱买的车还得交份子钱,比“骆驼祥子”还冤。在很大程度上,分配不公是拒载、服务恶劣等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的根本原因。

专车不仅与出租车争夺客源,更造成出租汽车司机人心浮动。部分城市取消出租车燃油费,收入减少出租车司机们开始了罢工行动。比如1月4日辽宁沈阳出租车的集体罢工、1月8日南京出租车司机的停运,把大家的视野拉回了垄断已久的出租车行业。

专车主要有两种运营模式:

一是以Uber为代表的三方合作式:互联网公司提供信息服务,他们从汽车租赁公司(如神州租车)租赁车辆,同时雇佣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提供的驾驶员;

二是以易到为代表的私家车挂靠式,私家车主连人带车加入后,互联网公司将私家车挂靠给第三方租赁公司,同时将司机签订给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

第二种方式相对于前者更易聚积大量车辆,同时成本更低,因此被大多数专车公司,比如滴滴、快的、易到使用。但它的弊端在于责权不够清晰、遇事故问题难以处理、管理不够透明,虽说其聚集社会闲散资源的形式必须肯定,但也可以说是在给黑车“洗白”。这种涉及“洗车”的模式一诞生就遭到政府的强烈关注和规制。

先在8月有一个小规模的隔空叫喊:8月12日凌晨,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下发《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将私家车辆或其他非租赁企业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的,属于违规行为。”

对此,各个公司进行了不同的回应。易到在表明自己“是提供出行服务的信息平台,并不直接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同时,也点名了自身的优势和创新所需要的政策宽容,颇有叫板之意,“约租车作为一种创新性出行服务……是一种公共出行的有效补充形式。我们深信,所有的创新都伴随着政策随之而来的变化与发展,因此易到用车也一直与有关部门保持密切沟通。”

隔空呛声预示着危机的到来,彼此的酝酿终在去年年终爆发。

12月24日,上海市交通委副主任杨小溪在一个人大代表调研会上表示,“滴滴专车是黑车,营运不合法”;

12月26日,上海市交通委披露,截至目前已查扣12辆滴滴专车,其中5辆车驾驶员被行政罚款各1万元,剩余7辆车尚在调查取证中;

1月8日,广州市交委认定“专车”涉非法营运,将从严打击;济南、青岛等地也发表了同样严厉的封杀言辞。

四面楚歌的“专车”在政策的高压下危如累卵——就在各地封杀声音甚嚣尘上之时,剧情却忽然出现了“转机”。

1月8日,交通运输部发言人表示,各类“专车”软件是新时期跨越出租汽车与汽车租赁传统界限的创新服务模式,但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

实际上,专车已经被釜底抽薪!如果不让用私车,在一线城市都限购、正规出租公司的车队规模增长空间极为有限的背景下,专车对出租公司的威胁大大减弱!滴滴、快的先后宣布融资7亿美元和6亿美元,易到用车通过海尔金融获得80亿资金额度(大约相于于13亿美元,略高于滴滴+快的融资之和)。可见,钱对互联网企业不是问题,车辆牌照是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此外,专车阵营利益分配问题也被摆上台面:一是应用平台按单收取车费的10%到15%作为信息费;二是汽车租赁公司按日收取160元到180元“车辆使用费”,司机每天一睁眼就欠钱,不管拉不拉活都要交钱,给人的感觉是分子钱又回来了!

专车前路难探。

互联网金融:官方摸索、民间试探?都在边走边看

2013年,横空出世的余额宝从海量用户聚集的资金,通过货币基金变成协义存款,获取6%以上的年化收益,而且支取的方便性甚至高于活期存款。一时间,活期存款大搬家成了银行的恶梦。

银行方面的反击非常有序:

一是改善的自身的服务,提供可以与余额宝竞争的理财产品。平安、工行、交行、中行、民生的类余额宝产品,纷纷采取1分钱起购,0手续费,每日获得收益,并且满足T+0赎回政策,收益和流动性不比“余额宝”的互联网理财逊色。

二是取缔对货币基金协议存款的优惠:不允许存在提前支取存款或提前终止服务,而仍按原约定期限利率计息或收费标准收费等不合理的合同条款。

三是“截余额宝的流”:四大行将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调低到单笔最高5000元,每月不超过5万元。

还有一项未经官方确认的杀着,那就是在协议存款这一命脉上对余额宝进行封杀。有报道称,大型商业银行不接受货币基金协议存款。

多管齐下,余额宝的收益率叠创新低,年化收益率一路跌至4.5%以,吸引力大为降低。到2014年第三季度,余额宝规模首出现季度性下降。这一仗,银行守住了自己的阵地。

互联网银行方面,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银监会终于给五家民营银行颁发了牌照,腾讯、阿里也借机相继进入互联网银行领域。

2015年年初,李克强总理在银监会主席尚福林的陪同下拜访了国内第一家互联网民营银行——前海微众银行,并点评道,“你们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政府要创造条件,给你们一个便利的环境,温暖的春天。”这被外界看做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虽说银监会表示民营银行的牌照为有限牌照,但互联网银行聚焦小贷业、背靠大数据,仍然非常有可能在国有银行中闯出一片天。

在二维码支付方面,政府摆了一个静观其变的姿势。尽管在上半年3月13日,央行下发紧急文件《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暂停支付宝/公司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等业务意见的函》(以下简称《意见的函》),叫停了条码(二维码)支付等面对面支付服务。但发文主体是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而不是由央行行长签发——发文主体不同,其文件的效力就会大有不同,该函并不具备强制力。

中央持有的反对却不打压的“静悄悄”创造了一个市场的缝隙,各方都在抓紧时间暗渡陈仓,占领二维码支付的阵地。仿佛映照了李克强总理在第八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的发言,“‘法无禁止皆可为’,这样才能形成公开透明、预期稳定的制度安排,促进企业活力充分迸发。”面对这个勉强算得上是积极的信号,各方都在小心地试探前行。

银行系方面,中行、民生、平安等多家银行开始支持二维码转账,交行手机银行推出了二维码预约取现功能。同时据媒体报道国内八大银行正在测试ApplePay,最快可能将于2015年一季度上线。

民间方面,一方面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都在默默线下推广,比如各大便利店的二维码支付优惠活动。同时近日消息称阿里投资了以色列二维码公司,扫码率可提高四倍。看来科技方面也毫不落后。

总体而言,管理层还是恪守互联网金融管道化的思路。限制资产管理能力,对二维码支付网开一面,不允许P2P平台承诺保本和设资金池,都是遵循着这条思路。腾讯、阿里获得互联网银行牌照也没有违背上述监管思路:有银行牌照才能办银行的事!获取牌照之后就乖乖接受传统的金融监管。

视频:盒子触线、广电发难?网站妥协“认栽”

乐视的2014跌宕起伏堪比大片,其在乐视电视上遭遇的命运波诡却也不失为视频网站行业跟广电总局在过去一年里“激烈”博弈的缩影。

其实对电视机接入互联网的限制,早在2011年出台的《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即181号文)中,广电总局便有明确表态:“终端产品不得有其他访问互联网的通道,不得与网络运营企业的相关管理系统、数据库进行连接。”

这背后是捍卫荧屏管理原则的坚决:地方卫视及广电机顶盒的内容是由国有嫡系进行自我审查,电视台们当然“深明大义”不敢造次,而视频网站背后的资本则当然会以点击率等市场指标为导向,令内容管理摇摆在红线内外。而电视机被互联网接入,则意味着视频网站上的各种内容都将“无限”地涌进客厅——挑战既有的荧屏内容管理原则当然会挑动到广电总局脆弱的神经,于是后者采取了快刀斩乱麻的干净利落脆,以“捍卫”荧屏播出内容的和谐。

181号文犹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头顶,决心要发展互联网电视产品的各大视频网站,仍然在试图通过与七大集成播控平台牌照商的合作,想用牌照来掩过广电总局的耳目:2012年1月13日,乐视网宣布开始与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展开战略合作,正式进军互联网电视机顶盒市场;同一天,视频网站PPTV与华数集团达成合作;2012年7月30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旗下子公司央广新媒体公司与江苏电视台、爱奇艺网共同成立了互联网电视的运营合资公司——银河互联网电视有限公司。

当视频网站们自以为手握牌照命好保、肆意发展电视盒时,耳聪目慧的广电总局,面对2014目不暇接的各类山寨和大牌盒子,终于“忍无可忍,拍案而起”:

6月25日,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互联网电视牌照商发函要求立即关闭互联网电视终端产品中违规视频软件下载通道,并点名批评华数的“天猫魔盒”和百视通搭载视频app的行为,要求公司进行整改。

7月4日,广电总局官网挂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大力开展智能电视操作系统TVOS1.0规模应用试验 加快推动广播电视终端标准化智能化的通知》,强制广电系盒子安装自行研发的TVOS1.0操作系统。作为广电总局和多方合作研发的操作系统,TVOS系统内容干净,“赏心悦目”。

7月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表示,今后不再发放互联网电视集成服务牌照,并鼓励省级以上广电机构进行申请内容服务牌照。

7月11日和15日,广电总局分别约见中央三大台(央视、国广、央广)领导以及广东、浙江、湖南、上海四大台及地方局,批评了当时互联网电视市场的问题,提出要求包括牌照方负责所有内容、向总局报备突出的所有版本EPG、禁止将未经批准的终端产品推向市场等。同时要求境外引进影视剧、微电影必须在一周内下线,内容无论是在老盒子还是新盒子,都要维护和清理。

时间短,条例多。面对广电总局这场“闪电战”,各大视频网站无一例外在短暂的惊慌过后,马上调整姿态,或“进击”或退守:

7月18日乐视举行投资者沟通会兼媒体招待会,对外宣布和中宣部合作,将在乐视TV开设“党建频道”。

7月23日,乐视网在午间发布公告,宣布公司与重庆广播电视集团、重庆有线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于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合作成立子公司来申请互联网电视内容服务牌照。乐视可谓是紧抓罗建辉司长7月9日发言的内容:限制集成服务牌照,鼓励内容服务牌照。其行动不可谓不迅速。

7月30日,优酷土豆集团向华闻传媒旗下控股公司国广东方增资5000万元,持有其16.6667%的股权,未来双方将联合开展互联网电视相关业务。而华闻传媒的实际控制人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IBN),七大牌照方之一。

广电总局的一系列政策至少有两大影响:

首先,广电系盒子有了统一的操作系统,而牌照方与视频网站的合作又被压制,广电总局在内容管理上当然是舒畅了很多;

其次,在禁止视频网站接入、连logo也禁止露出的情况下,互联网机顶盒的优势已逐渐削弱,广电系机顶盒的腰又硬了那么一点儿。

在这一系列政策之后,电视还归清净,而广电总局的下一步,就是把视频网站变成另一个电视。

在12月4日举行的2014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表示,从监管来看,未来传统媒体不允许播出的内容,新媒体一样不允许播出。

与罗司长发言紧紧呼应,2015年1月21日广电总局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网上境外影视剧相关信息申报登记工作的通知》(特急),表示2015年新上线的境外影视剧必须拿到一季的全片并配好字幕交审,审核通过后,取得引进许可证号方可上线播出。

以上条例除了让美剧迷们不能及时看到更新以外,另一个影响是广电总局亲儿子们的竞争力相对上升。以湖南广电旗下视频网站“芒果TV”为例,他们拥有牌照,可以接入机顶盒;同时未来将不再眼红那些过去视频网站可以播出而他们不能播出的内容,再加上自己的独播内容,竞争力大大上升。其CEO张若波对此评论道 “就政策来说,我们是受益者”,看来亲妈的心,儿子们看在眼里,感恩在心里。

在视频网站与总局的博弈中,网络视频网站处于毫无疑问的劣势地位。本来想游走红线结果被打个措手不及。预测2015,广电总局的高压政策定然会继续,未可知的是,视频网站在失去境外剧这一核心竞争力之后该如何继续保持高流量来挽留资本市场的信任呢?

总结

既得利益集团都有着合法、合规的外衣,有各种牌照可以充当壁垒。而许多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为颠覆而生的。它们无法、也不愿意削足适履,使自己严丝合缝地嵌入旧的体系之中。于是,新旧势力第一阶段的博弈围绕政策监管展开。

而政府的管理在互联网时代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政策的迟缓,有时是因为在观望,有时是因为在给各方试错的时间和空间,当然有时是因为内部机构设置无法与变化的市场相适应,因而无法快速反应。

互联网企业们是就是鲶鱼,在各种曾经铁板一块、死水一潭的市场的缝隙里不断游走、突袭并重构商业,同时将各方一起卷入到改革的进程之中。

预计在2015年,政府在智能用车、互联网金融、网络视频等领域的政策将趋于明朗,执行亦更加坚定。互联网企业与既得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将进入下一阶段。

本文作者:@周洋帆;转载自:虎嗅网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