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红包”都是”什么鬼”,盘点圈内公司做过的那些虚假宣传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小芒果导读:这些年来,圈内大大小小的公司不知耍过多少次类似“抢红包”的把戏。他们宣传时吹得天花乱坠,而我们得到的却往往都是坑爹货。不仅是圈内的一些挑梁小丑搞些妨害他人的虚假广告,大公司有时也玩这样的把戏,不但坑了用户,还坑了友商。

142366840650

“抢红包了没”,在昨日成了朋友同事间热门的问候。可大家很快发现,原来被“戏弄”的不仅是自己。这些所谓的“现金红包”都是”什么鬼”,1块2块在北京坐个地铁都不够!

这些年来,圈内大大小小的公司不知耍过多少次类似的把戏。他们宣传时吹得天花乱坠,而我们得到的却往往都是坑爹货。

说好的诚信为商呢

前段时间,阿里和工商总局关于假货问题的纷争闹得满城风雨。对于所谓“假货”,还是需要客观地看待。从根源来说,那些“假货”不过是现阶段的时代产物。小内觉得,比“假货”危害更大的是虚假宣传。违背实际的夸大其词,造成的伤害往往更大,那些“买家秀”的“血与泪”便足以说明问题。

因为默许某些商家发布虚假广告,阿里在2011年爆发了“欺诈门”,马云当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事件平息,CEO卫哲、COO李旭晖最后引咎辞职。如果说阿里作为平台方对于虚假广告属于监管不力的话,那自营电商出现虚假宣传问题就是在罔顾消费者利益了。

2013 年10月,国舜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林小建因工作需要打算采购一台网络打印机,出于信任他选择了通过京东来在线购买。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林律师将打印机拿到 手之后,屡次出现使用问题,根本无法顺畅地实现网络打印。在向品牌售后咨询问题后,他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一台网络打印机。最后,林先生通过法律途径才捍卫了 自己的权利,解决了这次虚假宣传的纠纷。

整个官司从取证到宣判,耗时近半年,这还是在林先生本身就是法律工作者的前提下。如果换成普通消费者,维权成本恐怕将会更高,要花费的精力和时间将是无底 洞。通过这个案子,媒体还发现京东存在注册地无人办公的问题。虽然京东方面表示这是暂时的问题,不久后将会解决。但小内查证后发现,目前的注册地还是那间 地下室,而且京东竟然有高达235次行政处罚记录,多数都是因为虚假宣传。

电商的虚假宣传问题还不仅仅限于两家大公司身上,在水很深的美妆领域,聚美优品就长期背负着虚假宣传和售卖假货的坏名声,股价都因此大幅缩水;在更贴近生活的团购领域,情况也是让人苦不堪言,参团人数作假、评论作假都是家常便饭。

面对虚假宣传成灾的电商,消费者是防不胜防,难道唯一的选择就是不去消费吗?

浮夸没有国界

由于手机厂商间的竞争已经高度同质化,品牌营销就成为了胜负的重要因素,于是大家纷纷耍起了“嘴上功夫”。说到这点,恐怕“知名相声演员”兼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是当之无愧的顶尖高手。锤子科技2014年的那些故事,这里不再赘述,下面说个新情况。

继去年罗永浩的老对头方舟子举报锤子科技虚假宣传之后,知名的打假人士王海也瞄准了锤子手机。上周四,王海在其个人微博上贴出了一份来自北京市工商局海淀分 局的回复,其中指出锤子手机的部分广告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涉及虚假宣传。据了解,海淀工商分局已经责令锤子科技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并公开更正。

小内找来锤子手机去年的历版宣传海报,从“东半球最好用的智能手机”到“全球第二好用的智能手机”再到“我们眼中全球第二好用的智能手机”,发现广告语竟一直在微调,他们似乎有意无意在跟工商部门打游击。凭借“放一炮调下炮口”的战术,锤子科技至今尚未遭遇任何行政处罚。

相比之下,小米就没这么走运了。自从2011年雷军携小米1代亮相后,他就因种种浮夸言论背上了“耍猴”的恶名。小米剑走偏锋的广告用语,后来也的确摊上了事,他们在2014年便因为两次涉及虚假宣传遭遇了工商部门的行政处罚。

今年1月份,上海的刘女士认为自己购买的小米手机并没有像广告语中宣传的那样“极致的运行速度,比顶尖更顶尖。”她在得知工商局此前认定小米手机存在虚假宣传后,便以涉嫌欺诈将小米告上法庭,要求小米返还购物款1999元,并进行书面赔礼道歉。

放眼望去,小内竟发现浮夸之风在手机界已经泛滥了,哪怕是国际大牌也未能免俗。2014年7月,三星因旗下的N7102型号手机不能如广告所言“世界范围内 无障碍使用”被50余名消费者集体告上了法庭。去年底,苹果则在自己的老家——加州因为涉嫌虚假广告被消费者起诉了,“缩水的容量”惹毛了苹果的家乡父 老。这甚至都不是苹果第一次遭遇类似官司,他们在2002年和2013年均因虚假宣传而吃了罚单。

小内悲观地发现,不管是东南风,还是西北风,通通都是浮夸风。面对节操尽失的手机界,难道我们只能去靠“中立、客观、第三方”的评测机构来还原产品本质吗?

用想象力,编啊编

虚假广告,除了会让买单消费者蒙受损失,有时甚至还会让第三方躺枪。2013年,网络红人“芙蓉姐姐”就不幸中了一枪。在一篇名为《芙蓉姐姐在〈梁山豪杰〉的第二春》的游戏广告文案中,她被称“未婚生子”,还被曝光了一组昔日与“芙蓉姐夫”的情侣照。

在得知此事后,“芙蓉姐姐”愤然将文章的创作者圣天龙公司和转载文章的速途网共同告上法庭。虽然涉事的两家公司都竭力试图开脱,奈何证据确凿,他们的不齿行为最终被法院判定为侵权并向“芙蓉姐姐”赔偿、道歉。

如果只是圈内的一些挑梁小丑搞些妨害他人的虚假广告也就罢了,大公司有时竟也玩起这样的把戏,不但坑了用户,还坑了友商。2013年10月,有网友发现在微 博手机客户端顶部广告位出现了带有“《炉石传说》国服激活码发放”字样的广告。可点进去之后,出现的却是《我叫MT Online》的手机游戏的下载页 面。出现这样的问题,新浪作为管理方难辞其咎。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MT”正是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火起来的。这样的“另类广告”当时肯定帮了不少忙,毕竟会有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点击进去并且下载游戏,然后他们不知不觉就成了“MT”的玩家。网易重金引进暴雪网游大作,没想到竟被人这样巧取豪夺走了大量的潜在玩家。

在卡牌游戏兴起的2013年,《炉石传说》不但要与“MT”这样的高仿较量,还需面对《卧龙传说》这样的山寨。九城还一度打算代理这款《卧龙传说》与老对手 网易再较高低。开发商甚至还耍起了降维攻击,放话说“《炉石传说》不过也是山寨货”。好在网易不跟他们纠缠,联合暴雪起诉了《卧龙传说》开发商,九城的复 仇之梦就此破灭。

想象力本应是游戏公司的一项核心竞争力,可如果广告都像前面几家一样去做,想象力也许会反过来会将苦心打造的产品给埋葬掉,所谓no zuo no die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2015年的春天即将到来,连一贯刷低下限的《万万没想到》都改口在唱“节操回来了”。你们还在等什么呢?赶紧弯下腰来吧,踢开那块肥皂,把节操拾起来!

本文作者:@爆料汇   转载自:钛媒体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