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重塑了娱乐产业,但技术才是决定游戏规则的关键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刚过去的2014年,互联网和娱乐产业的融合开始加速。最明显的标志,是巨头BAT扎堆,全线杀入影视业。对于想在文化娱乐界开疆拓土的互联网公司来说,电影是传统娱乐领域的产业标杆,也是相关文化内容的风向标,在这块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不仅能从近300亿的票房成绩里分得利益,还能拓展未来“泛娱乐”市场的版图。

阿里巴巴动作最大,斥资62.44亿港元收购文化中国60%股权,更名为阿里影业,收归王家卫、周星驰、陈可辛等知名导演,参与投资电影《心花怒放》,成功拿下6.58亿票房。百度投资了位于洛杉矶的电影制作公司,斥资4000万美元打造3D电影《悟空》。腾讯则于去年6月,宣布参与出品《天将雄师》、《钟馗伏魔:雪妖魔灵》等6部电影。

视频网站对娱乐影视的渗透,始于2005年。土豆和优酷两大视频网站相继诞生,随后搜狐、腾讯、爱奇艺、乐视等新势力崛起,通过重金引进优质版权内容,共同将网络视频打造成影视剧收看的主力阵地。

经过10年经营,视频网站在娱乐产业上的布局也开始升级,纷纷从自制剧,跨越到电影出品。从2013年起,优酷已联合出品《等风来》、《小团圆》、《窃听风云3》、《白发魔女传》等热门电影。乐视影业签下了张艺谋,推出《归来》和《小时代3》。

虚拟经济的无限博弈

毫无悬念,传统影视产业链,将会在这波新势力的冲击下,经历一场重塑。未来我们买到的电影票背后,或许会悄然印上互联网公司的名字。历史免不了戏剧性的相似,互联网所到之处,总是以颠覆者的身份出现,那些曾经在媒体业、唱片业发生过的革命,无疑会在娱乐业重演。

《福布斯》杂志早已预测过这场意义深远的变化,影视业按照长幼强弱排定的市场结构, 将会在“数字泄露”的危机中重新排列。曾经井然有序的行业界限被打破,更要命的是,你根本不知道下一个对手来自何方,以及,他会以什么方式和你竞争。

互联网主导下的娱乐业,将释放出“破坏性创新”力量。艺恩咨询的报告验证了这个行业的高速成长,2001年国内文化娱乐产业的市场规模达1008亿,2014年,该市场已扩大至2000亿。

文化娱乐产业为何具备如此高的成长性?究其原因,和虚拟经济的本质密不可分。在传统工业经济体系下,经济发展遵循零和博弈规则:整个世界类似一个封闭系统,所有的财富、资源和机会都有限。某一方有所收益,必然会导致其它方的损失。

虚拟的互联网却向商业中引入了新的变化,和大烟囱社会的实体经济有着本质区别,它遵从无限博弈规则:在一个无边界的开放性系统里,参与者总是有无限机会。和封闭世界相对固定的运转频率不同,无限博弈的挑战,来自游戏规则的瞬息万变。你得不断自我刷新,改变既有策略,让游戏得以持续进行下去。

互联网的颠覆性力量

互联网对娱乐行业的颠覆,首先来自渠道的变化。数字化对于文化的意义,并不只是是多了一条传播渠道,而是意味着成千上万个新渠道诞生。网络上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早已习惯用比特化的方式,消费社交、游戏、音乐、影视、动漫、文学。在“泛娱乐”概念的推动下,这些领域的文化资源,将在不同版块之间自由传递。

在这种情况下,以导演和剧本为焦点的商业模式,将会逐渐向IP版权和品牌的持续开发转移。例如腾讯旗下《洛克王国》的游戏,最后改编成了动画电影;华谊兄弟旗下的狄仁杰IP,融入到主题公园的设计中;在优酷上以微电影起家的《老男孩》,成为大电影,成功拿下2.1亿票房;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剧中人的同款宽边太阳镜、麦昆儿童浴巾、蝙蝠侠超人T恤等,皆在网上蹿红大卖至断货。这些都是泛娱乐时代最为典型的经济现象。

那么问题来了,传统娱乐业最引以为傲的产品能力,会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发生变化吗?

体现该冲突的极端案例,来自那个听了800遍的故事,Netflix通过海量用户的数据分析,预测出了《纸牌屋》的热映。更多人愿意相信这只是个噱头,单凭“政治+悬疑”的关键词,无法让技巧拙劣的导演写出精彩的剧本。娱乐产品最重要的决定因素,仍然离不开灵感与创意。

但技术却为创意改进提供了基础,并把它变成可量化的指标。对于网络用户的“耐心时长”,优酷给出了精确的45秒,如果超过这个时间,内容的吸引力还没产生,那么只能换来用户拖拽进度条,甚至关闭整个视频的结果。这些数据对自制节目的调整提供了支撑,如同互联网上的其它产品,娱乐内容也在以更快的速度迭代。

而传统电视的调整流程,可能长达半年。某些机制灵活的节目,也开始看重社交媒体传播,以及视频网站的用户行为分析。单凭传统收视数据,已无法立刻反馈观众易变的口味。传统影视通过大投入、长时间、精美制作所构建起来的生产标准,已被互联网的碎片化阅读、快速迭代、以及口碑传播模式所解构。

技术重新定义游戏规则

综合来看,技术在这一波产业革命里的作用,是对游戏规则的重新定义,作为必不可少的重要变量,它不仅会影响渠道,还能通过改变参与者的洞察和创意能力,从而影响文化的内容。

作为服务于创业者的技术公司,从2014年开始,我们发现七牛云存储平台上,文化娱乐类产品逐渐增加。包括歌手胡彦斌的音乐教育类应用 “牛班”、风行工作室的“全民星探”、马佳佳的女性社区“High”、独唱团执行主编马一木的“短裤”视频、提供60秒短视频分享的“美拍”、视频直播社区“KK唱响”、伟大的安妮“快看漫画”,以及手机KTV“唱吧”等应用。大量诞生的新项目,印证了文化娱乐将引领下一波创业风潮。

娱乐类项目的普遍特点,是包含了大量的音、视频及图片文件。和其它类型应用相比,音、视频对播放流畅度有较高要求,涉及的技术场景复杂,增加了这类项目的成功难度。“唱吧”技术总监田然曾说过:唱吧这类偏娱乐的App,对速度和稳定性要求非常高。因为用户的耐心有限,如果一首歌不能在3秒钟内完成下载,可能直接就会被关掉。

对于自建音、视频服务的效率问题,Netflix曾做过评估。2009年,Netflix的用户到1200万时,CEO Hastings选择在第三方云服务上构建基础架构,因为视频转码需要消耗大量计算资源,自建数据中心很可能跟不上用户增长,让公司错过快速发展的机会。事实证明这个决定非常正确,到2013年10月,Netflix已拥有3100万用户,成功超越老牌电视台HBO。

互联网大公司凭借技术积累,努力想把新世界连入经营多年的生态系统。但也别忘了,这个领域遵循无限博弈的原则,自会鼓励不同规模、不同角色的玩家参与。在基础架构技术层面,利用第三方服务,通过专业的存储、转码和分发,让内容公司不必再担心音、视频文件的处理,为创业者提供流畅的体验。

在未来数年中,互联网和娱乐业的融合,将生出一片激动人心的新天地。技术的本质,是在对规则的重新定义中,创造一个更为平等的世界,它正在做,也必然会做到。

 

来源:艾瑞网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