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edict Evans:移动的颠覆自上而下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注:通常大家对颠覆的看法都基于《创新者的窘境》作者克莱顿•克里斯滕森对颠覆性创新的定义,即所谓颠覆性创新是指这样一个过程,通过它产 品或服务可扎根于底层市场的简单应用,然后自底向上无情渗透,最终取代现有的竞争对手。也就是说颠覆是自下而上的。不过A16Z合伙人Benedict Evans通过对移动市场的发展观察认为,发生在这里的颠覆却是反过来的。他说得有没有道理呢?

c8352e547730212f7ba1093a97adb4e4

商业(尤其是技术)颠覆的一种经典描述是这样的:一件新产品(方法、业务模式等等)做得看似没有现在的方式好,但是却便宜得多。现有的行业把它当笑话来看,自然也就不会视为威胁。但随着时间转移,那产品变得越来越好,但价格依旧更便宜,然后迟早笑话会被笑话。

这样的故事在技术史周而复始。未来总是以玩具的面目出现的。不过现在技术业正在被移动重置,而在移动这里,颠覆倾向于按照另一种方式进行,即以作为 有钱人的昂贵奢侈品的面目出现,它可以做的远远超出了正常人的需要。但随着时间转移,其价格变得越来越便宜,而那些新的、不必要的特色也变成了非常必要 的,而原来老的、更便宜的、能力略逊的机型也就逐步被淘汰了。

也就是说,通常便宜、功能弱的技术产品变好的速度往往会比昂贵的好产品更快。但是在移动领域,情况却反过来了,又贵又好的产品往往降价速度要比便宜但功能弱的产品变好的速度快。摩尔定律对双方都起作用,但是效应却不一样。

不过任何理论都有例外和漏洞,但是那些对的情况值得一看。

其实移动本身就是个明显的例子。20 年前,移动电话(cellular)曾经是百万富翁和毒贩子才用得起的昂贵奢侈品,是地位的象征,非普罗大众之所需—你已经有电话了,谁还需要手机呢?不 过一旦设备和网络发展到移动性的吸引力超过固话价格的最低阀值(此外,价格这个东西也是很微妙的,视角不同时预付费手机也可以认为比固话便宜),情况就不 一样了。

与此同时,对于哪一种移动网络最好也有很多争论。2000 年代早期,曾经有过“wifi 就够”的说法,业界也进行过提供“有限移动性(只有处在特定地方才具备的移动性)”的若干尝试。但结果证明,移动电话需要具备移动性。

当然,也有反例,铱星系统便是。这个东西太贵“太好”了,其全球性的覆盖范围已经超出了客户对移动电话的相关需求。然而,尽管铱星在茫茫大海或者渺无人烟的沙漠之中仍然有信号,滑稽的是在车内或办公室里面却没有—除非手机对准卫星,因此可以说实际上铱星比移动电话更贵但更糟,而不是更好。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 wifi 会威胁移动电话的想法上—3G 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已经够快够便宜了,足以令“免费”的 wifi 数据无关紧要,更不用说 wifi 的覆盖从未实现过“足够好”的目标。

像 Firefox OS 这样的项目也一样。入门级 Android 手机现在价格基本已经不到 50 美元—“仅需功能手机”和“我买不起 Android 但是想要更多”之间的价格窗口正在快速下调。与整个深圳的生态体系所产生的规模效应竞争是很困难的。再次地,昂贵的、更好的产品变得越来越便宜。

当然,iPhone 走的是另一条路子。2007 年 iPhone 刚推出时其价格相对于手机市场而言非常的高(哪怕苹果意识到自己也需要补贴)。当然,你可以说它是从下往上颠覆了 PC,但它实际上也颠覆了手机—不信可以去问问诺基亚还剩下什么。这种新手机的特点是大屏、多点触控、“PC 级”操作系统,不太关心带宽效率,电池寿命目标是一天而不是一星期,耐久性目标是“别摔了”。它还是 MVP(最小可行产品,无 3G,配置基本的摄像头等)。因为上述等多种原因业界嘲笑它,可是苹果创造的 600 美元手机的需求规模是前所未有的,然后它的表亲 Android 又以低得多的价格将这一模式再往下推。而 Symbian 机型以及功能手机没有应对好这一新的高价挑战—价格昂贵的挑战者机型以新的更高的价格点占领了高端市场,然后(化身为 Android)不断降价最后占领剩余市场。

当然,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另一个比铱星还要有说服力的反例是移动运营商市场。每一个国家往往都会有网络很强的运营商(覆盖好、速度快、容量高),然 后也有一些网络弱一点的运营商—网络好的运营商通常费用更高,有的消费者会选择贵点但网络更好的运营商,有的则觉得更便宜的网络也够好了。这就是 Iliad/Free 在法国以及德国电信的 T-Mobile 在美国最近干的事。不过我不敢肯定这算是一种“颠覆”,也许“低成本竞争”更合适,我对 Android 的定位也一样:(与苹果)类似的产品,更低的价格,而不是不同的产品以不同的价格服务同样的需求。

这里并不是想提出一种完美的统一理论去诠释为什么移动似乎经常会以这种方式运作,但相对于观察来说这个就没那么重要了。技术界往往对在位者总是嘲笑 颠覆的看法习以为常,因为尽管颠覆者价格便宜但却是垃圾,并没有意识到历史告诉我们它会变得更好。不过我们也必须记住,不要嘲笑表现惊艳但是太贵的东西, 因为历史告诉我们,它们也许会更快地变得更便宜更好。

 

原文来自:36KR

本文编译自:ben-evans.com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