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产深度大起底:你的身份证,正在以0.1元被肆意倒卖

产品经理就业班,12周特训,测、练、实战,22位导师全程带班,200+名企内推,保障就业!了解详情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在的地方就有羊毛党。

项目单个用户明码标价,社群按人头数量收费,从0.1元到10元不等,注册、激活、点赞、撸币一条龙。币圈羊毛党盛行,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个战斗力爆表的强大的团体,像蝗虫似的,一点一点抽干项目方的鲜血。

流量变得越来越贵,用户获取越来越难。

  • 2014年,一个5000人的羊毛党团队,拿走了一个P2P公司的2亿优惠券,间接击垮了一个公司。
  • 2016年,一个直播软件投入了大量主播奖励,均被羊毛党薅走。这家上市公司旗下的子公司,净亏损10亿,直接被“ST”。
  • 2018年,羊毛大军卷土重来,在币圈肆意横行。

所有项目方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却都在掩耳盗铃。在泡沫盛行的资本市场摸爬滚打了那么久,一切早已见怪不怪,因为每个人都深深的明白:没有任何方法,能完全杜绝羊毛党。

一、没有我薅不到的羊毛

“只要我想薅的项目,就没有薅不到的。”专职羊毛党伟伟一边开着注册软件,一边自信的对我说。

我顺着他的屏幕看过去,大为震惊。这是一个需要实名注册的项目,用户除了填写基本信息之外,还有手持身份证拍照。在普通人的认知里,做到这一步,已经很麻烦了,很多人甚至因为嫌弃实名认证麻烦,而放弃注册。在伟伟这里,一切都轻松而自然。

“这是新出的软件,你看,这里可以自动生成头像,右边还有发型、眼睛、皮肤等各种可选项。用了这个软件,想实名认证多少就认证多少,不夸张的说,甚至可以生成特朗普的头像。”

伟伟丝毫不掩饰自己在这个领域的专业和骄傲,将注册全流程从头演示了一遍给我们看,还展示了他手上所拥有的几千个用户基本信息。

打开文件夹,里面是各类人的身份证照片、银行卡卡号。

这类信息以难以置信的0.1元的低价,在市场上被肆意的倒卖。

伟伟坦言:

“我也不知道信息来源,因为这套资料到我手上,应该已经经历了无数人了。”

伟伟还说只要新出了任何技术,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学习使用,保证自己在这里领域的绝对竞争力。

“总归还是要学习的嘛。”

这一切,被伟伟归功于科技的进步。

二、小打小闹的业余玩家

业余闲散羊毛党里,主要分为两类人:一类是闲散的学生,另一类是无聊的家庭主妇。

这两类里,主力军是大学生。原因很简单,大多数大学生都没有经济来源,同时又时间充裕,是羊毛党发展下线的不二人选。

薅羊毛这件事情并不是太难,但如果具备一定的科学知识,做起来会简单的多。例如:币圈活跃在电报的羊毛党,能懂一些外文和科学上网的话,效率就会高很多。

在一个挖矿类的区块链游戏里,群里500多人,从管理员到群员,清一色的是14~17岁的学生。课余时间,他们每天做着各类任务,通过答题可以挖矿,赚取代币。

当被问及为什么来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大学生小T告诉我:

“最早的时候,注册游戏就送一个提取码,然后去小游戏里可以兑换现金红包,一个红包在2~5块钱之间。所以这就吸引了一大波人,可以说游戏里的早期用户,95%都是羊毛党。”

当初在另一个QQ群看到注册送红包的消息,小T就尝试着注册了一下。最开始是一个人玩,玩着玩着就和其他玩家混熟了,变成了一个小圈子。

“现在的宣传,很多人看不到短期利益,是不会停留的。”小T一语道破了现状。“当初推出现现金红包的时候,一大堆人加群来问。慢慢的这波人就离开了,因为羊毛党看重的是短期利益。”

这类业余玩家拿着手上仅有的微信号、QQ号、手机号,注册几个号码,赚了极少的钱就离开,寻找下一个羊毛机会。

三、初具规模的职业玩家

与闲散玩家不同的是,专业的羊毛党是“职业玩家”。

这群人自上而下,已经形成了一条非常完整的羊毛灰产产业链,一众平台和手段应运而生。他们的核心手段,就是使用大量的虚拟机自动注册号码,甚至可以使用专门的平台进行注册,每次花费0.1~0.5元不等。

职业玩家阿森说:

“我们常规手机号注册,一般分为两种模式。一种是项目方要求你输入手机号后,只需要手机一个验证码,就可以注册成功,这种只需要用到接码平台即可。”

阿森所谓的接码平台,指的就是专门接收短信验证码的平台,充值后即可使用。单条短信验证价格在0.1元左右,号码可在系统里保存一个月。

“但现在的项目方越来越精明了。”

阿森感慨到。

“有些平台会设置防止恶意注册验证码,类似输入图片上的单词、做简单的加减法计算题、输入规定文字等,这类往往需要用到打码平台。”

与接码平台类似,只不过打码平台的功能,是用于对付烦人的验证信息。系统可自动识别图片单词,做简单的计算,让大家免去输入验证信息的烦恼。

打码平台和接码平台的结合,让职业羊毛党们,突破一个手机号一般只能注册一个账号的限制。

除了注册领取福利之外,还有一类项目方,会在群里空投糖果,群成员人人有份,这就催生了大量羊毛党的小号。

QQ和微信都可以以极其低廉0.1元~0.2元的价格批量购买。

邮箱价格在0.01~1.5元不等,可以同时导入多个账号代理。

Telegram则需购买验证软件,价格相对较高,软件购买费用在400元以上。

这类小号充斥在各种项目方的群里,一旦有空投,就大肆出动,掠夺走大部分的糖果。

四、无法防范的高级军团

如果说闲散玩家和职业玩家是项目方有些头疼,那么有组织、有纪律的羊毛党公司,就是项目方的死敌了。

他们是“正规军”,有组织有纪律的成片成片大规模刷单。

“大概类似这种吧,我们手上操控着大量的机器,哪里有糖果,就去哪里刷。”专业刷单公司的小周发来了一张示意图片。

这些手机号可以直接使用打码、接码平台上的号码,也是可以批量从卡商处购买。但平台上的卡一般都会被复用,而且容易被扫。

“被扫是羊毛党的专业术语,指的是利用平台上的卡号注册,有些时间久了忘记提现,会有人使用专门的软件去检测,一旦检测到平台卡号里有刷过但未提现的单,就会据为己有。”

小周向我们解释道。

卡商是指专门卖卡号的商人。靠谱的卡商不会把你刷的号给其他人,同时能保存比较久的时间。登录的一般有个对接码,每个平台不同,可以导入对接码,对接码向卡商索取。

“现在大部分的注册,都是防IP机制,所以我们会运用一些特殊的手段。”

小周说的特殊手段,就是换IP。

淘宝可以购买VPS服务器,一般3元一天,填写VPS的宽带账号和密码,可以设置注册N次换一次IP,软会自动运行,缺点是速度较慢。

如果追求速度,还可以自己安装换IP的软件,相对应的,阿布云、讯代理等收费更高。

只有羊毛可以薅,他们会无所不用其极。

五、与时俱进定制化软件

币圈里到处都充斥着各类的羊毛党,除了传统的手机刷单模式,还有一些专门为币圈定制的薅羊毛手段。

项目方向用户空投糖果时,一般会采取两种模式:

(1)用户提供账号

用户提供自己的钱包地址,项目方向地址空投糖果,GAS由项目方出。这类薅羊毛,是以多注册钱包地址为主要手段。

(2)合约触发机制

用户使用自己的钱包地址,向项目方给出的合约地址里,发送0以太坊,触发合约,由项目方合约自动给用户空投。

这类薅羊毛,需要购买专门定制的付费软件,均价在400~800元不等。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羊毛党的工具,总是随着项目方的措施而升级。

近期一个很火的某短视频项目,就充斥着大量的羊毛党。嗅觉敏锐的羊毛党,在看到这个项目的分红机制后,成为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王哥告诉我们:“现在一天会有好几千收入。它的玩法很简单,分享注册后送火钻,靠火钻的数量权重进行分红。

我进的比较早,那时候邀请一个人送50火钻,一般人最多邀请到一万,像我们有特殊手段,10万基本是起步。

他们使用了专门为项目定制的注册、刷赞、签到机,按使用时长付费,每个月费用在200~400元左右。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羊毛党可以说是最聪明的一群人。他们掌握着最新的赚钱资讯,配合使用最新的技术。用尽一切方法,让自己的账户,不断充盈起来。

六、一场没有输家的游戏

几乎所有项目方活动的目的,都是以用户增长为核心驱动指标的。所以羊毛党,到底该如何处理,一直以来都有很大争议。

“坦白说,我们就是和一些羊毛党的领头者有合作,这部分是我们的种子和初始用户,我们很多活动的流程,都是为他们而设计的。”

某项目方负责人A大坦诚的对我们说。

羊毛党的危害,项目方不可能不明白。

受限于极其有限的推广经费,为了公司繁重的KPI,很多项目方的市场负责人,手上都握有大量的羊毛党资源。

A大还说:

“其实这是一个很矛盾的地方,我们希望有更多真实用户,但成本太高,实在难以负担,为了给投资人一个交代,只能出此下策。”

A大这番话,让我想起了传统的公关领域。

甲方给出一百万的经费预算,要求投放自媒体大号,而且要求篇篇10万加。公关公司接到了这类活动之后,会找一些刷量的自媒体。

正经篇篇10万加的媒体可能报价20W,但刷量的媒体报价可能只有5W,中间巨大的差额落入谁的手里,不言而喻,但结果是皆大欢喜的。媒体方收到了钱,公关公司赚了钱,甲方得到了想要的数据,似乎是一场没有输家的游戏。真实的数据有多少,只有当事人才心知肚明。

如今币圈的项目方,亦是如此。

羊毛党赚到了钱,项目方收获了数据,投资人心满意足。真正受骗被割的,只有不明真相的散户。风平浪静的表面,暗藏的波涛汹涌,无人能知。

七、永远无法杜绝的羊毛党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鄙视链。区块链行业里,技术派的看不起炒币派,交易所和项目方互相鄙视。没有永恒的鄙视链,只有永恒的散户被收割。

在羊毛党灰产里,亦是如此。

程序薅羊毛看不起手动薅羊毛,团队羊毛党觉得散户羊毛党战斗力太弱。但所有的这一切背后,只有一个标准:能不能赚到钱,赚到多少钱。

市面上虽然充斥着大量对羊毛党的指责,但羊毛党真的没有意义吗?

未必如此。互联网流量行业,有一个例行的规则。融资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花钱做流量,花式补贴拉新,稀释自身利益,获取更多用户。

百团大战、电商风口、共享经济……每一个风口的来临,必然伴随着大量的烧钱战争。运营两年就上市的趣头条,在一阵疯狂的收钱用户补贴之后,获得了巨大的用户体量。

但随之而来的羊毛党,也数量巨大。

据36氪报道:趣头条内部人士表示,趣头条上线半年后曾一次性清理并封杀了20多万羊毛党帐号。但治标不治本,仍有大量羊毛党存在。

羊毛党天然是逐利的,但也并非毫无可取之处。因为合理的活动,会带来合理的转化。

做过运营的人,应该都知道下面这个AARRR模型,用户增长的五个步骤:获取用户-激发活跃-提高留存-增加收入-增强病毒传播。

当使用空投获取到用户之后,下一步要做的是激发活跃和提高留存。

“普通的羊毛党用户,更多的需要是的引导,我们之前有很多用户,都是开始先领空投,后来加到群里。由于我们社群做的比较好,他们中很多都转化成了付费用户,有些还买了不少币。”

另一个项目方负责人周总,向我们透露了一些细节。

只要你空投,就一定会有羊毛党。

所有项目方要杜绝的,是用机器刷量的那一些人。这类人纯粹为吸食平台利益而来,对整个平台生态毫无价值可言。

通过提高审核机制和验证难度,可以抵挡住一部分羊毛党。只有当羊毛党发现付出的时间和金钱成本,远远小于收益时,他们才会停止。这也同时意味着一个尴尬的问题,你的项目不值钱。

一切正像列宁所说的那样,几何公理只要触犯了人们的利益,那也一定会被推翻。在灰产规模已达千亿的今天,整治灰产之路异常艰难。

但我仍记得,面对猖獗的灰产,阿里曾霸气放过的一句话:

“让坏人付出足够代价!”

 

作者:链圈斯嘉丽,dapdap区块链(ID:dapdapio)

来源:公众号:dapdap区块链

本文由 @dapdap区块链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ixabay,基于 CC0 协议

评论
欢迎留言交流
  1. 运营人员必备知识库

    回复
  2. 你好,我想问一下,怎么才能联系上你本人?

    回复
  3. 作者大大你好,我想转载你的文章可以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