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um到底是什么?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作为新媒体的关键先生,埃文·威廉姆斯可以如此任性。名人,权威,就是可以拥有这样的瞬间张力。但是,持续与否就不好说了。有些问题还是需要梳理清楚。

威廉姆斯有一次曾经坦承,他在向他妈妈解释推特(Twitter)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的时候,遇到了麻烦。他怎么解释,他妈妈怎么不明白。这一次,他在向所有的人解释Medium是什么的时候,又遇到了同样的麻烦。他妈妈不明白推特是什么,一点关系没有;但是,大家不明白Medium究竟是什么,就比较麻烦了,这使得威廉姆斯两年来始终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并接受质疑。这个任性的人,有时候显得很不耐烦,但是,这种不耐烦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质疑。

威廉姆斯自己关于Medium 至少有N种说法,他人关于Medium 的说法有N+种。这些说法交叉重迭,大同小异。比如:

A,“重新认识出版业”,彻底摆脱传统媒体阴影的高质量互联网内容平台——这是威廉姆斯自己的说法:我做的第三个内容发布平台。

B,供人们分享超过140个字的想法和内容,分享对象不局限于朋友,也就是长篇,多对多,弱社交性。

C,下一代网上杂志。

D,神秘的内容管理系统CMS,比博客平台(Blogger)要复杂,但两者的目的相似。

E,第三代博客:第一代个人出版平台比较适合严肃的写作;第二代个人出版平台Twitter、Tumblr等更适合碎片化传达,Medium介于两者之间。

F,互联网上的珍稀古玩,或者征服互联网的神器,这是戴卫·卡尔的说法,聪敏而又主流的说法。

……

Medium曾经收购了一本拥有收费墙的网上杂志Matter,收购后,仍然保留原有的运营模式。2014年7月,Matter推倒了收费墙,进一步投入人力与资源重新定位。重启Matter的时候,威廉姆斯写了一篇博文。他在文章中直截了当地说:“是的,我们就是媒体(出版商)。”(Yes,we’re a publisher)他显然被种种问题与质疑惹恼了。他带着明显的情绪继续说道:

“自从Medium发布以来,一系列的问题接踵而至,现在,是我们明确地澄清这些问题的时候了:

第一,Medium 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平台。我们拥有一个顶尖的产品团队在把 Medium 打造成世界上最好的供个人和机构发布他们的故事和想法的地方。

第二,这个平台上,有一个媒体(出版商)就叫Medium,重新设计打造Matter是迄今为止我们最雄心勃勃的媒体导向的努力,这可能并不是我们的最后一个努力。

我们在乎的是能够让最好的故事与思想得到讲述,让它们以最完美的方式得以呈现,同时,让它们能够迅速有效地找到正确的受众。其中,有一些故事与思想,来自与我们协同工作的一流的编辑、记者、作家,我们在内容方面进行更多努力的原因是,我们觉得,要为大家把Medium这个平台营建得更为宜人,不存在更好的办法。”

威廉姆斯是动真格的,他重金打造的网上杂志,不是 Matter 一本,而是无数本。其中相当引人注目的还有 Backchannel。Backchannel 由从连线杂志挖来的名编辑斯蒂文·赖维(Steven Levy)主刀。斯蒂文·赖维曾经在美国新闻周刊供职十几年,是其最重要的科技记者和编辑。

在整个 Medium上,重金砸出来的重磅文章越来越多。这就是埃文·威廉姆斯期待的方向?不知道。但是,这样的持之以恒的作派,的确展现了所谓平台型媒体的魅力。也许,Medium暂时还算不上一个卓越的平台,但肯定已经是一个卓越的媒体。新一代网上杂志,不是浪得虚名。

(图为Backchannel 3月9日最新一期重磅文章:帮助奥巴马在社交媒体上成为“ 病毒 ” 的人)

Medium 究竟是什么?高尚小区vs “贫民窟”

威廉姆斯反复地阐述:Medium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发表自己的故事与意见。他也反复地阐述:他要把Medium打造成一个安静、舒适、深度阅读与表达的“高尚小区”。这两种诉求,显然存在着明显的冲突。

贵族式、精英型的高尚小区,与“贫民窟”之间没有任何共同之处,两者无法进行任何形式的调和。在现实世界里,有理想主义的城市规划者试图打破界线,把人们融洽地融合在一处,从来没有成功过。在互联网上,这样的理想,也只是理想。鱼与熊掌之间,必须进行选择。

事实上,威廉姆斯是进行了选择。他选择的是精英路线,而不是草根。从他选择的精英媒体团队,以及这个精英团队选择的精英付费作者群体就可以看出,威廉姆斯的定位是清晰的。但是,他不愿意清晰地表达这种选择,因为他十分清楚,这样的选择是小众的,是没有多大的发展空间的。他做着小众精英的事情,说着大众草根的话语。你不能说他口是心非,他心里十分明白,他必须这么做,只能这么说。

做过博客平台与推特平台的威廉姆斯当然明白互联网的力量存在何处,以及如何去激活这样的力量。但他暂时没有去进行这样的激活,并不鼓励所有的人,到他的Medium平台上来进行写作与阅读,以尽快地提升访问量与影响力。

威廉姆斯曾经高傲地说,

页读数与点击率都不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需要的是用户在 Medium 上停留的时间,在每一篇文章里停留的时间。

这的确是一个十分高贵的取向。但是,这个取向,事实上,也为 Medium 划地为牢。几个星期之前,Medium 悄悄地进行了一些改变,在页面上为人们方便地发布较小篇幅的文章提供了一个新的界面。这样未加张扬的小动作,说明威廉姆斯的确在微调自己。但是,由此,Medium 就比较不重视用户在网站的停时间,在每一篇文章的停留时间了吗?就比较重视页读数和点击率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他进行这样的选择,肯定有许多原因。有些,威廉姆斯表述了,有些没有。其中一个威廉姆斯从未表述过的重要原因,我打算在本文的最后一节讨论,那只是我个人的一个揣摩、,但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结论非常简单,你可以跳过接下去的文字,直接到最后一节去找那个揣测。

Medium 究竟是什么事实上,并不是十分重要。戴卫·卡尔有一个观察,他是这么说的:

威廉姆斯把Medium搁那儿了,你们自己要怎么用,大家自己看着办。那么,在业界与用户心目中,Medium又是什么呢?威廉姆斯上面所说的每一种描述与定位,都有人赞同。还有人都不赞同,认为,这只不过是威廉姆斯的一个注定失败的玩具。

我不想展开来讨论大家是怎么看Medium的。戴卫·卡尔的观点,是比较主流的观点。我想重点说一下,我的观点。在我的取景框里,Medium是什么?

Medium首先是一枝派克金笔,非常好用的书写工具。为了进行对比,我试了Tumblr、新浪、搜狐、网易的博客,试了QQ空间,试了今日头条,试了钛媒体和博客中国,还试了几个 Medium 的中国追随者,比如阅读、写作界面非常讨喜、人气窜升的简书。这些工具各有所长,但与 Medium 相比,总有些距离。不用我多说,你自己去试一下,就会对其简约而不简单,丰富而不复杂的写作工具赞不绝口。

没有看到过什么对 Medium 作为写作工具的负面评价,我建有一个文件夹,专门收集所有我视力所及的对 Medium 持批评态度的文章。对于其写作工具,倒是有很多的中国用户有不少期待,期待着哪个中文平台,提供类似的高品位的写作工具。

但是,这其实是最不重要的一个取向。有了一枝24K的派克金笔,写出来的文章就比别人更金光闪闪?别逗了。我认为,威廉姆斯在这方面的追求卓越,已经十分偏执了。没有必要象威廉姆斯这样龟毛。

真正让我开眼的,是Medium对于博客、推特、脸书Timeline排序的颠覆。时间概念,在Medium上是一个不那么重要的概念,要么被完全藏了起来,要么被置放在很不起眼的角落。当然,这并不是Medium 的首创,在其它一些弱社交轻博客类网站中,比如 Pinterest,早已经有了这样的设计,但是,在一个说故事、讲理念的博客网站这么做,却是需要决断的。这样做,意味着时间在这里暂时凝固了,时间暂时不那么重要了。但是,时间不是十分重要吗?对于故事,尤其是新闻故事来说,时间不是最具重要性的那五个W中的一个吗?

作为一个写博客的人,我非常感谢威廉姆斯的设计,因为,这样淡化时间概念,可以使我们的博客看起来寿命更长一些,更不容易衰老。可以对内容的深度的引导,更进一步。但是,牺牲时间,是一种巨大的牺牲。这种设计,几乎完全放弃了对于时效性强的突发新闻的追求。而这样的追求,是推特的狼性。第一时间的、实时的分享,是推特的生命源泉。Medium 却视其为粪土。难道,威廉姆斯不明白推特的力量来自何处吗?

去时序化,与威廉姆斯所追求的杂志化、好故事化、大故事化方向是一致的。他希望把门槛提高,而不是进一步降低。他并不特别希望人们在这里写长故事,长文章,生产裹脚布,他特别希望这里生产具有影响力的、有深度的好故事、大故事。这意味着,他并不希望不会讲故事、更不会讲大故事的人,来这里参与。他没有明确地下达这样的逐客令,但是,对于用户的选择,是十分明显,十分挑剔的。你不会写文章,没有关系,你可以去 Medium 上写,甚至,你可以在 Medium 上写短文章,但是,根据 Medium 的算法,你根本没有机会进入人们的视线,你根本就不存在。在 Medium上的那个派对,你根本没有机会参加。威廉姆斯用算法与用户的推荐机制设立了一道高耸的门槛。

但是,对于高质量的作者,威廉姆斯的牵引是下血本的。他从一开始就专门请了一位纽约出版业的高人来做内容编辑,主要职责就是拉企业家、作家、记者等等所有有号召力的人来Medium写文章。然后,他又从美国一系列顶尖传统媒体与新媒体挖角,组建编辑梦之队。他甚至还把奥巴马给请来开个帐户,写了几篇文章,还让白宫也来开了个官号。这与当年方兴东在博客中国、陈彤在新浪博客以及他本人在推持的推广方式如出一辙,十来年后没有任何新的花样。不同的是,威廉姆斯掷下了重金。

应邀来 Medium 写作的人,对于稿酬讳莫如深。但是,总有说漏嘴的时候,有人就不小心吐露了相关细节,Medium 的稿酬远高于不惜工本的那些传统媒体。结果,这引发了一场持续的争议。因为Medium 上的绝大部分作者,是没有稿酬的。我没有兴趣八卦,点到为止。我的意思是,Medium 在内容方面是舍得投入的。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Medium的“贫民窟化”。社区、博客网站的所谓贫民窟化,是十分恐怖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Medium 在这方面的工作是相当成功的。但是,这样做,显然也有副作用。威廉姆斯是生意人,硅谷码农并不是文字码农的解放者,他不是来解放码字工的。那些慕名而来的人,对于Medium 事实上的岐视策略批评很多。

如果,推特和Medium无缝对接?一切皆有可能

威廉姆斯始终在Medium与推特之间划了一条明确的界线。推特使用的杀器,他始终没有动用。威廉姆斯始终是推特的最强有力的捍卫者。

在速度、数量与质量三者之间,他始终只是在质量上着力。从来没有试图在速度与数量上下功夫。他不想,不愿意,或者不屑吗?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目前仍然是推特的第一大个人股东。作为身价数十亿美元的超级富豪,他的身家性命目前仍然完全在推特身上。虽然他已经开始大手笔减持,但是,作为大股东的格局没有丝毫改变。这也是为什么当 Instagram 说它用户数已经超越推特,已经把推特比下去的时候,埃文·威廉姆斯会十分生气,并以粗话回击的原因。威廉姆斯是性情中人,动粗屡见不鲜。

这是十分诡异的。

威廉姆斯投鼠忌器,他不能用 Medium 去做任何伤害推特的事情,去与推特竞争,这与他的根本利益冲突。而这样的定位,也把威廉姆斯的手脚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这,也就是人们看不清楚Medium的根本原因。因为,有人,人为地把推特视为禁区,不得进入。这个人,就是威廉姆斯。

除非,他把推特的股份卖完了。或者,出现了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情况。那种情况出现的概率不小。我说的那种情况,就是威廉姆斯重新出山,重新执掌推特。不要把这个预言当做笑谈。乔布斯那样的神话再现,并不是不可能的任务。对于威廉姆斯来说,他正在进行这样的准备。也许,他的初衷根本不是重返推特,去拯救推特。但是,当推特沿着目前的轨迹不断地往前走的时候,推特董事会中的人们明白这一点,也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熟悉推特历史的人,对于推特董事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风格应该不会陌生。

如果,推特和Medium无缝对接,那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形?

这就是我在这里最后想说的关键。Medium,在质量的车子上,再安上速度与数量这两个轮子,并不是天方夜谭,威廉姆斯不需要再去发明这两个轮子,他已经发明过了。如果他以质量为诉求,能再创另一个推特,为他再次赚来数十亿美金,那很好,他不会拒绝。但是,如果不成,如果这将成为他拯救推特的筹码,他也不会拒绝。他终有一天会为Medium安上这两个轮子,这两个已经反复被证明,是会获得回报的方向,聪敏如威廉姆斯当然不会看不到这一点。他只是在现在还不需要这么做。他只是在等待。几周前,在 Medium 上添加快捷发表短文章的功能项,说明他开始微调了。

对于威廉姆斯来说,一切都在掌控之内。约75人团队运营的 Medium,在财务上,完全处于可控的状态。在首轮融资2500万美元之后,各项运营费用更不在话下。事实上,身为亿万富翁的威廉姆斯在融资方面一直都是十分谨慎的。有限的流量,仅向很小的一部分作者支付报酬,使其处于十分有利的位置。这个实验,使他看到了可以用小量的投入,来建立品牌,口碑。他被戴卫·卡尔暗讽的口口声声所称的“梦想”并不能当真。他也不是作者或者博客之友,试图帮助他们寻找变现的途径。呵呵,那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他通过 Medium,主要是在营建自己的生意模式。

所以,在适当的时候,他把 Medium 和推特加总,用 Medium 来拯救推特,或者,用推特来完全激活 Medium,是完全可能的。他有两种方法,两个机会。一个是,他完全从推特抽身的时候,一个是推特难以为继,他重返推特的时候。时间在威廉姆斯一边。

但是,所有这一切,对于其他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威廉姆斯的实验,能让其他的人得到什么启发呢?不知道。但我好象知道,Medium 以及埃文·威廉姆斯的实验,所提示的“质量”方向,是决不可以轻忽的方向。威廉姆斯的第三次新媒体浪潮如果真的有戏的话,显然将与“质量”有关。事实上,始终以“实时”内容为诉求的推特,也在悄悄地转身,为了讨好华尔街,推特几天前在发布财报之后,其首席财务官安东尼·诺特(Anthony Noto)透露这家社交媒体正在考虑创建一项新的服务,名字叫Twitter Daily Edition,汇总并分享当天最精彩的部分推文。

坊间最近盛传谷歌有意收购推特。推特诞生之后,谷歌曾反复提出收购的动议。如果真的成行,那么,也就是威廉姆斯真正解脱之时。此时,也许我们可以看到 Medium 真正选择并展示自己的方向,可以看到威廉姆斯亮出自己的底牌。谷歌曾经收购过威廉姆斯的博客平台,再次收购他的推特,管道畅通。但是,在我看来,谷歌收购推特的可能性为零,因为,Medium 正在成长,Medium 分别向前、向后拓展,做出一个既拥有 “前推特” 基因,又拥有大家还没看清楚的“ 后 Medium ”属性的新基因新内容平台,完全在逻辑延伸线之上。难不成,若干年后,谷歌继收购博客、推特之后,还要第三次收购威廉姆斯的作品?

在媒体融合成为中国新媒体第一主题之际,威廉姆斯在一个全新的新媒体平台上所进行的媒体融合实验,值得关注。值得关注的原因是,这个白手起家的平台型媒体( Platisher ) 完全是一张白纸,它没有任何包袱与累赘,不过,它也一样没有切实可靠的方法与路径。与已经大功告成的新媒体巨头相比,Medium 的处境,与中国的媒体融合实践者们处于大致相同的路口,上下左右前后,全是选择全是敌人。并没有人,包括威廉姆斯本人,确切地知道下个新媒体浪潮会从哪个方向袭来。

一切皆有可能。

作者@杰罗姆     转载自:钛媒体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