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不得不读的Apple Watch 秘史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apple-watch-secret-history-1

编者按:距离Apple Watch发 售的日期越来越近了,去Apple Store预约试戴的活动也即将开始。在开始体验各种不明觉厉的苹果黑科技之前,不妨看看这款后乔布斯时代,或者说“库克时代”的新产品,到底是如何艰难 诞生出来的。也许我们在发布会上随口评论的那些功能,并不是看起来那么轻松简单就有了。Apple 不再是20年前风雨飘摇的企业,Apple Watch 应该也不会成为当年青涩的Apple Newton 吧~

2013年年初,Kevin Lynch收到了来自苹果的Offer,有趣的地方在于,这份Offer并未说明这份工作的内容。弄得如此紧张自然是因为这份工作内容于苹果而言相当隐 秘,这也使得Lynch的职位称呼也变得颇为模糊:技术副总裁,这个定位模糊的职位同时意味着,Lynch需要钻研一些全新的东西。

对苹果而言,招募Kevin Lynch本身就是一件奇葩的事情。在之前的8年时间里,Lynch 任职于Adobe 公司,并于后期成为了首席技术官。除了矜矜业业的工作为人称道之外,他还在手机业界颇为出名:他是唯一的一个正面面对乔布斯,指出iPhone缺少 Flash功能并为之争辩的“蠢货”。Lynch 怎么看都像是“站在苹果对立面”的人。

所以,当Lynch宣布他要加入苹果的时候,外界的反应非常激烈。“苹果怎么想招募这家伙?!”知名的苹果相关Blogger John Gruber 称他为“蠢货”,并称这次招募行为是“一次糟糕的任用”。

Kevin Lynch 的职责是将Apple Watch的构想转为现实。

毫无疑问,Lynch 有许多问题有待验证,而需要他去做的事情则更多。当他出现在1 Infinite Loop 苹果公司总部的时候,他被安排跳过入职引导的环节。当时他的直属领导,也就是硬件天才Bob Mansfield,让他直接去设计工作室开始工作,至于他的退休福利计划(401k)之类的东西,他可以之后再了解。

刚刚走进设计工作室,Lynch就发现他所需要面对的项目已经到最后期限了。实时上,即便是现在所面对的最后期限也已经落后于计划了。随即他还被告知,两天之后还会有个设计审核会议,苹果公司高层也会参加。为此,Lynch需要认真准备一下了。

这个时候,整个设计工作室还没法拿出可用的原型设计,软件就更别提了。手头上有的只有一些实验品——iPod团队拿出了一个带有可按的转轮的东西, 以及一大堆创意和想法。至于项目预期,倒是颇为明确:苹果公司主管设计的高级副总裁Jony Ive 要求他们创造出一个可以呆在手腕上的革命性设备。

你可以视之为自负,或者说是合理的预期,当然也可以说两者兼而有之。毕竟,在过去的15年里面,苹果已经拿出了三种主流的颠覆性消费电子产品,并且 已经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iPod重新定义了MP3,它让每个人都想拥有属于自己的iPod。iPhone重新定义了手机,它让手机从商业工具变成 一种流行文化。iPad真正意义上开拓出了平板电脑这个领域,让之前微软和Nokia在这个领域的努力全部化作泡影。第四次颠覆,苹果选择了手表。这是苹 果帝国的又一次跨越,也是第一次在没有乔布斯指引的重要尝试。对于这个新产品,大家的期待和关注前所未有的高,用苹果公司自己的话来说,这款手表必须无与 伦比的优秀。

不要有压力,Kevin。

UI是关键

在苹果决定要做手表之后,就开始探索它的核心功能(除了能显示时间,它还能干什么呢?)。“当时有一种观点认为,科技的重心将会转移到人体和健康上 来。”苹果人机界面部门的负责人Alan Dye这样说道,“我们觉得与之相关的地方地方自然是手腕,这个部位历来就与健康密不可分且至关重要。”

Alan Dye 是主管Apple 设备人机交互的设计师。

这个戴在手腕上的手表类产品能干什么,能解决什么问题,这些都是Apple Watch团队在探索慢慢探索这款新设备的交互和使用方法过程组,需要慢慢解决的问题。但是有一件事情,一开始就很明确:用户界面的优秀与否,是决定 Apple Watch成败的关键。它将决定今后Apple Watch 是会作为极具纪念意义的成功产品被收入博物馆,还是成为想Apple Newton这样失败的产物。

这就是Alan Dye进组的原因。作为苹果人机界面部门的主管,Alan Dye 负责设计你与苹果设备的交互方式。你在Mac、iPhone、iPad 上看到的那些令你感到愉悦的优秀设计,诸如挪动图标时候图标的小幅抖动,这些都出自于人机界面设计团队之手。

作为一个专业的平面设计师,Dye 身上会显得更富有时尚气息,而非科技感:他的头发会优雅地梳到左边,棉衬衫里面总夹着一支日本的钢笔,每个细节都极为到位一丝不苟。Dye 是2006年加入苹果的,在此之前曾以设计总监的身份在Kate Spade 短暂任职,在奥美广告公司担任过要职,在Miller 和李维斯等公司从事过品牌推广工作。加入苹果之初 Dye 先是在营销部门工作,参与设计了苹果那堪称业界标准的产品包装,随后接管了人机界面部门。

2011年十月乔布斯去世之后不久,Ive 开始构思Apple Watch,并且他只将这一想法透露给Dye以及设计工作室内的少数几个人。当时他们正在开发新一代的移动端操作系统,而且他们正处在这个漫长马拉松的中 间段。“我们几乎都住在设计工作室了”,Dye 说道:“包括我们这帮忙于iOS7的人。”作为iPhone操作系统的第七个大版本,iOS7 不仅是针对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系统的重新设计,还是苹果公司的重要历史转折——Ive 从此走到台前,执掌苹果产品设计大权。Dye 和他的人机界面团队需要重新思考每一个交互,每个动画,每个功能。

更人性化的交互方式

周六夜现场的制作人 Lorne Michaels 以刺激员工疯狂工作而著称,据他所说,只有当人极度疲倦只是才能变得极具创造力而无所畏惧。而此时的苹果设计工作室也正是这样:整个团队都在忘我地忙于应 用的开场动效和iOS7控制重心,白天忙于探讨移动端软件,而晚上则讨论其他设备的功能。问题开始汇集到智能手表之上了:它怎样才能融入人们的生活场景 呢?你能用你的腕表做出不同凡响的事情呢?于是,大概也就是在这个阶段,Ive 开始钻研钟表学,研究钟表、手表设计与太阳位置的关系。从钻研到迷恋,在迷恋中创造出产品。这就是Apple Watch。

“我们并不想打造三款产品,我们想创造出无数种可能。通过软件和硬件的结合,我们确定能实现这一点。”

在此过程中,Apple Watch团队也在思考这款手表存在的理由,最终得出结论:智能手机正在毁掉你的生活。同我们所看到的所有人一样,Ive、Lynch、Dye和每个苹果 员工都被大量的信息噪音包围着,他们也会不时查看手机上密密麻麻的推送信息。“我们正前所未有地与科技联系在一起”,Lynch说:“人们随身携带手机, 并且经常盯着屏幕看。”即使在餐桌上,人们也低头看着手机,每次信息提醒到了都会不由自主地将手伸到口袋里。“人们十分渴望这种程度的互动,”Lynch 说道:“但是怎样才能让这个过程更加人性化呢,尤其是当你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

手机已经无处不在了。如果将这种状况扭转过来会怎样呢?如果你能制造一个能过滤到所有垃圾信息、只显示重要信息的设备,又会怎样呢?你会改变现代人 的生活。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苹果一直努力开发出能持续吸引人注意力的设备,并且认为越长越好,但是现在他们准备反其道而行之。

很大程度上来说,我们今天所面对的许多困扰就是苹果所制造的。苹果觉得他们可以用一块方形钢坯和米兰风表带来解决这些问题。

平衡软件与硬件

苹果的目标是将人们从手机中解放出来,而极具讽刺意味的地方在于,Apple Watch的第一个原型居然是一台搭配有尼龙搭扣的iPhone。“一款设计精良的搭扣。”Lynch 小心的补充道。

Apple Watch 团队开发了一款模拟器,可以在屏幕上显示和Apple Watch实际尺寸相同的界面。软件的迭代速度快于硬件,Apple Watch团队需要找到办法,测试它在手表上的运行效果。Apple Watch的原型上还有一个虚拟的表冠,这个虚拟表冠是效仿传统手表表冠来设计的,你可以通过点击来旋转它,不过它确实完全没有复制真实表冠的体验。毕竟 点击无法替代旋钮的实际质感。所以,他们定制了一套软件系统,和一个通过插孔插入手机底部的真正手表表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 Apple Watch的原型就像KickStarter上数以万计的项目一样,就是由一个奇葩的iPhone保护套和一个从保护套中伸出的奇特附件构成的。

将这个笨拙的原型拿在手上——应该是戴在手腕上——Apple Watch团队开始测试一些核心的功能——他们希望Apple Watch能从手机上接管这些功能。在探索如何发信息的过程中,他们获得了启发。一开始这个过程和在iPhone上发信息颇为相似:找到收件人,编写信 息,确认信息,发送信息。“发送信息很容易理解,但就是太浪费时间了。”Lynch 说道。另外,这也是个痛苦的过程。想想看,你抬起胳膊,作出看手表的姿势,然后数30下。这并不是良好的用户体验。“我们并不想大家做这样的事 情”,Dye 说道。

于是,他们想到了一种方案,他们打造了一个名为Quickboard 的东西,它基本上就是个机器人,可以帮你读信息,然后推荐一些你可能作出的回应。比如当你的约会对象问你晚餐吃墨西哥餐还是中餐的时候,“墨西哥”和“中 餐”会自动出现在列表中,点击其中一个就算是作出了回复。“但是我们更倾向于你不用再去看屏幕并点击按钮发送信息什么的”,Lynch说道:“你在这个场 景下,可以直接发送信息。”为了应付更复杂的沟通需求,Apple Watch团队为手表配备了麦克风,你可以通过Siri去口述消息,发出命令。语音控制太复杂?那么你还是用电话吧。

随着测试的进行,他们发现让手表运行更快才是至关重要的事情。一个交互可能只需要5秒,最长也就10秒。他们精简了一些功能,并彻底删除了另外一部 分功能,因为它们不够快速。为了提升速度,Lynch 和他的团队不得不先后两次重新设计了Apple Watch的软件。在一个较早版本的Apple Watch 软件中,用户的信息会按照从上到下的时间轴来展现,但是最终这个设计被否决了。Apple Watch将在4月24日正式发售,到时候外界关注的焦点将会是苹果如何减少用户判断重要信息的时间。

以Short Look为例:用户感受到手腕震动了一下,这意味着用户收到了短信,用户抬起手腕,他会看到“Joe发来信息”。如果用户立刻放下手腕,那么信息会保持未 读的状态,而通知也会随之消失。如果这时你没有放下手腕,而是继续保持状态,屏幕上会显示信息的内容。正如你处理信息的方式所反映的那样,你对信息的感兴 趣的程度是Apple Watch 需要优先处理的唯一标准。正是这样的交互设计,Apple Watch团队会将你逐渐从手机屏幕上解放开来。

打磨完美的细节

随后,Apple Watch团队开发了新的通知功能,让你不用打开应用就能看到信息。他们创建了一个名为ie“Glances”的界面,在这里你可以快速浏览体育比分和新 闻资讯。“我们重新思考了UI界面”,Lynch说道:“我们不止一次地重新构建了短信、邮件和日历的应用,让它们真正做细致了。”

Apple Watch的团队不得不开发出优秀的软件系统,不仅能呈现所有你要的内容,还不能造成负担。一旦无法达标,用户可能会因为纷扰的信息而感到苦恼,随后摘掉 手表。这样一来,Apple Watch甚至可能成为你购买之后立刻想要退货的数码产品。此时,Lynch和他的团队已经完成第三轮软的开发,Ive、Dye 和其他人都相信,他们已经做到了软硬件的平衡。

但是如果软件太过复杂,硬件就跟不上了;所以人机界面团队开始关注Apple Watch 的震动特性,携手工程师打造全新的交互方式。Taptic Engine 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诞生的,它可以给用户一种手腕被手指轻拍的感觉。由于人体对于轻拍和嗡嗡声极为敏感,所以Apple Watch可以通过节奏、力度和数量上的些许差异,传达出丰富的信息。一种轻敲意味着有电话打进来,而另外一种略有不同的轻敲模式可能意味着5分钟之后有 个会议。

苹果测试了许多原型设计,每款原型给人的感觉略有不同。“有些原型简直让人崩溃,”Lynch说道:“有些产品原型有让人难以察觉,有些则让人感觉 像是有虫子在手上爬。”有了Taptic Engine控制器之后,他们开始测试Apple Watch 专有的“通感(synesthesia)”功能,将特有的数字体验转化为轻敲和声响。推特消息提醒给人是什么样的感觉?重要信息又会怎么提醒?为了解决这 些问题,设计师和工程师们开始从闹钟、鸟鸣到一切声响中提取样本,将声响转化为身体的感受。

Apple Watch的软件开发团队和人机界面团队每周都会开例会,他们会对这些声响和感觉进行测试。Ive 是最终的决策者,并且很多时候他并不满意:类似金属的声音太大,也太乱了。为了让声音和轻敲的体验达到Ive 满意的状态,两个团队耗费了一年多的时间。

在轻敲上的钻研并不是Apple Watch团队对细节追求完美的唯一体现。在这么小的屏幕上,任何细节都足以决定成败,人机界面团队为Apple Watch设计出多种新奇的交互方式。除了大家熟知的数码表冠之外,还有Force Touch。只要你稍微用力按住屏幕,就能调用隐藏的菜单。为了更优秀的阅读体验,团队还专门设计了名为“旧金山”的全新字体,用以替代标准的 Helvetica字体。Dye 说道:“旧金山这套字体更为方正,四角弧度更大,和Apple Watch的外壳弧度更为接近。当字号较小的时候,字母间距会拉大,以保证易读性;当字体变大的时候,间距缩小,充分利用屏幕空间。”他还补充道:“我们 只是觉得这样更漂亮一些。”

打破常规

这个项目的每个参与者都充分地意识到,开发一款让人戴在手腕上的优秀产品是多么的困难。毋庸置疑的是,瑞士的手表设计师们时刻面对着这样的挑战。 Apple Watch团队开始向瑞士的钟表设计师们求教,打破了公司的惯例,不再为用户提供极少数选项。所以,今天我们看到了三个截然不同的Apple Watch的版本:Apple Watch 运动版,基础款,以及奢侈定制版Edition。铝制外壳的运动版售价仅为349美元,但是功能和1.7万美元起步的奢侈定制版几乎完全一样,尽管Dye 坚持认为两者是两款截然不同的产品。

当然,这也是他从传统手表行业汲取的经验:个性化定制和美观就是一切,若想让一个公司的产品适应不同人的需求,唯一的办法就是为不同品味、不同预算 的人提供不同的选择,包括尺寸、材质以及各种表带。“你身上穿戴的东西通常都会出现在你的手腕上,我们不得不关注这一点。”Dye 补充道。

多种选择从一开始就是Apple Watch的核心部分:两种尺寸、三个版本、易于更换的表带、无数中表盘以及显示各种信息的插件,这些东西会让你的手表独一无二。“我们不希望只有三个版 本,而是希望有数百万个版本,”Dye 说道:“借助软件和硬件,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

向着下一个领域进发

在这个科技产品无处不在的时代,有了Apple Watch,苹果向着高端产品制造商的方向迈出了合理而重要的一步。此刻的Apple Watch早已不仅仅是推送通知、拨打电话的炫酷同居,它更是一个时尚的宣言。在今天,用户面前摆放着海量的消费类数字产品,苹果得说服他们,购买 Apple Watch 是值得的。当然,回报也是丰厚的:如果苹果能卖出1.7万美元的手表,那么它无疑也有机会征服其他的奢侈品市场,比如汽车。

硅谷市场研究机构Creative Strategies的分析师Ben Bajarin认为,苹果可以搞定这一切。“苹果拥有世界上利润最丰厚、增长率最高的消费者群体,”他说道:“这基本上就是手表厂商的目标用户:更多有钱 的消费者。”奢侈手表行业每年的收入超过200亿美元,而奢侈手表用户和苹果产品的用户正好是重合的。苹果正将目标锁定在这群人的身上,而苹果公司在 Apple Watch 上的投入,已经超过了最奢侈的手表品牌Patek Philippe 。

当然,Apple Watch 在商业上对苹果意义重大,但是Apple Watch 要解决的问题并不仅仅停留在商业上。如果Apple Watch 最终取得成功,那么它将深刻地改变我们和电子设备之间的关系。科技令我们疏远了原本最应该珍视和关注的东西,朋友,美妙的瞬间,以及身边最美的微笑。但 是,最新的技术——Apple Watch——也可能让这些东西重新回到我们身边。苹果最终能不能借助技术帮我们实现这一点,将成为苹果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的关键。

Lynch 靠在椅子上,跟我谈及他的几个孩子,他是如此感激Apple Watch的存在,因为只需要一瞥,他就可以看到最新的信息是否重要,是否需要处理,他可以享受和家人的美好时光,再也不会被无关信息所打扰,而对于他的 家庭而言,Apple Watch的存在并没有影响他们的生活。

过了一会儿,Lynch 站起身来,他需要去同Dye 和Ive 汇报一些最新的信息。在接受采访的整个过程中,Lynch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一眼他的手机。

原文来自:优设

原文地址:wired

优设译者:@陈子木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