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与中国的互联网思维,IT人必看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在德国汉诺威CEBIT电子信息展的开幕式上,梅克尔总理将和马云一同致辞宣告开幕。

Weltkarte_Dachmotiv_Ebenen_Tuerkei.psd

2015年,中国是这个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信息技术展会的伙伴国,高端庞大的政府代表团,600家企业包括华为、中兴、小米、东软悉数前来参展。以至于德国媒体都不无醋意的写道,在这个位置上,去年是大众,前年是空中巴士,而再前面,是谷歌。

现在,在最中央的6号展厅,属于它的主宾叫阿里巴巴。

但是,德国人并没有因此放弃自己的自豪感,“工业4.0将帮助中国提高25%-30%的生产率,2045年中国将拥有和美国,德国,日本一样的生产能效和产品质量”,一位熟悉中德两国经济情势的媒体人士写道,“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中美两国的工业体系量级都在3万亿美元量级。这个市场的数字信息化过程中,中国将和德国一道站在最好的世纪开端。”

2015年,CEBIT展会的主题口号是:D!conomy。 移动性,社交化,大数据,云计算等等这些曾经新潮时尚的词语纷纷往后站,“数字为始,经济为主”,这个口号的内涵是:不是实体经济要互联网标志化,而是互联网必须深入实体经济内部。在中国,它有个新的名字叫“互联网+”。

近期很多来德国访问的中国企业都在关注工业4.0这个概念,不管是官员还是企业高管都非常想明白:工业4.0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革命?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制造业为主的实体经济国家,德国人终于在自己最弱的市场概念推广上扳下一城,西门子和SAP这两家企业在这个领域不遗余力的推广试验,试图在信息科技层面更多的与中国这个最大的信息产业市场国合作创新。

但提到德国的IT创新或者知名的德国IT企业,大部分中国的互联网人士一定一无所知。很难想象雷军,李彦宏,周鸿祎这些人来到德国之后,会找哪些人才可以和他们坐在一起,动不动上亿的用户量足以把任何德国的Start-up们都吓趴下。而且骨子里看重实体产业的德国人也未必就看重这些在中国家喻户晓的互联网大佬们,看日程安排就可知,工业气息浓厚的老牌软件企业东软集团的董事长刘积仁先生的发言被排在更显耀的位置。

德国,拥有完全与美国和中国不同的创新意识和互联网精神。举个小例子,笔者毕业于德国最好的信息工程技术大学卡尔斯鲁厄大学,周围毕业的最好的德国IT硕士和博士们,大部分就是去附近50公里的ERP软件巨头SAP的总部工作。而德国本土的所谓互联网门户企业Web.de,相当于我们的新浪搜狐这样的网站,基本上根本无法吸引高校毕业的精英人才。

在德国,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才会想到去创业。绝大多数最优秀的人,想得都是如何优雅舒适的呆在“体制内”。只不过这个体制内,指的并非是光宗耀祖的皇粮古制,而是在德国积累多年互相依存的大工业全景生产与科研系统。

如果我们比较德国与美国的互联网及工业生态圈,会发现表面上德国的信息产业虽然没有美国那么风光无限创新不断,但其实质更接地气更注重于传统产业的结合。所以最实际的选择就是,美国IT名校毕业生去的都是硅谷的谷歌脸书,而德国最好的信息学精英喜欢去的却是宝马奔驰这样的大公司,参与的是汽车电子化智能停车系统这样的具备充分工业色彩的项目。

西门子最近推出一个集合了大数据和车联网概念的停车系统,可以非常好的诠释这种差别。在欧洲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交通流量,是来自愤怒的司机们在寻找停车位。于是西门子开发了雷达停车位系统,用来解决这样的拥堵。今年四月起,西门子公司将在德国柏林,对40个停车位搜索雷达传感器进行测试。这些传感器被装置在柏林街头的路灯上,每一个探测器能扫描30米范围的路面状况。扫描结果数据将通过智能手机APP传输给用户,通知用户哪里有符合他们车辆尺寸的潜在空位,然后导航仪自动将用户的目的地到达区域指向附近的这个空位。

这样的思路才是真正地大数据和车联网应该带给我们的生活改变。而这,与勤劳富裕的中国互联网精英们的思路迥乎不同。这里人们更关注的是入口,是转化率,是流量导入。昨天刚刚获得2000万美金的e洗车就是明证,虽然他们也号称是车联网概念,但他们提供的是用户利用互联网预约洗车和上门服务,然后试图抓住入口挤入汽车后服务市场去卖轮胎卖配件。

E洗车这种创新在德国很难获得资本青睐,且不说这种逻辑是否能被认可为创新,从实际出发,德国每个加油站都可提供洗车,城市配备很多大型洗车站且都是自动化洗车流转线,大多有电话有网站无需排队方便便宜,更重要的是,上门洗车这种个性化的行为太浪费水不利于环保回收且效率低下。如果资本把钱投到这里,表面上看红火了一堆年轻人的雄心勃勃,实际上对社会资源整体造成极大的浪费。

因此,滴滴打车在德国没法活,因为所有的出租车公司都有自己的APP和预订电话,而且车辆配置合理;非常准拿不到风投,因为所有的机场和航空公司都有自己的APP和移动网站,而且飞机很少航空管制。余额宝不可能秒杀银行,因为所有的银行早有网络营销和APP移动产品,而且金融监管严密一视同仁。

对比德国我们再看中国,为什么出现这么多风生水起的互联网企业,原因很简单:传统产业缺位互联网,整个社会资源配置不合理造成资源紧张和生活习惯扭曲: CEBIT的网站大数据告诉所有德国人,83%的中国年轻人钟爱网上聊天,每周要在网上购物8.4次。这对一个热爱自然崇尚自由的国家来讲难以想象:如果天蓝蓝水清清,不堵车人不多,商场环境好可以代管小孩,到哪吃饭都有位置不会排成长龙,购物中心的世界名牌不会价格贵出一倍,汽车的后背箱设计合理能装下更多货物,我们不相信中国人就真的爱躲在家里拼命戳手机。

大环境的乏善可陈,巨大的市场规模效应,吃喝拉撒的刚性需求,造就了中国的互联网行业的繁荣。但是这无形之中也反映出了在后工业时代中国互联网发展将要走入的困境:极度缺乏对工业和社会进行数字改造的诚意和能力。

“所有生产层面的数字化就是工业4.0,所以生活层面的信息化就是互联网+”,不知道一心一向来欧洲拓广市场的马云,有没有这样的底气和视野能在德国开宗明义的讲出这么掷地有声的话。也许对于Jacky Ma来讲,见见万宝龙和香奈儿的总裁,让他们尽快入驻天猫才更是当务之急。

也许对马先生来讲,大数据计算一下每天1亿只包裹所消耗的汽油和排放的CO2与人们去商场超市自行购买的差值基础上衍生的国家GDP生产整体优化模型还是一个太过复杂的任务,远不该由一个互联网企业来承担,但集中了一个国家最优秀的数据分析人才的公司,是否可以思考的更长远一点:如果正如人们呼吁的那样,石油化工系统打开,能源电力市场化,公共交通项目PPP运营,金融保险投资需要更多的信息支持,我们上哪里去寻找到那些既懂编程算法,又懂工业生产流程的互联网人才?

即使在德国这样号称互联网与工业结合的非常好的国家,长久以来也存在这样的抱怨:不懂医院看病流程的IT专家设计的云处方病例分享系统就是不给力,不明白交通管制要点的城市信号灯系统很难奏效。IT专家们总是一脸无辜的看着暴跳如雷的客户项目经理:爱莫能助,我只是个码农。

但是随着工业4.0 这个概念的推广,传统工业系统支配下的德国社会已经达成共识:真正的互联网精神,不应该是IT和互联网界人士强加给社会普通人士的投机诱饵,而应该是互联网工具化后的全景渗透和数字经济引导。

换句话说,正如英语在欧洲已经不算是外语而是商务语一样,互联网+时代下的情景实现只有一条路:不是传统工业的人才去学习四不像的互联网,而是互联网的从业者们,你们必须懂点传统工业流程,你们必须主动去服务传统业界。很多时候,虚无的概念炒作和投资无法实用不是传统企业不懂互联网,而是互联网的人们已经无法再懂工业化。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无需刻意拔高德国这个仅仅相当于云南省大小的国家的危机感,但更需要人们体会的是,完善的工业结构使得德国的经济发展具备了超越美国的互联网结合基础,至少在能源领域的确傲视天下——能源互联网在德国已经端倪必现,而对此,BAT可能还闻所未闻。

所谓能源互联网,不管其定义有多么复杂和繁乱,最终试图营造的社会模型却几乎不用争议:人们的电动汽车、家用电器、屋顶光伏、电脑手机等等都变成互相联网的一分子,未来每个人的能源消耗、碳排放指标和生活需求都能够被打通变成数字化坐标,未来生活的每一秒钟各种需求都能被积聚起来被导向最有效的生产供给,在这种庞大的能源互联网体系下,环境保护的需求将被获得最大程度的尊重,而同时经济效益也成为人们生活行为的巨大驱动力和制动力。

能源互联网的极限,就是把千百年来形成的生产顺应需求这样一个商业逻辑,转换成为整合需求以优化生产达到节省资源这样一个新的哲学体系。这一转变与互联网近十年近乎独立的自由发展相比,需要更多的工业耐性和创新勇气,但同时这也是人类发展必然可能出现的一种事实: 互联网发展,并不能仅仅限于做增量。

也许这是一场数学和物理的战争,为此,理工男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无论如何,历史将会证明,2015年不仅作为互联网+时代落地开花的初始之年,更可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互联网精神消散仙去的一年。全球化的世界需要一场更为波澜壮阔激动人心的大戏上演,为此浅显的互联网思维只能自我埋葬,因为它的墓志铭上只能容下这几个字:

我们已无处不在。

 

本文作者目前在德国柏林电网公司调度中心从事新能源调度管理工作,曾经任职于国家电力公司苏州供电局、西门子公司智能电网部全球项目管理中心,有近15年电力系统从业背景。

来源:博亿创投群鹰汇(微信公众号:boyichuangtou)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大数据计算一下每天1亿只包裹所消耗的汽油和排放的CO2与人们去商场超市自行购买的差值基础上衍生的国家GDP生产整体优化模型还是一个太过复杂的任务。”
    弯道超车,我们实现的是从汽车时代跨越到飞行车时代,那原有的的水泥路还有必要修吗?没修水泥路就值得被做着当成blame的把柄吗?

    回复
  2. 在工业生产的领域做软件,要同时与软件、不同岗位的人、设备、硬件系统打交道。要了解软件的技术,也要了解行业的技术,还要了解行业里的人。这些行业的技术发展这么多年,无数专业细分,所以信息化走得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慢。
    此外,还有行业规则、入行门槛……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