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透视中国消费经济哪些变化?

从零开始学运营,10年经验运营总监亲授,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学习,做个有竞争力的运营人。了解详情

消费升级的持续性创业在未来需要提防可能存在的大的变数,社区团购是消费升级背后隐性风险的市场反应,也是应对这一风险的市场验证。而本问想跟大家谈谈,社区团购这一现象级商业形态,背后所揭示的中国消费经济的发展变化。

近段时间频繁有人向我咨询社区团购的事,主要是因为近期社区团购大火的缘故。短短数月,十多个早期社区团购项目完成千万元甚至上亿元大额融资,是继O2O风口后本地生活服务类创业项目少有的大规模密集融资现象。

社区团购大火是因为各方面条件已经成熟,资本不能再等:

  1. 微信与移动支付的普及,将社交电商的底子已经打牢;
  2. 拼多多的崛起,对三四线城市完成了充分的市场教育;
  3. 最关键的是,社区团购解决了中国长期以来存在的两大消费矛盾——广大中低收入人群对高性价比产品的强烈需求,以及产销两端长期信息不透明;价格落差大——通过本地“团长”熟人的推介,对不安全产品落实了具体问责对象,极大地提升了对高性价比产品的心理安全。

社区团购解决了最基础最广泛的消费人群的安全需求。不过由于社区团购的低门槛,市场验证效果好,具备可复制性,因此其头部效应会因资本的加持而迅速呈现,社区团购的风口期可能只有半年时间。

多数人咨询我,主要想了解社区团购的业务模式与前期方向问题,这些问题我会附在文末以问答形式呈现。但是现在我更想谈的是,社区团购这一现象级商业形态,背后所揭示的中国消费经济的发展变化。

一、消费升级还是降级

一段时间以来,坊间有关于消费升级与降级的争论,从官方角度看,自然是否定降级论,但从消费的现象看,却很像是降级的表现。无论升还是降,社区团购使这种争论更显像——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拼团和为数众多的社区团购项目的涌现,大量中低收入群被凸显了出来。

消费升级还是降级,不能只看国民消费总额和人均消费表现,还有一个指标必须要重视——人均负债率。如果人们花着明天甚至后天的钱来消费今天,当杠杆过高,总有一天TA必须要给自己“降级”。

有资料表明:中国90后负债率已超过50%。

居安思危是必要的,我们现在经历的消费繁荣可能存在着一些隐性风险:

(1)假期经济与消费信贷蓬勃发展,可能正是消费升级的强行针。2017年蚂蚁花呗发布该年度年轻人消费报告显示,在中国近1.7亿的90后里,有4500万人开通了蚂蚁花呗,也就是说每4个90后就有1个人在花呗上进行消费。

根据央行发布的数据:

2017年我国第3季度居民整体未还贷款总额为39.1万亿,其中个人购房贷款余额为21.1万亿,占总贷款余额的54%。2018年第2季度国民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为756.67 亿元。

西南财经大学在其《中国家庭金融报告》中指出:中国10%家庭拥有全部储蓄的75%,35%的家庭占全部的25%,55%的家庭几乎是零储蓄,没有一分多余的钱。有学者指出:从2008年到2017年,中国家庭债务翻了一番,35%的家庭属于高负债家庭 。

(2)买房和大病,让消费升级荡然无存。不管是大城市的都市白领,还是三四线城市的年轻一族,让他们吃几个哈根达斯或者偶尔出个国旅个游,相信有很多人都可以做到,但要是给自己买个房或者家人或自己出现大病,立刻消费降级。

中国年轻人群的高负债率,让他们的消费升级存在着后续隐患。根据蚂蚁金服和富达国际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显示:35岁以下的年轻人有超过半数还未准备养老储蓄。

调查显示:中国年轻人认为他们至少需要163万元才能过上舒适的退休生活。然而,根据当前的储蓄状况和银行存款利率推算,在不进行投资的情况下,他们需要长达59年的时间才能存够有足够的资金达到期望的养老储备水平。

(3)宏观调控刺激消费,消费繁荣保持长久需要国家干预。为了达到刺激消费的目标,宏观调控发挥了巨大的杠杆作用,自2008年底打开信贷水闸以来,中国家庭借贷飙升,并将中国整体债务推升至GDP的260%以上,而2008年金融危机前,这一百分比为140%。

从我们的周边生活也可以明显看到:银行降息并推出各类信贷产品,大力发行信用卡,鼓励大宗商品分期消费,完善银行征信系统……这一切都是为了刺激消费铺路。

现在的消费繁荣,很大程度上都是刺激出来的。如果说中国目前的中等收入人群占到30%,高收入人群在10%,那么至少还有60%的广大群体是低收入人群(不知道有没有人因为范冰冰被平均为中高等收入人群)。

实际上国家正在着手加大宏观调控措施,今年9月20日,国家出台了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相关文件,发改委和人社部正在研究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具体举措。

综上所言,消费升级的持续性创业在未来也需要提防可能存在的大的变数。社区团购是消费升级背后隐性风险的市场反应,也是应对这一风险的市场验证,在未来的本地生活服务创业方向上,也会带来下面提到的两个变化。

二、分享经济深入到毛细血管

在O2O风口那几年,创业者主动往分享经济靠拢,除了跟进热点,获得资本支持,另一方面也确实希望能够通过资源整合的方式,实现社会资源的进一步优化配置。由于线上线下发展不均衡,线上的理想路径在线下的经营压力面前遭遇了阻力,大部分O2O项目都失败了。

但是再看最近一两年,分享经济正在重新焕发生机,这一次的绝大部分是企业的被动选择——长期以来,房价居高不下,房价推动物业,消费成本推动人力成本。中国民营企业的两大成本(房租和人力)逐年攀升,为了应对不断高涨的企业成本,办公空间共享和人力资源共享,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企业接受。

企业合伙人制,除了用于提升企业团队整体效率,激发参与者的创业热情。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充分共享合伙人的各项资源,包括人脉和资金。因此,从本质上说,合伙人也是共享经济的一种。

社区团购,将共享经济的适用范围进一步扩大,由原先的精英共享到现在的大众共享,从技术共享到人脉共享。在此过程中,销售渠道的颗粒度进一步细化,由店面到个人,商品流通也从柜台管理下沉到订单管理。

除了人的共享,场景共享也将得到充分挖掘——任何产生聚人流的地方都将产生跨界销售:餐饮店销售农副产品,酒店客房体验式销售居家用品,美容美发店展示销售服装饰品……处处皆是商业地产,人人都是渠道经理。

这是一种在成本高压下发起的坪效和人效的创新,是空间共享的商业价值再发挥。

三、渠道压缩提升实体产业复兴

前文提到,社区团购得以成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产品的安全性得到了具体问责的落实,“团长”作为产品最终把关人,有效筛选了优质产品。社区团购的普及将会使低劣产品逐渐丧失销售渠道,另一方面也促成优质生产商加大供给,提升效率,提高产能,推动生产型企业更为健康的发展。

随着社区团购引发的渠道变革,传统商超、百货及便利店也将陆续加入团购大军,作为自身业务的补充。从生产端直达消费终端的渠道扁平化,将增强生产型企业对消费终端的感知能力,根据订单量制定生产计划得到落地,并成为一种常态,释放出来的多余产能将被用于个性化产品设计与工艺改良上,生产型企业将迎来自己的发展春天。

四、关于社区团购的业务分析与走向

1. 社区团购的核心门槛是什么?

拥有强大的供应能力。社区团购做的是回头客生意,因此对于产品的品质把控极其重要,品控可以视为社区团购的生命线。为了保障优质产品的持续稳定供给,就必须要求团购项目具备强大的供货能力,否则一旦货源不稳定,品质不稳定,就很容易被竞对趁虚而入。

2. 社区团购会不会爆发千团大战?

当社区团购角逐的市场出现重合,尤其面对高入住率、强消费能力的优质社区,相互挖“团长”或者一个社区出现多个“团长”,就在所难免,这会将团购大战推向白热化,后续的价格战也将陆续上演。

3. 社区团购将来会归于哪种走向?

社区生鲜店、便利店等实体连锁企业,有望成为社区团购的一极,甚至不排除成为最终收割者的可能。纯线上团购缺乏落地基础和线下体验能力,并在信任度上也将略逊于拥有实体店的团购项目。

 

作者:彭成京

来源:https://www.iyiou.com/p/83181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亿欧网,作者@彭成京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