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到底是怎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导读】微信是什么?微信是一种思维方式。

20150515022215414

1.在我表姐婚礼的那天早上,她的未婚夫正焦急地等待着朋友圈的“赞”,这样他才可以找回他的新娘。

在公寓楼里,新郎和伴郎们还会面对其他的挑战:喝下醋和芥末的混合物,做俯卧撑,还要给大家塞红包以得到伴娘所问问题的提示。但是想要进入大楼,伴娘们要求新郎必须在微信朋友圈发一张自己的呆萌照,并集齐微信好友的25个“赞”。新郎和伴郎们拿着手机挤在一起,向微信联系人发送请求求助。

尽管微信创立只有4年,但是其在中国的流行程度比脸书在美国还要高:72%的中国手机用户都在使用微信,而脸书在美国互联网用户中的普及率只有67%。然而尽管微信有脸书式的功能,但朋友圈功能却在避免沃尔玛式的社交互动。当我未来的表姐夫发布了那张照片后,无疑他收到了来自年长亲戚的诚挚祝福,也有来自亲密朋友的玩笑话。在朋友圈中,用户只能看到自己联系人的动态:甚至点“赞”的总数也只有发帖人才能看到,而不会显示给其他人。这个自动的隐私功能意味着社交动态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保持隐藏状态,而发布者本人无需做什么。

在我自己的朋友圈中,我可以看到所有的赞和评论,但是我的好友却看不到,除非他们和点赞和评论者与互为好友。

将内容分离优先于社交知名度的决定,是一个重要的让步,社会学家Tricia Wang将之成为“弹性自我”。在一个处处充满关系的文化中,微信的很多功能都巧妙地在复杂环境下给人“留了面子”。你可以与人们聊天,而不一定要加为好友:在晚餐中认识的人不会自动成为你的联系人,从而查看你社交生活的细节。甚至即使你添加了某人为联系人,微信也提供了阻止其查看你朋友圈更新的功能。与iMessage和其他应用程序相比,微信不显示是否在线,也没有输入状态提示,这就让消息接收者在一定程度上对何时收到消息可以有一个似是而非地回答。

微信在向整个操作系统进行惊人的扩张:在某些地区,用户可以利用微信打车、购物,甚至管理银行账户。但是这些功能在2013年末才上线,取得成功的原因依赖于微信已有的用户占有率。微信成功的核心是一系列聪明的设计决策,反应了他所处市场的文化,创造了一种功能性的、成瘾的独特用户体验。

2.考虑到汉字有2到3千个常用字,中文文本输入简直就是UI的奇迹。

过去的几十年中,我们有一些非常复杂的输入汉字的方法,现在流行的主要包括三种:拼音、笔画和手写。我只用拼音输入法,对那些能读但是不能写的人简直就是福音;我的父母和奶奶则喜欢手写输入法。但是,无论是哪种方法,文本输入牵涉到大量关于汉语的知识,以及对常用词搜索和点击顺序的一定了解。在手机的小屏幕上,如果没有好视力、纤细的手指和识字能力,那么对输入者简直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微信的另一个等同于文字的交流模式:“按住说话。”这一功能可以让发信人录制一小段语音消息,之后发送到对话中,它被用户使用的频率与文字一样多。收信人在想听的时候点击语音消息,如果有多个消息,每条会自动连续播放。这一功能十分有才,将隐私、声音的简捷与异步性的方便结合起来,使语音消息如此吸引人。

“按住说话”是微信替代键盘的一个高级功能。

“按住说话”可能是为了便捷而开发的,但它还是一个强大而有趣的表达功能。在撰写本文时,我在想一个记不太清的短语。忘记一门语言是有趣的,有些词我认识但不会读,其他的我能听懂但不认识。我只记得那个短语模糊的轮廓和意思,所以我向母亲发送了两段语音消息,笨拙地摸索着。一个小时候,她发来一段语音,我听到她边说边嘲笑我文盲,就像在我身边一样。

3. 我们所在的人行道离最近的机场至少10个小时远。

对Tricia和两个华裔美国人来说,游览南寨村是一件大事。我们的寄宿家庭朝每一位路人挥手,好像让他们也加入我们的烧烤盛宴。大多数人都回绝了,不过那些加入我们的人显示了村子里复杂的关系。

一位主人会拿出手机(可能是山寨三星Galaxy S4),将大家聚在一起,拍摄录制小视频。之后其他的亲戚会凑在手机旁,观看手机上的视频。这位主人全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北京打工,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农民工,视频记录的都是他在北京的生活。

微信本身支持数量惊人的媒体格式:图片、自定义动画贴纸、上传视频,还可以拍摄小视频,甚至打开幻灯片和Word文档。它还支持将这些文件在对话间的“转发”功能。

现在我80岁的奶奶也加入了微信,全家人会在群聊中分享一些有趣的内容,这样奶奶便可以看到了。通常是一些笑话、文章,还有我们自己的或者食物的照片。

有一天,我父亲发送了一段绝对奇怪的视频。

这个小视频是微信直接拍摄的,因此在聊天中自动播放。小视频的共享模式尤为奇妙:由于没有加载页之类的设置,小视频可以一直循环播放。

我学会了拍摄小视频后,就开始在美国网站Vine和Tumblr上共享了。

小视频和链接等正在成为分隔两地的家庭成员联系的重要工具。尽管他们远隔千里,或身在不同时区,通过微信的分享,也能体会到好像围坐在火炉边一起聊天的感觉。

刷新我的朋友圈,我看到表姐和表姐夫正在度蜜月的照片,父母在朋友毕业典礼上的照片,至少五个我不能完全理解的笑话,甚至偶尔来自南寨村的消息。用应用打车这个功能非常酷,但是微信的杀手锏依然是其巧妙地缩短社交距离的能力。

(via medium,译|快鲤鱼,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