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的迷失,看互联网企业的社交迷途

专为互联网人打造的365天成长计划,500门视频课程随便看,构建你的产品、运营知识体系。查看详情

超级课程表忽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原来帮助学生蹭课,现在开始鼓励学生去翘课和约炮了,这种行为无异于自砸饭碗。那么现在问题来了,霸道总裁为什么要这这么做?

aXxW-cczmvun6599207

一切都是陌陌惹的祸

其实引爆互联网企业社交狂潮的,压根就不是腾讯的企鹅和微信,而是唐岩的陌陌。在2011年之前,国内社交市场上,除了依靠游戏出线的YY之外,没有任何一家社交软件能够上得了台面的。而彼时YY虽然坐拥4亿用户,但是成也游戏,败也游戏,注定只能存活在游戏社交这个细分领域,进入不了生活社交圈。而YY也深知自己的基因局限,明智的进入游戏和直播领域,避开了与QQ的正面冲突。

同一时期的人人虽然火爆,但是并没有创造太多的想像空间,所以也没有成为真正推动社交火爆的推手。这一切到了2011年和2012年则完全改变了,依靠约炮成名的陌陌一下子引爆了整个互联网圈,大家一下子反应过来,原来社交还可以这么玩。一众互联网企业眼看着它上线了,眼看着线估值飞涨,眼看着他人气爆棚,眼看着他上市了,眼看着自己的眼睛都血红了。

当然约炮这个事并不是唐岩弄出来了,他也是无意中点燃了这个市场。从那以后大家似乎一下子找到和腾讯对抗的法宝了,纷纷开始了陌生人社交,或明或暗的打着约炮的擦边球。纵览眼下各种社交软件,在自己宣扬的所谓独特性之下,藏着的其实都是陌生人社交,原因自然是你懂的。虽然微信的摇一摇也很有名,附近人也招惹了不少话语,但是更多的只是添了一把火。

社交真正的市场其实不是社交

腾讯是一家社交公司吗?显然它是的。但是腾讯是因为做社交而赚了钱吗?当然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这并不是全部。如果所有想做社交的企业把目光停留在这个层面上,一定会陷入迷途而不可自拔。

要说这个问题,得先来看一看腾讯的用户是谁,很显然是年轻人,而且其中学生的占比是非常之大的。年轻人有两大天性,一是需要存在感,二是爱玩。了解腾讯发家史的朋友一定都知道,腾讯最早的赢利模式是卖各种钻和会员,这是给年轻人存在感,然后就是代理各种游戏。至到今天腾讯的主要收入都还是这两大块。

腾讯其实不是在做社交,而是在做连接,做人与市场的连接,为用户去服务。腾讯的用户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它就去连接什么。腾讯可以在社交市场上一路领先,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它充分的理解了自己的定位,了解了自己的用户想要什么。

这一点霸道总载显然理解错了,虽然不排除超表的用户有你懂的需求,但是那绝对不是全部也不是他们急需的。他完全搞错了自己的用户想要什么。

霸道总裁的错误定位

超级课程表之所以在一开始能够火爆,在于霸道总裁找到了学生的痛点,那就是想要学习的冲动,也就是“蹭课”。它一开始的种子用户是一群爱学习,或者想学习的人,他们虽然是年轻人,他们虽然爱玩,有生理需求,但是这群人是因为“求知”而汇聚到一起的,而不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而汇聚过来的。

从霸道总裁拿到融资扬言要发“一个亿”的奖金给员工的时候,他就开始迷失了,追求更高估值更快速成长的超级课程表便出现了定位的错误。他用自己个人的想法代替了用户真实的想法,把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完全抛开,杀进了一个自己根本不熟悉的领域。离开了支撑超级课程表快速成长的根本,在社交领域他一无是处。

再者说超级课程表做的也不是真正的社交,只不过是希望借约炮来快速打开社交市场,这是一种急功近利的表现。而且约炮的重度用户也根本不在超级课程表,虽然不是全部,但是大多数约炮的重度用户是不会来的。霸道总裁的这一错误预判,直接的结果是毁了超级课程表的赖以生存的土壤,将来再想重整风气就没那么容易了。

超级课程表的用户想要什么?

正如前面所言,超级课程表的用户是因“求知”而汇聚起来的,那么最该做的就是在“求知”这个领域深耕下去,在这个领域重度垂直下去,这才是超级课程表该做的。要这么做首先得弄明白超级课程表的用户想要什么和需要什么。

超级课程表首先应该做的就是建立学习小组,让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课堂“蹭课”的学生结伴在一起,一起去讨论学习互相促进,以此为基础建立知识讨论社区。这里就回到开始说过的存在感问题了。

爱学习想学习的人,自然有让别人认同的想法,通过这样一个兴趣社区给予学生充分展示自己才华的地方,以此为基础可以产生的内容是不可估量的。有了这样一个以“求知”为主题的兴趣社区,可以很自然的对接各种教育资源和社会资源,为学生以后进入社会打下基础。

除了“求知”之外,学生还有兼职、就餐、求职、培训等等多个刚需,这些刚需目前都各自火爆,兴起了一大批与之相关的创业公司。超级课程表完全可以在“蹭课”的基础上,建立兴趣社区,并对接这些社会资源,帮助学生解决这些问题。在这些细分的领域里一个一个的深扎下去,最后做成一个依托校园的重度垂直企业都是完全可以的。

社交是什么

霸道总裁抛开了他应该做和可以做的事情,跑去帮助学生勾搭和约炮,想尽办法把自己的用户从自己的产品基础上推开,认认真真的毁掉自己的根基也是蛮拼的。他之所以这么做背后的逻辑,是因为他完全搞错了社交是什么。

那么多互联网公司想做社交,可是究竟什么是社交,艾瑞克感觉很多人都理解错了。百科里对于社交的定义,是以某种方式为工具,达到某种社会目的的各种社会活动称之为社交。细仔去想一想这句话,你会发现微信和QQ压根就不是社交,虽然有着社交的属性,但是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大多数情况下是无目的性的行为。有篇文章分析的非常好,微信和QQ是基础工程,不是社交网络。

反观超级课程的本质,大家是以学习为目的而凝聚在一起,进而产生一种社会活动,这就好像爱打球的和玩牌或者爱旅游的人聚在一起形成一个社交圈。其实超级课程表本身就是一款社交软件。

一款好的社交产品,应该是以自身为载体,成为连接各种社会资源的工具,为各方去做各种服务。这才是超级课程表该干的事。但是他把生活圈和社交圈给搞混了。

#专栏作家#

艾瑞克,微信公众号:艾瑞克自留地(ID:zwlp520),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互联网观察员,个人博客:www.ahey.me。自06年起持续关注互联网行业发展,对互联网各种商业模式和案例有些粗浅认知,长期混迹于各大新媒体,发表一些浅知拙见。

转载请保留上述作者信息并附带本文链接

祝给予赞赏的伙伴,2017年发大财!

评论( 4

写下你的想法
  1. 心远手近!

    说的好!

    回复
  2. :sad: 超级课程表,可以做小而美的产品,现在的人动不动就说什么估值,IPO什么的,太浮躁了

    回复
  3. 社交不等于约炮

    回复
  4. 超级课程表是根本不能做社交的好么,一个用户生命周期只有4年的产品,有什么理由去做社交?当你觉得这批用户基本上算是核心用户了的时候,他们已经毕业了 :arrow:

    回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