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植入互联网:扫地不是观众啊?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六一儿童节前,国内上线《哆啦A梦》,因为画风变了的原因并不想看,不过还是能在朋友圈、微博等网上的地方看到大家转发、评论,热情讨论被遗忘的童年时光怎么被装进啊A梦的口袋里又拿出来,这些行为到现在都习以为常了。

电影的公映,往往少不了的就是宣传营销,以往受大家关注最多的是发布会、粉丝见面会、剪彩仪式(现在好像都没有了),隆重又热闹,虽然我一次这样的会都没去过,但是却好喜欢这种打成一片的局面,演员都是实力派,能跟他握个手说句话都感觉好像成了剧组成员一样,迫不及待想去电影院,多贵都愿意。

现在似乎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越来越少了。网上成了讨论电影最热闹的地方,去电影院看一部电影有时只不过为了打发时间,在现实中已经很少发现有人会讨论电影情节了,这可能就是互联网时代下电影在我们生活中的角色转变。

2442342

回来说说电影工业,传统电影能够带给我们有内容,值得玩味和回忆的感觉,好大程度因为每部电影的制作初衷都是为了讲故事,并在怎样讲好故事中下足了功夫,电影公司担当制片人,导演和编剧一心一意写剧本拍电影,职责分明。

相比后来发展出来的独立制片人模式,导演已相对没有那么自由了,很多时候部分导演只不过是收钱拍戏,创作上还要受制片人的限制,而且有些事务性工作都要导演操心,比如找投资方筹钱,筹建一部戏的剧组人员,同时还要拍好电影,导演的职责越来越重,不过在这种模式下生产出来的是更有个性的电影,而不是电影公司统一规划下的流水线作品。

12341414

尽管如此,传统电影工业还是流着艺术家的血,追求精致不求快,但是互联网时代却是屌丝的时代,大量平民涌入到电影娱乐消费大军中,将近百年的传统电影打造的精致殿堂一下子给填满了,虽然这些经典得到了比以往更广泛地传播,但是更加重要的是那些没办法进入艺术殿堂的平民百姓们得不到满足。由此电影工业或者说视频内容制作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目前,互联网下自制视频内容比电影要来得更快。一大批引发网络群体狂热的自制视频内容,如《屌丝男士》、《万万没想到》、《奇葩说》、《匆匆那年》等现象级内容的井喷,成就了搜狐视频CEO张朝阳去年所说的“视频自制元年”。

主要是这么几种模式:

模式一:超级IP诞生

什么是超级IP?超级IP一定是轻产业链和重产业链两条产业链并存的。重产业链是为了拥有社会影响力,轻产业链是为了得到粉丝。简单的理解:超级IP就是拥有大量粉丝基础,然后实现多样化产业延伸的知识产权,比如“小时代”的郭敬明,利用人气进而进军影视界做导演,他不用担心观众的问题;又比如“匆匆那年”和“何以笙箫默”,因为原著和的原因,电影或电视剧是作为原著IP基础的延伸,等等。

可见,超级IP是视频自制内容的基础。在很多时候,超级IP是要抢的,因为除了以个人人气为基础的IP之外,其他IP大多以独立体存在,要延伸价值需要借助外力。

当然也有自身发力开创优质IP的例子,而有这种能力的个体本身其实也是一个超级IP。像浙江卫视借助《中国好声音》项目开创大型综艺网络独播先河,搜狐视频利用《屌丝男士》项目开创段子网剧先河,利用《匆匆那年》首创视频网站4K技术先河,腾讯视频、爱奇艺等等。

而在这方面一直很努力的搜狐视频应该是这方面的赢家。2015年,搜狐视频在自制剧方面依然主打优质IP,推出四大自制内容《匆匆那年2》、《无心法师》、《他来了,请闭眼》和《撞铃》。

34325435

模式二:制作全网化

互联网电影工业与传统电影工业的不同之处:一是发行渠道互联网化,即通过互联网,而非电影院线发行;二是生产过程互联网化,在剧本编写、影视拍摄的过程中通过互联网与粉丝互动,既可以扩大知名度,也可以吸收好的创意与点子;三是创意来源互联网化,在电影通过互联网发行之后,对各种点、评、赞的大数据分析,作为产品生产的依据。

互联网电影因为以上的不同,相比起来更像是“快消品”,往往和恶搞、搞笑、恐怖、情情爱爱等满足特定观影需求的主题有关,和传统电影大电影、大导演出来的有艺术感的故事截然相反。就像苹果机和安卓机一样。

模式三:营销全网化

像电影一样,互联网视频内容也要营销。

一是制作期的开放化,参考国际上的合作模式,让客户在编剧阶段就参与到剧情、人物、甚至格调的创作过程中,搜狐视频就是这样,他希望最后呈现的作品不是品牌+内容,而是品牌=内容。

比如今年初大热的环球竞速真人秀节目——《极速前进》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英菲尼迪不仅是冠名商,也是联合出品方,甚至提出这个节目的还是英菲尼迪;

二是播放期的互动化,这个就是大家都熟悉的弹幕、画龙点睛等互动技术,让观看者可以参与到王牌内容营造的营销场景中;

三是长尾期的IP化,创造一个大众娱乐形象,这样的形象就可以被多次利用和自发传播,比如《屌丝男士》里的大鹏,观众喜欢这个角色,就会关注相关他的信息,微博、新闻等,甚至引起转发传播和自建组织等行为,而这些内容和行为又和品牌相关,可以让用户在接受内容的同时爱上品牌。

传统电影也对互联网营销试水,除了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和传播平台造声势之外,与粉丝的互动也很重要,这是积累人气的过程,另外通过与视频网站的广告合作、收费点播、上线预告片等形式,也变成常见的方式。

历史上的每一次文化普及都形成了俗文化对雅文化的冲击,互联网时代更是如此。贩夫走卒第一次通过互联网视频、手机、电脑等技术产品消费电影等视频内容,文化消费出现了新人类,并且占绝对数量。正因为此,可以说庸俗变成了生产力。互联网生产模式与传统生产模式的融合,生产出这一时代背景下的产物。

235365463

互联网电影工业和网络视频内容的出现,让我想起从一本书上看到的,在20世纪西方国家,资产阶级和富人的娱乐方式是去歌剧院、美术馆、还有俱乐部、赌场和赛马场;而中产阶级就会上教堂、去音乐会或者讲座来消磨时间;劳工和工薪阶层则聚集在自己的沙龙、杂耍剧场、酒馆和台球室里娱乐。

阶层、民族等原因导致娱乐的碎片化,而这时候就出现集中放映的电影啦,虽然做这件事的人是为了商业目的,但是却提供了一个不分阶层,共同体验的空间。

我想互联网时期的电影工业,或者是视频内容制作也是如此,互联网的作用是为大量人服务的,是提供给所有人一个共享的空间,但大量人是较为庸俗的,来自贩夫走卒文化的冲击,必然会令传统电影变形,继续固守旧时的模式不是办法,我们要做的是包容。这是不是叫做雅俗与共?

另外我想说,上面提到的所有影视节目真的一部都没看过,我更渴望的变化是,以后会有一间电影院,专门拿来播放经典影视作品,而且票价只要10元内,或者专门播放某一个国家的电影,比如美国经典好莱坞影片,还要按照roadshow模式来播,那是多么美好的事!

 

本文为作者@环城记(微信号:roundshin)投稿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并附带本文链接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