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从零开始学运营,10年经验运营总监亲授,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学习,做个有竞争力的运营人。了解详情

曾经风靡中国年轻人的网络辩论节目《奇葩说》口碑逐渐下滑,而远在大洋彼岸的“阅后即焚”的Snapchat日活量也在下降,是年轻人越来越难以取悦了还是这两个产品没守住自己的产品价值呢?

上周五,《奇葩说》第五季终于口碑翻身了。

首先,辩题不再是广受诟病的“情感题”,而是深度十足的“脑洞题”——人类一秒知识共享,你是否支持?

另外,观众也迎来了本季最佳“开杠”:詹青云和陈铭“神仙打架”,也是看的我多次暂停起身鼓掌。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我内心激动:熟悉的《奇葩说》明明还在嘛!

结果第二天,口碑又翻身翻回去了。

因话题又回到了“情感题”,网友再次不满:“请问《奇葩说》是一个情感类节目么?”讲真,虽然我觉得节目还行啊,但是豆瓣上《奇葩说》的评分,下滑的厉害:从第一季的9.1分降到了第五季的7.1分。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现在年轻人的口味,真是越来越难满足了。

同样觉得年轻人难伺候的,还有大洋彼岸的Snapchat。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虽说,一个是中国综艺节目,另一个是美国手机App,但两者最大的相同点在于:年轻向产品定位。你可能不熟悉Snapchat,要知道,它早就不是很多中文媒体口中的“阅后即焚社交应用”了。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它现在,可以说就是一个QQ,它是一个“聊天+拍照短视频”的结合体。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奇葩说》和Snapchat,都曾引领业界。依托于移动互联网,《奇葩说》成为中国网综第一爆款,开启中国网综时代。同样依托于移动互联网,Snapchat率先在聊天届推出“阅后即焚”功能。到现在,这已经是各类社交App的默认技能。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奇葩说》还率先在中国综艺届尝试“花式口播”,第一次让观众听个广告都能开心半天。另一边的Snapchat,在手机屏幕还不大的年代,率先尝试全屏内容体验:Story模式。到现在,“全屏体验”早已是Instagram和抖音的标准设计。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当然,他们都牢牢把控中美两国年轻人的兴趣点,就连用户年龄分布都惊人的相似。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奇葩说》观众年龄分布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Snapchat用户年龄分布

两者同样类似还有:今年都进行了Redesign(全新设计),也都迎来了负面评价。

为了“吸引更多年轻用户”,在第五季开播前,马东就表示:《奇葩说》要对95后、00后观众进行重新设计和优化。最终呈现的,就是更加激烈的竞赛模式:战队和Battle元素。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过去四届老奇葩冠军分别带领四大战队,每期节目都引入激烈的1v1开杠Battle赛。

网友评论:给人一种《奇葩练习生》+《奇葩101》 + 《中国有奇葩》的既视感。

而另一端的Snapchat,也在年初的时候,强势上线最大幅度Redesign。用户常用的大部分功能都受到了影响,包括:聊天页面消息排序,故事短视频页面,和消息分享体验的重新设计等等。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刚一上线,Snapchat就迎来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负面评价,120万年轻人在网上向美国政府发起情愿,要求恢复原样。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一上线就受到差评,《奇葩说》也一样。

第五季一开始,观众纷纷不满选手表现:节目里频频出现选手读稿忘词、单纯嘶吼、逻辑不通,让观众笑不出来。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同时,《奇葩说》还深陷内斗漩涡。结果,节目内容没上热搜,“傅首尔打董婧”却上了。

豆瓣上,热评前五,有四条都是偏负面,而点赞第一的长评则直呼:“你们太难伺候了”。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而另一面的Snapchat更惨:活跃用户数连续两个季度下跌:从高点的1.91亿日活跌至1.86亿。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投资人也不满意。

在2017年Snapchat上市后,市值一度高达300亿美金,但如今已跌去三分之二。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造成这样结果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答案是:数据。

一家听了数据的,另一家却没听。

听了数据反馈的,是《奇葩说》。第五季开播前,《奇葩说》进行了庞大的用户调研工作:发放问卷,定量分析。调查对象大部分为95后和00后。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制作人李楠楠表示:每个题目的产生都至少要经过3个月的时间,和多个步骤的打分、反馈、测试。最终,节目组从1000多道辩题中,迭代筛选出了节目中呈现的39个。这整个过程,其实就是现代互联网业打造爆款产品的经典流程。但是Snapchat,没有听数据的。

上个月,Snapchat创始人Evan Spiegel在公司内部发表一份备忘录,反思总结了公司这一年发展的经验教训。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其中的一条就是:操之过急。

其实,在早期小规模测试时,根据数据,已经可以看出新设计的用户反馈并不好。但是,Evan依然决定强制上线。

毕竟,当年的“阅后即焚”功能就是Evan在没有数据支持的情况下推出的,且取得了巨大成功。

强推不会work的功能还让整个团队沮丧,使得员工在情绪作用下“动作变形”。再加上过快地推进新功能,工程师并不能很好的完善程序,使得App效率也大幅降低。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有意思的是,Snapchat不顾数据反馈,最终失败,这倒是很容易理解。

但怎么《奇葩说》听了数据的,还是被喷?

网友最大的槽点在于话题:《奇葩说》正在咪蒙化。

脑洞题大幅减少,取而代之的,是直达痛点的亲民题。

于是,“应不应该救贾玲”这样的“电车难题”类思想实验再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情感”、“职场”、“人际关系”这些千年不变的流量霸主选题。

李楠楠透露:第五季《奇葩说》,涉及恋爱交友的辩论题占50%以上,其次是跟父母、同事的关系。

为什么很多人看不惯这些话题?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昨天,米未官方公号@东七门,也借粉丝之口问出:为什么“甚至有人开始怼辩题太多感情题。”

可能是因为:亲民的选题自带一种low感,就像你觉得《爱情保卫战》比《中国诗词大会》low一样。

但其实,情感题也完全能讲的不low。倒不是说拽两句古文和“忠孝仁义”就高大上了,问题的核心还在于:选手的观点都太Normal,没能跳出问题本身。比如,两周前的一道辩题:已经恋爱,但大数据给你匹配了最佳伴侣,要不要去约会。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选择“要去”的正方,站在大众舆论的反面,我原本期待选手可以勇敢说出:如果匹配的人就是更好,为什么不能放弃现任去追求更好人生的论点。这将直接把题目从表面上的“情感题”升华。

可是,他们却保守地选择了“站在中间打辩论”的方式。

也就是:先接受了维持现在这段感情的道德大前提,转而去论述:去或不去,哪种能提升现在这段感情。那个曾经敢于背对人潮的奇葩,走了。

“你陪我毕业、陪我工作、你教会倾听不一样的声音、看到不一样的活法,你怎么能走……”

而这句话,原本出现在《奇葩说》第五季的先导视频中。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中美年轻人都一样,20多岁,思想和品味还未成形,人处于最快的成长阶段,也是最挑剔的阶段,敢爱敢恨。

人们当然对自己每天使用的App,和观看的节目吹毛求疵。

Snapchat一味想学乔布斯推iPhone一样引领潮流,是危险的。所以,互联网产品需要数据。

但是,和Snapchat这种平台类App产品不用,《奇葩说》不仅是互联网产品,更是中国年轻人的文化符号。

在上周末举办的今日头条的“生机大会”上,新晋CEO陈林也表示:现在互联网产品,已经形成两个流派:一派要 “克制、温服、情感”,另一派则“要数据为导向,一切都要AB测试”。

但是,陈林认为:两种做法都过于极端。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是的,不同产品,当然要因地制宜。

作为中国顶级综艺,要做的远远不是,调查大数据,然后一味迎合年轻人口味,而是要正确指引。还记得,第一季《奇葩说》中,高晓松怒怼清华学生,指出“名校是国之重器,不是让你找工作用的……”。这才是综艺应有的,对年轻人的醍醐灌顶。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Neil Postman在《娱乐至死》一书中说,文化枯萎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而人类社会,正在难以避免地快速陷入后一种模式。

当今美国,政治、宗教、教育、体育、商业和任何其他公共领域的内容,都几乎以娱乐的方式呈现。无数人投票给特朗普,只因他在脱口秀里面表现的好笑。中国也正渐如此。既然娱乐化不可避免,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在好笑之余,传递有价值的观点

这一点,《奇葩说》依然走在国产综艺前列。

《奇葩说》和Snapchat:难以取悦的中美青年

Snapchat CEO在给公司的备忘录里总结:任何时候,都不要随意伤害自己的核心价值。

像大多数中国年轻人一样,综艺节目和社交软件,陪我成长。对我而言,打开手机刷到一个感兴趣的人,和打开节目得到一个新颖的观点,同样让我感到幸福。我想,这就是两者不能伤害的核心价值吧…Ref

参考资料

  •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30228909/
  •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326452/snapchat-age-group-usa/
  • http://www.bigdata.ren/portal.php?mod=view&aid=582
  • https://www.cnbc.com/2018/02/12/why-the-snapchat-redesign-is-so-bad.html
  • https://www.theverge.com/2018/2/21/17037100/snapchat-update-redesign-petition-response

#专栏作家#

Han,微信公众号:涵的硅谷成长笔记(ID:HanGrowth),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facebook商业产品工程师,参与电商及零售社交商业产品开发。

本文由 @Han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这种内容提供的产品,要领只有三个:新鲜感
    想吃老本是吃不了多久的

    回复
    1. 【新鲜感】在国内有一定限制 从《奇葩说》前面几季被和谐的集数就能看出 受政策的影响 只能找那些俗而大的话题来讨论 这其实是他们制作方的无奈之举 谁不知道需要新鲜感?万一被下架了 投资打空飘

      回复
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家都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