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剪,是中国快剪的未来吗?

产品小白专属,10周线上特训,测、练、实战,22位导师全程带班,11项求职服务,保障就业!了解一下

美发几乎是刚需行业,其消费规模很大,但也和大多数必需品消费业态一样,进入门槛低,竞争激烈难以形成垄断,利润率也并不高。

每次洗头小哥帮你洗完头,用毛巾塞进你的双耳后,再用同一条毛巾帮你擦干头发的时候,请问内心是什么感受?

前段时间与朋友相聚,谈起我平时理发面临的苦恼,主要表现为担心花很多时间和花了很多意料之外的钱。他给我推荐了优剪,于是便去了。

下文属个人真实体验,主要作为商业分析的前菜,并非软文,请放心阅读。

一、初体验

中午11点,在微信公众号预约,找到了一间附近500米的门店,还可以选某个理发师,显示他这里前面还有2个人需要等大概30分钟。这些小惊喜并不能安抚我依旧紧张的心情,毕竟是多年给理发店折磨的人。

普通理发师38块,在口碑下了个拼团29块,希望这次顺顺利利剪发。

11点27分到店。总体感觉门店虽然小,但是总体比较干净。

等了8分钟左右,前面那个人完成,预约的理发师很热情地问是喝咖啡,茶还是水?

我怀有戒心地回答,水就好了。(其实我是无法想象这么小的店能提供什么样的茶或咖啡,第一次来还是保险一点)

穿上有袖子的理发袍,我的要求很简单,两边和后面推短,上面修剪一下就好。理发师听完干净利落地回答了一句好,就开始了。我有点不习惯,怎么不多问两句确认一下,真的清楚了吗?

最终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最终他拿起吸力看似很大的吸发器对着我的头一圈“蹂躏”,这种感觉很清奇,整个头很干爽。

最后拿手机给我拍了后脑的照片,这一刻我真的有点感动,因为这个传统是上海理发师百年的服务意识沉淀,今天重新看到了。

走出店门,还送了一张湿纸巾,12点5分。

相信我下次还会再来,所以同时准备研究一下优剪的前景。

二、美发业市场规模

在中国,理发几乎是刚需,一般人每个月头发长长10-12mm,交给专业的人理发是一种相对明确而高频的需求。对于单位时间产出价值越高的人群越是如此,家里替自己理发更多地属于光头或平头的“发型”的特权。

美发行业整个消费规模还是很大的,但也和大多数必需品消费业态一样,进入门槛低,竞争激烈难以形成垄断,利润率不会特别高。

根据中国商务部数据统计,2016年底全国约有18.2万家各类美发机构,市场营收达到1373.9亿元,利润197.3亿,平均毛利率14.3%,美发从业人员64.2万人。

抽样调查表明,目前,全国美容美发机构的每店平均营业收入为11.63万元,中心城市的大型店收入较高,年收入超过60万元人民币者达到43.84%,小店的年收入多在5-10万元人民币。

截至2016年底,全国美容美发行业单位营业面积共计1905131平方米;营业额31293434万元,坪效比16.4万元。

三、传统的美发业盈利模式

先说说传统的美发业态。

相信会员卡最能代表主流的美发业的盈利模式,这种模式在美发业历史悠久也一直占据主流,所以下面称之为传统理发店。

其实实体店的盈利目的都很简单,无论如何都要单店盈利。

传统理发店往往需要比较大的店面,优美的装修,大量人员的配置,这决定了这种模式本来就是很重的

而理发恰恰是美发流程里最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人人都可以理发,竞争激烈自然大家都难以赚钱。既然单纯理发竞争这么激烈,毛利这么低,很自然的想法就是在别的地方赚钱。

大量的理发店的模式基本是,理发不赚钱,通过高利润的产品或服务赚钱。高利润产品例如洗头,染发。所以很多理发师都会不断正着推销你的发型好看需要护理,反着diss你的发型抬头需要电电,染染。

嗯,天下熙熙,这种原动力,你懂的。

而会员卡,是一种增加用户黏性的方式,也是一种很好的筹资方式。当然,也有人当作圈钱跑路的模式。(希望国家尽快建立全民的征信机制,杜绝这种跑路的事情发生。)

上面说到了,这种业态的模式本来就很重,会员卡的钱是很好的用了帮助扩张开店的资金,这跟健身房很像。

为的是什么?其实是为了形成连锁店的网络效应。你会发现,刚需相关的行业往往是以连锁店的方式呈现,背后的逻辑是形成网络效应。简单地说,为难以量化的服务提供成本低而统一标准的体验。

传统理发店的盈利模式,其实就是用理发这种高频的需求的来引流,通过高利润的产品赚钱。

当年周鸿祎用360杀毒颠覆了中国的杀毒行业也是用的这招,杀毒免费,增值服务收费。但理发本质上是每个人的专属服务,而洗头和染发等服务显然属于更加细分的需求,把洗头染发等服务强加在每位顾客上,并非一种好组合。

这种盈利模式下理发的体验很糟糕。这个行业,要么就是粗暴地赚取暴利,要么就是小店只能苟活,这种状态就像70年代的九龙城寨里卖白粉。

不过,看似相安无事的状态,其实下面都是危机四伏。要知道,高利润的行业,永远有人虎视眈眈。

四、快剪业态

快剪,区别于传统的美发业态,专注于剪发,提高服务的效率的一种美发业态。

快剪其实并非新鲜事物,在日本1995年便建立的快剪品牌QB House已经有700多家门店,在欧美有拥有4000多家门店的连锁巨头Great Clips。

相信这个市场在中国会变得特别大。

五、优剪的商业模式

世界太繁杂,极简的东西永远有人喜欢。奥卡姆剃刀砍掉的往往是人们深痛欲绝而默默忍受的东西。

优剪的模式是不卖会员,也不靠洗头染发等周边的产品溢价,而是专注理发。

“不推销,不卖卡,不废话”,听了这些话,选择理发焦虑症已经好了一半。

把理发做好,体验提升了,就能增加口碑。把高频的需求做好体验是互联网+产业的必修课。

店内的一切,是为了理发师给用户提供理发而服务的。没有洗头,没有染发,没有直发,说实话,这些本质上是解决一部分追求时间效率的用户的痛点–只理发,而已。

在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上,互联网还是体现了很大的优势。它能为用户提供理发师的从业经验,门店客流高峰表,在线预约等服务,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用户的痛点。

2015年创立于深圳,创始人来自于阿里巴巴,这些年融了Pre-A千万和A轮千万,2017年底用户数已经突破100万。

门店在深圳130家,广州36家,上海3家,武汉4家。经过不断调整,目前全国统一38块的标准理发师单价,店长48块单价。

目前优剪是属于加盟制,官网号称30万投资可以开一间店。根据业内人士透露,优剪是代理人管理门店,加盟商主要是投资等分成,毛利率在30%左右。

官方宣传每月可以盈利2万,其中每月的利润40%需要给优剪,那么就是每个月单店6.6万左右营收。

按官方建议的30平方标准店铺,假设每个店铺达到100万坪效比是3万左右,这个数字比国内零售1.5万高一倍。

这个数字看似不高,但其实隐藏的风险还是值得注意。

首先定位很重要,38元的客单价在一线城市并不算贵,但是在三四线城市40元洗剪吹的竞争压力并不小。

其次,门店选址很重要,按目前的他们的门店布局,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可能是二线城市的加盟和选址模式未能有效验证。

最后,回本速度不像官方宣传那么理想,单店盈收是6.6万的前提,按单店配置1个店长,2个资深理发师,每天工作10小时,半小时完成一单,每个月26天工作日来算,也只能到64480元每个月。再加上优剪,理发师的提成,相信净利只到毛利的40%左右。

利润的提成有点高,恐怕会造成加盟商的不忠诚,也许会有返点等激励政策吧。

从产品体验来说,这个价位和服务在一线城市还是很有竞争力的。但从全国市场来说,价格的竞争压力比较大。

优剪的下一步要么继续渗透到二三线城市,要么就是坚守价位同时深耕服务,做到一线城市的绝对第一。

互联网的渗透故事还在继续。

六、快剪还在生长

快剪行业在未来必有一场大战,优剪会是主角吗?我不确定,但相信它不会缺席。

尽管传统业态的种种方式令人不爽,但洗头,染发甚至会员制本身并无原罪,互联网+的改造还是能让人更新服务思维。听说优剪未来会提供洗头服务,我相信这次会以更加让人喜闻乐见的方式呈现。

愿每个因为理发体验受伤的人都遇到TA命中的Tony老师。

以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作者:闻风(公号:独思有疑),专注产品思维的商业分析。

本文由 @闻风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5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