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设互联没了“网”……

产品小白专属,10周线上特训,测、练、实战,22位导师全程带班,11项求职服务,保障就业!了解一下

2018年似乎是互联网的冬天,行情不好的阴霾笼罩在很多互联网人的心头;我们开个脑洞试想一下,如果没有互联网,我们的生活会如何?以及面对行业震荡,我们的出路又在何方?

毫无疑问,2018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讲“又”是一个独特的年份,独特到你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原因,直到大公司再次拉起社招的红线,一些去年风光无限的明星企业竟欠了不只那6500万,你身边的朋友开始告诉你公司倒闭了,社保又断了。

你才幡然醒悟,2018真特别,一直在吹某某元年的创业大潮,终于用“黄金时代”4大大字重重地落下了帷幕。

固然,对于创业者来说,没钱很难受。但对于被欠了工资,纷纷走向比13号线还拥挤的仲裁大厅时,作为挂着互联网“金项链”北漂民工的我们,日子就好过了?

假设没了“网”,我们这代90后,心里怕是会比发际线后移更难受。面对行业的震荡,我们的出路又在哪呢?

01

假设没这“网”字头的浪潮,相信应该也不会有百度,李彦宏或许会在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拿到博士学位,顺利地成为一名优秀的华人教授;当然,也不会有腾讯,Pony马或许会成为中国的寻呼系统之父,名字出现在深大校友录的醒目位置;而阿里或许会有的,但那可能会是马老师为之奋斗一生的知名英语培训机构;至于雷军、周鸿祎、罗永浩等前仆后继的伟大创业们,不管Are you O不OK,他们都将以不同的身影进入历史的平行轨道。

而源于移动互联网所催生的社会化营销服务体系、自媒体暴富神话、各种逢人便闭环的商业模式,都将不复存在。

以至于,新媒体运营、产品运营、电竞选手、外卖骑手、主播等,这些依旧在招聘网站仍找不到分类的岗位也将一同寂灭。

一位做新媒体流量增长的前辈曾说:“假设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我这体力,怕是出去端盘子都没人要我。”事实是这样吗?

事实或许会这样。

互联网创业的黄金10年,也是新型职位爆发的10年,而假设我们拿着“透镜”,将焦点汇聚到原生在互联网表层肌肤上的“新媒体”,思路似乎豁然开朗,技术与媒介的蓬勃发展让这一大群有脑洞的文字工作者有所依附,以不至于不用担心在不走考研、公考的“正途”后,依旧能够实现自我价值。

而假如没有“网”,没了这些勃兴的媒介,手工耿或许只是保定一名被工友觉得很独特的焊工,papi酱在完成学业后应该会成为一名不太知名的编剧。

我们这些内容工作爱好者,等待着回家在亲族体系内被安排一两个闲职,应该是最好的命运了。轮

到围绕媒介与内容而构建起来的内容平台以及这些内容平台里的编辑、主笔、记者、运营、市场、美工想必也将“被逃离北上广”,以至于中关村不再拥堵,酒仙桥从此可以不谈风水,东城的文创园内再无由于加班而在凌晨闪烁的强光。

就新媒体岗位而言,14年之前在内容创业开始席卷前,新媒体运营只是电商平台的辅助岗位。

15-16年随着自媒体流量开始分化,现有头部流量格局逐渐形成,15年下旬自媒体融资出现井喷(十点读书、大象公会、关八、南派三叔等先后完成融资)。

同时,内容平台也初展现威力,头条推出千人万元计划、一点资讯宣布将文章点击广告收入全部回馈创作者,连淘宝都推出了“内容开放计划”。在“内容=新媒体”的环境威力法则下, 15年后新媒体这一新型岗位成为用工刚需。

从有迹可循的《关于2016年上半年新媒体行业人才薪酬报告》中就可以看出:北上广深杭的新媒体岗位需求达到了89.66%,形成了一个极大的职业凸点,而同期对于更为核心的研发岗位的需求却与以往一样停步在51%左右。

此外,新媒体岗位的薪酬在16年也达到了15-20K的平均水准,然而73%的岗位需求仅要1-3年工作经验。

17年后新媒体行业重归理性,但《2018自媒体行业白皮书》显示彼时新媒体岗位的从业人数也有将近300万,而从《2016年互联网职场生态白皮书》的数据上看,16年的互联网从业人数达到1677.2万,大致比对后,新媒体岗位约能占到总体互联网从业者的18%-20%。

也就是说新媒体岗位作为互联网(或者确切地说是移动互联网)典型的岗位代表,催生并养活了约五分之一的互联网从业人口。

假设没有“网”,这300万心中有情,手中有笔(键盘)的内容生产者将会成为“有文化的盲流”,而当“去网化”的效应波及剩下的约1500万人,一种新兴的生产力将解体。

现行的第三产业将最终瓦解,农民、工人或许会达到中国历史的高峰,但没有了互联网这种能够疏通阶层固化的润滑剂,贫富差距将进一步拉大,“打土豪分房产”说不定会成为历史涌动的新口号。

02

当然,假设互联没了“网”,仅仅有可能成为兰道尔·门罗《What if》的一个好奇心议题,且大概率不会成为现实。

因此,就算失业我们大概率也不会去餐馆端盘子,毕竟,互联网解放的是脑力,而脑力在当前这个时代的位点,与体力创造的价值并没有形成均衡,脑力的不断向上进一步突破着生产力的边界。

互联网本身代表了一种技术趋势,这种趋势与以往依靠资源稀缺倒逼生产力进步是背道而驰的。

我们知道,由于资源的稀缺,我们必须进行生产要素的革新,煤、铁等自然资源的稀缺迫使蒸汽时代的来临,因为在某个临界点,运力的停滞,将让生产力止步不前,电气时代的到来也是为了解决生产扩大化的需求。

但互联网不同,生产力价值的来源不再是直接来自稀缺,钻石、黄金、石油并不像航海时代或淘金时代那么极端珍贵了,“网络”的力量来自于个体脑力的不断累加,网络中加入的个体越多,整体网络及个体的价值就越高。

我们买一部手机,并不是因为我们需要玻璃,需要铁、铝、锂等这些材料与金属的价值,我们需要的手机背后连接的网络。工具、内容、服务、商品,对于孤立的一部手机来说毫无价值,而加入的手机越来越多,当这些需求被指数级放大,就创造出难以估量的价值。这也是互联网创造价值的原生逻辑。

所以,假设互联没了“网”,脑力在解放生产力过程中的碾压式局面将荡然无存,人们将重新回归对资源的无尽渴求,体力再次被放大,人口增长必然成为推动生产力的直接手段。因此,没了“网”,我们还能寄情于多生娃。

幸运的是,这一切只是对于“去网化”的发微。

80后都没有下半场,90后的下半场又在哪?

似乎离开了“网”,我们确实什么也不会了,美食大号或许根本开不了餐馆,我们聊完“内存的战争”发现谋一个修电脑的生计都很难,知道了高通量测序却永远不知道水稻什么时候插秧,懂营销却没找不到东西卖,有“网”的我们像高光下的天才,没“网”的我们或许只是“神圣的废人”。

03

最后,事实确实是这样的,就算“黄金时代”这几个字落幕时,背后的诸多表情无比空洞,但我们仰仗并赖以生存不就是这些鼓吹起来的空洞吗?

回到最初的问题,那在行业的震荡后,我们究竟该何去何从?

我觉得,要我说幸好还有“网”,80后虽然难有下半场,90后却未必气馁,不如趁着还有余力,在知识积累,在生存技巧磨练,在自己核心的工作技能掌握上,再去好好大干一场吧!

#专栏作家#

翁章,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微信公众号:要完(ID:mns610)

本文由 @翁章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6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然而这只是你一个人在这里意淫罢了,互联网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就像是没有马云可能会有张云,刘云。

    回复
  2. 没有网络,中国的经济可能还停留在十年前的水平。不知道我这样说是不是对的

    回复
  3. 大风面前猪都能飞起来
    现在没了风,希望猪能长出翅膀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