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超级产品 Super Product,与Apple、Ford决战紫禁之巅!

产品小白专属,10周线上特训,测、练、实战,22位导师全程带班,11项求职服务,保障就业!了解一下

汽车大王亨利·福特在《超级产品的本质:汽车大王亨利·福特自传》一书中,详细讲述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超级产品之一——“福特T型车”从构想到狂销全球的全过程。一个世纪以后,福特的信徒史蒂夫·乔布斯,将超级产品的思想全面升级、运用到新的领域,又一次用最少的产品拿走了行业最高的利润,征服了全世界的消费者。

160年前,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写道:那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糟的年代;达尔文通过《物种起源》阐述了一个道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同年,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出版:他通过《序言》《商品》《货币或简单流通》三个章节总结了自己15年来的经济研究成果:这是《资本论》的初篇,也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论基础。

面对即将到来的2019,是不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2018的寒冬已经愈演愈烈,这是挑战、也是机遇,这一切都像是一个半世纪以前世界经济的重演;同样,只有“适者”才能生存。

那么,我们又要如何才能成为适者?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先搞清楚那些向我们迎面扑来的“巨浪”?

要知道同样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继承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早已“青出于蓝”,并且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动摇资本主义“头号玩家”美国的桂冠,也就无怪乎特朗普格外“紧张”;而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中国乃至全球却已然再一次陷入世界性的经济危机之中。

但我们也没必要过于悲观,虽然这一次经济下行重挫了全球93%资产,但大多都是因为资本催熟过度膨胀的互联网平台企业:不管是国外的Amazon、Facebook、Google,还是国内的ofo、趣店和陌陌,又或者是比特币、区块链和共享经济,它们都无一例外遭遇了“当头棒喝”。

至于制造业反倒没有收到太大影响:华米OV依旧如火如荼占据中国手机市场80%以上份额,中国更是有60家制造业企业入榜2018《财富》世界500强,但是考虑到这60家制造业企业总利润只占这120家企业总利润的20%,就说明中国制造业当下的盈利能力极其薄弱,在净资产收益率榜单上甚至被一家房地产企业给KO了,碧桂园飙升114名仅次于腾讯的30%,超越华为和美的。

于是,我们面临的“巨浪”,也即是当下中国企业产业结构面临的最大问题:

第一,上榜世界500强的5家房地产行业企业均来自中国;

第二,中国银行垄断的超额利润已经尾大不掉;

第三,在卫生健康/食品批发、保险管理式医疗、食品生产加工、和娱乐等与人的生活和健康密切的产业里中国企业颗粒无收。

在这滔天巨浪之下,我们就迫切需要越来越多就算一时之间比不上Samsung、Sony和Apple,至少也要向Tesla看齐,又或者媲美华为这样的中国企业,我们需要他们站出来“力挽狂澜”。

此时此刻,我们需要更加清晰的认识到就算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再怎么发达,房地产和银行再如何暴利,只有中国制造才是中国经济发展的脊梁(互联网只是想象力、银行业是兴奋剂、房地产顶多算是春药),中国工业设计的整体提升才是中国制造走出国门的“良药”。

一、消费升级

2019超级产品 Super Product,与Apple、Ford决战紫禁之巅!

其实,当下一直有一个误区:只谈消费升级,却不见工业设计升级。

一味的强调价格、玩法和平台,而产品本身却没有“升级”,甚至是在降级,这本身就是在“耍流氓”;于是,就出现了快手、趣头条和拼多多。

它们同样是消费升级时代诞生的产物,只是由于内容低俗、玩法粗俗、产品恶俗才会被用户打上“消费降级”的标签。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消费升级?

美、日、韩经验显示,消费升级总体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人均GDP在1000美元以下,处于解决温饱的阶段;第二阶段,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在温饱的基础之上人们开始强调物质的贵重性;第三阶段,人均GDP超过9000美元,服务消费开始占据主导人们更加追求心理上的满足感和个性化;而当人均GDP达到12000美元,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后则进入第四消费时代,人们开始追求精神上的富裕。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8年中国人均GDP约为1.04万美元,由此可见我们当下正在从第三阶段进入第四阶段。

当然,谈到GDP未免离我们太远,我们不妨看看CBNData连续第三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消费生态大数据报告》: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以90后为代表的年轻消费群体不再具有整齐划一的特征,他们的职业观、生活观和消费观更为个性,展现出兴趣优先、注重体验、理性消费等多元特征……由此,可见一斑。

在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全面复兴的大时代:“消费升级”,已然大势所趋!

二、自我修养

2019超级产品 Super Product,与Apple、Ford决战紫禁之巅!

而且面临已然“刀刀致命”的互联网寒冬,失业和恐慌之下,消费者对于商品的需求必然更加“谨慎”。

第一、高品牌溢价的产品会一蹶不振,奢侈品的营销神话破灭;

第二、没有想象力的产品将跌下神坛,品牌影响力会越来越弱;

第三、用户关注品牌维度更极致深刻,品牌文化内涵不可忽视。

正如高品牌溢价成就了潘多拉,极致审美造就了Apple,创始人的辱华言论毁了D&G;当下这个时代产品的“升级”是多维的:从功能、造型、材质到创意、营销、价格,从明星的为人处世到品牌的危机公关,甚至是创始人的一言一行……都能够影响品牌的“忠诚感”和“美誉度”。

固然营销手段,话题和曝光都有可能造就一款“网红产品”,但是当新鲜感散去,当酷变成了作,如果没有找到其它的维生手段;死亡,就是这些网红品牌的唯一宿命。

所以说品牌的外在价值,形式主义,营销炒作固然能够带来大量的流量,但那种劣质流量都是暂时的;一旦产品不过硬,这如同“天官赐福”的一切就必然会灰飞烟灭;只有产品本身的素质到那里了,有能力和实力承载所有的“流言蜚语”,它才有可能破茧成蝶。

当然,你不可能期待用户给你时间,给你痛改前非的机会;因为在你眼中完成交易可能只是“一锤子买卖”,但是对于用户而言每一件产品都是一段具有独特“体验”的时间,也因此,他们对于商品的要求就格外“珍重”,他们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有机会的话只会选择“好”与“更好”的东西。

那么这种“好”又来自于哪里?

工业设计。

作为现代社会最行之有效的生产手段之一,工业设计在一件产品走下流水线之前就已经赋予了这件商品“精气神”。

考虑到用户对于各种广告营销免疫力越来越强,商家也在广告营销上消减预算;导致了广告业比互联网更早感受到了这一波互联网寒潮,他们养不起外籍高管,国外4A机构也不是合并,就是裁员。

但其实站在工业设计的角度,过度“包装”给产品强加各种概念定位这本身就是一种畸形,好的产品不是“吹”出来是“做”出来的;剥离产品本身不具备、不胜任的品牌溢价,转而在功能性、实用性以及体验和交互上面下功夫,这才是一件“好产品”的自我修养。

好东西的定义千奇百怪,用户的关注点也各有不同。

那么,我们能不能统一一个判断标注?

Super Product,超级产品。

三、超级产品

2019超级产品 Super Product,与Apple、Ford决战紫禁之巅!

对于用户来说,超级产品超乎他们的预期,在满足功能性、实用性和满足感之外能够给用户更多维度的使用体验。

对于企业来说,超级产品必须同时考虑到价格、功能、交互和科技的完美融合,它们不一定远远领先于同类产品,但是在用户体验方面一定更趋近于完美。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iPhone就是一款“超级产品”。

它成功打破了功能机的条条框框定义了智能机上的IOS生态。

那么对于像是玩意东西这样一家工业设计企业而言,超级产品又意味着什么?

我们深知只是埋头做产品这是不够的,做平庸的产品也没有意义;尤其是在寒冬侵袭的2019,在新零售和产业互联网交织的新世界,只有超级产品才能力挽狂澜。

超级产品这个概念的所有者是谁?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亨利·福特在自己的自传《超级产品的本质:汽车大王亨利·福特自传》中提到过自己对于超级产品的理解,一个世纪以后,福特的信徒史蒂夫·乔布斯将超级产品的理念全面升级、运用到新的领域,又一次用最少的产品拿走了行业最高的利润,征服了全世界。

不过,我们在这里提到的“超级产品”和福特的“高、大、全”不同,在这里超级产品(Super Product)是根据超级名模(Super Model)演化而来的。

在《美丽的标价》中作者阿什利·米尔斯同时作为纽约一线超模和波士顿大学社会学副教授,她对超模世界的认知可谓是“一针见血”:对于超模来说,重点不是美丽,而是一种瞬间的气质;毕竟大多数超模的人生,塑身、锻炼、饮食,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那舞台上的几十秒服务;而这,就是她们人生的全部。

同样对于一款致力于把自己“卖出去”的产品而言,其实消费者给它的时间远远没有想象中的多,往往在购物车、在柜台、在货架上的那几秒又或者几分钟就决定了一款商品的“终生所有权”,这之后才能上升到用户的使用体验。

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定义一款“超级产品”?

对于超模,女模至少要175cm以上,三围接近34/24/34,男模要有183cm到190cm,腰围要在39到40之间;不过,这只是超模的最底层的基本标准,他们需要的是能够打动人的“瞬间”。

当然,相比于超模的各项指标都是浮动的,连性格都要被设定的“残酷物语”,超级产品就没有那么多“清规戒律”。

毕竟,超级产品这个概念被福特和Apple诠释过之后,又被“尘封”了,而且在福特和乔布斯的解释中超级产品又变成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代名词;于是,当下的大多数产品又开始循规滔距,邯郸学步了。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产品才是“超级产品”?

就像超模的身高和三围都有一个标准,超级产品至少也要在自己的颜值和交互上区别于其他同类。

我们需要它有一瞬间能够抓住消费者“灵魂”的气息。

这或许是颜值、或许是交互,或许是内容……

但一定不会是价格,因为廉价有可能打造一款大众喜闻乐见的通用产品,却无法造就一款大家心往神驰的超级产品。

2019超级产品 Super Product,与Apple、Ford决战紫禁之巅!

当然,在工业设计的领域无所谓“超模(Supermodel)”之说,但是作为一家有实力、有抱负、有理想的工业设计企业,打造“超级产品(Super Product)”的野心还是要有的。

也许,我们无法做到像是福特老爷子那样把产品做到“高大全”,我们也很难像乔布斯一样专注死磕产品的审美和体验;但是在如今这个专利垄断、抄袭争议不断的世界,在这些千篇一律的产品逻辑和审美之中,我们是真的有可能做那个“万里挑一”。

而这就需要我们对于产品的洞察,对于用户的洞见,以及对于市场的洞彻,我们需要回归设计的本质,又要敢于打破常规,真正和用户站在一起。

如此种种,我们才有可能用“超级产品”这柄利剑洞穿这一次甚嚣尘上的经济寒冬,与Apple、Tesla和Ford再战紫禁之巅!

2019敬请期待,“超级产品”呼之欲出。

#专栏作家#

幻梦邪魂,微信公众号:wanyidongxi;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每一次输出至少都有一次有价值的思考。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于Pinterest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4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我们需要它有一瞬间能够抓住消费者“灵魂”的气息。

    或许是颜值、或许是交互,或许是内容……

    但一定不会是价格,因为廉价有可能打造一款大众喜闻乐见的通用产品,却无法造就一款大家心往神驰的超级产品。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