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与经验可以打包出售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增哥导读:智慧能不能共享?

共享经济现如今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词汇,在Uber和Airbnb的带领下,人们开始学会用自己闲置的房、车等物品满足了另一部分人们对此需求,而自己还获得了一定的收益。有人说,共享经济的发展将引来革命性的变革。

那么,智慧能不能共享呢?当人们有了疑问,就能快速在上头找到领域内行家,用对于知识的需求加金钱与“智客”们闲置时间和完成一场交易,这就是“智客模式”。

设想下,如果你想投资,就能直接在网上找到投资牛人进行一对一面谈、你想知道自主招生秘籍就能问到北大学姐,你想开始自己的Gap-year就可以直接给资深旅行家打电话,这种方式是不是能迅速解决你的痛点?现在,这种新颖的知识性共享经济方式正被国内的先行者们一步步探索实践,他们各自又对这种模式注入了自己的研究与理解,形成不同风格的产品。他们力图改变教育的意义,希望化“被教育”成“主动学”,并一致看好这种模式的延续,更有人直言,以后的学习活动将以这种模式为主。

在此,芥末君盘点几个代表性产品、项目,看看大家都是怎么玩智客模式的:

你想见真人还是线上聊聊就好?

在与智客的互动模式中,这几类产品有着自己的坚持,形成了颇坚定的两派。

在行、名人时间拍卖网强调线下见面。姬十三表示,如果只是线上,那就很容易沦为一种纯粹的服务,电话讲解一个小时后,事情就完了,双方没有情感联系,也缺乏反馈。而且如果过于强调服务,那么‘行家’可能就会完全从商务咨询的角度出发,定价也会比较高,一个小时几千块钱,双边成交的可能性也就大大降低。而线下的场景会削弱交易属性,尤其是在咖啡馆里,基于声音、表情以及肢体语言的互动,这种仪式感会为双方的约见起到增益效果。

时间拍卖网认为未来的社交不会是继续被黏在Facebook这样的平台上,而是可以在一个平台上找到提升自己的人,然后离开这个平台,回归线下face to face的交流方式,它打出的口号也是“面对面的对话旅行”。

而其他几类产品或项目却比较坚定地走着线上模式,都表明暂时不会涉足线下。靠我创始人兼COO郭磊在接受芥末堆采访时表明暂时不会涉及到线下,靠我的自我定位还是以解决问题为主,但不排除随时间发展,需求扩展后会开展线下业务。目前,榜样的目光也同样专注于线上,它的模式更倾向于线上社区化,联合创始人梁中良透露,他们还将做一些比目前国内在线家教教育更好的一种线上知识、经验传授模式,基于这种模式,用户学习体验将大大改进,并颇具信心表示这种技术将成为一枚重磅炸弹。而问达则因为智客来自世界各地,主要互动模式只能依托线上语音或电话,并未开通线下见面方式。

什么样的人能成为智客?

关于智客的选取与来源,有没有门槛,要设怎样的门槛,各类产品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比如在行,他们希望建立可信度,不依赖一时的新鲜感,建立了严格的审核制度,严进宽出,控制通过率在10%-20%。但前不久,新东方在线副总裁潘欣貌似不那么开心,他说自己试验过在行,但因为定价过高被站方拒绝审核通过,认为产品既然以共享经济为旗号,就不要过多介入“手艺人”个体在平台上的行为。那么,榜样的机制或许更适合他。榜样的负责人则表示,他们审核榜样的唯一标准就是提供的信息是真实的,一旦信息真实你就可以入驻APP成为榜样。“但在随后的竞争中肯定会有一部分人自己退出,我们的运营平台也会关闭一些在平台上登陆后发现做假的用户,但总体来说,平台干涉性小,我们更相信自然淘汰。”,他们认为每个人都可以是不同领域内的榜样。

在智客的种类方面,时间拍卖,在行,榜样,问达可能在具体达人上有区别,但在大方向上都倾向于拓宽领域,他们的平台从商务职场到旅行,绘画到教人长跑都可能涉猎,只要你想教,有人学,一些看起来奇葩的课也可能出现在相关平台。

而靠我则显得比较坚持,“我们目前只做垂直于泛互联网商务领域的知识经验分享”郭磊表示,虽然以后肯定会扩展其他领域,但他们更倾向于先把一个领域做深做好,再自然通过用户需求去拓展到其他领域,并且目前也没有拓展到其他领域的时间表。至于什么叫做“深”与“好”,郭磊则表示要通过用户量等数据分析、市场变化、用户反馈再去衡量,“起码要电商用过的都说好”郭磊笑言。

而问达在这一点上颇具特色,因为依托中国三明治组织,他们先天就有广泛的特色资源。从2011年到现在,中国三明治以“众包(crowdsourcing)+ 专业策划编辑”的方式报道采访了800多位“生活创新者”的故事,包括了创业、育儿、生活方式找寻、个人规划、生活态度、故乡他城等。因三明治特有的”生活创新“概念,即“拥有跳出框框的想象力”“建立新型的人际关系”“践行新型健康的生活方式”,这些被采访者中就不乏各个领域中独具特色的达人,如被称为”间隔年第一人“的背包客孙东纯,实现《城市画报》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转型的新媒体总监林峰等,他们的智客更多可以直接来源于之前采访过的精英,以此甚至能形成一个独立社区。

虽然在智客选择这一块,各类产品的表达都有一定区别,有自己的风格,但大多数公司表示可能会对平台内智客做一些包装,塑造领域内的一些明星,或许智客在线下是普通人,但在平台上却很有可能变身拥有庞大粉丝群的偶像。

除了知识和经验,人脉可能更重要

智客模式平台能直接帮两个角色挣钱,第一是平台本身,第二则是智客们,这么说来或许和淘宝有点像,但卖的是知识与经验,流动的是智慧,在交易中,产生的火花似乎比普通卖商品更激烈。

名人时间拍卖网的成交额可能单笔过万,他们认为竞拍的模式,可以选出最迫切的需求,在里头不乏商界知名CEO,营销巨头等各类精英中已经具有很大知名度的人物,而他们也从交易中会抽取一定数额的钱作为收益。而在靠我的平台上,无论是文字询问还是电话咨询也都需要付费,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智慧才会真正的流动起来,靠我规定无论在线答疑还是电话咨询最少都要与询问者形成一块钱的交易额,在交易中,他们也会抽取一定量的交易金额作为收益,“但目前并不太注重产品收益,毕竟现在先把品牌做起来。”郭磊表示。榜样的负责人则认为抽交易金的模式不靠谱,“短期一两年内我们不会考虑变现,我们不会抽血,可能之后会引导用户献血,会做长期的打算,比如以后推荐实习,推荐工作机会,到那个时候再去考虑变现。”

除了直接收益的模式,这些产品平台在逐渐做大的过程中由于连接的是人与人的关系,或许将来做成的社区与平台里各类精英云集,当这种平台真的建立成,他们拥有的人脉也将成为一笔巨大的资源,他们连接的将是最前沿的各类精英,甚至可能遍布全球。在采访中,各类产品负责人都很开心地表示早就注意到了这种资源,但目前并不考虑实现资源变现,以后或许能做出更多的人脉网周边活动,“看看以后还有怎样的玩儿法”。

与其他共享经济一起前行

“我不喜欢教育这个词,我是学社会学的,在学科内感觉‘教育’这个词本来就有问题。”榜样APP的创始人,坐在芥末堆对面的这个90后大学生创业者很直白地说,他认为教育感觉有一种压迫性,被动,而人们获取知识应当是主动的,有需求的去学。“我觉得以后,就是‘共享’,大家的知识都不会浪费,会共享。“而靠我APP的CEO赵理辉也曾在一则报道里畅想过未来的世界:靠我可能会与酒店、Uber深度合作,在用户出差时正好想约智客进行深度交谈,这时候只需在靠我上支付一定费用,靠我便能提供住宿、交通等一站式服务。“未来,智慧咖啡、智慧驿站都会诞生,真正实现让智慧流动起来”。未来的教育可能更强调需求的概念,更尊重用户或者说学生的体验,真正学到东西的模式,才是好模式,真正需要的知识可能在用户的心理才算有价值,那么智客模式或许更为人接受。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还有一款智客模式、号称收费版“知乎”的产品“答赏”上线,它提供免费图文资讯,问题抢答以及智客售卖午餐时间的服务,也汇集了商务平台的很多精英,但在短短3个月的运营后,就仓促被并入其他公司,目前项目被关闭。

目前,智客模式的玩儿法在被众多实践者探索中,即没有一定之规,也没有成熟的玩家可以模仿,但在共享积极的大潮中,智客们已经在路上了。

 

作者:陈曦宁;

转载自:芥末堆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倒挂金钩 :grin: :roll: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