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的闹市文化

产品小白专属,10周线上特训,测、练、实战,22位导师全程带班,11项求职服务,保障就业!了解一下

互联网就如同一个闹市,在这里,每天都不断地有新鲜事儿在发生。未来,也许规则会改变,玩法会改变,但是互联网的热闹程度依旧不会减弱。

2019年才开了个小头,互联网精英们就开始冲击我们的三观。

一天时间里有三款社交APP叫嚣着挑战微信,又无一例外以封杀收场。原以为“雨过天晴”后可以开心过年,抖音对微信的控诉再度引发了头腾大战的硝烟。在娴熟的公关运作下,互联网圈一度比娱乐圈还要热闹。

而作为旁观者,我们总喜欢问一个谁对谁错、孰是孰非,然后心安理得的在这场游戏中扮演者被宰的羔羊。

一、闹市文化

到底该用什么样的姿态认识今天的互联网世界?

一位朋友在调侃社交圈“三英战吕布”时打了这样一个比喻:

微信就像是街边的酒店,人流攒动生意兴隆,但总有竞争者想要抢生意。忽然有一天在微信的对面开了三家新店,以往的竞争者还只是在微信家酒店门前发发传单,新开的三家店有了不一样的手段,直接跑到微信店里抢客人,还有一个胖子以酒店老板的身份吆喝着“游泳健身了解下”…….

听完这个比喻,似乎很好的解释了微信为何要祭出封杀大旗,不管是多闪、马桶还是聊天宝,看似瞄准了和微信差异化的用户群,却要在微信里寻找拉拢用户。如果你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好酒好菜给客人端了上去,发现一波接着一波人跑到店里发传单,还有人跳出来说你家口味不行,不妨到隔壁店里去尝尝。把这批捣乱的人赶出去,大概是所有酒店老板最本能的选择。

互联网世界就像是一个闹市,并且不断翻新重建。

PC时代的互联网还是个露天大卖场,有人卖咸鱼,有人卖烧烤,有人沏了壶大碗茶,还有人在门口支了个问路的招牌。卖场里不乏口角之争,大体上还相安无事,最著名的可能就是茶摊老板腾讯和保安公司360的冲突。

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人在露天卖场对面开发了一条商业街,商贩们争相跑到新的地盘投资,生怕弄不到进场的门票。咸鱼摊转身成了百货超市,大碗茶的老板建起了吃喝玩乐一体化的酒店,问路的小摊变身为咨询公司,大大小小的保安公司也蜂拥而入……

规则变了,玩法变了,可闹市还是闹市。

二、异类崛起

露天卖场的地主和商业街的开发商,有着不一样的经营思路。

地主几乎没有太多参与,顾客只要买一张大通票,就可以在任何时候光顾卖场,商贩们只要打响了招牌,就不愁用户不来。

开发商聪明了许多,不向顾客收钱,而是将店铺兜售给商家们。生意想要做的好,当然要选一个黄金位置,商业街的入口逐渐交到了商家手里。

早期的商业街和卖场没有太大区别,原先有余财的商家成为第一批掘金者,楼越建越高,服务的种类越来越多,偶尔发现有几家新店生意不错,大多会被几家大头盘过去。这样的时代持续了很多年,偶尔有人质疑是不是出现了“霸权”,也没有打破安静祥和的景象,那些大老板们被人们称为BAT,生意不错的新店被唤作“独角兽”。

直到异类崛起。

一位高智商的年轻人走进了商业街,刚开始几家店里当过小厮,最后还是决定另起炉灶。

其他商铺的经营模式很传统:先把顾客引进门,任由顾客挑选琳琅满目的商品,而为了让顾客停留的时间更长,各家开始通过自营或连锁的形式进行扩张。比如进了酒店之后发现不仅可以喝茶聊天,可以看一场电影,玩两把游戏,唱几首歌,甚至还可以直接走到有合作关系的百货商场买东西。

这位年轻人有着不一样的生意经:顾客进门之后,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最早是一家闲聊的小茶楼,人们总可以找到喜欢的话题。然后是一家报刊亭,顾客想看什么内容,老板就会将喜欢的内容递到顾客手里,最后报刊亭成了出版、发行、销售一体化的大店。有了资金,有了招牌,这位年轻老板进入的行当也越来越多

商业街的几家大老板都想把年轻人的店盘过来,却屡屡吃了闭门羹,当年轻人跑来抢生意的时候,终于开始撕破脸。

三、冲突爆发

顾客数量就那么多,不少已经习惯了到微信那家酒店里喝酒、吃饭、闲聊,年轻人开了今日头条、抖音、多闪等好几家酒馆,尽管定位和微信有所不同,但顾客的时间就那么多,进了微信的店,自然就没空再去逛抖音。

把顾客抢过来,就成了赤裸裸且非此不可的选择。

整条商业街上,微信有着最大的客流量,想要撒广告或者拉客的店家,可以说是一波接着一波。记得一家叫网易云音乐的跑到微信走廊里贴了个广告,被微信无情扔了出来,两家随后发生了一些口角,好在以体面的方式收了场。

为何抖音和微信的冲突会上升到扭打的程度,而且一架接着一架?

原来开发商在设计规划时留了一个“后门”,当顾客走进商业街的时候,所有的行为都会被记录下来,被叫作 Cookie,在哪家店待了多久、和谁碰过面、有过什么消费……都被一一记录在案,而且所有的商家都有一定的权限查看这些记录。

互联网时代的露天卖场也有 Cookie,只是那时候大家还都比较克制,看了用户行为之后多半用来推荐可能感兴趣的广告。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商业街时代,新生意越来越难做,终于有人越了界。

有人尝试抖出了抖音和微信冲突升级的内幕,指证抖音不仅读取了微信的顾客记录,还分析出了顾客之间好友关系,这样当顾客走进抖音这家店的时候,不只是提供顾客喜欢的东西,还亲切的告诉顾客,“看,你认识的人也都在这里哦”。

微信积攒许久的怨气终于释放了出来,彻底对抖音关闭了开放的大门,声称后者侵犯了用户隐私。抖音则否认了一切控诉,大喊微信垄断市场,哭诉自己被大佬欺负,向店里店外的顾客博同情。

抖音的上位,彻底改变了商业街的格局,更可怕的是给了太多人调整巨头的勇气,哪管什么隐私,哪管什么边界,哪管什么规则。

四、警惕深渊

孰对孰错或许并不重要,可怜的是顾客们的心态。

第一批逛露天大卖场的顾客以成年人居多,认知还算清醒。在店家腾讯和保安公司360矛盾爆发时,腾讯让顾客们二选一,要么进我们家的店,要么买360的服务。顾客还远没有傻到去二选一,而是静静等待执法者介入。

商业街时代的顾客明显年轻了很多,稚嫩了很多,从小就被大人带着进来,加上天生的好奇心,总喜欢去尝试新事物。不幸的是,新生代的无知无畏被变相出卖,总有一些新店以各种讨巧的方式引诱顾客,甚至意识不到自己所面临的危险。

在抖音和微信的冲突中,新生态顾客的无知心态表现的淋漓尽致。

有人说互联网不应该垄断,微信不应该排除异己,于是无数吃瓜群众们跟着发问:这条商业街到底属于谁?

也有人说微信又不是公家的,凭什么向抖音大开门庭,顾客们又跟着点头同意。

会不会有人跳出来说,互联网不应该有隐私,这样才会有最高的效率。我们这群顾客们也盲目去站队呢?

其实从露天大卖场进入到商业街的那一刻,闹市的开放就要加一个引号。站在上帝视角来审视这场变化,PC时代还相对和谐,远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毕竟用户可以在露天卖场里自由闲逛。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始设法规避卖场模式的漏洞,一道道围墙起来了,进了一家店的门,只有主动走出来,才可以看到别家的店铺。

这种升级不是没有原因,互联网是信息媒介,是基础设施,可归根结底还是商业设施。

没有哪个店家肯为他人做嫁衣,也无法强迫哪家的老板无私奉献,一切都是为了生意。腾讯封杀抖音、头条以及一连串的产品,阿里的铺子里也不允许微信等其他支付方式,看起来都无可厚非。

只是当顾客少了数据意识、技术意识、安全意识的时候,店家们还需要想一想初心,一旦引燃了用户心中的恶,难免会有另一波高智商的年轻人站出来,顺理成章的利用顾客的无知,倒腾出花样百出的“精神毒品”,多了商业追求,少了敬畏之心,最终将中国互联网世界带入深渊。

至于互联网世界会走向何处,还很难有答案,但愿不要太坏。

#专栏作家#

Alter,微信公众号:spnews,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互联网观察者。专注于移动互联网、智能硬件、电子商务等科技领域。独立的自媒体人,走在创业的路上。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1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恭喜武球王加入西班牙人,期待中国梅西VS阿根廷武磊 :idea:

    回复